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记得欠我钱

2017-11-08 22:10:37作者:广师痞子蔡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记得欠我钱》by 广师痞子蔡

身边几个朋友都走了,去了大城市,北京。留我一个人在农村。

我生命一大半,已经浪费在柴米油盐,跟老妈的挨打中,“整天就知道睡,睡,我让你睡...”。

我感觉生命如此幻灭,还是在我初中时,那时数学赶不上,英语又学不会,班主任早早给我下了定论,“这孩子,将来怕是要呆在农村咯,哎。”

那次后,我几乎就放弃了学业。跟村里的牛三一起放起了牛,斗起了地主,日伏夜出,半夜方归。

有一次,被我妈当场逮着,痛打一顿,扫把那个头直接脱掉。

我为甚麽会这么混蛋。我妈给的解释是,上辈子欠了我的。

而我的解释是,儿子是妈妈上辈子的扫把星。今生得挨她扫把。

但我也并非一事无成,至少地主斗得比谁都溜。一来二往,村里不少伙伴通通欠我一屁股债。

这才有了后来的一些事。

首先是我认识了女孩吖衫。我们的认识,可以说是从一句玩笑话开始。

牛三地主斗不过我,说还钱可以,但你得过去“欺负”一下对面小卖铺那个女生。

我当时不能怂,钱肯定是要拿到的,面子更要过得去。

我故作猥琐,摇头甩脑,吹着口哨,靠近吖衫。

老早背影一看,细腰肥臀,我就知是我家隔壁三条巷外的吖衫。

“吖衫。”

“嗯?”吖衫明显吓一跳,转过身看搭她肩的是我。

“你做我男朋友吧。”

“嗯?”

“噢不对,我做你女朋友吧。”

“你干嘛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噢不对不对,吖衫,你听我说,我做你男朋友。对,我要做你男朋友。”说完我咧开嘴呵呵傻笑,还薅起了后脑勺。现在回忆起来当时样子肯定甚傻叉猥琐。

“臭流氓,我告诉你妈去!”

当时我是懵的。不是吖衫拒绝了我。而是她上我妈那去。

对于一个常年受我妈各种不同棍法伺候的人,后脊背时常是阴凉阴凉的,内心是拔凉拔凉的,到现在我心里都是瘆得慌。

所以,整个青春期,我都是在叛逆跟规矩的边缘垂死挣扎。一方面我享受着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快感,另一方面又随时得防着我妈。我甚至可以说,要是没有我妈,我肯定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村霸,偷鸡摸狗,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但我似乎丝毫没觉得感激。相反,我表面守规矩,骨子里垂涎着外头的荒诞不羁。我时常做梦想到吖衫的肥臀大乳,牛三的钱包跟烟草,以及地里那几亩甜玉米。

牛三,排行老三,家住村西,那里都是城市赚了大钱回来建房的新户口。钱包跟烟草自是鼓鼓。早年我们都还在一起放牛,结果放着放着他就在村里放起了高利贷。我则把牛放成了高利债。好在我赌术精湛,不时能从他那捞点。

当然好景不长。牛三家很快败落。他那两个老哥烟草卖着卖着自己就吸上了。前年大哥因患上肺癌晚期,不幸不治。二哥伙同隔壁村趁夜爬上陈大少家车库,结果偷车不成,被连夜送往派出所。到现在都还没放出来。据说是陈大少不想让他出来,正到处找机会要在里面就那个他。陈大少家不好惹,我妈就经常被他家贪几两肉,便宜都不敢占他家的。

牛三好在没走上他俩哥路,但连夜跑路。据说全家跑北京去了。不跑怕也会被全村的唾沫淹死。我妈就冲前面,原因当然是觉得早些年我被他带坏,这下可以跟着大部队一起谴责牛三全家,我妈当然不放过这机会。有一次就被我生拉硬扯回来。那唾沫星子啊,飚我一身。嘴里不停骂着“牛三你有种出来,你小子就是混蛋...吧啦吧啦之类的话”,我在一旁看的尴尬,我说,“妈,他家早不在了,咱就别在这浪费力气了。”结果当晚我妈把力气都浪费了在我身上。至此,我再也不敢贸然去做“劝”我妈的事。爱咋咋地。

好在这些年我有回归的趋势,但也可能是那帮人离去的缘故,作恶也要成帮嘛。我妈就乐开了花,有时还特点留点猪肉不卖,拿回来给我炖汤喝。看我没出去作恶,她肯定是最高兴的一个。

闲着没事,这几年我才写起了简书,文字不瘟不火,日子照样过得稀里糊涂,整天躺床上睡觉。

广师痞子蔡
广师痞子蔡  作家 写点想写的,有趣的,实在的,仅此而已。微信订阅号:广师痞子蔡个人微信号:cai1023825156豆瓣阅读作者,著有中篇无厘头神经武侠小说《寻青记》https://read.douban.com/ebook/36908519/网易云阅读作者,著有中篇悬疑怪物小说《逃离广师大》http://m.yuedu.163.com/source/936882307746466abd19fa785b7f05b1_4 所有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女朋友摔了一脸泥后…

从三十级楼梯滚下来,是一种什么体验?

当了七年备胎,今年终于不用了

哪个男的不是一边抱着苟且,一边想着远方?

朱晓墨,我死也要死在你手里!

醒醒吧,光靠嘟嘴卖萌,是嫁不到你的男神的

1 昨天双宋的婚礼,在朋友圈又火了一把。 我看到用来形容他们婚姻最多的一个词是:势均力敌。而说到宋慧乔,除了她公认的美,温婉知性的气质外,说得更多的是她有钱。 比如,她的片酬在韩国的女艺人中排名第三,仅次于李英爱和全智贤。再比如,这些年来,她喜欢到处旅游,世界各地都有她的房产。 一个又美又有钱的女人,配大家心目中的男神高富帅老公,难得清一色全是祝福,没有人跳出来质疑。 这大概成为了现在大家都...

跳崖的骆宾王

幸运之神不是每次都照顾他们俩,这次他们遇到了他们的老朋友,也许他们的命运就应该终结于此。 时隔十年他们又再次合作。 “伙计,我看上了一个大买卖。”骆宾王喝了一口酒对梅莱说。 “说来听听”梅莱换了一个姿势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梅莱知道骆宾王看上的买卖一定很不错,他从来没有走眼过。 “一颗镶有两片叶子的蓝宝石”骆宾王假装不在意的说出这个消息,他知道梅莱一定会感兴趣。知道这颗宝石的人都想得到它。 “为...

自写小说:《还俗》

肖肖是个学生。 但他读的是佛学。 初二那年,任性的他被送去了寺里。这里成了他的天堂。没有作业,没有数学,也没有他憎恨的教导主任。 他觉得他很自由,每天随众去听经、念佛。但他总蹲在楼梯口玩手机,玩一上午,中午过堂;玩一下午,晚上小食;回到寮房,玩到一点多,昏睡过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样过了半年。 父母没联系他,除了每月打的三百块,他就再没向别人提过父母二字。 有一天,中午吃完抹嘴随众下堂。想...

那年冬天-你长大了,你该长大了

过去的磨难,现在来看也只不过是脚底下的一条坎。走过了才知道,也不过如此! 01 那年,也是十一月,冬天。公公病了,脑梗死! 公公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在江南这个小镇上打工。感觉头晕,在县医院做CT没检查出来。次日,他就坐了客车回老家了。 那天下午,到家就去了医院。医生诊断为脑梗,去的时候就有了中风的现象,嘴眼歪斜,走路一条腿是甩的。办理了住院手续,就住下了。做核磁共振进一步确诊。 我们第二天请了...

很傻很天真嫁给了一个窝囊废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晴到多云 灵是一个天真烂漫又美丽善良的女子,如花似玉的年龄遭遇了长得英俊潇洒却一贫如洗的适龄青年喜。灵和喜一见钟情,电光火石,任何外力都无法分开。 喜面朝黄土背朝天,灵城市里正式工人。上世纪六十年代,城乡差别是多么地厉害。爱情的力量让灵义无反顾地嫁与喜,全然不顾今后的日子有多艰难。有情饮水饱。 现实是残酷的。灵从小未干过农活,一切都要从头学起。面对外来...

浙师大求学之途中趣事

金秋十月,在北方已经感受到飒飒秋风的我们,一起踏上了南下的列车,漫长的十多个小时的路程,让很少出远门的老师们身心疲惫。 终于听到优美的女中音播报:金华站很快就要到了,请下车的旅客提前做好准备…… 我们迅速地从行李架上拉出行李箱,用力举着,平稳放下,然后背上背包,提上来时准备的在车上吃的没吃完的水果零食,往列车的前方车门处走去。 列车终于停下了,我们一展身躯,拖箱提包,前呼后应,说说笑笑,往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