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领导撒谎的经历

2017-11-14 12:39:45作者:单手俯卧撑

我们从学习“撒谎的孩子被狼吃”开始,就一直被教导要诚实,不要撒谎。但讽刺的是,我们从小到大,好像但凡犯错,第一时间都不会坦白,而是找各种理由借口推卸或者掩盖。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2004年冬天,我和我的连长同乘一辆越野车,执行先潜勘查任务。跑到下午时,油箱里的油不够了,连长就同我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现在车油告急,前边镇上刚好有个加油站,我们破一次例,一会你带车去加油,我去勘查周边社情。

我说好。

然后我们约定,下午两点在乡村公路的岔路口接他,一起返回宿营地。

就这样,我们分开,各自行动,我驾车来到加油站,找到加油工跟他说加油,可油工告诉我现在没有油,要等加油车回来才能加,大概需要两个小时。我一看时间刚好下午两点左右能加上,就把车停到加油站里面,独自一人出去到小镇上转转。

小镇不大,点支香烟能逛一来回。百无聊赖之际,看到竟然有家网吧,心想既然已经破了一次例,就再破一次,去网吧呆会,看会电影,消磨一下时光。于是脱了装束就去了。

结果看电影竟然看入了迷,一部接一部看,等我猛的想起时间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了,整整过去两个小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部队是个等级与纪律极其森严的地方,在这里,一切借口、解释、谎言都是禁忌,如果被拆穿,直接宣判你出局,以后都不带你玩了。这意味着军旅生涯要画上可耻的句号。

我一路小跑到加油站,迅速把油加上,片刻不停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等我到岔路口时,远远看着连长在雪地里坐着抽烟,脸色铁青。心说完了,可不能说去网吧了。

我紧张的向连长走去。

连长面无表情,看都没看我一眼,淡淡地问,怎么才来?

我灵机一动,快速编了一个谎,极其镇定且流利地说,车加油时出了点毛病,在加油站修了半天才搞好,手机冻的没电了,没跟你联系上,车一修好我就赶了过来。

连长点点头说,嗯,说的挺像那么回事,我如果没在加油站看到那辆车,还真有可能相信,可惜就在等你一个小时还不见人时,我去看了一下。

我脸腾的红了,感觉整个人在太阳下都是多余的,唯一能救我的,只有开一个地缝让我跳进去。

没等我说话连长接着说,你心理素质不错,也算讲信用,最终还是来了。不然这冰天雪地,我还真不知道去哪找你。

我心里很过意不去,知道连长还在给我机会,我不能等他问再坦白了,就把自己一时兴起,去网吧打发时间的事一五一十向他说了。

连长没吭声,深吸一口烟,把烟头摁进雪里掐灭,站起来就走。

我赶紧打开车门,让连长上车,可是他没有坐,直直的向前走去。

我十分不理解,急了,抓住连长胳膊说,连长,上车走。

连长看看我,表情变得复杂,有点痛苦,有点惋惜,还有点自责,他说,我没想到我会带出一个不诚实的兵。你的不诚实,有一半是你父母的责任,另一半是我没教导好。今天我不该破例在外面加油,没给你做出好样子,我这人有过必罚,所以我要步行走回去,为我的失职给出一个说法。说完挡下我伸出的手径自走了。

我心里十分难过,天寒地冻,返回营区得10多公里路,可是我知道连长说了的话,拉是拉不回来了。

我一路怠速远远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近一个半小时才返回宿营地。

这件事,过去十年了,但是每次想起来我都特别感谢我的连长给我上的这堂课。他让我明白了怎么叫做人。

电影有句话说,一朝是战狼终身是战狼,而我的连长,在我心里,一朝是连长终身是连长。后来他复员回家好多年,我打电话还称呼他连长,他从没反驳,我也未觉得别扭。

这几天,有件事又引发我关于诚实的思考。

其实,我们从学习“撒谎的孩子被狼吃”开始,就一直被教导要诚实,不要撒谎。但讽刺的是,我们从小到大,好像但凡犯错,第一时间都不会坦白,而是找各种理由借口推卸或者掩盖。

比如小时候,打碎了家里的碗,会说是小猫小狗扒掉的,上学迟到,会跟老师说自己病了,想上网玩游戏,会跟爸妈说想买个电脑学习…等等,我们的生活充斥谎言的粉饰。

而长大以后,我们仍然依靠说谎应对某些时刻,比如睡懒觉睡过头不得不编造谎言请假,要签下一份订单不得不说服对方,场面上不得不拍一下领导马屁,为了睡某人会说我喜欢你…

随着年龄增长,说谎的犯罪成本越来越高,被揭穿的后果也越来越尴尬,所以成年人的世界里,有一些话,听起来动听却当不得真,这我们都心知肚明,而我奇怪的是大家竟然如此默契。

单手俯卧撑
单手俯卧撑  作家 我的稿子不值得你转载。发现取关的你也取关我吧,不互粉了。

我跟领导撒谎的经历

一对有三套房的农民工夫妻教我的事

01 前阵子,我经历了一次酸爽的火车出行。 我来到座位前,看到一位师傅正把他的脚放在我的座位上。脚丫子朝天翘,看起来很享受很销魂的样子。 这是一个即辣眼睛,又辣鼻子的画面。看到我把背包放在行李架上,师傅才把他的脚收了回去。 接下来,三个小时的行程中,我一直戴着耳机,但时不时地听着师傅和身旁的妻子(从他们聊天中知道她和师傅是夫妻)的对话,他们聊天的对象是坐我旁边的小学退休女教师。 农民工夫妻是...

一个老实人的自白

我是袁大头,男,今年55岁了。 我生下来时头比较大,我爸就直接给我叫了这个名,从此,“大头”这个绰号一直就伴随着我直到现在,估计再老也会这样,反正不是“袁大头”就是“冤大头”,要不也可能会是“袁老头”吧?总之不会有啥好听的,不过也无所谓啦。 我是一个老实人,别人说到我也经常会用到这个词。我憋了好久了,就想找个人好好说说话,聊聊我的事儿,却不知道和谁说,怎么说,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就是想说说话吧...

互相伤害到何时.L.老

L.老 在一个乡下呆了几天,离开那里之后,印象最深的不是风土人情、不是难得的浓度较低的空气、不是少有的蓝天白云、亦不是有地方特色的吃食、还不是夜晚可视的星空,而是几个自称老菜农的老人家,言行都是那么让人平易简单,可又是那么的深刻。 乡下有一种市场,一般称做集市,也称赶集、走集、上集、赶山等等。大多是特定的日期在特定的时间与地点出现,各地方有时名称略不同,实际都是一个意思。有的为了把名字显得更...

被撞了——很高兴不是宝马或奔驰

01. 忽然发现自己有了超能力——能一语成谶。 曾参加一个车友会举办的活动,与那些驾车人聊起新的《道路交通安全法》,他们满腹的牢骚,对机动车撞行人要负全责的规定很不认同。 我这个不会驾车又总感觉阮囊羞涩的人忽然来了灵感:哪天实在想发财,我就跑马路中间找个车撞一下! 车友们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纷纷建议,要撞就找宝马或者奔驰! 当然,玩笑过后,就把这个“发财计划”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某一个夏末秋...

做《我是歌手》大众评审让我明白了这些道理

01. 相信很多朋友都是湖南台《我是歌手》(后改为《歌手》)这个节目的热心观众。 2015年3月27日晚上10点钟,你有没有准时守在电视机前等待观看《我是歌手》第三季总决赛? 对,就是孙楠中途退赛、韩红获封歌王的那期节目。 如果你当时守在电视机前看这期节目,那我真希望能穿越时空回到当晚,从电视屏幕里伸出手来跟你握一握,道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哈哈,不要害怕,我不是真子,我是《我是歌手...

因为你出轨了,所以我也出轨了

1. 秦慧明坐在自家地头上,把玉米皮剥的嗤拉拉响。手上撕的是玉米皮,心里撕的却是那个跟她男人李明德坐在一起的狐狸精。 她早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为了孩子,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他蹬鼻子上脸,光天化日的竟然把野女人带回来了。 她气的胸脯一起一伏,恨不得把地里的玉米全都砸到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身上,把她砸个稀巴烂。 那个女人光顾着在李明德身边蹭来蹭去,还不时发出一阵娇媚的笑声,对她视而不见。 不要...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