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那年,我留给父亲十万高利贷

2017-11-09 22:10:19作者:壹文

《大二那年,我留给父亲十万高利贷》by 壹文

爸,我真没借。

那是诈骗电话,你不用管,不要信。

哎呀,我说了我没借就是没借,你咋这么啰嗦,都说了是诈骗电话,明天给我打两千块钱,学校要收费。

学校让交的,你别管了,别忘了啊,我挂了。

挂掉父亲的电话后,我坐在床边,点燃一根烟,拨通了胖子的电话。

喂,胖子,这段时间忙啥呢?是这么个事,能借我一千块钱吗?急用,下月我爸给我生活费了就还你。

好吧,那就算了。

我打了十几通的电话,没有一个人愿意借我钱,不过也是啊,谁愿意借钱给一个负债累累的人呢。

……

小王啊,你这事,我看不行报警吧。

报警?不行,报警后,学校知道后肯定就开除我了,那我这辈子可真的是毁了。

我看实在不行,你就给家里人说了吧,你这样借钱是杯水车薪啊,你现在可是欠人家十万啊。

不行不行,我家是什么情况,你们也知道,我上学的学费还是我爸东拼西凑的,这十万,还不要了我爸的命了。

……

好了,你们不要说了,我想一个人静静。我有气无力的说道。

宿舍渐渐安静下来,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开始回想我所走过的路。

在没上大学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位有远大理想的人,直到现在为止,我都认为我并非池中之物,终究有一天会飞黄腾达。

15年,我不负众望,考上了大学,也是我们家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人。我记得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父亲杀了家里本打算过年卖钱的猪,给我摆升学宴。

那一天啊,父亲喝了好多的酒,到了晚上,父亲把我叫到他的房子。

父亲说:咱老王家,终于有一个大学生了,我也能在村里抬起头了,他们谁现在还敢看不起我?不过啊,咱家里穷,话说啊,这穷穷不过三代,在你这里,可就靠你改变咱家这穷光景了。你妈呢,走的早,我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这一走,这家里啊,就剩我和那头牛了。这好男儿,志在四方,爸呢,没读过多少书,吃亏就吃在了这没文化的亏上了,到了学校啊,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咱家虽没钱,但是砸锅卖铁,也会让你读书。

我记得临走的时候,我的父亲带我去县里买了一部智能手机,一双运动鞋,一身运动衣,还买了一包零食,父亲说:儿啊,咱家虽穷,但爸绝对不会让你短了志,穷家富路,爸给你五百块钱,你拿着路上花,到了学校,缺什么就给爸说,切不可委屈了自己,爸就是卖血也会让你读完书。还有就是,到了学校,和同学搞好关系,切不可惹事。

就这样我怀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对大学生活的渴望,步入了这梦想与现实交接的地方,我用笔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我将用我燃烧的青春谱写这首关于大学生活的交响曲,这是我对青春的礼赞,这是我对梦想的歌唱。我把这张纸贴在宿舍的墙上,想着时时刻刻提醒我不忘初心。

想到这,我点了根烟,看着墙上已经泛黄的纸,而那个叫梦想的东西,早被我丢在了几亿光年之外,剩下的只有颓废的我和一屁股债。

说道这抽烟,在我上大学之前,我碰都没碰过,我记得我抽的第一根烟,还是睡在我下铺的大周给我发的。

刚开学没几周,宿舍的人就都熟了起来,烟这东西,在大周眼里就是,饭可以不吃,烟不能不抽,大周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这抽烟啊,有害健康,可是我人生就这点嗜好了,爱咋咋。说完就会点一根烟,微闭眼睛,满脸享受的抽着。

有一天,大周从烟盒拿出一根烟递到我手边问我:要不要试试。我就说:我不会吸烟啊。

大周接下来就给我讲起了他的大道理:小王啊,不会抽,咱可以学啊,你说你烟都不会抽,以后再社会上怎么混?再比如啊,我给你递烟,你不接,就是看不起我的意思,当然,做哥哥的我怎么能怪你,这要换做别人,就会觉得小王你这人不尊重人,小王你看哥哥说的有道理吧?

话刚说完,大周就连烟带火一并递了过来,我觉得大周说的啊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啊这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抽烟。

在这之后,宿舍的人也都知道我开始抽烟,他们每次买盒烟在宿舍轮一圈的时候,也会给我发一根,久而久之,我也怪不好意思的,怎么能一直抽他们的烟,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于是我时不时也会买一盒烟,然后也会在宿舍轮一圈,这抽着抽着,就戒不掉了,当意识到的时候,自己也有了烟瘾。

壹文
壹文  作家 热爱文字的闷骚青年,微信公众号,甜到齁的白日梦(fzz19970516 )

大二那年,我留给父亲十万高利贷

我的妈妈告诉我:不要在爱的世界里委曲求全

小小运动场走来了陈家沟太极师傅

前几天我参加了一场以太极为主题的幼儿园运动会,这在我们这个小城市还是第一次。 我是以家长的身份来参加运动会的,到了运动会场地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但是听主持人介绍太极师傅是陈家沟的,就仔细打量这位老师,发现他跟想象中的模样有差距,比如没有那么老、缺了那么一点仙骨;跟电视中的模样也有差距,比如没有那么淡定,缺了那么一点清风。不过我想这位年轻的太极老师能走出山,传播太极的种子一定也觉得了不起,看着...

总有一段时光是喂了狗的

严小书有男朋友了,但是她没对任何人说,确切的说,不知道能不能算男朋友。 严小书算不上多漂亮,但也气质独特,冷漠中带点小性感。喜欢小书的人都觉得她像莲花,于是那些人就那么远观着,不靠近也不走开。有时候严小书就想,喜欢她的那个人是遇到堵车了吗?直到遇到江友军。 江友军,多情又多金,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对象。起初,严小书不认识江友军,只知道那是他们的“老大”,实际上就是贴吧吧主,这么算小书也算是贴吧...

她在北京买了房,却没了家

文|百里圆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晴 -01- 今年北京的冬天,风很大,大的让人觉得有些刺骨。 宁静下班回来,换完鞋,把包和衣服放在沙发上,拿起手机走向阳台,拨打电话1367135****,只听见“嘟嘟”两声,便听到“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过中,请稍后再拨。”再次打还是同样的结果,肯定是他挂了。她一边在自己的房间踱来踱去,一边又无奈地拿着手机,开始编辑短信:宁瑞,最近还好吗?...

愿你是偶尔离开,永远回来

1. 雨后窸窣的树叶告诉我,琼已经离开很久了。我看着床边隐隐约约残留的痕迹,那根长长的黑色头发证明了,其实,她是来过的。 我们昨晚对着天花板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却唯独没有说离别。黑暗中,关了灯,我们很镇静,甚至绝对没有试图转过身去盯着对方的被角。 仰着头,对着空气中彼此都像在缠绵的气息说着些无关痛痒的话。我一次次告诉自己,她没有那么特别,不过是万千女子之中最普通的一个。 所以,我也一次次收回了...

毕业,掐死了多少人的大学爱情?

01 我发现最近小雅有些不对劲。明明前一刻刚和男朋友约会回来,嘴角噙着幸福的微笑,后一刻,便面露哀情,沉浸在悲伤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这种有些“癫狂”的状态已经持续两个多周了。 当小雅再一次约会回来时,她的眼睛有些红肿,我担忧地问道:“小雅,你怎么了,是不是阿强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阿雅听到我的询问,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回答道:“怎么会,你知道的啊,他对我可好了。” 没错,阿强对小雅可是出了名...

一个周末花了小一万,不是富二代的我,疯了吗?

文|柴火妞 01 今儿一大早,换上白衬衫黑裙子的那一瞬间,我才反应过来,回到现实了,又得去上课。我愣愣的想了一秒,上个周末,简直就是做了一场梦。 两个礼拜前,我知道自己有接近两周的小假期时,超级想回国来着,可我那铁公鸡老爹生生是不让我回,非说北方冬天那么冷回去干嘛,冻得憨咧咧的。其实我悄悄告诉你吧,他就是没钱,铁公鸡,又冷血不想我。 我也习惯了,每次我想回家,他都是这幅德行,还非要虚伪说是要...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