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来的‘’爸爸‘’

2017-11-09 21:10:10作者:嚼字的羊

罗子涵出了校门不知道要去哪里。回家,家里已经没有人了。去网吧,没有多少钱。离开学校的时候,他没有背书包出来。一个月只有一天半的探家时间,在他看来也是多余的。学校里还是好的,至少不会闷。现在同学都回家了,他一个人压马路。

外面有一段坑坑洼洼的公路,刚刚下过雨,洼处积了水,一辆五菱面包车嗖的一下开过去,泥水溅了一身。他停下来在车后一顿大骂,几乎学到的骂人的词语都用上了。车子已经看不到了,尾气还飘散在上空。

骂完了心里似乎痛快些。沿着路边无目的的走,边走边想着去处。这是一座老旧的县城,这些年的发展规划避开了老城区,整个城市的中心搬到老城南边5六公里外。新的小区楼盘商场车站都聚集在新城。县城有钱的都去那边买房子了。罗子涵的大姨也在新城买了房。每月这一天半的时间他都去大姨家。今天他不想去,因为他失恋了,他想一个人呆一会。放学的时候他打电话说去同学家,大姨好好的叮嘱半天。可是现在天都快黑了,他还没想好去哪。

在路边一家小卖部买了袋面包一瓶矿泉水,钱包里只有几十块钱了。坐在马路牙子上,啃一口面包喝一口水,然后偶尔抬头看看天。天上只有几朵云,安静地也看着他。看一会觉得云彩里露出一张脸,白白静静女孩的脸。女孩太漂亮了,从见到女孩的第一眼他就喜欢了。第一个学期还没结束,他就写了一张纸条夹在书里,亲手递给她。上面简单的写着,韩依伊,我爱你。

这是韩依伊自升入高中以来收到的N封求爱信了。只是这一封写地真没用心。中学语文都怎么学的,连情书都写不好,还说爱爱爱的。至少这个人没看过倾城之恋,也不可能看过茉莉香片。女孩把纸条和情书都扔进了垃圾桶。罗子涵从那天起就一直沉浸在失恋的阴影里难以自拔。

面包吃吃完了,水也喝光了,云彩和依伊的脸都消失了。他站起来用力把塑胶瓶子扔的很远。没有听到回声。路上来往的人车淹没了这个暮春的傍晚。

在傍晚的街灯里他变成一条鱼,街道两边明灭的灯火照着他通身发亮。他游到县城破败的广场上,几十个服装各异的大妈跳着整齐的广场舞。脚步和音乐合着拍子,热火朝天。他在广场边上的椅子上坐下来,这里或许可以打发一二个小时。

除了跳舞的大妈还有零零散散的人,各式各样的人带着标签从眼前走过去,抽烟的男人,穿低胸内衣的女人,嘴里嚼着棒棒糖的孩子,一条和他差不多的流浪狗。广场上的人聚集的快,散地也快,象大海涨潮退潮。他刚玩了一会儿手机,(其实他已经玩了一个多小时了)再抬头四周没什么人了。只有那条狗还没走,瘦骨嶙峋的趴在不远处。

广场的对面就是一个网吧,以前和同学打王者的时候来过几次。要不进去呆一晚吧,他心里对自己说。身子却没站起来。一个人去了也没劲。网吧隔壁就是一家小旅馆。灯箱上写着春风旅店。是春风一度吗?他又想起韩依伊来,哪天把她领过来也不错。他被自己龌龊的想法弄得很兴奋。这种兴奋太无耻了,灯箱上的字竟然越来越大,晃晃悠悠的诱惑他。

他忽然想到韩依伊快过生日了,也许这是他能否成功的关键了。一定要送大礼物给她,上次好像听说韩依伊想换个手机,苹果出七了,要是送她一部也许真的就能追到。他重新兴奋起来,只是买手机的钱从哪里来呢?父母肯定不会给他的,大姨也不会。同学也借不到这么多的钱,他坐在长椅上,想起了看过的一部港片龙凤斗。他想做一次龙。

门没有上锁,用手轻轻推开一条缝把身子挤进去。停了一会儿,罗子涵看了看四周。进门大概是个客厅,里面堆放着杂物,客厅向外的阳台的玻璃门没有拉窗帘,外面街灯的光有一部分落在阳台上,显得房间里并不是很黑暗。这个客厅更像是储藏间或者仓库。他犹豫着寻找哪些看起来更值钱。一只猫突然从墙角跳起吓得他心里一阵狂跳。看来龙凤斗里潇洒的大盗不是那么好做的。他用眼睛审视着屋里,中间餐桌的下面有两个箱子,沙发上有三个小一点的纸箱,上面零零散散的扔了一些书本相册卡片之类的东西,角落里有几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或许里面的东西能卖个好价钱。他慢慢挪过去,心想拿两个赶紧走吧。

客厅的灯突然亮了,一个目光有些呆滞的老年男人站在他身后。罗子涵转过身时,老头温柔地看着他。

他脑子里开始闪过无数的念头,夺门而似乎不行,老人的身体刚好堵住了出口。说自己走错门了,不知道老人能不能相信。和老人厮打杀出一条血路,他怕自己一不小心伤到这个老头。毕竟他只想偷点东西,伤了人就不好办了。

你怎末才回来啊,饭都凉了!老头说着走过来拉住他的胳膊,快吃饭吧。

罗子涵完全懵掉了,被老头拉到餐桌上坐下来。桌子上果然有三盘菜,只是已经凉透了。他坐在椅子上心想,一定是认错人了。一会儿吃完快走。

只是他实在吃不下去,一个青菜已经发黑了,一条鱼还有鳞片,只有买来的咸菜勉强能吃。老头也坐下来看着他,你又长高了,现在上高中了吧,你看模样都不一样了,这么晚回来,自己路上当心。老人说话的语速很慢,像是在努力回忆什么事情。

罗子涵不敢说话,嘴里嚼着一根萝卜丝,心里想会不会老人用的是缓兵之计,稳住他再报警。他盯住老头的眼睛,想从眼睛里找到答案。

饭总算吃完了,老人说,你最近成绩怎么样?他挤出来两个字,还好。老人还是坐在那,黑色的老猫跳到餐桌上,啃噬着那条鱼。他胃里一阵恶心,差点吐出来。

你成绩一直都是前三名,昨天开家长会的时候你老师还夸你呢!老师说名牌大学肯定是跑不了了。你这聪明和你妈一样。我就喜欢你妈的聪明劲儿,过来和你妈说说话。

屋里还有一个人,罗子涵想这次真的完了。老人指着挂在客厅正中的一张照片说,孩子说吧,你不知道你考上大学那会儿,你妈多高兴。整整三天没有睡觉。上大学是你妈的梦想。她聪明是聪明就是没赶上好时候,你帮她实现了她的梦想了,去年她走的时候,偷偷对我说,这辈子她都没有遗憾了,她生了一个好儿子。可惜那时你忙,没赶回来看她最后一眼,但她是笑着走的,她有一个好儿子。

老人的话语颠三倒四,他不知道如何回答。相片里慈祥的老太太已经死了。他的心和头皮一阵阵发麻,这是一个鬼故事吗?他用手掐了大腿一下,很疼。他想着赶紧走吧,这个房间他真的来错了。

罗子涵一步步靠近门口了。你又要走了,不是回来要钱的吗?老人问他。听到钱,他站住脚。对啊!不能白跑一趟。他小声的嘀咕,是啊!,你有钱吗?

老人哈哈大笑,你看看你怎么变得这么胆小了,以前你要钱的时候可是理直气壮的。你一进来就大声说,爸爸我学校又要学费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钱吗,那时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所以花钱很多。我装作不知道还会多给你一些!我也年青过,男人都是要面子的。

他心想这老头对他儿子还真好。老人继续说,可是你妈不同意,怕影响你学习,偷偷地告诉了你班主任,后来你们就分开了。这事你妈一直没告诉你。

那么,每次你都给我多少钱?他重新把话题拉回到钱上。

有时候多有时候少,基本上都是一两百,你看你工作后每次都买些没用的保健品,花的都是冤枉钱。老人眼睛看着角落里的那些盒子。我和你妈都不吃。要不你把他拿去卖了交你的学费吧!

罗子涵看看那些盒子心里不知道可以卖多少钱,就问,有没有现金啊!老师只要现金。老人警惕地看看他,手指放到嘴唇上,嘘,小点声,钱多的是,你每次给我的钱我都存着呢,我一分钱都没动,户头是你的名字,密码是你生日,你看你现在工资高,可是用钱的地方多,北京是大城市,房价高,消费高,不像这县城,有点钱就能活。

卡上有七八千吧?他想着能买一部手机就好了。

嚼字的羊
嚼字的羊  作家 送诗的外卖小哥

偷来的‘’爸爸‘’

文字的力量|你走以后,我活成了你不喜欢的模样

文|心碎纸人 图|2020号 01 我是沐沐,我和阿泽已经分手一年了。 写下这段文字已是凌晨四点,梦魇连连,夜半惊醒,我好害怕。 沐沐这个名字,这辈子我只用过一次,而且只属于阿泽。 一年前,阿泽跟我提分手,我第一次使用简书,用沐沐这个名字,一整天不吃不喝,边哭边写,写了一篇一万字的自传体小说,那是我在简书发表的第一篇文章。 我写完之后,很不解气,制作成微信公众号上的文章,配上图片和音乐,然后...

有一种人我们羡慕不来

她比我美吗 不是。 那她比我温柔? 也不是。 那她比我更爱你? 这不是一回事,我知道你爱我可是没有可比性。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 这是多少偶像剧和言情小说里经常出现的套路啊。明明你爱得深,更认真可是就是得不到。 那些被感觉垂青的人是没法打败的爱情高手,这一类人的幸运我们实在是羡慕也得不到。 自从张北爱上那个叫小洁的女孩后朱笑雪常常就有这种感慨的领悟。 她爱张北很久了,可以说整个少女时期青...

我的父亲不识字

我的父亲不识字。 从我记事起,时常见到父亲为两个姐姐包书皮,不知父亲从哪里找来的,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了光面的牛皮纸、换下来的年画,每当两个姐姐发了新书,父亲就仔细的把每本新书包上漂亮的书皮。父亲的手可巧了,书皮的两个角还翻出了两个小三角,这样更不容易折角,包上书皮的新书就好像穿上新衣的小姑娘,漂亮极了!父亲静静地认真地剪裁纸张、包书皮的样子在我的眼里神圣极了。但我也纳闷...

思念是一件很炫的事情

长长的绿皮火车驶过那些村庄,入夜时分,零星的灯火统统一秒略过。 我在卧铺外的休息区座椅上坐定,抬头,看见薇薇安。 她把头仰靠在窗户上,略带棕色的短发,一件黑色的皮衣。 薇薇安很瘦,丰满的嘴唇上咬着一支不被点燃的香烟。 薇薇安的双眼忧愁呆滞地盯着电子时钟,时间跳过一分钟。 “你是回老家吗?”我问。 “恩,回去结婚,你呢?” “一样。” 夜是生客也是深刻,陌生是最容易被扣响的灵魂。 “你说,人生...

离开他之后,你才会变得更好

五月二十号我收到一束水仙花,看见署名是小瑜,我沉默了很久。 水仙花,花语为只爱自己,意为放下,可放没放下,我想,只有她自己知道。 去年五月二十号的时候,小瑜来找我,我虽然很诧异情侣共度良宵美景之时她居然跑来找我,但又觉得在意料之中。 小瑜同我说,说亮亮加班没空陪她,我问小瑜,亮亮520给她什么惊喜了,她支支吾吾的不说话,末了说了句,我送了他一套他喜欢的模型。 我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答非所问,小...

故事烩14 Ⅰ 爸妈,你们听说过破茧成蝶吗?

文/郑小喵 天很蓝,阳光很刺眼,穿过树梢,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眼。 金黄色的树叶,温暖的阳光,清新的空气里,透着凉凉的微风。 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你走路带风,飘零了几片树叶,我随意伸手过去,一片金黄色的叶子落于掌心。 我看着你匆匆而去的背影,想象出你自习室里卖命学习的样子。 你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极了当初的我,除去容貌,我以为你就是那个曾经只知道好好学习的我。 我出生在农村,没有背景,没有资源,小的时...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