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是座岛,而我是只鸟。

2017-11-10 16:10:08作者:Q周大可

有人说,孤独是座岛,而我在寻找,在寻找这座名为孤独的岛。

。。。

我是一只鸟,喝过五湖水,踏过四海浪,在地上停留过,在云间穿梭过,却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鸟,而要说我与我的那些同类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我总是独自的飞,因为我听见有人说-“孤独是座岛”,自那天起我就离开了鸟群,想要找到这么一座岛。

我顺着湖水的溪流来到了大海,看到了很多的岛,但是他们并不孤独,他们有鱼儿陪着,与浪花嬉戏,喜欢看着天空发呆,他们不是我要找的岛,

我站在云头静静的望着那处-海平面前面的地平线,想着要是飞过了那条线还是找不到孤独的岛,那就不再寻找,

飞着飞着,远方的那条线啊~,他突然张开了大嘴,那个总是挂在天上的大火球,慢慢的被他吞进了肚子里面,我又想到,那座岛会不会也在他的肚子里面,

身旁的云朵随着火球的沉落而被染成了金色,他们开始随着风的歌声起舞,就像得到了新衣服的孩子。

但风慢慢的停了,云也舞的累了,天渐渐的黑了,天边被那抹从地平线的肚子里面吐出来的白球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白色,云朵又换了身衣服,很黑,但是跟这夜色相比他们依旧是白色。

舒展开翅膀,我从云间划过,又慢慢飘落,我听到了海风的声音,又渐渐的听到了海水和他说的话,海面上被映上了我影子,那个影子伸了伸头,然后把自己的“脑袋”吃掉了,

。。。

我从海水里面抬起来了头,留下那一片小小的涟漪,以及涟漪之上重新挥舞翅膀远去的身影,晃了晃了湿漉漉的脑袋,只感觉自己清醒了好多,但是我有些疲倦了,想找个地方歇一歇,

放眼望去,黑不隆冬的海面上,有一块凝实的黑色,比周围更加的显眼,那有一座岛,这座岛不一定是我要寻找的那座岛,但这座岛一定大海中央的那个岛,因为我遇到的每一座岛都是这么说并且相信海水是围绕着他这个中心流淌的,

而我去海的中央看过,那里并没有岛。

这座岛很小,岛上静悄悄,他已经睡着了要不然不会不欢迎我,他们总是这么热情,因为我们这些鸟总是不吝惜的为他们这些岛讲一些大海之外的事情,我的故事已经准备好了但是他却睡着了,我想他一定不是我要找的孤独的岛,孤独的家伙从来都不会睡的那么的早,他们小小的心里装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每天都要整理这些东西,时间大多都花费了这件事情上,所以他们才孤独。

我轻轻的停在树梢没有吵醒一草一木,把脑袋埋在了翅膀里却怎么也睡不着,我眨巴眨巴眼睛,搞不懂,不是只有孤独的家伙才睡不着吗?

我的猛抬起了头,看了看四周,黑暗一直都在,我却感觉他们要把我慢慢的包裹,

“额,孤独还真TMD的是座岛。”

我喃喃着,然后又把脑袋埋在了翅膀里,不再去理会四周越看越恐怖的黑暗。

嗯,在人们的眼中,孤独是座岛,亦或天空中那只独自飞过的鸟,但孤独的岛我还没找到,回头望去我飞过的地方,我确信我也只有今夜算得上是一只孤独的鸟。

秋风过,寒冬将至,我该去找个暖和的地方了,但我却已经飞不动了,留在了大海中央的这座岛,你若来寻我,我便在这等着。

Q周大可
Q周大可  作家 做一个简单的人,只剩下那一撇一捺。

孤独是座岛,而我是只鸟。

毛孩毛健,阴阳先生,爱爱的故事细节微小说

第三章 惨死这明摆的就欺负人了,做得太过分了。 不止是大伯大伯母脸色愤恨,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村里一些人也都是皱着眉头看着四叔家门口的方向。 老爸带着我快步跑到四叔家门口,黑着脸对门口的毛孩喝道:“混小子你干

我的美女房客全文分享,我的美女房客完整版小说

我的美女房客 简介:我爸临死前给我留下了五套房子,我现在靠房租就能生活了,就没想过去外面找工作。在最近,我爱上一个有夫之妇... 第3章 喝酒 我浑身一震,在这紧要关头,刺激和惊吓让我终于缴械投降。 要是被林诗曼发现,我

怎么样让女朋友喷水,售楼小姐的秘密

我大脑嗡的一下,随即有些窝火,他妈的那贱人一直催我,竟然在这里和别的男人干如此龌龊的事情,按照时间的话第一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应该已经整上了。 越想越郁闷,我打算拿出手机把这一切录下来,虽然看不到人,但录个音也行。

失明者阿公

人们常常说,记忆一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是很痛苦的,因为一个人的记忆就足够让他自己痛苦了。但我的脑海里总是反反复复的出现一个人的身影,那感觉很是朦胧,似乎是在梦境里一般,总能看见他拄着拐杖微笑着向我走来…… 这个人与我并没有多大的联系,是我乡下阿姐的爷爷。每当想起他时,心里都会微微一颤,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眼角滑落。那东西很烫,滑落时,总是灼烧我的心灵。 第一次去阿姐家,是六岁那年夏天。我...

在车上下了药搞得好爽啊啊bl,迷情保姆夜夜欢

来到杨老板家之后,帮我开门的竟然是杨老板。“杨老板,刘姐今天不在家吗?”杨老板看见我之后,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阵十分灿烂的笑容,“梦梦,你刘姐她刚刚出去买菜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杨老板微笑了一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水草丰茂

盛夏午后的天气显得异常沉闷,这样的天气就连知了都懒得叫唤,李子牧此刻却满头大汗的站在玉米地里,摇晃着身子,给身边的庄稼施着天然肥料。 李子牧原本只想着在家里睡大觉,但嫂子王春梅中午跟车去镇上交粮时,交代李子牧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