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乡音故事

2017-11-09 11:40:03作者:鸡血石

我是个没出息的人,古人说的读万卷书自然只是一生的梦想,就是行万里路,在陆海空交通如此发达的今天,也迟迟未能实现。在有些人看来,这恐怕是古代小脚女人级别,整天只知道围着锅台转的水平了。

家在豫东平原,本是一马平川的地势,只因为经济落后,交通竟不发达。穷乡自不待言,说是僻壤也一点儿不夸张。母亲年近七旬,没坐过火车。读高中之前,我没去过县城。高中毕业之后,跟亲戚第一次坐火车到省城,出租司机一下子就听出我们不是本地人,我还奇怪,那司机也是说河南话,怎么就听出我们的河南话不是本地话了呢?长这么大,头一回成了外地人,就是从那时,我开始为自己的家乡口音感到不自在。

后来到了湖北,辗转几年来,逐渐意识到在外头说家乡话是件多没面子的事,于是开始硬着头皮学说普通话。一说之下发现不难,不到半年周围已经没人听出我的农村味儿了。这可能跟小时候爱听广播有关吧。那时乡下没几户有电视,家里那台贴着宝塔标志的老收音机就成了我的宝贝,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袁阔成的三国,单田芳的三侠五义,刘兰芳的杨家将等评书成为那个土墙围起的四方小院里唯一的乐趣。这些字正腔圆,风格各异的评书,多年后竟起到帮我纠正口音的作用,这是当初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

其实,对声音的各个方面来说,我表现得都相当一般。比如说上学时我的外语发音很糟,比如说唱歌五音不全,紧张时说话还会口吃,可能就因为普通话发音还算标准,形象也是中规中矩,单位让我和另一位城里的同事迎接上级检查以及外来人员参观,负责给他们解说相关情况。这是份本职工作以外的工作,也并没有另外的报酬,可我并不介意,要知道在那次选拔中,不少城里的同事都因普通话不过关给刷下来。这足以说明我已经和过去的地方口音一刀两断,再没有人听得出我来自外地乡下农村,这件事让我暗自得意很久。后来,以各种名义来检查参观的人一拨接一拨,甚至周末、节假日,我也不得不放弃个人休息时间,换好衣服去笑脸相迎八方来客。这时我才渐渐醒悟,我的那些城里同事不是说不好普通话,是他们太狡猾,料到这不会是个好差事,所以选拔时自己把自己淘汰了。

认识到这一点对我的打击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农村孩子那种特有的强烈自尊使我很快又热情地投入到那份兼职解说工作中去。而我努力的解说也得到客人们礼貌的回应和越来越多的夸奖。我越来越像是个城里人了,可我总是会在自己偶尔失眠的夜晚,不时想自己说家乡话的样子。那时还没有手机,农村家里也没有装电话,所以很少打电话,只有每年回家那几天才有机会说说家乡话了。却说得颇不顺口,经常忘记有些话用土语如何表达,不自觉地平日说惯的普通话又冒出来,让人很是尴尬。没想到,这才几年光景,我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已然生疏到这般地步。

二十三岁那年,我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初恋——一个在湖北读书的洛阳女孩。虽然也是来自农村,由于在读大学,学的又是教育专业,所以普通话说得也还不错。那时手机逐渐流行起来,我们开始打很多电话。她用普通话,我却有意用已然有些生疏的家乡话。都是来自河南,虽然一个地处西北,一个地处东南,语言交流起来并不成问题。随着感情的渐深,她也开始在电话中说起家乡话来。在甜蜜的恋爱期,在一个人远离家乡的他乡,听恋人用熟悉的乡音说着让人心醉的话,对于那时饱尝思乡孤独的我来说,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啊。我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不嫌弃我乡音,愿意陪我一辈子说家乡话的女孩。我们的电话越大越密,越打越多,直到有一天,她成为了我的爱人。

结婚那年,爱人回洛阳一个小县城找到一份教书的工作,暂时在那里定居下来,我们开始了漫长的两地生活。一次去菜市场,有个菜贩问爱人是不是豫东来的,爱人告诉他自己是洛阳本地人。那菜贩说什么都不信,说自己也是豫东那边来的,自己家乡的口音能分辨不出?爱人把这件事当笑话在电话中讲给我听,说肯定是我的乡音传染给了她,以致让人家误会。

我只当笑话听了。我还是分不出一省两地的乡音有何不同,直到有一天我请假回家去爱人学校看她,她的同事,一个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女孩操一口浓重的乡音跟我打招呼,我眼泪差点当场掉下来。那女孩是我老家那儿的人,她的口音简直是太熟悉了,我母亲就是这样跟我说话的,我们村里也都是这般说话,甚至连打招呼的方式也是如此亲切。我心里说,我终于分辨出自己家乡的乡音了。

我带着爱人孩子回老家,连转几道汽车之后,终于赶到县城。这时天差不多已经黑了。我们坐上一辆下乡的摩托三轮,车上另有几个来县城赶集的,大家挤成一团往回赶。一路上,她们东家长西家短地聊着,说话时带着乡下各种粗俗不堪的骂人的口头禅。黑暗中爱人捏我手心一下,相比她正强忍住笑。我没有回应,静静听她们大着嗓门热烈地聊。多么熟悉的乡音,恍惚中我想,这个年轻点儿的声音也许就是村边爱和我开玩笑的嫂子吧,那个上了年纪的该是一向疼我的大娘,我是不是该和她们打个招呼。可我知道,我们并不认识,我认得出的只是她们那久违的亲切的乡音而已。

这样想着下了车,夜色中怀里的儿子有些害怕,怯怯地问,爸爸爷爷奶奶来接我们吗。青稚的童音,说的却是普通话,甚至带着些港台腔。估计是幼儿园那些年轻的老师港台剧看多了吧?母亲见到孙子高兴得不得了,跟人夸耀自己一辈子翻坷垃,却养了个城里孙子,人家会说城里话呢。母亲只顾都孙子,我和爱人陪父亲聊着。父亲年轻时没少出去打工,这么多年乡音确实丝毫未改,我和爱人确实半土半洋地说话了。而在一边的儿子,连声喊着奶奶,却又是略带港台腔的普通话了。我想孩子长大后还能听懂家乡话吗?在全国上下大力推广普通话,全民热衷学外语的当下,这乡音只怕要失传了吧?

何先生,余生请多指教

今天是我与何先生相恋一周年的纪念日,但我与何先生已经认识八年了,回想两人确认情侣关系前相处的过往,只想感叹一句: 原来冥冥中自有注定! 一 高中学校里的主要社团是学生会,在新生入学不久,学生会就开始纳新了。 我们学校的学生会有一个部门叫“操检部”,顾名思义就是检查跑早操课间操的部门。我从高中开始,就懒癌初现,为了能逃掉日复一日的跑步与课间操,我义无反顾的加入了操检部。 我与何先生就是在操检部...

我与你的不美好

最近,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男票又开始沉迷吃鸡了,虽然他吃鸡的时候我也很忙,但一想到他是在打游戏,我就恶向胆边生、气打好几处来。 所以这几天,自从大学毕业后一部新剧都没看的我,一边啃《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的原著,一边数着我的不美好。 一 昨天晚上,和男票从自习室出来后,我真诚地邀请他共进晚餐。 男票:我不饿。 那几点出来吃呀。我抱着男票意犹未尽,舍不得他就这么走了。 九点好不好? 男票带着一丝...

我是垂眉摆渡翁,却偏偏独爱侬

文/慕宸海 透过纱窗,明净的天空像一汪澄澈的湖水,一尘不染。趁午后阳光正好,本想出来走走,没想到外面会这样冷。没有一丝风,但寒冷似乎无孔不入,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凄寒的气息。 我正欲往回走,街边的那家商场忽然响起了歌声:“……总有一天总有一年会发现,有人默默的陪在你的身边…… ” 这,不是周杰伦的声音吗?他出新歌了? 我欣喜地掏出手机,却又转瞬间愣在了原地,手冻得连手机都拿不稳了,我慌忙转身,歌...

男友家人不喜欢你,还是不要嫁了吧

01 20岁的妮子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比她大一岁的男生,感觉聊得很投缘,就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 见过几次面后,男友就邀请她见家长。 她是高兴的,这不正说明男友在意自己才愿意带去见家长嘛。 那天,她早早就睡不着了。她隆重的打扮了一下,像是第一次约会那样,心情忐忑而雀跃。 男友紧牵着她的手,来到了家里。男友妈妈见到她的那一刻,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失望,她一下子就觉得灰暗了下去。 更让她大跌眼镜的是,男...

我也追过诗和远方

闲的发慌,来聊聊我自己。 我是一个腼腆内向的男孩,很多时候看着冷淡,其实心里已经激动得小鹿乱撞。我喜欢一切可爱的东西,吉祥物是皮卡丘。 我想学的东西很多,结果每次都在错误的道路上狂奔。想学心理学,却一开始就接触了弗洛伊德的人性本恶;想学哲学,却沉迷于叔本华与尼采;想学川端康成的唯美主义,却被村上春树和渡边淳一越带越远。 不过一切都刚刚好,就像一场莫名其妙又命中注定的不期而遇。 我以前...

我该如何证明我妈是我妈?

文/MY麦子 01 我一觉醒来,发现一个女人坐在我的床边。我抬头看了看周围的一切,感觉很陌生,包括这个坐在我旁边的女人。 “你终于醒了”她温柔的说,伸手来扶我的头发,我习惯性闪躲,往后靠。她惊讶的把我看着,喃喃地说“我是你妈啊?”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她穿着暗红色的大衣,一头短短的白发,还满脸的皱纹,刚刚想要扶我头发的手也长满了茧。这,怎么可能是我妈? “怎么可能,我妈可没你这么多白发和皱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