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领导撒谎的经历

2017-11-14 12:39:45作者:单手俯卧撑

我们从学习“撒谎的孩子被狼吃”开始,就一直被教导要诚实,不要撒谎。但讽刺的是,我们从小到大,好像但凡犯错,第一时间都不会坦白,而是找各种理由借口推卸或者掩盖。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2004年冬天,我和我的连长同乘一辆越野车,执行先潜勘查任务。跑到下午时,油箱里的油不够了,连长就同我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现在车油告急,前边镇上刚好有个加油站,我们破一次例,一会你带车去加油,我去勘查周边社情。

我说好。

然后我们约定,下午两点在乡村公路的岔路口接他,一起返回宿营地。

就这样,我们分开,各自行动,我驾车来到加油站,找到加油工跟他说加油,可油工告诉我现在没有油,要等加油车回来才能加,大概需要两个小时。我一看时间刚好下午两点左右能加上,就把车停到加油站里面,独自一人出去到小镇上转转。

小镇不大,点支香烟能逛一来回。百无聊赖之际,看到竟然有家网吧,心想既然已经破了一次例,就再破一次,去网吧呆会,看会电影,消磨一下时光。于是脱了装束就去了。

结果看电影竟然看入了迷,一部接一部看,等我猛的想起时间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了,整整过去两个小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部队是个等级与纪律极其森严的地方,在这里,一切借口、解释、谎言都是禁忌,如果被拆穿,直接宣判你出局,以后都不带你玩了。这意味着军旅生涯要画上可耻的句号。

我一路小跑到加油站,迅速把油加上,片刻不停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等我到岔路口时,远远看着连长在雪地里坐着抽烟,脸色铁青。心说完了,可不能说去网吧了。

我紧张的向连长走去。

连长面无表情,看都没看我一眼,淡淡地问,怎么才来?

我灵机一动,快速编了一个谎,极其镇定且流利地说,车加油时出了点毛病,在加油站修了半天才搞好,手机冻的没电了,没跟你联系上,车一修好我就赶了过来。

连长点点头说,嗯,说的挺像那么回事,我如果没在加油站看到那辆车,还真有可能相信,可惜就在等你一个小时还不见人时,我去看了一下。

我脸腾的红了,感觉整个人在太阳下都是多余的,唯一能救我的,只有开一个地缝让我跳进去。

没等我说话连长接着说,你心理素质不错,也算讲信用,最终还是来了。不然这冰天雪地,我还真不知道去哪找你。

我心里很过意不去,知道连长还在给我机会,我不能等他问再坦白了,就把自己一时兴起,去网吧打发时间的事一五一十向他说了。

连长没吭声,深吸一口烟,把烟头摁进雪里掐灭,站起来就走。

我赶紧打开车门,让连长上车,可是他没有坐,直直的向前走去。

我十分不理解,急了,抓住连长胳膊说,连长,上车走。

连长看看我,表情变得复杂,有点痛苦,有点惋惜,还有点自责,他说,我没想到我会带出一个不诚实的兵。你的不诚实,有一半是你父母的责任,另一半是我没教导好。今天我不该破例在外面加油,没给你做出好样子,我这人有过必罚,所以我要步行走回去,为我的失职给出一个说法。说完挡下我伸出的手径自走了。

我心里十分难过,天寒地冻,返回营区得10多公里路,可是我知道连长说了的话,拉是拉不回来了。

我一路怠速远远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近一个半小时才返回宿营地。

这件事,过去十年了,但是每次想起来我都特别感谢我的连长给我上的这堂课。他让我明白了怎么叫做人。

电影有句话说,一朝是战狼终身是战狼,而我的连长,在我心里,一朝是连长终身是连长。后来他复员回家好多年,我打电话还称呼他连长,他从没反驳,我也未觉得别扭。

这几天,有件事又引发我关于诚实的思考。

其实,我们从学习“撒谎的孩子被狼吃”开始,就一直被教导要诚实,不要撒谎。但讽刺的是,我们从小到大,好像但凡犯错,第一时间都不会坦白,而是找各种理由借口推卸或者掩盖。

比如小时候,打碎了家里的碗,会说是小猫小狗扒掉的,上学迟到,会跟老师说自己病了,想上网玩游戏,会跟爸妈说想买个电脑学习…等等,我们的生活充斥谎言的粉饰。

而长大以后,我们仍然依靠说谎应对某些时刻,比如睡懒觉睡过头不得不编造谎言请假,要签下一份订单不得不说服对方,场面上不得不拍一下领导马屁,为了睡某人会说我喜欢你…

随着年龄增长,说谎的犯罪成本越来越高,被揭穿的后果也越来越尴尬,所以成年人的世界里,有一些话,听起来动听却当不得真,这我们都心知肚明,而我奇怪的是大家竟然如此默契。

单手俯卧撑
单手俯卧撑  作家 我的稿子不值得你转载。发现取关的你也取关我吧,不互粉了。

我跟领导撒谎的经历

《七彩丹霞老顾》

认识老顾,纯粹是缘分。 单位在西宁有个会议,参加了一天,恰巧周末时间空闲,决定去一趟临近的张掖,欣赏著名的丹霞地貌。 预订好的宾馆提供收费接站服务,司机就是老顾。 距离张掖丹霞地质公园最近的火车站是临泽县站,站很小,下车的人并不多,出站口挤满了当地揽客的出租司机,有一个戴眼镜瘦黑的老头,躲在人群后面,手里举着一张白纸,白纸上写着我的名字。 老顾...

世间万物都在拼命生长,我们怎能停下前进的脚步

早晨起来,凉飕飕的风让我不禁打了个喷嚏。我竟不知早上的风已经是这样的冷,自从国庆过后,我起床的时间就越来越迟了,我总是可以找到不想早起的理由,却是忘记了当初每天早上起来跑步五公里的计划。原来已经是深秋了,穿上运动鞋,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出了门。 一缕青烟,荡漾环绕在远处的山峦间,仿佛一位年轻姑娘舞动的轻纱,婀娜多姿,轻柔抚媚。绿道两旁的花儿,耷拉着脑袋,抖擞着精神,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记得欠我钱

身边几个朋友都走了,去了大城市,北京。留我一个人在农村。 我生命一大半,已经浪费在柴米油盐,跟老妈的挨打中,“整天就知道睡,睡,我让你睡...”。 我感觉生命如此幻灭,还是在我初中时,那时数学赶不上,英语又学不会,班主任早早给我下了定论,“这孩子,将来怕是要呆在农村咯,哎。” 那次后,我几乎就放弃了学业。跟村里的牛三一起放起了牛,斗起了地主,日伏夜出,半夜方归。 有一次,被我妈当场逮着,痛打...

没错,我就是那个25岁还没有结婚的老姑娘

01 推开咖啡馆的门,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快步走到位置上,一手就将包包放下,用力的搓着手取暖,抱怨着:“这天气好冷呀。” 对面的苏苏只是厌厌的抬头看了一眼我的方向,并没有接我的话,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倒是旁边的姑姑看到我过来,笑着给我到了一杯水“小西今年25了吧!” 我扯了扯嘴角,似乎明白了苏苏为什么是这副表情了。 “是呀”我愉快的朝姑姑笑笑,心知肚明,却没有任何的掩饰和尴尬。 “小西,...

我爱的男孩心里戴着一朵花

(这是在做关于跨性别公益时听到的一个故事,征得本人同意后用第一人称写了下来) 我爱的男孩心里戴着一朵花 by Fei 我有时甚至忘了自己是同性恋,忘了她是跨性别,我们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伴侣,只是她的内心,有一只猛虎,还戴着一朵花。 今年过年,30岁的我把女朋友带回了家,父亲对这个礼貌文静,个子高挑的女孩十分满意,笑得嘴都合不拢。 当我偷偷告诉父亲,她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生育时,父亲犹豫了,第二天不...

我外婆是童养媳

嗡嗡嗡,正在冥思苦想活动方案的我被桌面手机震动拉回了现实。“妈,我这周不回家。”以为很了解我妈,然而这次错了。“佳佳,外婆这周六又要住院手术了,你去看看她吧。”一直大嗓门的我妈,这次却很平静。“好”我挂断了电话。陷入了沉思。 脑海中浮现了那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眼袋下拉,两眼无神的外婆。我甚至忘记了我有多久没去看她了。自我有记忆以来,外婆就一直是这样的形象,只是现在头发更白了,皱纹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