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的方式

2017-11-09 11:10:15作者:末渡

《神爱世人的方式》by 末渡

神爱世人的方式

二姐来电,耐着性子把事件的前因后果跟我说了一遍之后,气急败坏地发泄说:“我骂了他,也诅咒他。他这种人信什么耶稣?信什么圣母玛利亚?他信他爹个死人头,信他娘的死人卵,信他个绝三代.....”

恶毒的言语非常刺耳,我把手机挪开些,离耳朵远一点。

我活着的地方,有钱人很少,这些污言垢语却多得出奇。如若加上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便可以把你祖宗十八代都骂个底朝天。毫不费脑就能蹦个不歇的脏话,比我想说的故事还要“长篇”。

我天生愚笨,学不来也说不出半句,但又无处可,只得为难了耳朵。我等她骂完,问她:“你现在觉得好过一些了吗?”

“我是好过了,我这人没心没肺的,骂过就完事。可大姐更难过了,希望你去个电话安慰一下她。她的身子那么弱,根本禁不起这种气受。我会跟我舅妈开车去接她,你劝动她,让她赶紧跟我们去医院,她的感冒跟我们不一样,拖不得。”

大姐是从两年前的癌症死亡线上回来的......

我有种超然淡定的悲哀:屋漏偏逢连夜雨,越是贫穷的人家,是非恩怨就越多。

我在想,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和“清官难断”的“家务事”,或许就是这一地无用的鸡毛蒜皮,是满屋子无谓的“鸡飞狗跳”,着实细微。但我又明白,世间所有的悲恨怨憎,就来自于这些我们不开的鸡零狗碎和细枝末节,我也只得原话照搬、和盘托出事件的整个经过:

【1】

前两天,我家老妈在集市上碰到大姐夫的一个同村人,她是大姐和大姐夫的教友,也是他们的“姊妹”,每缝星期日,他们都会结伴到我村里的教堂做礼拜。

老妈与我一样不信教,不了解他们教派的礼仪规则,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做礼拜叫做“聚会”,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把老老少少都叫成“兄弟姊妹”,没有了辈分等级,只知道在每个星期天都能打听到有关大姐身体是否健康的消息。

老妈询问大姐的教友:“我家的大女今天来了没?”

“没,有四个礼拜没来了,听说感冒很严重。”

老妈那个心急,急忙打电话给大姐,接听的人还是大姐夫。老妈很不情愿地问他:“听说大女感冒都一个月了,没带去看啊?”老妈一直对大姐夫的信仰心存疙瘩,认为他是信教信得中了邪、着了魔,才把大姐最先的妇科病拖成了不知道还能活几久的癌症。

大姐夫自大姐得病以来,除了我(我是基本懒得跟他说话),对待我家人的态度,就像在面对一个苦大仇深的敌人,欠了他几辈子都还不清的债,说话的语气会把活生生的人给呛得半死。他硬生生地反问老妈说:“你叫我带她去哪里看?”

“当然是带医院看了,难道你还要带她去教堂看不成?”

我想,整个事件的导火线可能就是老妈的这句话了。

当初大姐被确诊后,需要进行手术和化疗,医生征求家属的意见,大姐夫摇摆不定,叫来他的“兄弟姐妹”们商量,就在大姐的病房里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集体祷告,拖延着作不出决定。后来,大姐的小叔子(大姐夫的亲弟弟)赶去医院,把他们臭骂一顿,他才签下了手术通知单。

亲兄弟就是亲兄弟,还是我们县里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员”,骂了他也不敢记仇,但老婆家的人就不是自己的嫡亲了,还没权没势,我老妈和二姐骂他最多,他对她们也记仇最深。

他把母亲对女儿的担心和焦灼,听成了对他信仰的嘲讽,怒不可遏地说:“全中国就除了上海、杭州没去过,全走遍了也没治好,我有什么办法?”

其实,全国的大城市,他就只去过上海和杭州。那是在大姐还没查出有病之前,他带着大姐到过属于上海或杭州的某个小教堂聚过会,所以,他只能说得出这两个城市的名字,就来唬老妈。但我家老妈又不是笨蛋,我们是浙江人,得重病不去靠得最近的省府、不去离得不远的上海,而跑去东北、跑去西北的话,不是病人病得严重,而是家属病得不轻。

大姐的病一直都是在自己市里的中心医院治疗,从没踏出过市区半步。母亲肯定没去想他有没有撒谎、有没有生气,而是顺势就事地说:“眼下就一个感冒,自己镇里、县里就够了,就是去市院,也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路程,要你去上海、杭州干嘛?”

“哎呀,我家的事不要你管了。”大姐夫不耐烦地吼起老妈,“你自己的儿女都管不好,还来管我做什么?”

“天杀的,我要不是把个好好的女儿嫁给你这种畜生不如的东西,害得她得那么重的病,我吃饱了撑着去管你个死活?那是我女儿,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我不管她,还要等着你把她管死啊?”老妈被刺激到歇斯底里,耳朵背而声音大,“她死了,你当然高兴,还可以再娶一个,是吧?可我的女儿就只有一条命,只要我还活着,我就得管。”

“你喜欢管,你可以自己带她去医院啊,跟我说干什么?”

“你个畜生......”老妈气得不行,挂了电话就转打给我二姐。二姐又以为是老妈说话啰嗦,惹大姐夫不高兴,反过来说老妈:“你真的不要去管他家的事了,老妈,闲着没事也别去惹他,自己找气受。”

老妈郁闷到捶胸顿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放在心里头呼天抢地地哭了一个晚上,把喉咙都给哭哑了......

这次,我相信了老妈所受的委屈,因为她没打电话给我。一般正常情况下,如果是她理亏,她都会急忙忙地打电话给我,先告对方的“状”,免得我打电话去说她的不是。

【2】

“其实,我说了老妈几句后,就后悔了,我相信老妈这次不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二姐说,“我前天问你要我的电话短号,就是要退出这狗娘养的亲情网,他个狗杂种,还有什么狗屁亲情?

末渡
末渡  作家 七零后一货真价实的农人,穿自己的蓑衣,让别人去笑吧......

神爱世人的方式

这一次换我做英雄

你还是你,而我不在是以前的我 01 恍如昨日 “啪”女孩精致的脸上填满了愤怒,对面无可奈何的男人满脸委屈的望着张蓁蓁,随后无奈的说:“蓁姐,下次这种事情别找我,上周这左脸还没消肿,这次换右脸了。” 张蓁蓁以舒适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嘴角抹起笑意,把手中的细烟掐掉,红唇里吐出最后一缕雾气,望向面试的那个女孩。低着头不知所措的女孩不断的说着:“张经理,对不起。在面试环节,他摸我。”张蓁蓁摇了摇...

我终于亲手把他送入牢中

那个人,是我一直想提却迟迟不敢下笔的人,因为他,我在两难抉择间做出最荒唐也最正确的选择,却因此而背负了不仁不义之名。那个人,写完此篇,我便不愿再记起。 按照纲常伦理,我应喊他一声大伯。但自他喜笑颜开的将第一碗狗肉送到我家时,那句大伯到死我都不再喊出口。我的反感与厌恶刻在我的骨子里一点点腐蚀着我。 我该如何描述他,衰败而凄凉?疯狂而荒唐?这仿佛是个难题。自我记事起,便知道他的腿部有...

修补心的猫工匠

有个小女孩的心没了。 她找到猫工匠,请求把她的心补起来。 猫工匠住在桃乐市的第三条大街的蒲公英吹落的第二个小巷子拐口的铺子里。 修补铺小小的,门前悬挂这一张厚厚的帘子,将内部与外边的世界隔绝得密不透风。 从帘子内透出黄晕晕的灯光。 戴着眼镜的猫工匠问小女孩,请问,有什么事吗。 小女孩说,您能帮我补补我的心吗? 猫工匠弯下腰,请把您的心取出来给我看看吧。 小女孩使劲地掏了掏,伸出的手心却空空如...

出国留学要趁早?

前阵子,应《中国青年》杂志之邀,我对几位留学机构小班老师进行了采访 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准备出国留学 青岛新东方的万老师从事出国留学培训已经三年,在这三年中,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学生正在往低龄化发展。刚入行时,万老师的学生以高中生、大学生为主,现在学生主力变成了初中生和高中生,甚至还有小学生,最小的上四年级。 在青岛新东方,很多小学、初中生家长会为孩子选择1-6人的VIP小班授课。有一些小学生来上...

搭波欧 呆克儿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坐双层巴士,就是那种特别高,特别大,还有二层的公交车。 上初中那会儿,英语老师教我们各种交通工具的说法,说到了双层巴士的英文是double decker。 我们一帮小孩儿,用带着特别重的口音念这个单词的时候贼带感:搭波欧 呆克儿! 这个词就像是个咒语,每次念出来都会让人神清气爽!课间休息的时候可以念一念,提提神,尿尿的时候念一下,感觉更通畅!上课的时候老师让我们读课文,如果...

心灵读白

文/学峰 生命是一种缘。 我看到了缘来缘散,那是生命的尽头。 当二十二根红红的蜡烛即将燃尽的时候,当新的一年再过几个小时就要来临的时候,当一年的喧嚣和繁华已归于沉寂的时候,我又坐在了写字台前,在温柔灯光的抚摸下,我静静的孤身枯坐—— 1 很久,没有这样的心境了。 我点燃了一支烟,在我的烟史中这是我吸的第八根。我没有成为一个烟鬼,仅仅因为我很自私,或者说我很爱惜自己。 二十出头的人,经常会象这...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