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有人敲门别出声

2017-11-09 21:10:04作者:夏小白的阳光

《嘘,有人敲门别出声》by 夏小白的阳光

  我叫王雨诺2009年的秋天因为身体的原因需要好好休养于是辞去了工作搬到了外婆留给我的房子里,这座房子有些年头了是座二层小楼带着院落的位于下关的一个小巷里。解放前外婆一家住在这里快乐的生活着直到侵略者闯入了这座城,一家人舍弃房子跟着人群向外围难,途中外婆的父母均遭到杀害,尸首和几十万人一样暴尸荒野,外婆和她的哥哥在往城门时走散了,外婆到了乡下幸得民众相救才捡回一条命。据说解放前这座房子有外国人住过,解放后房子分给了一批当时的知识份子三家人合住,到了70年代房子又空了下来。

  90年代初,外婆的哥哥奔走寻亲几经周折找了回来兄妹抱头痛哭,舅爷爷多方找人并提供资料(当年舅爷爷身上带着地契)终于在第二年秋天房子回归给了姐弟俩,新房产证上舅爷只留了外婆一人的名字。2007年外婆生病期间将房子赠予我,为此两位舅舅找外婆理论又处处针对我引起了不小的风波。我想放弃时姑婆拉着我的手:“你是你外婆一手带大的她最了解你的秉性,这是她唯一能留给你的一个念想,你父母虽然现在知道关心你了可是毕竟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家庭,你外婆最不放心你了你这时候要把房子让出去是想她死都不能闭眼吗?”于是,在舅舅两家人的冷眼和谩骂中我签了字,他们也不敢得罪姑婆,姑婆是十里八乡都出名的神婆可惜年轻时丈夫死了孩子后来也夭折了姑婆说这是她的命,中间外婆留给我的存折还是被舅妈拿走了姑婆气的直摇头。

  父母允了我一人住在外婆留下的房子里,其实不是征得他们的同意只是礼貌的告知了一下,没想到他们早早托了人添了很多家具和用品,唯一使她们不放心的是怕我打扫累到还有平时的饮食所以雇了一位小时工阿姨一周来三次打扫卫生并做些汤和我爱吃的。其实这些我都可以做的但想到他们的好意我也懒得再推辞。

前面交待了这么多,还是看看这所房子吧院子的门是铁皮的有些褪色还是铜锁的我很喜欢手里的铜钥匙沉甸甸的,开了门院子不大里面有一颗比小楼高的银杏树只不过冬天里叶子掉的差不多了。旋转钥匙打开房子的门虽然通过风但还是有一股常年无人住的霉味墙皮有些脱落,一楼的格局是储物间客厅和厨房连在一起还有两个不大的房间和一个卫生间,二楼是两个房间和一个卫生间打开窗子一股冷风吹进来能看到外面的街景。令我惊喜的是客厅居然有壁炉,我想这些定是外国人住在这时改造的吧!

来这里后每天早起给自己熬点梗米粥加鸡蛋牛奶之后开了暖气看书,一般下午眯一会后穿上大衣系好围巾锁上门去外面逛逛会顺手带回来一些蔬菜、水果,晚上关好门窗拉上窗帘看着外婆的照片她对我微笑着世界变得很安静而我也能睡得很香,并且这两天qq联系上了小鱼儿陆柯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了他,这家伙的反应奇怪的很仿佛刚认识我一样问了很多最近我的事我一一告诉了他。

住在这的第五天下午那是个阴雨天,出去买了书和甜甜圈回来后有些倦了,等打扫的阿姨走了后就准备睡一会刚上楼听到有人在敲院子门,疑惑着会是谁呢? 打开门一张脸探了进来。“你个死丫头搬到这来也不说一声电话也关机了,如果不是联系到阿姨我们根本找不到你。”说话的是李珊我的大学舍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笑骂着不过我的手机从来没关机过啊这是我妈的要求。她后面跟着的人让我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两个大男孩一位是李珊的男朋友周言,一位是方如柏我们都是是一个班的。周言俊朗的面容大高个183李珊也是出了名的辣椒小美人但是个子只有159,他们俩是我们学校公认的情侣最萌身高差,两人性格都很开朗我们经常一起玩很熟了。而方如柏消瘦清秀是我们班尖子生平时沉默寡言很少和人接触,此时的他脸色有些苍白可能天气太冷的缘故,他们三人怎么在一起的呢?

三人进了屋,李珊看了一圈:“啧啧,你外婆真的留给你一个好房子这么雅致。”屋子里人多了起来正好准备的果木派上了用场,将壁炉燃起来后屋子里一下暖了起来而且有一种果木的香味。我跑到屋外看了一下排烟系统做的很好几乎出来,而且是白烟不太明显不会引起投诉的。一进屋看到李珊坐在沙发上微闭双眼一种陶醉的神情:“真有一种置身欧洲的感觉。”而周言和方如柏脱了外套在厨房忙活着,我赶紧向厨房跑去:“你们都是客人怎么能让你们下厨?”周言转回头笑了:“你在养病中我们吃饭当然我们自己来做了,对了你给我找个围裙啥的我这毛衣是我们家珊珊给我买的可不能弄脏了。”方如柏在那里切着西红柿低着头什么也没说。“雨诺,别管他们来这边坐下。”“珊珊,你们怎么会突然过来的呢?又不是周末难道不上班吗?”我将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是这样的,我们去年买了车我和周言都请了年假一来看看你陪你几天毕业后我们就很少像这样静下心来聊一聊了,二嘛我们下一站自驾游去大学里我们就计划去的水上古寨你不是我向往吗来接你一起去。”“原来是这样,可是现在是冬天而我现在身体也去不了啊”珊珊笑了“冬天游客少不用人看人啊!本来我还担心不过看你现在身体好多了,我们在这休息几天等你再好一点我们一起出发。”我愣了愣说道:“让我考虑一下。对了方如柏他怎么和你们一起的?”李珊站起来往壁炉里加了果木“他是自由撰稿人有的是时间正好这段时间写不出东西就想出去找找灵感,而我们多一个分担费用的不是更好?并且我们都会开车三个轮着开更安全。”我听她说完后觉得她的计划挺周详的对她点点头。

用完晚饭,李珊包揽了洗碗的工作周言在一旁帮忙。方柏如吃的很少脸色比来的时候缓和了很多,我又给他拿来了取暖器打开,看到了他感激的眼神,他小声的开口说:“我从小身子有些单薄有些怕冷其实这里比我住的地方暖和的多可是还是会感觉冷。”“那一会晚上给你拿一床电热毯。”“谢谢你,我觉得我不该来也不应该来打扰你的。”李珊走了过来看着我“说什么呢?把我们的大帅哥说的脸都红了。”说完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一眼方如柏。我没有多想安排三人的住宿,他们自己已经计划好了楼下两间两个男生一人一间李珊住楼上空的一间,我心想这里只备了一个客房预备姑婆来住的,他房间被子什么的都不够。似乎李珊看出了我的担心告诉我他们都带了睡袋和被子不打紧的。安排好了后我赶紧去泡茶,一壶热气飘香的普洱茶给每人沏了一杯,姑母告诉我冬天喝这样的茶对身体最好了。

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北风拍打着窗子,四人在方桌前坐下品着热茶,这时周言开口了:“人云我有故事你有酒,今云我有故事你有好茶,现在时间还早大家估计也睡不着不妨谈古论今我给大家说个故事也配的上王姑娘的好茶,王姑娘你上学时最爱收集这些故事,为了你的热情款待我把这个故事留下来吧。”于是,周言开始了他的故事。

去年夏天我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三叔说政府要搞建设征收土地那一片老坟头都要迁到公墓去,家里的老坟和祖坟都在那所以迁坟成了家族的大事族里选了日子大家子里能回去的全都要回去。我们一家人风尘仆仆的开车回去了,见到本房的和族里其他家的二十几口人都聚在一起了,此时天已经黑了大家商量好后准备明天祭祀的东西,一部分人因为是赶着回来的累的够呛所以除了几个族里的老人和长辈们留下忙乎其余的小辈们还有孩子、女人都歇下了。第二天清晨大家便往老坟赶毕竟有一段路程,那么多坟还得挖出来在正午时迁坟时间一刻也不能耽误。各人祭拜过后族里老人开始向东方念念有词大概的内容是通知去世的人今天迁坟的事。说毕各家男人们都不含糊开始动手,一时间白骨遍地(以前都是土葬)那味道鼻子和嘴巴虽然围着烟草熏过的口罩还是冲脑子想吐。很快挖的差不多收敛好了,抬头看不远处有座很气派的坟听三爷爷说是他大哥连生的坟。老爷子92年80多岁高龄从台湾回乡探亲来的,据说当年被抓壮丁去当兵的后来去了台湾在村子里从小有个青梅竹马的姑娘,两家人谈婚论嫁的时候连生被抓走了,这姑娘一等就是一辈子后来在80年代初去世了。老爷子回来一是探亲想落叶归根二是来看她没想到还是回来迟了,当时就痛哭流涕说他负了她请爷爷辈们一定在他去世后将两人合葬也了却他多年心愿。后来老爷子去世后骨灰送了回来合葬也随了他的心愿。听了这个事大家无不唏嘘不已,感叹命运捉弄人。几个力气大堂哥丰意,二娃,单明就开始挖了,大家各自忙着手上的事。半个时辰后挖开了,奇怪的是没闻到难闻的味道也难怪老爷子是火化的可是女的是土葬啊。整个墓和别的墓里不同很干燥没有蛇虫鼠之类的老太太的骨头竟没有腐臭味整个墓里还有一股异香。大家都很奇怪,不过时辰不早了全收拾好了后放了30响的鞭炮,浩浩荡荡的队伍坐着卡车就去了公墓。

  一切很顺利,可是到了当天晚上,堂哥三娃就发起了高烧整个人昏睡不醒,嘴里迷迷糊糊还说着什么,送去医院三天也没醒医生也没辙了让回家。大家不明就里,虽然是一个族里的关心着但毕竟请假几天都要回去上班上学,大家走的差不多了我爸妈都回去了,而我休假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留了下来。大伙将人从医院拖回来后三爷爷请了附近村里的先生过来看,先生问了最近他都去了哪些地方遇到什么事又看完人后说风邪入体最近撞上了邪物然后问了一句他发烧期间有说过什么,堂哥三娃的妈妈我五婶想了好久说了两个字:珠子。还是三爷爷回过神来,请人将二爷爷请来,二爷爷年事已高前两年腿又中风了所以一直在家养着。很快二爷爷被两个人用轮椅小心的抬了过来农村路上颠簸石子路推不了只能抬着,到了后看了看床上生病的孩子后三爷爷向二爷爷问起珠子的事,二爷爷长叹一声:“这孩子动了邪心怕是拿了连生送给阿云的珠子连生找来了,他恐怕顾及着自己子孙倒是没起杀心让他受受苦长长记性也好,你们赶快把珠子找到再迟几日动了怒就算命能回来醒了也是傻子了。”五婶和众人一起找了起来,果然在堂哥的包里的铁盒子里发现了一颗檀香珠子,没一会一股奇香传了出来。

这时二爷爷告诉了我们另外一个故事:当年大爷爷连生继承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在外替人做木匠活为生没想到做活去的路上被抓了壮丁,之后跟着一路打仗很多一起被抓去的人有被打散了有的死了后来剩下的队伍去了天津跟着吃了几场败仗后归编到了一支队伍里,连生命大又因为识字就做上了副官而他的长官和拜把子的兄弟在当时盗了一个古代的墓。据说光箱子就装了满满十几箱,而这枚檀香珠子就是其中一件听说这颗珠子能保尸体不腐臭。后来在一次战斗中连生救了这位长官的命这颗珠子就是那位长官送给连生的。几经周折最后连生去了台湾,这个事是上次回来时连生说给他听的说要将这颗珠子送给阿芸做礼物,没想到是放在自己的骨灰里送回来了。

说完这些大爷爷让人焚香,他请先生帮他带几句话下去。说的是现在解放了这些不属于我们的东西都应该交给国家,以前很多的古董字画都流落到了国外,既然你带回来了归还给国家才对,阿芸等了你一辈子等的是你这个人她如果在意这些当年这一代最有钱的人家向她提亲都没同意,这样做我想阿芸也会同意的。这小子一时鬼迷心窍念在他年纪小以后严加管教望饶他一次,还有几个月我也来赔你了到时咱们兄弟把酒言欢。

一年后的清明,一大家子人去了新墓地,二爷爷墓前一个小伙子烧着纸钱。故事说完了,炉火也快熄灭了,四人还沉静在刚刚的故事里。我轻叹一口气拉开椅子,准备去收拾一下经过周言身边时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时间已经不早了大家都没在说什么各自回了房间。

  刚洗漱完到房间,我打开电脑告诉了小鱼儿今晚的一切。良久他的头像闪动着:是你吗?如果是你窗子和门关好拉上保险栓,今晚谁敲你的房门都不要应也不要开门。似乎他很急又发来三个字:相信我。我觉得这家伙今天真奇怪但还是反锁了门和窗子就抱着热水袋钻到被窝睡下了。

此时陆柯拉着病床上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人明明就在自己的眼前可qq上头像却闪着。陆柯默默的想着:为什么之前发生过的事说过的他这个头像的那一头又发一遍过来,她说她就是雨诺可是房子自己去过根本没有人,不管是什么自己只能提醒对方,那她到底是谁?

我夜里睡的正香,突然被一阵声响惊醒了听到楼梯被人踩着发出吱吱的声音,是有人起夜吗?可是这个声音在我门前却突然停住了,我竖起耳朵过了一会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我刚想问:是谁?想起陆柯的话:不管是谁敲门,千万别应别开。我沉默着一动没动,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来人却不说话,而一声声敲得好像仿佛不是门而是敲在我的心脏上让人呼吸不过来,顿时满头大汗。半响敲门声停止了,死一般的沉寂。我下了床赤脚走到门后,仔细听真的走了这时却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檀香味,我顿感没了力气跌跌撞撞回到床上昏沉了过去。

雨一直下着,好像有伤心的事让其有掉不完的眼泪。我打开电脑给小鱼儿留了言:告诉我你知道什么?下了楼看到阿姨来了厨房里传来了骨头汤的香味,他们三人正在用早餐,李珊笑着对我:“天冷让你多睡会没叫你我们就先吃了。”我打量了一下在他们脸上停留了几秒后心里充满了疑惑但是脸上微笑着:“没事,是我照顾不周还要你们自己动手做饭。阿姨已经做了菜中午在家吃,晚上请大家去吃料理。”下午午睡时间打开电脑看到小鱼儿的留言:“记住昨天和你说的,还有千万不要答应他们的旅程也不要去问他们。”

我有一肚子疑惑所以在晚上吃料理时他们三个吃的有滋有味,而我推说身体不舒服不能吃太多。回到家,即使撑了伞身上还是有雨珠沾染到抖了抖身上的雨水为了消食泡了一壶茶,李珊笑嘻嘻的走过来:“雨诺,为了答谢你的丰盛的晚餐,我也说一个故事。”今天没有点壁炉火,我打开油仃和取暖器,怀里是暖手炉给了李珊一个四人坐也不冷只听李珊开始了她的故事。

03年非典,那是一个人人自危的时候我回了家。家里我住的房间爸妈上一年就给我重新装修了一下,以前奶奶在世时我俩一个房间两张小床,奶奶过世后爸妈想给我买一张大床我说等我回来后选,在去买床的时候看了多少床都不满意直到看到一张梨花木的雕花大床天啊我感觉睡在这样的床上一定会睡的特别香,可是价格我只能呵呵拉着爸妈走了,但之后什么样的床都不能入我的眼了。回到家后心里就想着雕花床尽然瘦了一圈,老爸赶紧去附近镇子请了木匠师傅看看能不能打一张这样的床,对方说:“手艺我周家代代相传倒是不用担心,但是这样的雕花床一定要用上好的木材,不然没几年就不行了会砸了我的招牌。”喝了口水继续说到:“不过也不用急,我看你家门前那棵香樟应该有百年了,这样的木材真的难得。”老爸蹙了蹙眉头只说商量一下送走了木匠师傅后,我满心欢喜的问老爸什么时候可以开工,老爸却闷头抽烟然后告诉我那棵树不能动,在我的一再追问下老爸告诉我几十年前就有人打这颗树的主意却被吓疯了,我再问下去老爸却什么也不肯说。我在房间打了电话给发小问她是否知道这件事,她是有名的小八卦一定知道很多,这家伙一开始支支吾吾在我的强烈攻势下四大盒面膜我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也是听老人说的,40年多年前因为这颗是百年老树很多老人还会来烧烧香许许愿,没想到还真的很灵一时间传开了。到了70年代这样的迷信风当时是要被打倒的所以来了一帮人要把这棵树给推倒,几个人用锯子开始锯树只锯到树皮竟然渗出红色的液体吓的来人纷纷丢下工具,这时有个头头模样的骂了这帮手下,既然来了就要干到底,他拿起了斧头砍了几下训斥着一帮人没出息没想到再砍几下一股红色液体喷涌而出直接喷了这个头头一脸而且带着一股子血腥味。吓的众人连滚带爬跑了。后来听人说那个头头当天夜里就疯了,而那几个锯树的都得了一场大病身子再也不像从前。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这是仙树仙人动怒了,有人说是妖树要放火烧掉不然会有祸事,但看看前面几人下场谁也不敢真动手。 就这样过了几十年到也相安无事,根本没发生什么事。 听完这些,我突然发疯一样的跑到树下,抚摸着这棵大树,然后拿出了带来的斧头。

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我偷偷的出了院门来到了一棵香樟树下,那里有一个穿着淡青色长袍的男子,他是在等谁吗?还没等我思考,我这具身体变发出了声音。“羽,让你等久了!”男人温柔的眼神投向我:“不会,等多久我都愿意。”后来我才知道我的父母是商贾嫌弃他家世代是木匠家境贫寒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两人在大树下约定一月后一起去往边塞。画面一晃,我穿着红色的嫁衣头上盖着喜帕坐在雕花大床上,我终究违背了誓言没有去赴约看着叶家送来的十几箱聘礼还有那一品夫人的头衔终是心动了想到这些那抹红显得有些刺眼。三日后我才得到消息,在我大婚之日当晚家门不远处的树上有人自缢,那个人就是羽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他那张脸和幽怨的眼神。而我现在睡得这张雕花大床就是叶家请了羽和他的父亲连日赶工做好的,我苦笑着,羽万万没想到这张床上睡得会是我吧,而那个娶我的人根本不爱我一碗毒药了却残生!

画面又一晃,我跪在地上脖子后面有个硬硬的东西,当我抬起眼睛看到的是周围遍地的尸体血流成河而旁边跪着的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男人用幽怨的眼神盯着我,好熟悉的眼睛我才想起为了父母我出卖了我的同志还有爱人,没容我多想一声枪响我倒在了血泊中在我最后闭眼前一片枯叶落在我的脸上我看到了一棵香樟大树。

故事说到这里李珊没有在说话。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我想了想还是什么也没说。回房后等待午夜是漫长的煎熬,当那个急促的敲门声再次想起时,我尽有一股跑下去开门的冲动,脑子里突然想起陆柯的声音:“千万不要开门!”此时门上不在是敲门声而是指甲刮门的声音一道道自上而下,每一下像是挠在人的心上,仿佛要死过去一样。过了一会终于一切安静了下来。

第三晚轮到方如柏讲故事了,他没有喝面前的热茶神情中带着几分挣扎了,平息了一下心情终于开始了他的故事。

在一个小村子里有一家人生了一对双胞胎家里都非常欢喜父母为了家庭能过的更好一点早早的外出务工,这对双胞胎兄弟就由爷爷奶奶带着。转眼到了七八岁光景兄弟俩长相几乎是一模一样,但在性格和学习上完全不同。老大性格沉稳不太爱说话学习全班第一,老二性格活泼、调皮是班里让老师头疼的孩子打架、偷鸡蛋哪样没有他。老大虽然成绩好但是个闷葫芦,老二爱惹祸但嘴巴甜人也鬼精鬼精的所以老大看到的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偏心老二。直到有一天,父母接到家里电话说老大溺水了。等赶到家时看到的是自己的一个孩子小小的生命已经悄无声息的没了夫妻俩抱头痛哭。事情经过当地公安局已经调查清楚,几个孩子一起在大湖里野泳后来其他孩子先上来去烤地瓜去了,老二上来后看到哥哥迟迟没跟着来再回头人都看不到了赶忙跑去喊了人下水此时哪里还找的到,弄了渔船组织了人打捞等捞上来人已经开始涨起来了。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夫妻俩也怨不得谁只说自己命不好孩子可怜。转眼过了一月夫妻二人注意到老二变了变得不爱说话只当孩子目睹哥哥死亡让他心里起了变化,农家人不懂心理辅导也不知怎么安慰只说:“儿啊,你哥不在了还好我们还有你,你是我们最爱的。”老二咬了咬牙什么也没说,后面老二很努力考上了县里的初中自此从初中到高中都寄宿学校很少回家。高考前,父亲病重为了怕影响他高考母亲没有告诉他高考完当天接到的是父亲离世的通知,匆匆回家却没有见到最后一面。

大学第一年时母亲也重病在床,到了最后弥留之际,母亲在床前唤着老二的名字,老二走到床前说:“我在。”母亲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微弱的说:“你不是。”老二愣住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母亲眼里有泪水淌下:“其实我早就怀疑了但也认为你是经历了那件事性格有了改变,直到你上高中那年打篮球的照片我无意看到了我的两个儿子虽然长的一模一样但是身体上还有有区别的,就是老大的腋窝下有一颗红痣,所以我才知道肯承认你根本不是他。”半响对面的人抬起头没说话像在追忆好一会缓缓说道:“当年一帮小孩在湖里游泳大家游饿了几个人先上岸去地里偷红薯准备烤了吃,兄弟中弟弟对哥哥说我们在玩一会吧让他们去烤我们上去只管吃就好了。”哥哥没反对,游了一会时间差不多了两人准备向回游。突然听到弟弟喊了一声哥我脚抽筋了,哥哥向回游准备去拉弟弟突然脑海里想到父母回来时弟弟那会讨人欢喜的样子,每次爸爸总是把他抱在怀里晚上妈妈都带着他睡觉。而自己虽然学习好懂事却一点也不得父母的疼爱甚至奶奶上集市和村里有人摆酒宴都带着弟弟去一次也没带自己留下自己帮爷爷干活。在学校弟弟更是小霸王一样小孩子都听他的有时还会捉弄自己,而自己心里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却每天给弟弟带吃的。一个小孩子的心里想着我也是孩子为什么我拼了命的学习却不及你的装乖耍可爱,你不在了他们就会疼爱我了,想到这哥哥把手收了回来。弟弟还在挣扎着眼看快撑不下去了,看到哥哥的手收了回去眼神愣住了,想大声喊可是湖水已经呛到了嘴里不一会就沉了下去。哥哥对着弟弟沉下去的方向说了声,别怪我。之后慢慢游上了岸,犹豫了许久他穿上了弟弟的衣服,然后去喊人。”说完这些,他对着床上的母亲吼到:“你知道我这么多年怎么过的吗?我永远忘不了他沉下去时的那个眼神,每次梦里都会惊醒。我还要顶着他的身份活着,为了怕你们发现从初中开始就很少回家我原来想得到的疼爱根本就再也不可能得到了。可是你知道了为什么不揭穿让我去坐牢啊,是我,是我害死他的。不对,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他,同样是你们的孩子为什么我就得不到你们的爱。”他几乎有些发狂。母亲却慢慢说:“你们都是我的孩子,只是那时我承认我们确实比较偏爱你弟弟,可是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们出生时我一个人给你们两喂奶,奶根本不够而你比较瘦小所以每次吃奶都让你先吃你吃完后奶就不多了你弟弟总是在半饱不饱的情况下被哄睡着,一直到后面能吃辅食情况才好一点,所以后来我会偏向你弟弟一些,而你奶奶在你们两小的时候给你们喂药弄错了人喂了你弟弟两次,因为这失误差点导致他耳朵失明,所以你奶奶心里一直觉得亏欠。而你表现的越来越像小大人,成绩好又老实从来不用我们操心。”母亲抹了抹眼泪:“孩子,我怎么会去报警,我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不想在失去另一个甚至连你父亲也不知道。本来我想把这件事带到棺材里,可是我发现这么多年你过得并不快乐,现在我也要走了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妈妈希望你能快乐。我想你弟弟也会原谅你的。”“不,他不会。不,他不会。他一直都在折磨我,其实,我就是他。”他声嘶力吼道。母亲松开了握着他的手离开了人世,而他再一次握紧母亲干枯的手时早已流泪满面。

  方如柏的故事说到了这里,我们许久没有说话。回房休息前经过方如柏的房前我轻轻的唤了声:“方如松。”他站在门前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僵住一般一动不动。“一切都过去了,做你自己就好。”我转回头不再看他,慢慢走上楼。这一晚我没有等待午夜的到来睡的很香,我知道今夜不会有敲门声。

清晨,我答应了李珊的邀请和他们一起去旅游,他们非常开心除了方如柏(人前我还是这样叫他)我们说好收拾好后准备下午出发。这时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丁鹏,我愣住了他一年只休假两次前面都用完了怎么会此时出现在这里,而且原本100 斤的他现在瘦的更是可怕,脸色苍白面如刀削眼窝深陷眼睛有些混浊整个人显得有些低迷。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有些傲慢,侃侃而谈的丁鹏吗?虽然我还是恨他可是此时他出现在这里我觉得很奇怪按照他的性格是不会此时跑来总不可能是来道歉的。突然看到他的身后我吓了一跳我指着他后面丁鹏眼神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可是其余三个人好像看不见一样。李珊只知道我和丁鹏之前谈过恋爱其他的她什么也不知道:“雨诺,外面风大人既然到了这有什么话进屋再说吧!”随既大家进了屋。

夏小白的阳光
夏小白的阳光  作家 心是怎样的,看到的世界就是怎样的!

嘘,有人敲门别出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