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腿泡日记2: 拔导血管,熬过最困难的,一切都没那么可怕了

2017-11-09 08:39:13作者:崔泡泡爱吹泡泡

《歪腿泡日记2: 拔导血管,熬过最困难的,一切都没那么可怕了》by 崔泡泡爱吹泡泡

熬过了最疼的一晚,后遗症就是感觉睡眠不足,一大早又给自己补了一觉。

病房每天早上都会例行检查,这个时候主治医生会过来看自己的病人。隔壁的阿姨因为腿部二次骨折,还肿着,到现在都没有安排手术。后来我才深切的感受到情绪是会相互传染的。她的哭泣会让我整个人也变得不那么好了呢!

今天阳光很好,医生说可以把两根导血管给拔出来。忘了第一次手术是怎么拔出来的。就我一人在场,突然有点怕怕。

《歪腿泡日记2: 拔导血管,熬过最困难的,一切都没那么可怕了》by 崔泡泡爱吹泡泡

医生打预防针,“涂酒精消毒,可能有点疼啊!”我也给医生打个预防针“我待会可能会叫,来缓解我的恐惧和害怕”。为了不扰民,我把整个脸埋在了被窝里。不知道这个环节是这么结束的,反正左边的阿姨说本来想看看我伤口的,被我那惨烈的声音愣是吓得没敢看。好了,两个累赘导血管终于拆除,我可以侧翻了。要不我的屁股可要遭殃了。

《歪腿泡日记2: 拔导血管,熬过最困难的,一切都没那么可怕了》by 崔泡泡爱吹泡泡

继续挂水,这次有留置针,所以胳膊没有肿的厉害。5瓶水变成4瓶水,也在暗示一切都变的好起来。

《歪腿泡日记2: 拔导血管,熬过最困难的,一切都没那么可怕了》by 崔泡泡爱吹泡泡

躺过病床的人都有感受,就是排泄不方便。今儿我一定要自己去一趟厕所。原来医院各个病区也归属不同人管,借个轮椅都很麻烦。又是打招呼,有时押证件,辛苦婆婆一个人忙活了。终于,今儿完成历史性任务。一个字:爽!

女儿把来医院看我变成了一件快来的事情。她会拿着拐杖蹦来蹦去,也会和隔壁床的阿姨打成火热,帮阿姨剥香蕉。

《歪腿泡日记2: 拔导血管,熬过最困难的,一切都没那么可怕了》by 崔泡泡爱吹泡泡

今天刚拍的片子很快被送过来。别看女儿小,竟然也发出了如此感慨:麻麻,怎么这么多洞啊!庆幸,所有的航班钢钉都被取出来,接下来就看恢复了。

《歪腿泡日记2: 拔导血管,熬过最困难的,一切都没那么可怕了》by 崔泡泡爱吹泡泡

趁着晚上状态好,又打开电脑码了一会儿字。终于右床阿姨明儿可以安排手术,今天晚上我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谢谢来看望我的小伙伴。

《歪腿泡日记2: 拔导血管,熬过最困难的,一切都没那么可怕了》by 崔泡泡爱吹泡泡

我终于送了父亲一双“红蜻蜓”皮鞋

我终于送了父亲一双“红蜻蜓”皮鞋 |圣文小同学 01. 2016年感恩节的时候,我终于鼓足勇气按下了“确认订单”这四个字,这是我在官网上寻思了好久才选好的“红蜻蜓”牌皮鞋,是打算好送给父亲的。 在这之前,其实早就有给父亲送礼物的念头,可是当我问他缺什么的时候,他每次都一如既往地回答:“我什么都不缺,别给我买东西!”然后这样的想法就灰飞烟灭。 记得有一年年末,想给父亲买件羽绒服,当做过年礼物,...

200块的温暖

爷爷奶奶带着宝宝回老家避暑,把我和老公的食欲也一并带走了。不用加班的周末,临近中午慢吞吞地爬起床,听着肚子的咕咕叫声,才晓得自己原来早就饿了。 听着窗外喊破了天的蝉鸣,一阵洗漱与挣扎过后,我和老公毅然地关上了家门,冲进了零上40度的南京正午。 亏得家门口菜市场颇多,不足一刻钟,我们就采购齐备,只差半只烤鸭了。 烤鸭店门口,胖胖的女老板一边切着鸭子,一边大声喊着,83路、83路。相距不远的人行...

王子和公主还在骗我们相信爱情

文/男方姑娘 图/来源于网络 故事/来源于身边 『01』 《一千零一夜》这本书你也许看过吧?没看过也听别人讲过吧?好吧,不管你有没有看过或者听没听过,现在就听我讲讲这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国王叫山鲁亚尔,他生性残暴嫉妒,每天娶一个少女,第二天清晨就杀掉。 有个叫山鲁佐德的少女为了拯救无辜,自愿嫁给国王,用讲述故事的方法吸引国王,每夜讲到最精彩处,天刚好亮了,使得国王不忍心杀她,允许她下一夜继续...

杀死自己,我用了七年

嗨,小衫,我的影子朋友,你且认真且诚实的告诉我,我是不是死掉了。 当然,不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直挺挺倒在红色血泊里的那种。 人生不过三十载,就算做不到百分百纯良,但所谓情杀、仇杀、激进杀人这种事情,离我毕竟还很遥远。 嗨,小衫,我和你说。我没有死在他人的手里,我是自杀,是钝刀子割肉,一下一下,终究血流干了,气力耗尽了,人就死掉了。 你这下高兴了么? 你问我这一切有预谋么,当然,排兵布阵,于一...

对不起,再见

就知道突然约饭没那么简单,很久不联系的橙子约我吃饭,态度强硬且不容反抗,我们来到最常去的那家自助餐餐厅,别问为什么去自助餐餐厅,没有为什么。刚见到她时把我吓了一跳,这还是我认识的出门必精妆,四季如裙在身的橙子吗?且不说面容苍白睡意明显,招牌似的笑容也没了。我赶紧拉她过来坐下,“怎么回事啊?没听说你失恋啊?”她估计是被我的认真脸吓到了,勉强扯出一丝笑容说道“我们又联系了。” 看了眼刺眼...

更深念外公

外公外婆的家门前是一片竹林,竹林有竹叶飘落,旁边是小溪,小溪有溪水流过,抬头还偶尔有燕子经过。 每次去外公外婆家,总要停在溪水旁洗洗手,然后大叫一声:“外公——外婆——”外公就会从小凳子上,慢慢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一步步走出来朝我挥手。 我上了屋前的地坝,穿着灰蓝色外衣和泥灰色棉裤的外公,睁大了眼,双唇极用力的对我扯出笑:“丫头,你来啦~又长高咯~”“是啊,外公,怎么每次来你都是穿着一样...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