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我只相信你

2017-11-08 22:10:23作者:英儒

真的,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但她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我却怎么也忘不了: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我只相信你!

01

三年前的那个夏天,我失业了。

那天中午,我去办离职手续。为我开离职证明的小姑娘似乎不认识我般,冷着脸,一句话也没有。确实,这个时候,说点什么似乎都没有多大意义。

离开公司,我见时候尚早,就一个人游荡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在我周围,除了永不疲倦的车流和疲于奔命的人流,似乎没有什么可以看的东西了。

而我,仿佛一片飘零的树叶,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城市流浪。此时,我才切身体会到“北漂”两个字是多么应景。我不知道这两个字最初源于何时,何地,何人之口,但我却真想找到发明这两个字的人,为他点个赞。

得知我失业的消息,那些终日瞎忙,没时间见面的狐朋狗友们,仿佛从地下冒出一般,纷纷打电话约我喝酒,说要庆祝一下我获得自由了。

说实话,接到他们的电话,我有点懵。因为大家虽然身在同一个城市,彼此也很熟识,但紧张忙碌的生活,使得大家似乎忘记了彼此的存在。听到电话那一头兴奋的声音,让我有点误以为失业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对于像我这样的打工者来说,没了工作,就等于断了收入来源。我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抽出一支烟,点燃了。我对着路边花坛里一朵花重重喷了一口,这种感觉很有意思,它让我想到一句歌词: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辨这变幻莫测的世界……

我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分辨不了。我要能分辨得了,我当年早就离开北京,回家娶个老婆种地去了。”仔细想想,离开北京,回老家发展,未必就比在北京差。回到养育自己的农村,娶个老婆,生个娃,种点地,守着爸妈,再做点小买卖,未必不好。

然而,我不能回家。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告诉我:“好好学习,将来离开农村,干点什么都比种地强。”以我那个时候的智商,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我自从高中住校离开村庄后,至今十几年了,很少再回去过。

当一个人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我看到面前那辆小汽车似乎半个小时也就挪动了几十米,就知道现在已经是北京的晚高峰了。我一直觉得,北京早晚高峰的拥堵,应该被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我隔着打开的车窗,看到司机在焦急地拍打着方向盘,心中突然泛出一丝欣喜。

幸好我没有车,从来没在北京的路上堵过。想到这,我一脸欢快地向地铁站走去。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我只相信你》by 英儒

02

刚出地铁口,四个朋友早已在那等着我了。

我快步走过去,装出一脸真诚的样子说:“这么热的天,你们都在地铁口等我,我感动得好想哭。可我努力了,真的哭不出来。”

其中一位朋友——L君,轻轻地搂着我说:“没关系,一会吃完饭,让你买单的时候,你自然就哭出来了。”

听了他的话,我突然想起网上看到的一句话:可不可以让我哭完再勇敢。我想说:可不可以让我哭完再买单。

L君是我们之中最开朗、看上去最会来事的哥们。可让我至今也不理解的是,他一直是我们之中混得最差的。

我们随着L君来到他住的村子,距离地铁口起码得有半小时步程。

L君原本计划在家喝,这样万一喝醉了可以直接上床休息。可我们五个大男人往屋里一站,似乎转个身都困难。L君不好意思地说:“怪我,失算了。你们不来我不知道,原来寒舍如此狭小。走,咱下馆子。”

这种男人之间的饭局似乎千篇一律,除了喝酒,就是吹牛。

我们五个人一人一瓶白酒,喝之前说好了,谁倒了,没倒的负责背他回去。L君半斤酒下肚后,开始诉起了苦,说他又连续交了四五个女朋友,无一例外全部分手。K君则炫耀起他泡妞的传奇经历,我们其他几人不管他说的真假,一律点赞。

当我们把酒喝光时,我发现几个人似乎都有点醉了。突然,L君哭了。我看到他鼻涕都流了出来。他喝酒上头,我仿佛看到一个红苹果上挂满了鼻涕。L君抹了一把脸,用捋不太直的舌头对我说:“你来了……哥儿几个高兴……走……我请大家唱歌去。”

我刚要拒绝,K君趴在我耳边说:“今晚听他的,哥儿几个给你安排个小妞去去火。”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我只相信你》by 英儒

03

不怕你们不信,我来北京工作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去KTV唱歌。

我们几个在L君的引领下,穿过村子,来到一个看上去很气派的KTV。我悄声对一旁的K君说:“这里看上去好气派,是不是非常贵?”K君有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出门别说我认识你,没见识。这算比较中低档的KTV,你看L君像是去高档地方的人吗?”

说这话时,L君重重地打了个喷嚏,回头狠狠地看了我们一眼。

站在门口,L君和K君商量,我听着似乎是找小丽还是找小静。

俩人商量完,L君打了个电话。很快,一化着浓妆、衣着暴露的女孩迎了出来:“L哥,你可好久不来了。走,我帮你订好了包间。”

英儒
英儒  作家 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我只相信你

年龄越大, 越没人原谅你的穷

谈恋爱对女生也许是一种负担

1. 每次和小东一起出去玩都会看到他牵着小丽的手一起逛街,而我作为单身狗宁愿选择走前面也不想看到他们秀恩爱。 我这位兄弟的性格比较霸气于是每次无论吃什么或者逛的地方都会由他来做主。从来都不会听他女朋友的意见何况说我。 有一天下午我到他家里心想大家能一起玩耍。走进他房间正好他也在打游戏机于是我一言不说就坐他旁边等我的轮儿。 时间过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之后,小丽忽然窍门而手上边拿着一盘零食和饮料慢慢...

母亲老了

昨晚和母亲打个电话,本来打算把自己最近改变和母亲好好的说一番。不曾想电话那头母亲不像过去那样唠叨了,总是听我在讲,我说了半天,她才恩的一声。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不自在了,要是过去,母亲肯定要和我说一定要吃好,不要不舍得买东西吃。天气冷了,要穿厚衣服,不要怕不好看。我会匆匆听完母亲的唠叨,然后赶紧挂上电话,就仿佛打了一场胜仗一般。 此刻我不说话,电话那端不再说话了。我忽然想起自己都28了,母亲已...

琅琊令之别离|辫子

引子 腊月天是最冷的天,也是最难过的天。 天刚蒙蒙亮,窦玉景就起床下地了。 一推开房门,扑面的冷风将他激得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又揉了揉眼睛,往远处看了看,只见烟囱里刚冒出的青烟像破败的棉絮一般被河套地区的西北风撕扯着,一瞬间就化为了乌有。 窦玉景又粗又黑的辫子,也被吹得来回跳动,像个不安分的尾巴,他眨了眨眼睛将辫子认认真真地盘好,又认认真真地用那顶考究的貂皮帽子将辫子连带圆圆的...

随地大小便是印度人虔诚的信仰

按每天能拉200克屎来算 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二十余年 我这辈子也差不多拉了快一吨半的屎了 然而接近有一吨的屎 都被我贡献给了家里那个蹲厕 蹲便器对亚洲人来说似乎有种 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采用蹲姿排泄的顺畅丝滑 可不是坐厕那个Bitch能提供的 然而对于在蹲厕上拉了二十几年屎的人来说 蹲厕位置的正反问题 踏马比避孕套的正反还要困扰我 度娘说:蹲厕有洞通向下水道的一端为背部应靠近的一方。倘若洞是在接...

教育是一场盛大的守望之损坏公物

事情发生在前几周。 学校的一位王老师发现乒乓球桌子坏了,便向校长报告。校长便安排她去调查,不巧,调查到我们班的学生,李楠和张洋。(化名)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天中午,我去老校区找我的床,准备中午在新校区能不能休息一会儿。我带着几个学生去了老校区,跟我一起找。找来找去也没找到,这个床不翼而飞了。 我们便回来新校区。回来后,看到校长从办公室外面进来,情绪激动声音高昂地喊着:“王老师,你去把那几...

大学挂科

大学挂科 在提及正文之前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毕竟人生的失败要自己切身体会之后才懂。 我是一名在读大学生,在一所一本大学里面就读软件工程专业。这几天刚好大二期末考试完。马上步入大三。之所以写这篇文章,就是因为今天早上自己得知自己的一门课挂科了。怎么说呢?或许写这篇文章大多是为了抒发自己的情感吧。毕竟这个社会上真正关心你的人真的不多了,你得找到一种抒发自己情感的渠道...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