被包养那几年

2017-11-16 15:35:27作者:红茶馆的红
我怕早晨太阳照进房间的那一瞬间,我怕夜晚月亮浮在柳梢头的那一刹那。

文|红茶馆的红

01

我乜着眼看着四周暖黄色的光带,中央空调的冷气开得够足,我用被子紧紧裹住哆嗦的身子。

浓浓的暧昧气息充斥着我的鼻子,男人的鼾声在耳畔响起。

我想就这么沉沉睡去,一直到天大亮。可是身下的黏腻让我很不舒服,我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泡了个澡。

我喜欢被氤氲的雾气围绕,也喜欢泡在热水里,这是我最轻松的时刻。

我怕早晨太阳照进房间的那一瞬间,我怕夜晚月亮浮在柳梢头的那一刹那。

其实,每一个清醒的时刻,我都不想记得。

自从走上这条路,我就知道,这一生终究活不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了。

这个圈子里的女人们形形色色,身材也不尽相似,高矮胖瘦都有。

无一例外的是,当她们关上门面对自己的男人时,要表露出百分之百的爱意。

这样的爱意等于忠诚。

而我们不过是婊子。

最开始的时候陪金主应酬,包厢里有人酒喝多了指着我喊婊子,我还为此哭了好几晚。从未想过这样的称呼会落在我身上。

而现在,有人称我婊子时,我会抱着胳膊隐约露出胸前的沟壑问他:“我是婊子,你睡得起嘛?”

就在去年换了现在的金主王维明时,他给我的价格是50万一年。这还不包括平时给我买的口红包包鞋子,想想,我也快身价百万了。

02

怎么成为婊子的呢?

真的是好遥远的记忆了,久得我都记不清那时的自己是长发还是短发。

十八岁那年我考上了临省最好的美术学院,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梦想的颜色。

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恨不得告诉全世界这个好消息。

可是很快我就听到梦想的水晶球破碎的声音,妈妈噙着泪让我放弃这座学校,因为他们实在负担不起我的学费,而另一家省内的二本愿意降低我的学费并且为我提供助学金。

我考上的是我梦寐以求的学校,多少人求之不得,而我怎么甘心放弃?

可是家里的条件我也明白,小我十岁的弟弟是个残疾人,妈妈每天像伺候婴儿一样照顾他。父亲远走他乡跟亲戚后面干工地,日晒雨淋,拿到的工资却不如人意。

妈妈是个乐观的女人,她从不抱怨什么,好像她天生就该承受这一切。

从小,我就十分懂事,我知道,我不能再成为家里的累赘了,我说妈妈以后我一定考上大学让你享福。

记得初中那会,同学们都骑着崭新的自行车去学校,只有我每天五点钟起床熬上一大锅雪白的大米粥,再放上几粒花生米,那是我们全家人的早饭。

喝完粥,许多同学还在梦乡,我就要踏着步子迎着朝阳往学校赶。初中三年,不管严寒酷暑,我都是这么过来的。

03

那些艰难的日子依旧历历在目,看着妈妈满头的白发,我知道他无时无刻不在为弟弟的未来担忧着。而我,决定要一直做个懂事的孩子。

红茶馆的红
红茶馆的红  作家 熬不出鸡汤写不来金句只想静静地讲故事给你听但愿我们都别忘初心

被包养那几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