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外一篇)

2017-11-11 19:09:25作者:李九三

《我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外一篇)》by 李九三

1、

不出意料,我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中,也是全县最好的高中,考上这所高中,意味着有一条腿已经跨进了大学的校门,区别只是上的是985、211,还是一般的大学,学校实行的是军事化的管理,所有学生必须住校,半个月才允许回家一次,一次给大家一天半的时间,周五下午放学后回家,周日下午返校。我最害怕的就是这两天。

因为平时还好,每天六点起床,早操、早自习、早餐,上午课、午餐、下午课、晚餐、晚自习到九点半,然后十点熄灯睡觉,除了下午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给大家踢踢球、看看课外书,聊聊天之外,其他时间都非常紧张,紧张到我能忘记自己的烦恼,忘记自己是杀人犯的儿子。但是,每半个月的这两天却很难熬,因为我不想回到镇上,不想回家,不想见到妈妈,不想见到哥哥,我给出的理由是为了安心学习,也为了节省路费。

这两天,整个宿舍楼一个人都没有,我要先躲起来,等宿管大爷查房以后再出来,宿舍的电压被学校控制,用不了电热棒,所以我一个人在两天的时间里要干吃方便面,直到我发现拔掉写着“安全出口”的指示灯,可以用后面的插座烧水,才用上了热水。

2、

我们高中的班主任是位语文老师,他爱人教物理,他们有个女儿跟我同年级,只是比我小两个月,我称呼她叫小师妹。老师知道我放假都不回家的时候,特别把我叫到他的家里跟他们一起过周末。

老师的家就在教学楼后面的教工宿舍,六楼,没有电梯,我和师妹帮老师拎着他买的菜,一起爬楼梯,有说有笑,整个楼梯中都充满了我们的笑声。

老师家周末都是吃饺子,一般都是四个人一起包,老师负责和面,我负责擀面皮,师母和小师妹负责包,她们故意包的很快,一会儿工夫就把我擀的面皮都用完了,还催我,故意笑呵呵的看我着急的样子,这个时候,老师就变戏法似得又拿出一根擀面杖,我们两个一起擀皮,很快,师母和小师妹两个人就跟不上我们的节奏了,积压了厚厚的一层面皮,这个时候,就该我们两个笑话她们慢了。

包饺子的时候,都会放一个洗干净的硬币在里面,老师说,谁吃到,就可以交到好运,要留起来,我至今还留着两枚那时候的一角硬币。

吃过饺子,老师喜欢给我们读一些唐诗宋词,读一些现代小诗,一些名言警句,他的声音很洪亮,还是校广播台的指导老师。他读过的句子,当时觉得很有内涵,很深刻,但是后悔没有马上记下来,很多过后就忘记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句却一直记得:打翻了牛奶,哭也没用,因为宇宙间的一切力量都在处心积虑要把牛奶打翻。

直到多年以后,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在图书馆,看到了这句话的原文,才知道原来这句话出自毛姆的《人性的枷锁》。

师母喜欢写毛笔字和弹弹古筝,而师妹会练习弹钢琴,我会搬个凳子,坐到旁边,仔细听她弹琴。她弹琴的时候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觉得每一个音符都好像从她的琴上面跳了出来,跳到了我的心里。哪怕后来有机会听很多钢琴家的演奏会,我觉得都没有我那个时候听到的师妹弹的曲子动听、动人。

小师妹喜欢在下午自由活动的时间找我,我们一起倚靠在教室前面的栏杆上,吹吹风,聊聊天,她最喜欢看《读者》,每次有了好的文章,一定要圈起来,拿给我看。那个时候,个别早恋的同学也是趁着这个时间,以同样的方式倚靠在栏杆上聊天,所以,自然而然,很多同学以为我们是一对了,从我内心来说,我希望这是真的,但是,我不敢表达什么,只是被动的接受,小师妹找我的时候,我就出来聊天,小师妹不找我的时候,我哪怕心里再想她,我也不会主动去找她,只是一到自由活动时间,会忍不住时不时看看窗户外面,看看她是否出现在栏杆那里。

3、

偶尔,老师会留我住宿,在他们家的客房,客房布置的非常温馨,墙面刷的是淡黄色,窗台上摆了一些绿色植物,平时做的是老师的书房,房间的书柜摆满了书,我看到自己喜欢的书,就扭开床头的床头灯,会一直看到半夜。

有一天,我又看书到很晚,想小便,在小心翼翼去洗手间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老师和师母的对话:

“你这个学生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呀,跟他一个镇上的人都知道,他哥哥是个小流氓,小小年纪就被学校开除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一直瞒着我?”

“他父亲是杀人犯,他哥哥是小流氓,关他什么事儿,在我眼里,他就是我一个学生”

“这孩子,身上的事情这么复杂,我们不怕,我们还有个女儿呢?”

“这孩子挺可怜的,作为班主任,我想帮帮他”

“帮他没问题,可是,以后别往家里领了,我回头也做做女儿的工作,看女儿的样子,好像挺喜欢他的,可别早恋了”

“你瞎说什么,小声点”

……

从此,我再也没有去过老师家过周末。老师又叫过我几次,说包了我最喜欢的茴香馅的饺子,我都推脱下次吧,这周准备回家,搪塞过去了。

4、

师妹有一段日子,一到了下午的自由活动时间,就站在我的教室外面,盯着我看,我用余光一扫,知道她站在那里,可是,我把头埋的更低了,手中的笔不停的写写画画,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后座的女生捅了一下我,看我扭头,又指了指外面,我看到师妹咬着嘴唇,眼睛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愤怒,我就又埋下了头。

后来,经常陪着师妹在栏杆处聊天的是另外的一个同学,他们是一个班上的,这个男同学很帅,个子高高的,篮球打的非常好,班级篮球赛的时候,他上篮得分,他们班的女生发出了阵阵叫好声,而师妹的声音是最响的。

每次,我从他们班门口过的时候,经常看到他们两个倚靠在栏杆上说说笑笑,我拿着饭盆,低着头,只看到他们的脚。

李九三
李九三  作家 曾经做过文学梦,心有万千文章,笔下却无一字。认识简书以后,心中所想开始付诸笔端,更认识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幸甚至哉!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江湖十大骗术之一:燕

五号线的最后一节车厢

没有乳房的女人叫波伏娃

勾魂虫!

洪州墓园奇案

你相信命吗

小溪在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从小被妈妈抚养长大。妈妈对小溪的抚养属于放养型,只要有的吃,有的穿,有钱花就ok了,长到19岁,妈妈陪在小溪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她也很少关注小溪的心理需求,有时候甚至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小溪身上。随着小溪渐渐长大,母女俩的冲突更加尖锐和明显,每次通话,两人都以吵架收尾。小溪说,从小到大,妈妈从来没有参加过她的家长会,从未主动打电话关心过她,别人问妈妈"你跟你...

一个艾滋病人的“报复”

D先生握着手机,屏幕上冰冷的文字,像是从地狱伸出的利爪,死死的攥着他的心脏不跟松懈。“D,我走了,对不起,我今天才知道我有HIV,对不起,我就和别人有过那么一次,我没想到他有这个病,你去检查一下吧,我对不起你。” 他和男朋友在一起已经很多年了,他们早就没有再用任何保护措施,毕竟,他曾以为他们都是彼此的唯一。疾控的检查结果验证了他的想法,阳性。他又掏出手机,死死的盯着男朋友的临别赠言,多可笑,...

相遇是因为缘分吗

刘铭刚出来工作,家里人就催着他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子。年底回家时,家里人见他一个人回来,就给他安排见个对象。 对象与刘铭是邻村的,大他三岁,比他姐姐还大一岁。见过面后,刘铭知道她叫田清优,长得还挺漂亮,学历与刘铭一样是大专,他们聊过之后,发现交集起来认识的人也有好几个,刘铭心中暗暗高兴,一毕业就遇见这么漂亮的人儿。那天下午是正月初四,路面上被融化的雪打的湿漉漉的,刘铭的心却是一个明媚的午后,...

打工父母:没有wifi,留守儿子不肯来见我

在儿子最需要陪伴的时候,我们却不在他的身边。现在我们想在这短短一个月时间里,把欠了十多年的关心与陪伴一起弥补给他,可这是他需要的吗? 前 言 去年7月,一篇《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的文章,让我和老婆看得心惊肉跳,又惭愧不已。 当时,儿子正好也从老家来到深圳过暑假,老婆咬着牙对我说:“别人的孩子出国游学、学钢琴,学游泳,咱们不和别人比,但咱们至少得让他在深圳好好玩一下吧?” ...

富察皇后:催生压力特别大啊!

乾隆三年,大清集团后宫分公司总经理富察皇后,抑郁了。 抑郁的原因是,她九岁的儿子永琏,得了重感冒,一不小心,病死了。 永琏小朋友是富察经理唯一的儿子。因为没有抗生素,也吃不到感冒药,只能流着大鼻涕一命呜呼。富察同志很丧气,整个人都颓了。 孩子没了,这事儿换谁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打小儿就顺风顺水、岁月静好,从没受过挫折的富察同志呢! 富察同志,大清集团八心八箭钻石级白富美女神一枚,集团妇女道德模...

那个在深夜痛哭的隔壁女孩

文/佳纱 经常听到一句话:不要看深夜时的朋友圈,因为里面有形形色色的冲动和不理智的瞬间。 确实,深夜,是一个很奇妙的时刻。它能将人的一切酸甜苦辣都无限放大,将人内心的脆弱与无助展现得淋漓尽致。一个人,不论他白天是什么样,到了深夜,会情不自禁卸下伪装,跟皮囊下的自己妥协。所以,我一直不敢在深夜时审视自己,我怕接受灵魂的拷问,我怕听到自己的心碎裂的声音。 但我更怕,在深夜,听到别人的心碎裂的声音...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