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和Y的爱恨情仇

2017-11-09 11:40:45作者:开花念一

你们能接受gay的存在吗?更进一步来说,你们能接受跟gay做朋友吗?如果不是高二那年我误入一个腐女群,接受一群腐女的腐化,恐怕也会避如蛇蝎。因而,我可以接受gay甚至我室友是gay这个事实。

我一共有过10个室友。没错,我们一开始入学是住进了10人间,很难想象大学里还有这样艰苦的住宿条件。然而在我的大学的前面两年里,这就是常态。当然,主要写的是其中的六位室友,别的不提也罢。

1.初相识

故事的开始,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发生,似乎一切都那么平淡,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才发生了不可预知的变化。可能生活里的绝大多数事情都是这种平淡无奇,不起波澜吧。

我最开始认识M,是在大学入学前一个月的样子,刚刚得知被录取,然后顺理成章的就加了一些新生群开始水群。只是不曾想,我们那个二十来人的小群竟然有5人是同班同学,不得不感叹一句,这世界真是太小了。

我就是在那个群里面认识的M,活泼,热情,而又话痨。并且他也是我见到的第三位室友,初印象就是有点矮,生活品质比较精致,且为人大方。我不会告诉你们是因为最开始的时候他就请我在三食堂吃了一餐的缘故,才会做出这样的赞美。

Y则是我见到的第四位室友,连同一起见到的还有第五位室友F。不过F给我的第一印象就不好,如果初次见面就是醉倒在床的状态,恐怕谁也不会报以好感,不过这一篇讲述的故事与他无关。

Y的名字很大众化,大学前我认识三个。见到Y第一面,给人印象就是人高马大,并且第二晚就去网吧通宵上网,我以为应该很不好相处。事实上我错了,第一印象并不全部正确,在后来的日子里相处愉快,交流频繁。如果需要把我这需要讲述的6个室友按照与我亲疏分层次的话,有三层,而他在第一层。

2.M的暴露

有人说,细节决定成败,那么在双方关系里,细节也能促成一段感情和终结一段关系。

初入大学的我们都很孤独,走入了新的环境,需要融入新的圈子。每个人都在释放善意以保证和他人相处愉快甚至关系密切。

M不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或许这个开放的时代让他可以放下心中的包袱,从而表现自己真实的一面。

即使是室友,也有关系亲疏之分,很自然的一个宿舍的人就分成了好几部分。最开始的M跟Y成双入队,一起吃饭,一起上课,几乎形影不离。直到半期后的一天,M竟然拖着我跟他一起去上课,然后选了一条偏僻的小路,有些难过的对我说:“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可是好痛苦。”这个时候,已经有些许流言表明M性取向与我们不同,而他似乎对Y很感兴趣。

我不知道我何以能让M信任,可以吐露心中的烦恼,并且是这种与常人所不同的感情倾向。后来才想到,也许他是想让我传话,间接的向Y表明心意。

我不会忘记后来M能够不加掩饰对Y的感情之后对我说的,为什么会喜欢Y,只因为在最初的时候Y对他比较好,平时会帮忙带书,买水,一起吃饭等这样的小事。也不会忘记Y得知这些事情后的无奈话语:“对别人好是我的错咯。”有时候觉得,喜欢一个人的过程竟然如此容易和不可思议。

3.关系的恶化

大一下学期,我准备去HC玩,主要是给一个朋友过生日。然后,几个室友也非要跟我一起去玩,M与Y自然同行。这个时候,室友已经经常调侃M,我则是大多数保持观望,几乎不参与进去,因为我知道可能那就是事实,而不是用以调侃的话题。

一共在HC住了两晚上,第一晚M去了同学的学校。而我们则趁着夜色在HC的街头游走,然后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Y是怕狗的,在学校里见到狗都会绕路而行,但是,那天晚上一条巴掌大的狗从车后窜出来,Y当时就吓得快要跳起来,然后赶紧躲在我身后,于是乎,这事成了Y挥之不去的黑历史。

我的朋友告诉我,M神情、姿态、行为很像女孩子,对此我表示赞同,但是我只是微微一笑,不多发表意见。

第二晚上我们五人住了一个很大的房间,学生党,预算有限你们懂得。房间有三张床,却有五个人,也就意味着必须有两张床是两个人睡。室友们纷纷表示不敢跟M睡一张床,害怕不可描述。我相信那个时候调侃居多,我的室友们还不相信gay这种生物存在,或者说是不相信gay会在我们身边真实存在。

言语对人的伤害是巨大的,如果不亲身体会是无法感受到的。一路被人调侃,M也觉得有些生气,不过却也有些无可奈何,他既不能承认自己是gay又不能义正言辞的否认。我承认那个时候我是很同情M的,但是我并没有站出来制止室友的调侃,固然有着越描越黑的可能性,更多的则是没有那样的正义感。我所能做的就是不跟着一起调侃,不提及这样的话题。

最终我们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三张床并在一起,然后大被同眠。具体位置已经遗忘,不过回来之后,关系就开始恶化了。

谎言说的太多,自己也会相信,更何况那本就是事实。

这一次,室友们觉得M可能真的是gay,然后纷纷做出了行动,Y开始疏远M。遭遇冷落的M心情沮丧,然后有一天拖着我去足球场聊天,问我Y和别的人为什么开始疏远他,他觉得他没有做错什么。我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人,也不愿意欺骗他,因为我知道,这样的环境里,他注定免不了受冷落与异样的目光。所以犹豫了之后还是说了。Y说他不喜欢M,他根本不可能喜欢男人,觉得M对他的示好很烦。M开始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随即有些崩溃,再然后就开始愤怒,表示自己对Y这么好,给他买水,送他皮肤,到头来竟然换来觉得他烦的结果。我只能和M绕着足球场一圈一圈的走,安抚他的心情,这还不够,然后又从足球场走到了前门,然后在六教前草坪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M说要报复Y,说他不该得到这样的对待,并且还极力掩饰自己是gay的事情,并且描述他和以前朋友的相处情形来证明自己只是对朋友过于亲密了一些,而并非真的性取向有问题。

这个晚上的M处于崩溃的边缘,他向我描绘了这样的一种场景,Y的疏远行为几乎可以证实M是gay的事实,随即全班都会知道那个流言是真实的,再然后我们辅导员会知晓这件事,然后就会通知家长,再然后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会知晓,然后将来怎么以gay的身份去生活和就业?

我知道M可能在那个晚上陷入了滑坡谬误中,他夸大了这件事所能造成的后果。不过我知道,他内心的惶恐是真实的,他高三才开始弯,大一就即将面临全面曝光,他还没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对此我也只能尽量安抚他,劝他不要冲动,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直担心他会做出冲动的事情,我开始有些后悔实话实说了。

4.情到深处人孤独

M终究还是没能做出出格的事情,或许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或许他确实爱的太深。

大一结束的时候要分宿舍,因为学校迫于压力终于决定改善宿舍条件,部分宿舍。从以前的10人间改成6人间。我们宿舍组成有点复杂,反正属于我们班的只有七个,也就意味着,除了外班的人搬出去,我们这七个人也会有一个要出去。

【悬念短篇小说】魔都艳遇

简介:夜色与孤独侵袭,沉沦成魔。每一句都有结局。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魔都,以前我从没有奢望从这个富庶的大城市中获得任何惊喜,当然也不期待有什么艳遇。 这个城市之所以被称作“魔都”,可能是由于它具有世界其它城市所没有的“魔性”,而产生这种“魔性”的根源,据说是这个城市有“多个不同性质的空间”共存,甚至是真的有“魔”。“不同性质的空间”相互渗透、相互冲突,结果这个城市有种种奇特的现象,有种种奇特的...

谁年轻时还没遇见几个渣人

多年之后,我再次与李子相遇。 她变了很多,好像又没有变。 历经多年的职场沉浮,她钝圆的杏眼中多了几分英气,依旧留着干净利索的马尾辫,当然还有笑起来好看至极的梨涡。 她笔直地坐在我对面笑意温纯。 我笑着说:别愣着了,多年未见,知道你喜欢吃干煸豆角,特地点的,尝尝吧。 她拿起筷子夹了两只豆角,细细咀嚼,然后说:这么久的事还记得呀。 我说:因为你说过一句话对我影响很深刻。 她用牙咬着筷子蹙眉说:哪...

那个离过婚的女人最终还是离开了他

阿杉爱上了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或许,就像他自己所说的,成熟的女人令他着迷,他说这是成熟女性的魅力,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具备的。 阿杉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到小华时,她那丰满的身材曲线和那双穿在脚上,充满诱惑力的尖头高跟鞋。 阿杉说,一个能让他产生性欲的女人必须具备几个条件:第一是要有成熟精致的外表。第二是要有柔软嫩白的双手,他说这样握住对方的手,就像开启了自己心中爱情大门的钥匙。第三是要有迷人迷的脚...

嘿,一定要好好的

“花开不败,奋战高考”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相信自己,你有无限种可能” “今天你以二中为荣,明天二中以你为荣!” 无数横幅拉开的标语,傲然横行在校园四方,时刻提醒着芊芊学子,一年一度的高考,又双叒进入倒记时了。 我不是今年的考生,却略有感同。 在那对面的高三楼,总是有着学校最先亮起来的光和那最后暗下去的光,在那凌晨才暗下去的光里,藏着他们对未来的憧憬。 曾在无数个眺望远方的时光里,...

不要轻易高兴,不要轻易放弃

记得大二暑假第一次找工作的时候,花费了很多时间,很多精力,在我以为工作已经是百分百确定了而高兴不已的时候,突然被告知因为意外情况不要我了。 而就在我以为自己找不到工作了而沮丧不堪的时候,突然有人打电话告诉我,我获得了一次面试的机会。 这段找工作的经历告诉我,不要轻易高兴,不要轻易放弃。 1. 大二暑假想自己找工作挣钱买相机,于是在还没开始放暑假就着手准备找工作。 朋友听说我在找工作,就介绍我...

阙司令

2017年8月19日晚。受阙司令邀请(不是邀请,是命令。),写个她的故事。 “默默问一下,可以有稿费么?”我说。 “你敢要么?”她回。 “那写好了我发哪?QQ还是朋友圈?” “你爱发哪发哪。” “行,那就都发。” ………… 哇,故事好长,觉得要得构思好久。 那么,从哪儿开始说起呢?就从记忆里印象深刻的事开始说起吧。 初中,某日下午,大暴雨。雨水蔓延,积水高涨,到了脚踝以上的部位。我打着伞,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