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风很大|但我依然爱你

2017-11-09 11:40:18作者:铭陆星花

今天,刚好是初到这座城市的十年,说来很巧,平时不大看简书首页图片的我,被这张图片突然吸引了,然后是这个对我们年青人很有触动的标题:这座城市风很大。

十年前的今天,女朋友一大早就来到火车站接我,我是从上海一路站票过来的,背包里几件衣服,口袋里有几百块钱,还有一部手机。

《这座城市风很大|但我依然爱你》by 铭陆星花

夜晚中的城中村

我们在一所大学对面的城中村中租了一间房子,没有窗子,卫生间是男女通用的那种,一到早上,总要排上一会队。

城中村是很多人奋斗的起点,每个城市的城中村也大致一样,人口密度大,房东把房子能盖多高就多高,本来不宽的街道两旁到处是廉价的小饭馆,小杂货店,甚至一些成人用品店。走在路上,每个年青人都穿着光鲜,闻到的却是空气里漂浮的垃圾的味道。你能问我一下我当时的感受吗?

我告诉你,两个字,幸福。

我终于脱离了学校,与心爱的人有了自己的小窝,我们能在一起,对未来能开始有一些憧憬。

你如果问我吃过最好的东西是什么?

我会告诉你,是白水煮面条加上咸菜丝,吃的很幸福,一点都没觉得苦。

有一天,女朋友说想吃烧烤了,我们第一次来到了那家我们天天经过的烧烤摊,要了两杯扎啤,几十个肉串,吃的吐沫星子飞溅。

回到那个蜗居的小房子,我看看她,她看看我,我们几乎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没吃饱。然后就是一阵大笑。

为了能锻炼自己,我选择了一家小工厂做业务员,工厂和我住的城中村正好是对角线,一个在城市的东北角,一个在城市的西南角,每天往返要用4个小时,倒几趟公交车,每趟都是从终点到终点的那种,即使这样,我很多时候还是抢不到座位。

当时还没有屌丝这个词,当时我的的确确是个屌丝,穿着廉价的运动鞋,用着山寨手机,唯一能给自己提气的就是,看到客户的来电,信心十足的大叫李总,张总,只有那时我才觉得可以向周围的人炫耀,我处在什么层次,那一点点的虚荣心才得以满足。

一天,女朋友告诉我,她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跑业务的小伙子,背着一个大大的公文包,穿着一看就是很劣质的皮鞋,在电话里点头哈腰,她想到了我在不同城市间穿梭的样子。

十年间,我几乎跑遍了全国所有的城市,朋友说多好啊,可以顺道去旅旅游,我笑笑,不语。

我忘不了那些出差的时光,21岁的小伙子,在没有智能手机的时代,来到一个个陌生的城市,手里拿着一张张地图,在寒风凛冽的东北,一次次被吹的折来折去,好不容易找到一辆合适的公交车,快到目的之后才知道公交早已改线,你拿的地图不知是多少年前的那一版。

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最多的客户,一早你从你蜗居的城市出发,中午在另一个城市的火车站下车后,一路小跑坐上赶到客户的那里的公交车,下来又是小跑直到客户的门店面前,深呼吸之后故作镇静的进去,处理完事情又是一路小跑到火车站,你知道耽误一分钟可能就赶不上去往下个城市的列车,你最恨就是每个窗口都是长长的买票队伍,排了一个小时队到你时,售票员拉下窗帘,扔下一句冷冷的话,我要下班了,到别的窗口吧。

又是重新排队,得到一张站票你都高兴的不得了,挤在拥挤的车厢里,站着你都能睡着。终于如你所愿到达车站后,往往是后半夜,你反而不在着急,走在静静的街上,随便往哪个方向,旅馆到处都是,可歇脚即可。

你会把门关的紧紧,如果有一把椅子还会用来挡住门口,晚上说不定有什么给你提供特殊服务的人来重重敲你的门。

付出总会有回报,城市总会有你的印记。

几年后,女朋友成了老婆,我们也离开了那个城中村,在市中心有了一个宽敞明亮的房子,一个大大的阳台。正如当年许诺给女友的一样,我们要有一个自己的家。

工作上也连续成为销售冠军,客户遍布很多城市。

《这座城市风很大|但我依然爱你》by 铭陆星花

夜色城市

十年间,你从青涩的小伙子,已为人父,你在这座城市生活,尽管风很大,但她包容你的一切,见证你的成长,这里的道路和空气中,有你的泪水和气息。

十年之即,接此机会,想对这座城市说:我爱你!

铭陆星花
铭陆星花  作家 过去的都过去了,你要保持那颗童心一直快乐前行!

这座城市风很大|但我依然爱你

熬夜神的一天

我是熬夜神,是个刚刚升天不久的新神,这个神位也是新设置不久的神位。 作为一个升天不久的神仙,在一个设置不久的神位上,其实我的压力很大,因为我的工作太过繁琐。 我的工作内容,就是保证每个在深夜还熬夜的进入睡眠。所以,每天晚上,别的神仙都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开始享受凡人信徒的供奉的时候,我就开始工作了。 但不知道是我的法力太差,还是那些人熬夜的毛病太深,每次我让他们早点睡觉的时候,都很不容易。 就...

那个教我摆地摊的詹大姐

2015年的夏天我曾学着摆地摊了几个月,在这期间我认识了一个很有摆地摊经验的,个性很鲜明的大姐。 在我居住的小区有一条路,晚上有很多人摆地摊。居民区不同于商业区经常有城管巡查,每个地点还收管理费什么的。只要你抛得开脸面敢去叫卖,就可以铺个地摊来做生意了。我当时想锻炼一下,就进了一点低成本的运动袜开始摆地摊了。 我每天下班回家吃完晚饭就去摆地摊。我看准了一个卖布鞋凉鞋的摊位旁边定下来。我的思路...

公主、龙与骑士

作者:凡小杀 在每一个童话故事里,恶龙似乎都有掠夺财宝和公主的奇怪癖好。 月光下,恶龙滑翔过夜空,黑色的羽翼在龙山嶙峋的礁石上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龙山巨大的地下巢穴里,一个女孩在堆积成山的宝石与金币中沉睡。 巨龙回到巢穴,小心翼翼地收拢起翅膀,还是惊醒了睡梦中的姑娘。 “嗯,你回来了。”女孩揉了揉眼睛,从金币堆里面钻了出来,迷迷糊糊地摇晃到巨龙跟前。 “今天,给我带了什么?”女孩冲巨龙微笑。...

放过你,也放过自己

文 / 夏沐瑾 『01』 午后的阳光照在夏筱筱的脸上,暖暖的,很舒服,她坐在这家咖啡厅角落靠窗的位置,手中搅动着一杯已经凉了的卡布奇诺。 看着周围三三两两的人,听着店内播放的轻缓的音乐,她突然能明白为何一些所谓的文艺青年喜欢在文章中提到咖啡店,这地方,还真文艺。 这氛围真符合她约见的人,那是个充满文艺气息的小姑娘,把生活过得诗意一点,未尝不可。 开门声拉回她的思绪,向来人招了招手,对方落座后...

与父亲有关的事

谈起父亲,能有什么可说的呢?听的最多的那些父爱如山、高大伟岸,在我这里统统没有。 直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是该抱怨还是感激我姥姥替我妈包办的这一场灾难婚姻,是的,我宁愿称之为灾难。它毁了一个女人对美丽人生的期待,它让一个懦弱的男人失去生活的价值,它制造了一个一身戾气的我。 1985年,我妈23岁,据说长得很像山口百惠,肤白貌美腿还短,明眸皓齿有酒窝,只是酒窝比较大比较深,其实那是小时候生病落下的...

愿你执着见光芒

他是我的高中英语老师。 2006年夏天我进入镇上的高中读书,当时他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来我们学校实习,教高一两个班的英语。 班里有调皮的男生总是称呼他小魏,我们女生总是称呼他老魏,虽然他当时只有26岁,但是总是一副老生常谈的样子,对不爱学习的我们各种教育。 老魏身高175,身材匀称,鼻梁上整日架着一副眼镜,厚厚的镜片无疑暴露了他的度数。他上课之前总爱回顾上节课讲的内容,然后让同学们主动回答问题,...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