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那年,我留给父亲十万高利贷

2017-11-09 22:10:19作者:壹文

《大二那年,我留给父亲十万高利贷》by 壹文

爸,我真没借。

那是诈骗电话,你不用管,不要信。

哎呀,我说了我没借就是没借,你咋这么啰嗦,都说了是诈骗电话,明天给我打两千块钱,学校要收费。

学校让交的,你别管了,别忘了啊,我挂了。

挂掉父亲的电话后,我坐在床边,点燃一根烟,拨通了胖子的电话。

喂,胖子,这段时间忙啥呢?是这么个事,能借我一千块钱吗?急用,下月我爸给我生活费了就还你。

好吧,那就算了。

我打了十几通的电话,没有一个人愿意借我钱,不过也是啊,谁愿意借钱给一个负债累累的人呢。

……

小王啊,你这事,我看不行报警吧。

报警?不行,报警后,学校知道后肯定就开除我了,那我这辈子可真的是毁了。

我看实在不行,你就给家里人说了吧,你这样借钱是杯水车薪啊,你现在可是欠人家十万啊。

不行不行,我家是什么情况,你们也知道,我上学的学费还是我爸东拼西凑的,这十万,还不要了我爸的命了。

……

好了,你们不要说了,我想一个人静静。我有气无力的说道。

宿舍渐渐安静下来,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开始回想我所走过的路。

在没上大学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位有远大理想的人,直到现在为止,我都认为我并非池中之物,终究有一天会飞黄腾达。

15年,我不负众望,考上了大学,也是我们家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人。我记得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父亲杀了家里本打算过年卖钱的猪,给我摆升学宴。

那一天啊,父亲喝了好多的酒,到了晚上,父亲把我叫到他的房子。

父亲说:咱老王家,终于有一个大学生了,我也能在村里抬起头了,他们谁现在还敢看不起我?不过啊,咱家里穷,话说啊,这穷穷不过三代,在你这里,可就靠你改变咱家这穷光景了。你妈呢,走的早,我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这一走,这家里啊,就剩我和那头牛了。这好男儿,志在四方,爸呢,没读过多少书,吃亏就吃在了这没文化的亏上了,到了学校啊,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咱家虽没钱,但是砸锅卖铁,也会让你读书。

我记得临走的时候,我的父亲带我去县里买了一部智能手机,一双运动鞋,一身运动衣,还买了一包零食,父亲说:儿啊,咱家虽穷,但爸绝对不会让你短了志,穷家富路,爸给你五百块钱,你拿着路上花,到了学校,缺什么就给爸说,切不可委屈了自己,爸就是卖血也会让你读完书。还有就是,到了学校,和同学搞好关系,切不可惹事。

就这样我怀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对大学生活的渴望,步入了这梦想与现实交接的地方,我用笔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我将用我燃烧的青春谱写这首关于大学生活的交响曲,这是我对青春的礼赞,这是我对梦想的歌唱。我把这张纸贴在宿舍的墙上,想着时时刻刻提醒我不忘初心。

想到这,我点了根烟,看着墙上已经泛黄的纸,而那个叫梦想的东西,早被我丢在了几亿光年之外,剩下的只有颓废的我和一屁股债。

说道这抽烟,在我上大学之前,我碰都没碰过,我记得我抽的第一根烟,还是睡在我下铺的大周给我发的。

刚开学没几周,宿舍的人就都熟了起来,烟这东西,在大周眼里就是,饭可以不吃,烟不能不抽,大周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这抽烟啊,有害健康,可是我人生就这点嗜好了,爱咋咋。说完就会点一根烟,微闭眼睛,满脸享受的抽着。

有一天,大周从烟盒拿出一根烟递到我手边问我:要不要试试。我就说:我不会吸烟啊。

大周接下来就给我讲起了他的大道理:小王啊,不会抽,咱可以学啊,你说你烟都不会抽,以后再社会上怎么混?再比如啊,我给你递烟,你不接,就是看不起我的意思,当然,做哥哥的我怎么能怪你,这要换做别人,就会觉得小王你这人不尊重人,小王你看哥哥说的有道理吧?

话刚说完,大周就连烟带火一并递了过来,我觉得大周说的啊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啊这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抽烟。

在这之后,宿舍的人也都知道我开始抽烟,他们每次买盒烟在宿舍轮一圈的时候,也会给我发一根,久而久之,我也怪不好意思的,怎么能一直抽他们的烟,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于是我时不时也会买一盒烟,然后也会在宿舍轮一圈,这抽着抽着,就戒不掉了,当意识到的时候,自己也有了烟瘾。

壹文
壹文  作家 热爱文字的闷骚青年,微信公众号,甜到齁的白日梦(fzz19970516 )

大二那年,我留给父亲十万高利贷

我的妈妈告诉我:不要在爱的世界里委曲求全

乖,今晚讲个故事给你听

他刚刚才吹灭57岁那只蜡烛。独自一个人坐在黑暗的书房里,他很愿意一个人待着,像一场倒带的电影将支离破碎的片段逐一在脑海里播放。 哦,他最喜欢27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 一个雄姿英发的青年,满怀着家国情怀的大旗招摇的与同龄人格格不入,他觉得孤独,但是却异常的坚信孤独而伟大。27岁,他出版了第一本自传集小说,将自己年少的苦闷和孤独的小兽统统公之于众。或许是幸运女神的眷顾,他如同黑暗中摸索行走的旅人...

为了公务员放弃读研,你后悔吗

2017年11月1日,星期三,晴 这两天班级群里因为国考职位表和河南省省考职位炸开了锅。同学们着讨论要不要报考其中之一,或者二者都报名。如果报考,考哪个职位。 我也在为这些发愁纠结,然后找放弃读研成为公务员的朋友小聊。我说突然就羡慕当时放弃继续读研而选择成为一名小小公务员的人。 我清楚地知道他们在做选择时也曾纠结,了解他们在最终做出选择时是怎么考虑的,也想知道他们后不后悔这个选择,如果再有一...

这么久 还是会突然想起你 (one time)

我和我表哥两人一过年就喜欢在老家的大火炕上垒城堡,四分之一的炕西头归我家老大(我外婆)。外婆年轻的时候操劳过度,年青时下水渠给猪挑草得了类风湿关节炎炎,这些年多亏外公的细心照料,一直控制的不错。连后来我女同学来家里都说羡慕我外婆有这么爱她的老公,其实她不知道,年轻时外公在西藏当兵,家里家外都是外婆一个人照顾。外公那个时候直到转了业也很少回来,这也算爱情。没毛病。 说回来,炕的四分之三...

重用自己,请勿过度!

高一时,班里的班长是个叫王宇的男同学。个子不是很高,身材很胖,皮肤黑如煤块,显得嘴唇粉嫩嫩,脑袋小而圆,长年的板寸发型,活像一个儿童式的皮球上发了霉,屁股丰满且翘。 王宇每天都撅着大屁股在学校走来走去,操着一口娘娘音。都说人不可貌相,但王宇的形象,让人看了确实不甚喜欢。 王宇是我们班的第一名,学习十分刻苦,人也不坏心地善良,客观评价可以看作是品学兼优的学生。 但王宇的人缘极差,差到像一个过街...

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

“我走了,你要学会成长,希望我的离去能让你学会如何去爱一个人,对不起,余生爱情与你无关了,离婚协议书过一段时间我会和你办手续的。”筱嫚向阿杰发出了最后一条微信,转身离去了。 筱嫚眼中满含泪水,她还爱着阿杰,却不能再和他在一起了,一次次的互相伤害,让筱嫚已经身心俱疲了。 看到筱嫚发出的微信的那一刻,阿杰向疯了一样,给筱嫚回微信消息,却发现筱嫚已经把他给拉黑了,打电话给筱嫚,电话那边提示:“您拨...

微小说:爱是墨绿色

今晚还算凉爽,六月底的济南便开始充满了蝉鸣,自然有很多地方也充满了蝉鸣,只是用蝉鸣来形容我现在身处济南,好像对蝉有些不公平。可这个世界本就不是公平的呀,比如我爱你,你却不爱我。 算上大学的时光,我在济南已经待了三年了,单论这个时间就可以看出来我读的肯定是专科了,有段时间我也特别喜欢自己吐槽自己,就像没钱的人总喜欢先说自己没钱一样,我说了,别人再说,我是不丢面子的,直到现在我也这么认为。 所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