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是座岛,而我是只鸟。

2017-11-10 16:10:08作者:Q周大可

有人说,孤独是座岛,而我在寻找,在寻找这座名为孤独的岛。

。。。

我是一只鸟,喝过五湖水,踏过四海浪,在地上停留过,在云间穿梭过,却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鸟,而要说我与我的那些同类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我总是独自的飞,因为我听见有人说-“孤独是座岛”,自那天起我就离开了鸟群,想要找到这么一座岛。

我顺着湖水的溪流来到了大海,看到了很多的岛,但是他们并不孤独,他们有鱼儿陪着,与浪花嬉戏,喜欢看着天空发呆,他们不是我要找的岛,

我站在云头静静的望着那处-海平面前面的地平线,想着要是飞过了那条线还是找不到孤独的岛,那就不再寻找,

飞着飞着,远方的那条线啊~,他突然张开了大嘴,那个总是挂在天上的大火球,慢慢的被他吞进了肚子里面,我又想到,那座岛会不会也在他的肚子里面,

身旁的云朵随着火球的沉落而被染成了金色,他们开始随着风的歌声起舞,就像得到了新衣服的孩子。

但风慢慢的停了,云也舞的累了,天渐渐的黑了,天边被那抹从地平线的肚子里面吐出来的白球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白色,云朵又换了身衣服,很黑,但是跟这夜色相比他们依旧是白色。

舒展开翅膀,我从云间划过,又慢慢飘落,我听到了海风的声音,又渐渐的听到了海水和他说的话,海面上被映上了我影子,那个影子伸了伸头,然后把自己的“脑袋”吃掉了,

。。。

我从海水里面抬起来了头,留下那一片小小的涟漪,以及涟漪之上重新挥舞翅膀远去的身影,晃了晃了湿漉漉的脑袋,只感觉自己清醒了好多,但是我有些疲倦了,想找个地方歇一歇,

放眼望去,黑不隆冬的海面上,有一块凝实的黑色,比周围更加的显眼,那有一座岛,这座岛不一定是我要寻找的那座岛,但这座岛一定大海中央的那个岛,因为我遇到的每一座岛都是这么说并且相信海水是围绕着他这个中心流淌的,

而我去海的中央看过,那里并没有岛。

这座岛很小,岛上静悄悄,他已经睡着了要不然不会不欢迎我,他们总是这么热情,因为我们这些鸟总是不吝惜的为他们这些岛讲一些大海之外的事情,我的故事已经准备好了但是他却睡着了,我想他一定不是我要找的孤独的岛,孤独的家伙从来都不会睡的那么的早,他们小小的心里装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每天都要整理这些东西,时间大多都花费了这件事情上,所以他们才孤独。

我轻轻的停在树梢没有吵醒一草一木,把脑袋埋在了翅膀里却怎么也睡不着,我眨巴眨巴眼睛,搞不懂,不是只有孤独的家伙才睡不着吗?

我的猛抬起了头,看了看四周,黑暗一直都在,我却感觉他们要把我慢慢的包裹,

“额,孤独还真TMD的是座岛。”

我喃喃着,然后又把脑袋埋在了翅膀里,不再去理会四周越看越恐怖的黑暗。

嗯,在人们的眼中,孤独是座岛,亦或天空中那只独自飞过的鸟,但孤独的岛我还没找到,回头望去我飞过的地方,我确信我也只有今夜算得上是一只孤独的鸟。

秋风过,寒冬将至,我该去找个暖和的地方了,但我却已经飞不动了,留在了大海中央的这座岛,你若来寻我,我便在这等着。

Q周大可
Q周大可  作家 做一个简单的人,只剩下那一撇一捺。

孤独是座岛,而我是只鸟。

左手是情,右手是爱

清晨,茄子正坐在马桶上用力。突然,她注意到了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一枚小小的钻戒,一枚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 呵呵…茄子莫名地笑了一下。她想起了关于这枚戒指的故事。 茄子,一个30+的女人,已婚,育有一儿一女,和老公感情也不错,总之是别人眼中的幸福家庭。但是这枚戒指不是她老公送的。 老公送的婚戒是铂金的。之所以买铂金的而不是钻石的婚戒,是因为结婚时茄子已经怀孕了,考虑到怀孕后会发胖,而茄...

《春事:大风吹来》

彭冬提着灰猫的脖子,把它从餐桌扔进了麻布袋,屋里只开了走廊灯,灯光失焦,所以再去瞧那透明玻璃花瓶里的绣球,怎么都是丧气的。他踢了一脚麻布袋,猫软软的动了动。这是一只失去了天赋的猫,猫对危险的感知应该蛮强的,彭冬想。 彭冬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冰箱放满了啤酒和面膜,并且各占了两层。他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又踢了脚袋子,力道重了好多,可那只猫还是没太大的动静,这让他有点失望,他希望它顶着袋子跳起来,把...

那个巷子的故事

文/五月的阿北 几年前,我就住在那个巷子里。那里离城市远,地界小,只是短短的一条窄巷,邻里乡亲都熟络得很。因为父母的工作问题,我15岁搬过来念初中,住在附近的奶奶家里。 每次上学的路上,我都会经过那条巷子,巷子两边是住家,好几十年的老房子,住的也都是没走远过的老人。白天日头晒得舒服,三五个婆婆就在楼房中间的空地择菜扯家常,而阿公们则在房头支上矮脚桌,或下象棋,或打纸牌。 一来二去,巷子里的老...

葫芦僧又判葫芦案

且说贾雨村判了冯渊案,就写书一封,寄给了贾府贾政还有王家王子腾。书信刚寄出,又有一个案子。 贾雨村坐在凳子上,惊堂木一拍:"是何人告何状?" 跪在下面的马袍瑟瑟发抖,用袖子擦了下脸,双手供道:"小人马袍,状告煌泉学院虐待小人的儿子马离。有伤疤为证。"马袍抱来身边的七八岁男孩,把袖子一掀,只见伤痕累累,整个胳膊竟无一片好的肌肤。 贾雨存看到马离的伤痕后颇为同情,正要发签去煌泉学院捉拿肇事者,门...

我的祖奶奶

如果有人问起,我祖奶奶是怎么死的,我会说是饿死的,在人类步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五个年头,“十五”计划完成之年。 我无法清楚地知道,一个裹小脚的女人是如何承受住封建社会的摧残,从社会最动荡不安、变革激烈的时代走入新世纪,却没能如愿安享晚年。 我更不敢想象,一个十多岁便被卖到异地的女人是怎么坚持八十年的风风雨雨,在丈夫外出几十年不归家的残酷现实下,依然独自支撑,等到丈夫回家仍一如既往地不离不弃照顾他...

前房檐的水

连阴雨下个不停。整个村庄湿漉漉地,沤湿的柴火散发着腐朽的味道。街道泥泞,偶尔可见穿烂了的半截鞋子,旧裤头,菜根。村庄,象一块被丢弃了的破抹布。 冯德全傍晚收工回来,在门口抖了抖雨衣上的水,把雨靴脱在门外,赤脚进屋,看见他的娘已经把饭盛好放在了桌子上。娘没有开灯,坐在小板凳上。黄昏暗淡的光线里,娘如风中一根细弱的蜡烛。 冯德全的娘,中年人称四婶,年轻人喊四婆。 冯德全穿了布鞋,走近,喊了娘一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