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包养那几年

2017-11-16 15:35:27作者:红茶馆的红
我怕早晨太阳照进房间的那一瞬间,我怕夜晚月亮浮在柳梢头的那一刹那。

文|红茶馆的红

01

我乜着眼看着四周暖黄色的光带,中央空调的冷气开得够足,我用被子紧紧裹住哆嗦的身子。

浓浓的暧昧气息充斥着我的鼻子,男人的鼾声在耳畔响起。

我想就这么沉沉睡去,一直到天大亮。可是身下的黏腻让我很不舒服,我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泡了个澡。

我喜欢被氤氲的雾气围绕,也喜欢泡在热水里,这是我最轻松的时刻。

我怕早晨太阳照进房间的那一瞬间,我怕夜晚月亮浮在柳梢头的那一刹那。

其实,每一个清醒的时刻,我都不想记得。

自从走上这条路,我就知道,这一生终究活不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了。

这个圈子里的女人们形形色色,身材也不尽相似,高矮胖瘦都有。

无一例外的是,当她们关上门面对自己的男人时,要表露出百分之百的爱意。

这样的爱意等于忠诚。

而我们不过是婊子。

最开始的时候陪金主应酬,包厢里有人酒喝多了指着我喊婊子,我还为此哭了好几晚。从未想过这样的称呼会落在我身上。

而现在,有人称我婊子时,我会抱着胳膊隐约露出胸前的沟壑问他:“我是婊子,你睡得起嘛?”

就在去年换了现在的金主王维明时,他给我的价格是50万一年。这还不包括平时给我买的口红包包鞋子,想想,我也快身价百万了。

02

怎么成为婊子的呢?

真的是好遥远的记忆了,久得我都记不清那时的自己是长发还是短发。

十八岁那年我考上了临省最好的美术学院,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梦想的颜色。

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恨不得告诉全世界这个好消息。

可是很快我就听到梦想的水晶球破碎的声音,妈妈噙着泪让我放弃这座学校,因为他们实在负担不起我的学费,而另一家省内的二本愿意降低我的学费并且为我提供助学金。

我考上的是我梦寐以求的学校,多少人求之不得,而我怎么甘心放弃?

可是家里的条件我也明白,小我十岁的弟弟是个残疾人,妈妈每天像伺候婴儿一样照顾他。父亲远走他乡跟亲戚后面干工地,日晒雨淋,拿到的工资却不如人意。

妈妈是个乐观的女人,她从不抱怨什么,好像她天生就该承受这一切。

从小,我就十分懂事,我知道,我不能再成为家里的累赘了,我说妈妈以后我一定考上大学让你享福。

记得初中那会,同学们都骑着崭新的自行车去学校,只有我每天五点钟起床熬上一大锅雪白的大米粥,再放上几粒花生米,那是我们全家人的早饭。

喝完粥,许多同学还在梦乡,我就要踏着步子迎着朝阳往学校赶。初中三年,不管严寒酷暑,我都是这么过来的。

03

那些艰难的日子依旧历历在目,看着妈妈满头的白发,我知道他无时无刻不在为弟弟的未来担忧着。而我,决定要一直做个懂事的孩子。

爱不了的人 只能假装是朋友

(一) 我这个人,一直对美好的东西有一种偏执的向往与追求。比如早春枝头新绽的绿芽,比如黄昏暮霞浸染的天空,比如热气袅袅升腾的咖啡。再比如,长得清秀好看的人。 据我妈说,从小,我就更喜欢亲近长相好看的人,不愿意和不那么好看的人接触。在我妈和我爸之间,我永远都选择我妈,我爸抱我我都不情不愿,总要强加些武力才勉强妥协。但对于串门的叔叔阿姨,只要长得好看,我总是张着白胖胖的小手要抱,气的我爸干瞪眼。...

【悬疑】遥远:穿越之前 (19)

上一章:【悬疑】遥远:蜜月之旅与破月计划(18) 流星,燃烧着划破苍穹,拼着命地留下璀璨的一抹。终了,在疼苦中消亡。那夜,月溅星河,如故。 方向永远是个问题,有些错误,或者尝试一次就够了,比如飞蛾扑火般的流星,冒足了傻气,执意作死,又不以为是。再如破月计划。人类决定要搞死自己了吗?为5000万年后复苏的地球上崛起的一哥铺路?惶恐不安中玉石俱焚的心态令我不寒而栗。 罗岚顶着日渐隆起的小腹,来为...

尚苦影楼

弯曲的楼梯盘旋着向上,看不见尽头,周围一片飘渺的浓雾,使得她看不清前面的孟雪到底在哪个方向,楼梯扶手上积满了厚厚的尘土,此时也顾不得脏,沿着扶手快步向孟雪追去,孟雪的身影在前方忽隐忽现,最后,消失在楼梯的转弯处,安冉跑到转弯处,却见楼梯断了,一侧头,发现孟雪正站在楼梯扶手外面叫她“安冉,我在这儿。安冉,你在干嘛呢?快过来啊,安冉。”孟雪的声音像是一个魔咒吸引着她往前走,只是安冉被扶手挡着走不...

那个嫁给房子车子的姑娘

文/0号粉丝 姜梦认识孙先生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处了七年的男友。 01 大学毕业后,姜梦放弃大公司,选择在薪资更高的一家私企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性格棱角、梦想抱负被磨得七七八八,变成别人眼中不近人情又抠门的小领导。 房子车子和父母欠下20万债务,压得姜梦整夜整夜失眠,即使薪资由五千变成八千,依然改变不了什么。 偶尔,姜梦也会向男友撒娇要辞职休息两个月,每次男友都如临大敌,急忙开解:“亲爱你,...

做我女朋友吧,这是我一直想说的

(一) 我和果子是初中同学。 果子坐在我后面,他叫我很少喊,总是拿笔戳我的背,抓我的衣服,踢我的凳子。 我也习惯了这粗鲁的野果子,时常以暴制暴。那时候的我很闹腾,但也只是在很熟的朋友面前闹腾。就像是两个自己,一个文文静静,一个疯疯癫癫。犹记得初三同学录,同学和朋友描述的我简直就是两个人。当然这是后话了。 果子爱动,脚总是伸到我的凳子下面。有时候移动凳子不小心压到他的脚,就听到他在那“啼叫”,...

狗咬对头人,蛇咬三世冤

简映竹 多年前,我家老宅还没复垦时,猪圈下边那个屋子有点儿阴暗潮湿。 我有次偶然去拿点东西,室门咿呀打开,旧物摆放井然,地面干净。 微风吹过,简子赫然看见门缝里挤进一大一小两条菜花蛇。 进得门来,两蛇齐头并进,简直无视于我的存在,像极了大明星走红地毯般的昂然、自信、优雅。 我手脚不敢动,大气儿不敢出。等到两条优美的曲线消失于眼前,我才长长呼出一口气。 傻呆呆的站了一阵,忘记了要来猪圈屋找啥子...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