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外一篇)

2017-11-11 19:09:25作者:李九三

《我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外一篇)》by 李九三

1、

不出意料,我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中,也是全县最好的高中,考上这所高中,意味着有一条腿已经跨进了大学的校门,区别只是上的是985、211,还是一般的大学,学校实行的是军事化的管理,所有学生必须住校,半个月才允许回家一次,一次给大家一天半的时间,周五下午放学后回家,周日下午返校。我最害怕的就是这两天。

因为平时还好,每天六点起床,早操、早自习、早餐,上午课、午餐、下午课、晚餐、晚自习到九点半,然后十点熄灯睡觉,除了下午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给大家踢踢球、看看课外书,聊聊天之外,其他时间都非常紧张,紧张到我能忘记自己的烦恼,忘记自己是杀人犯的儿子。但是,每半个月的这两天却很难熬,因为我不想回到镇上,不想回家,不想见到妈妈,不想见到哥哥,我给出的理由是为了安心学习,也为了节省路费。

这两天,整个宿舍楼一个人都没有,我要先躲起来,等宿管大爷查房以后再出来,宿舍的电压被学校控制,用不了电热棒,所以我一个人在两天的时间里要干吃方便面,直到我发现拔掉写着“安全出口”的指示灯,可以用后面的插座烧水,才用上了热水。

2、

我们高中的班主任是位语文老师,他爱人教物理,他们有个女儿跟我同年级,只是比我小两个月,我称呼她叫小师妹。老师知道我放假都不回家的时候,特别把我叫到他的家里跟他们一起过周末。

老师的家就在教学楼后面的教工宿舍,六楼,没有电梯,我和师妹帮老师拎着他买的菜,一起爬楼梯,有说有笑,整个楼梯中都充满了我们的笑声。

老师家周末都是吃饺子,一般都是四个人一起包,老师负责和面,我负责擀面皮,师母和小师妹负责包,她们故意包的很快,一会儿工夫就把我擀的面皮都用完了,还催我,故意笑呵呵的看我着急的样子,这个时候,老师就变戏法似得又拿出一根擀面杖,我们两个一起擀皮,很快,师母和小师妹两个人就跟不上我们的节奏了,积压了厚厚的一层面皮,这个时候,就该我们两个笑话她们慢了。

包饺子的时候,都会放一个洗干净的硬币在里面,老师说,谁吃到,就可以交到好运,要留起来,我至今还留着两枚那时候的一角硬币。

吃过饺子,老师喜欢给我们读一些唐诗宋词,读一些现代小诗,一些名言警句,他的声音很洪亮,还是校广播台的指导老师。他读过的句子,当时觉得很有内涵,很深刻,但是后悔没有马上记下来,很多过后就忘记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句却一直记得:打翻了牛奶,哭也没用,因为宇宙间的一切力量都在处心积虑要把牛奶打翻。

直到多年以后,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在图书馆,看到了这句话的原文,才知道原来这句话出自毛姆的《人性的枷锁》。

师母喜欢写毛笔字和弹弹古筝,而师妹会练习弹钢琴,我会搬个凳子,坐到旁边,仔细听她弹琴。她弹琴的时候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觉得每一个音符都好像从她的琴上面跳了出来,跳到了我的心里。哪怕后来有机会听很多钢琴家的演奏会,我觉得都没有我那个时候听到的师妹弹的曲子动听、动人。

小师妹喜欢在下午自由活动的时间找我,我们一起倚靠在教室前面的栏杆上,吹吹风,聊聊天,她最喜欢看《读者》,每次有了好的文章,一定要圈起来,拿给我看。那个时候,个别早恋的同学也是趁着这个时间,以同样的方式倚靠在栏杆上聊天,所以,自然而然,很多同学以为我们是一对了,从我内心来说,我希望这是真的,但是,我不敢表达什么,只是被动的接受,小师妹找我的时候,我就出来聊天,小师妹不找我的时候,我哪怕心里再想她,我也不会主动去找她,只是一到自由活动时间,会忍不住时不时看看窗户外面,看看她是否出现在栏杆那里。

3、

偶尔,老师会留我住宿,在他们家的客房,客房布置的非常温馨,墙面刷的是淡黄色,窗台上摆了一些绿色植物,平时做的是老师的书房,房间的书柜摆满了书,我看到自己喜欢的书,就扭开床头的床头灯,会一直看到半夜。

有一天,我又看书到很晚,想小便,在小心翼翼去洗手间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老师和师母的对话:

“你这个学生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呀,跟他一个镇上的人都知道,他哥哥是个小流氓,小小年纪就被学校开除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一直瞒着我?”

“他父亲是杀人犯,他哥哥是小流氓,关他什么事儿,在我眼里,他就是我一个学生”

“这孩子,身上的事情这么复杂,我们不怕,我们还有个女儿呢?”

“这孩子挺可怜的,作为班主任,我想帮帮他”

“帮他没问题,可是,以后别往家里领了,我回头也做做女儿的工作,看女儿的样子,好像挺喜欢他的,可别早恋了”

“你瞎说什么,小声点”

……

从此,我再也没有去过老师家过周末。老师又叫过我几次,说包了我最喜欢的茴香馅的饺子,我都推脱下次吧,这周准备回家,搪塞过去了。

4、

师妹有一段日子,一到了下午的自由活动时间,就站在我的教室外面,盯着我看,我用余光一扫,知道她站在那里,可是,我把头埋的更低了,手中的笔不停的写写画画,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后座的女生捅了一下我,看我扭头,又指了指外面,我看到师妹咬着嘴唇,眼睛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愤怒,我就又埋下了头。

后来,经常陪着师妹在栏杆处聊天的是另外的一个同学,他们是一个班上的,这个男同学很帅,个子高高的,篮球打的非常好,班级篮球赛的时候,他上篮得分,他们班的女生发出了阵阵叫好声,而师妹的声音是最响的。

每次,我从他们班门口过的时候,经常看到他们两个倚靠在栏杆上说说笑笑,我拿着饭盆,低着头,只看到他们的脚。

李九三
李九三  作家 曾经做过文学梦,心有万千文章,笔下却无一字。认识简书以后,心中所想开始付诸笔端,更认识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幸甚至哉!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江湖十大骗术之一:燕

五号线的最后一节车厢

没有乳房的女人叫波伏娃

勾魂虫!

洪州墓园奇案

一个电话

李老太刚吃完午饭,躺在躺椅上准备休息片刻。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她赶紧拿起手机: “喂,你好!” “您好,阿姨。” “你是谁呀” “我是您儿子的同事也是他的朋友李刚。” “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我儿子呢?” “哦,阿姨我有个比较急的事要跟您说。又担心您太激动。” “没事,我不激动。你说是什么事?” “您没心脏病吧?” “没有。” “您血压不高吧?” “不高。” “我还是怕您听了会激动,受不了。...

口述 与狗做受的感受【桂花香】我和留守妇女树林野战

5 “咚咚咚!” “有人在么?” 就在意乱情迷之际,敲门声忽然响起,纠缠着的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刘玉兰彻底慌了,她一个结婚生娃的三十多岁女人,竟然和二十出头的后生在米筐上翻滚,这要是让人发现

拦江河滩的捞尸人

拦江镇的格局,在这几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旧城改造,新城初建,道路也被翻新重修,再也不用忍受过去“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折磨。 每次回去,眼前都会焕然一新,让人不禁啧啧感叹:“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穷了几十年的拦江,现在也算发达起来了。” 对于远方的游子而言,最让人牵挂的除了家人亲朋,想必就是蜿蜒奔流的拦江河了。 拦江河没有一泻千里,九曲十八弯的澎湃气势,但它的水系支流贯穿延伸到附近...

我的男朋友为什么那么傻

我和男朋友又吵架了,我第一次发朋友圈骂他蠢,他看见后默默的给我点了个赞,我知道这是他生气的表现。 主要他真的太蠢了! 给我买口红被代购的骗了,多要了他一百块钱。 因为想攒钱带我吃好吃的,自己出去兼职结果还被骗了两百。 帮好朋友代课被发现因此丢失了评优评先的机会。 他的脑残一次次的刷新我的世界观,我实在忍不住了。 我第一次爆粗骂他:“你他妈能不能成熟点,这么大人了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你和废物有区...

啊别舔老师老师要死了|催乳师阿勇

阿勇,你喝过人奶吗?” 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 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乳形就像水滴一样,浑圆挺翘的,直看得我眼馋。 “啊?”我一听这话顿时回了神,回道,&ld

28岁的她总想点上一支烟。

她经常会想去树下,点上一支烟。 第一次有这种想法是她在写研究生论文时,27岁的盛夏。毕业可能遥遥无期。 27岁,曾经的朋友一般都有了稳定的工作,结婚晒娃。她就只是学校,出租房两点一线,大龄单身,不善于社交,又身在异国他乡,朋友就只是学校里的同学。恰巧学习又是一个人的事,所以经常落单,在图书馆查资料写论文,一坐就是一整天。学校的图书馆在山上,她的教授说过,图书馆是一个象征符号,走向图书馆的路总...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