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谁帮我清空购物车,我就嫁给他

2017-11-11 16:39:41作者:红叶拂水

《双十一,谁帮我清空购物车,我就嫁给他》by 红叶拂水

爱情她是个难题

01

困意正慢慢袭来,我坐在电脑桌前,摆好的姿势也渐渐变形,想了想妻子交给我的秒杀任务,我掐了自己一把,强打起精神。

不用说,大家都猜到了,我在等双十一的零点秒杀。话说这秒杀嘛,不但要求网速快,还要求姿势要帅动作要快。

突然,“砰!”楼上传来了炸雷般的一声巨响,像是玻璃杯摔碎了的声音,我一下困意全无,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妻子,也许是最近比较操劳,睡得正酣,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刚才这一声巨响。我又蹑手蹑脚地跑到次卧看了看儿子,也没被惊醒。

“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楼上传来邻居老王老婆的咆哮。

接着骂声一句接一句,就像狂风暴雨拍打在窗户上,打破了这夜的静谧,我心想这下老王又要遭殃了,好在我妻子贤良淑德,说起话来和风细雨,就是有点小“购物狂”。

“这不是互为相反数的关系吗?你到底在学校干什么?老娘花钱送你到学校去玩的吗?”原来在教孩子做作业呢。瞬间泪奔,本已像“狗耳朵”一样竖起来的耳朵,瞬间跟“猪耳朵”一样耷拉下来,我这颗八卦的心摔得粉碎。

02

收拾好心情,我继续趴在电脑前,一件一件浏览着妻子购物车里的物品,默默地计算着价格,总价13520元,数量三十六件,涵盖了“吃、穿、用”各个方面。心里想着,这败家娘们,又要去掉我几个月的工资了。

双十一,对没结婚的男人来说是“光棍节”,对已婚男人来说是“大扫荡”。对未婚女人来说是情人节和七夕之后的“第三个情人节”,对已婚女人来说是“购物狂欢节”。总之,受伤的总是男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爱”。

不过这双十一,却对我和妻子有特殊的意义,我们其实是高中同学,上高中的时候妻子是我暗恋的对象,后来上大学了就没有联系,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联系方式。

后来大学毕业,有同学建立了高中同学微信群,我也被拉进了群里,就这样我和妻子也相互加了微信,那时恰逢双十一,看到她发的一条朋友圈:“今年双十一谁帮我清空购物车,我就嫁给谁。”

看到她发的朋友圈,我秒赞,并且秒评论我愿意帮她清空购物车。然后就是焦急地等待回复,那心情简直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到了晚上终于等来了她的一句回复:“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瞬间,我感觉我中了她的“圈套”。就这样,我们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

03

于是,以后的每次双十一,我帮妻子清空购物车,已经成了规矩,就像大学里的必修课。

结婚以后,偶然一次聊到当年我帮她清空购物车的事,她说她发的那条朋友圈设置了权限,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见,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我的爱只对你可见。”

原来我在妻子心里也是她暗恋的对象,而我们的暗恋被“双十一”捅破了窗户纸。感情有时候就是这样,进一步,也许圆满结局,退一步,也许遗憾终生。

我突然有了个想法,想跟妻子开个玩笑,我偷偷地把她购物车里的东西全部转到了自己的购物车里,再把她的购物车里东西全部删除,看着熟睡的妻子,我露出狡黠的笑容。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零点,这个时候就拼谁的网速快,谁的动作快,这么多年,我练就了眼疾手快的本领,所有商品秒杀无一失败,全部成功,付款完毕后,我长吁一口气,总算完成了一年一度的重要任务。

第二天一大早上,妻子就登录账号,查看购物车里的东西,看到清空的购物车,笑道:“老公,我的心肝宝贝,爱死你啦!谢谢你再一次帮我清空了购物车,你这样的老公我还要一打!”

我回答道:“我这样的老公要那么多干嘛?有我这样一个足矣!”心里偷笑,我想看看你大发雷霆的样子。

04

突然,妻子脸上表情骤变,刚才还艳阳高照,三秒钟就变天了,立马就变得乌云密布,夹杂着电闪雷鸣,暴风骤雨倾泻而下。

“你!你!竟敢删除了我购物车里所有的东西?我跟你没完!”

“你要是不给我把删除的东西买回来,我们就去离婚。”

“今年的双十一,我要让你变成光棍。”

我心想,这玩笑开大了,女人真是种奇怪的动物,她怎么就没记得我的好呢?我已经连续六年每年都帮她清空购物车了,就这一次开个玩笑,她就反应这么强烈,那我要真删除了她购物车里的东西,那会是什么后果?不敢再往下想了。

看样子,有些东西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有时“鸡毛蒜皮”的一个玩笑,会引发连锁反应,一旦触及到某一根神经,就会给双方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你给我个解释?”妻子继续在旁边咆哮。

红叶拂水
红叶拂水  作家 80后理工男,始于化学,展于营销,终于文学!人在江湖,心忧天下!酷爱写作,重拾少年文学梦!微信公众号、头条号都为“古今杂侃”个人微信号18874788899。

我不想再杀人了

你们的爱,只能让我逃离

双十一,谁帮我清空购物车,我就嫁给他

你怎么能和野丫头玩?

“薇薇,快给我过来!” “是的,亚博阿姨!”薇薇赤着脚,双足跪在大理石的地板上,身子半俯着,双手正按着用来擦地面的麻布。 薇薇一听到来自那个叫亚博的女人的声音,就立马停下了动作,抬头朝着亚博望去,然后马上起身跑了过去。 “把你的布带上来啊,你这个只会吃白饭,做不好事的笨家伙。”亚博身着蓝色格子的围裙,手里持着一根大锅铲。一张皱黄的脸上,眉毛时不时地向上挑着。 “是的!亚博阿姨!”薇薇娇小的...

爸爸,我想再这么叫您

此生,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再叫一声“爸爸”。然而,这是一辈子都无法实现的奢望。我的父亲,我亲爱的爸爸,在我十八岁那年,我与他,天人永隔。 燥热的午间,晴朗无云的天上,太阳正尽情地释放自己的能量。一上午不停的忙碌后,我准备回宿舍睡午觉。 突然,电话响了。 “阿汝,赶紧回家!” “干嘛要回家?”我不耐烦地接着电话。都八月份了,不用我妈来催,我也知道暑假没剩不久了。因为家里经济原因,每年暑假我都会出来...

爱不了的人 只能假装是朋友

(一) 我这个人,一直对美好的东西有一种偏执的向往与追求。比如早春枝头新绽的绿芽,比如黄昏暮霞浸染的天空,比如热气袅袅升腾的咖啡。再比如,长得清秀好看的人。 据我妈说,从小,我就更喜欢亲近长相好看的人,不愿意和不那么好看的人接触。在我妈和我爸之间,我永远都选择我妈,我爸抱我我都不情不愿,总要强加些武力才勉强妥协。但对于串门的叔叔阿姨,只要长得好看,我总是张着白胖胖的小手要抱,气的我爸干瞪眼。...

妈,能别老是向政府要钱吗

--1-- 刚准备好一大堆上级迎检材料,正想松一囗气,手机铃声忽然响了。我一看来电者赫然显示是"林添娣" ,脑袋就开始紧绷起来。 " 阿姨,你好!" " 领导,我儿子要开学了,拿不出学费,镇上要帮忙出啊。还有我女儿准备辞了工照顾我,镇上能不能就近安排个工作给我女儿。。。" 添娣在手机那端叠叠不休地说着,声音仍是平时那样的有气无力。 我的头痛了又痛,添娣每个星期总会打几次这样的电话。每次都要我...

我和父亲之间隔着一片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和父亲都快成了陌生人。 多则三五年,少则一年半载,我们几乎不见面。至多有时候打打电话,也就三到五分钟,说完,收线。 即使见了面,就像陌生人那样,寒暄客套,问候几句,不会涉及过多,挥手,道别。 也许父女见面,只不过是为了证明彼此还活着。 我问自己,从什么时开始,我和父亲的关系陷入了这样的局面呢? 想了许久,我觉得,应该是母亲去世14年后,我和父亲的关系就成为这种常态。 20...

那个叫做楚大侠的女孩

1. 楚大侠是我初中的女同学。之所以名曰“大侠”,乃因其为人仗义,当年正热播连续剧《楚留香》,她的名字有个“楚”字,便被封了雅号。 在我们学校,有一个连当九年班长的传奇人物,那就是我。与楚大侠不同班,又未接触过,却在高中收到她的来封信。 那封信,是班长从年级公共信箱中,若干信息不全的信封堆翻找出来。见信封上字迹娟秀,并且是一个女生的名字,递给我时,他的眼中有光。 此后,我们保持不间断的书信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