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时没有站起来,我会鄙视那个唯唯诺诺的自己(3)

2017-11-08 22:10:10作者:欧小黑

也许,你的认真,你的努力,你的勇气,你的坚持,会给你比能力更强大的力量。

就像当年我从最后一排座位上走上讲台的时候,应该是这个道理。

我是欧小黑,一个想认真把自己想法写出来的工科男。

欧小黑
欧小黑  作家 写的是我也是你。微信:liteng33311微信公众号:欧小黑(id:xiaoheilt)转载、约稿请联系微信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小黑,20岁生日快乐,你要一直生猛下去

我会偶尔地想起你,然后好好地活下去

我曾对你一见钟情,现在我想说再见

你无情说要走,我含泪没回头

如果当时没有站起来,我会鄙视那个唯唯诺诺的自己

你想变成黑色的兔子吗

小白兔匍匐在地上,两只嫩红透白的小爪子慢慢挑选着草,在一片红黄蓝颜色的草中挑选着绿色的草,嫩绿嫩绿的青草,它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了。 青草,是青草。 小白兔一双小眼睛盯得贼亮,像是锋利无比的匕首发出的寒光一样,闪闪逼人。内心如同见到心爱的人一般狂热躁动,小心脏砰砰直跳,快要跳出嗓子。它的眼睛忽然变得通红通红,瞳孔里倒映着绿色的青草,无限放大放大,再放大。 它的小爪子慢慢挪向前,轻轻触摸青草,就...

我可能要嫁给有钱人了

还有三天我就要结婚了,可是我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冥冥中觉得,即使这婚结了,过不了两三年,这场婚姻也会以离婚而告终。 我今年二十四岁,从二十二开始,我爸妈就开始急着给我介绍相亲对象,我真的想不通他们在着急什么?难道我就那么招人烦吗?还是说我一米五二的身高,让他们觉得我这辈子可能嫁不出去? 在我和苏园相亲之前,我已经数不清到底相了多少次亲。我承认我骨子里充满了懦弱和妥协。即使,我心里不愿意和那些...

有一种爱,叫忍痛割爱

2018.07.03 星期二 多云 01 2017年年初,已是深冬季节了,在这个最寒冷的时候,谢薇选择辞掉了工作,离开上海。 任凯送她去的火车站。 上海的冬天,几乎不下雪,那晚,天空却飘起了雪花,在华灯的照耀下,分外明显和漂亮。 谢薇坐在候车大厅的长椅上,透过玻璃窗,最后一次欣赏这个城市突如其来的美。 快要进站了,任凯才说了几句珍重的话,始终没有一句是挽留的。 谢薇和任凯是在2014年的...

琅琊令之棋子 我是东邪,你是谁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三十六期:棋子 武侠江湖 我的名字叫黄药师,出生在一座开满桃花的孤岛,在二十岁之前我一直住在那岛上,并且我认为自己会一直住下去。二十岁之后我遇到了一个女人,她在岛上住了一个月,那一个月我人生中最欢愉的时光。后来那个女人走了,我就离开了岛。 我的船顺着风在海上飘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我上岸,放眼望去我看到的是一片荒芜的沙漠。在荒漠中有一座山,山下有一个寨子。那里...

打他只需要一个借口

如果说存在一种东西从指尖划过还来不及感受,将所有的一切化为绕指柔,那他肯定是时间。路尚对这种东西就很敏感,2017年他趁国庆短暂的小长假,回到家乡,刚好哥哥路远,两个弟弟路寒和路山也放假回家。且不说路寒和路山,单说路远和路尚吧。路远和路尚是同一个爷爷的兄弟,路远比路尚大一岁,但是他们同一年上学,小学初中整整九年他们都是形影不离,高中路尚去了邻市上,路远则在本县最好的高中,高中毕业路远去了四川...

写在前面的话——《初恋这件小事儿》

我是八零后,非常靠前的那一群。时间已经在脸上、心上留下痕迹,我擦不掉、躲不开。 北漂十几年,从职场小白到外企丽人,我遇到爱人、走进婚姻,并在BJ安家,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一路上,我经历着、丰富着,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过程中的艰辛与委屈、付出与收获,相信每一个人都有相同或不同的领悟。 我对文字并没有眷恋,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发现自己在衰老,发现记忆力在褪化,我开始不安。平凡如我,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