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请你一路走好

2017-11-09 11:40:36作者:琪琪巫

《爷爷,请你一路走好》by 琪琪巫

我从来无法想象,人的生命能够如此的脆弱。

(一)

今天我第一次正式的参加葬礼。

下午接到妈妈的电话说远在长沙的爷爷故去了,我有些惊讶,上一次见面还是那样的健谈,没想到再一次见面竟是天各一方了。

爷爷并不是我亲手的爷爷,我们的血缘隔的有点远,但第一次见他时,其实打心眼里就开始喜欢他了。

那还是大一的时候了吧。

妈妈说长沙的爷爷跟奶奶身体不怎么好想去看望看望,在长沙读书的我自告奋勇的也跟着去了。

第一次正式的见面反而让我显得有些拘谨,记得小时候我与他是有过照面的,只可惜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是很懂事,所以对他的印象也是模糊的很。

而这次初见我发现他比我想像中的要和蔼,他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学医好啊,我这次去住院的时候那里的医生可厉害了。你以后也要好好学,当个好医生。”

“嗯”我一边答着,一边跟他讲我在学校学来的那些半吊子知识,大概意思就是让他注意身体,该吃些什么,该做些什么。

岁月像把利剑,让他步履蹒跚,颤颤巍巍。但让我惊讶的是,岁月没有带走他的精神,如今已近八十的他依旧活得很开心,健谈。

(二)

去的路上我们都十分平静,然而到了家里,看见爷爷的遗像摆在房间里的时候,妈妈跟舅舅们就开始泪流不止。

这让我哑然,反而在那样一个场面我的倒有些流不出眼泪了。

妈妈与舅妈拉着家常,两个人都是眼泪婆娑,舅妈诉说着爷爷生前的情景。“走得太早了,明明走的那天晚上还在家好好的,结果洗了个澡之后就不行了。之前从医院回来医生还说可以活半年的。”

“我还记得前两天给他打电话说要来看他他还不让,说家里没位置。谁知道这一个电话竟是永别了。”

我是不太愿意见到这种场面的,于是早早的退了出来。走过没一个地方,门口过道有扶手,每到一个地方我都能感受到爷爷生前的步伐。走到隔壁的书房看到了爷爷书架上的书,都是一些诗集跟一些财经论。我能想像爷爷是个很懂生活的人。

因为那次见面的时候,他曾拉着我的手说:“你会弹古筝啊,我可喜欢听那个二泉映月了。”

这倒让我有些哭笑不得,二泉映月可是二胡著名曲子啊。但不想让他失望的我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了。

然而真正给他我的古筝演奏曲还是在回到学校有一段时间了。

(三)

爷爷真正下葬的时间是第二天,尸体寄存在殡仪馆,晚上,母亲跟小姨舅妈舅舅提出要守夜,我跟父亲姨夫来到宾馆休息。“明天,估计才是最累的一天吧。”我心想着。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去了殡仪馆。

那真的是很大的地方,长沙不比我们的小县城,人多,办个葬礼都是需要排队,我们到的时候里面正有一户人家办葬礼,家里的长子拿着已故人的遗像,眼眶微红,在外面一面要自己坚强却又一面抹着眼泪,看了着实让人心疼。

过了一会儿到我们了,手上拿着白菊,手臂绑着黑色的孝字。按他们当地的规矩家属朋友必须围着棺材走三圈,以慰逝者安息,走好。

然而真正看到爷爷的遗体的时候却也是一圈都没走成。

舅妈泣不成声趴在棺材上,在众人好一阵劝拉下才步履艰难的走开,待我走近一看时却发现虽然已经画过妆了,此时的爷爷却还是瘦到让人难以辨认。就这么安静的躺在棺材里面,平静的让人感觉他并没有离开,只是睡着了。

一圈一圈的走着,大家都泣不成声。

我哽咽着,流不出眼泪但却感觉心里被千斤顶压着,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仿佛要喘不过气来一样。可我终究还是没有留下眼泪。

从他家回学校后,因为一大堆学校演出要忙,渐渐的把二泉映月无限的延后了,期间有给舅舅发过与朋友合奏的琵琶语,爷爷听了后还特意打电话给妈妈夸我。

琪琪巫
琪琪巫  作家 喜欢写作。却无话可说

爷爷,请你一路走好

没有那么多的来日方长

父亲: 您好吗? 夜里被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惊醒,摸索,着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是凌晨3点多。我明白这阵鞭炮声的意义,是有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睡意已无的我,因为这阵鞭炮声我又想起了十一年前您去世时的情景。 那是十一年前七月的午后,记得那天天气很闷热。正准备午睡的我,接到了亲戚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难过地告诉我,您出了车祸,已经送到了医院救治,具体情况还不是很了解。 在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

故事/男人,你要保护好妻儿

我愤怒了,我一直滔滔不绝地说着让我自己遍体鳞伤的伤心往事,王涵默默无言地听着我的抱怨。我的心无时无刻都在痛着,很痛,很痛。我清秀的脸庞因为愤怒而扭曲,明亮的眼睛因为怨恨而狠毒,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已经疯了,我情愿自己变成一个疯子,变成一个精神病人,那样的话,我还可以在自己的梦中继续做着我的梦。可是,我此刻却非常的清醒,我终于明白了事实的真相,而真相却是那么的残酷,残酷的让我无法接受。 我和王涵是...

故事2 摔断腿的公公要住我家

【1】 顾姗跟赵亮结婚八年了,两人有一个六岁的儿子,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虽然过得平淡,但也算温馨和谐,直到那一天婆婆打来一个电话。 当初,顾姗跟赵亮结婚的时候,因为买不起新房,只能跟公婆一起住,两室一厅的房子,塞了四个大人一个孩子,着实拥挤得很。 顾姗虽然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但是她从小到大都住惯了家里的大房子,结了婚反倒要挤在跟鸽子笼一样的小房间里,心里真觉得憋屈。 可是,老公是自己选的,流着泪也...

第一次遭遇 我的“死亡经历”

1/ 突然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毫无征兆。那一刻,我以为自己要眼瞎了。 感觉身体能量在快速下降,脑袋更懵了,看不清人和周围环境,身体无力虚脱,对外界空气却异常敏感,全身的毛孔不自主张开,不停的往外冒虚汗。 而大脑是清醒的,我尽量让自己保持正常的走路姿势,试图走上几步,希望情况有所好转,却发现自己的状况变的更差。 周边所有声音,变得异常嘈杂而刺耳,又仿佛隔着千万里,伴随着轰隆隆。眼前晃动的...

当爱好变成工作

去年六月二十五号,怀着对未来的憧憬,毫不犹豫的决定辞职,转行!幻想总是美好的。一年过去了,现在十分后悔当初的决定,又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去年认为理想的行业,现在对他早已失去当初的期盼和对他的一切幻想。 我在培训中心教钢琴。遇到的学生一个比一个难教,每到一上课心里就想着这行干不下去了,转行吧!唉…… 同学A,很任性,报了许多的培训班,每个周末都有上不完的培训班,匆忙的来...

你若安好,我就假装晴天

(1)璇子拖着皮箱又回头望了一眼和强住了五年的小窝,小窝就在她回头的一刻记在了心里,而小窝里的喜怒哀乐也变成了回忆。 就在璇子准备把小窝更名成家的那天。晚归的强回来告诉她“过够了在一线城市里挤公交坐地铁,住小的像狗窝样的出租屋,加班到深夜,累成狗还要被老板骂的日子,拼了这么多年连首付的零头还攒不够。”璇子吃惊地看着抱怨中的强,满头雾水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强要说的事很狗血,大意就是工作中强遇见...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