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时没有站起来,我会鄙视那个唯唯诺诺的自己

2017-11-08 22:10:10作者:欧小黑

文/欧小黑

01

龙的电话打来,光辉的QQ也发过来了。

小黑,国庆在家吗?聚聚。

“在家,聚聚吧,都有谁?”我说。

“还是哥几个,好多人没回来。”

“这次叫上伦哥吧,两年了,我想见见他。”

《如果当时没有站起来,我会鄙视那个唯唯诺诺的自己》by 欧小黑

我想谢谢他,因为没有他,可能现在的我还和之前一样唯唯诺诺。我也想知道,那一年走上讲台发言如此不堪的我,为什么没他还给了我一次机会?我想知道答案。

02

伦哥是我们的高中班主任,对他的印象是特别爱出汗,他上课的时侯总是满头大汗,每次课上半节都要脱掉他的西服外套,兜里永远带着纸巾用来擦汗。而且人比较年轻,偶尔还和我们打篮球,我们都叫他伦哥。

高三报名的时侯家里没人,我带着我5岁的妹妹一起来学校报名。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理科生活。

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心智和认知都很局限的少年,每天在自己的世界里嘻嘻哈哈的逗比着。

虽然每日嘻嘻哈哈,但我并不是一个敢于发表自己看法和意见的人,因为害怕意见被人忽略,也怕被人瞧不起。

开学第一天在竞选班干部,我从来没有当过班干部,因为我没有勇气举手自荐。高三了,最后一年了,没有当过班干部也许不算遗憾,但没有战胜自己是会被鄙视的,在内心的复杂交战后,我缓缓的举起了竞选班长的手。

走上讲台讲话,我说话都在结巴,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下的台,而且自己平时在班里也不是那种努力到发疯,人品好到飞起的那种,相反还是个反例,上课爱嬉笑,下课爱吵闹,学习也是中下游。

这次上台的有三个竞选班长,而我们班只会选两个班长,我觉得自己肯定是会被枪毙的那一个。

但是,我很意外的当选了,很意外的成了第三个班长,意外到我不都敢相信。

我开始认真组织班上的活动,因为不想让同学觉得我这个班长是“多余的”,我开始认真学习,因为班长要起好带头作用;因为不想表现的那么怯懦,我开始上台讲话,从开始的说话打结脑子空白到现在的应对自如;我开始认真对待每一个人,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要对得起班主任对自己的信任。

可让我心灰意冷的是,我的成绩依旧没有起色。

我学不进英语,因为高一基础本来就很差,再加上完全听不懂。我学不进语文,自己不喜欢死记硬背,我没有那种凭感觉就能做语文题的能力。因为语文和英语不好,数学更是没头没脑,逻辑能力不是一点的差。因为主课都沦陷了,剩下理化生我就更没信心了。

本来觉得自己如雨后春笋,马上就要发芽了。没想到一场大雨过后,反倒被泥石流埋得更深了。

我开始烦恼,开始什么都不积极,不是不自信,而是怕伦哥失望。于是将自己深深埋藏,觉得他看不见我应该就不会失望了吧。

03

当时马上就运动会了,这对高三的阴云密布来说是难得一见的风和日丽。我报了个3000米,后来班级人手不够,后来班级运动会报名人手不够,因为经常和伦哥打球,自己运动天赋还是有点的,于是又报了个800和1500。

我觉得反正我的世界之前一片漆黑,现在也是黑的,唯一的光可能就是上台之后,一无是处的我竟被选为班里的第三个班长。虽然我想一直沉底,别让人看见,但我想就这一件事,最有可能做好的一件事,我一定要做好啊,要做好。要对得起他给我的希望。

后来的比赛:

第一天的3000米我拿了三等奖。

第二天忍着腿疼1500米拿了二等奖。

第三天800米因为1500崴了脚没排上名次。

欧小黑
欧小黑  作家 写的是我也是你。微信:liteng33311微信公众号:欧小黑(id:xiaoheilt)转载、约稿请联系微信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小黑,20岁生日快乐,你要一直生猛下去

我会偶尔地想起你,然后好好地活下去

我曾对你一见钟情,现在我想说再见

你无情说要走,我含泪没回头

如果当时没有站起来,我会鄙视那个唯唯诺诺的自己

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天气晴 枫桥镇,我高中读书的地方。这里每条街,每块街面砖,每棵树上长出的年轮、每朵盛开的花,都铭刻着我逝去的青春,特别是那难以启齿的永远的痛。 刚刚恢复高考那几年,我作为四里乡村的难得才女,有幸在枫桥高中就读,为的是如愿跨过当时那座高考独木桥、升入高等学府、一夜乌鸡变凤凰。 那时的学习氛围不同今日,一班同学参差不齐,大多数是混高中文凭,难得我几个凤毛麟角...

人活六十不容易

先说个故事。 2018年的8月3日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因为8月4日是我六十岁的生日,在前一天,发生了一件事,现在想想好可怕,人活六十岁真的不容易啊! 险些发生意外,甚尔危及生命! 8月3日下午三点左右,我从西安市北大街B口处下地铁通道准备搭乘地铁1号线回咸阳,为次日自已过生日招待亲朋好友做些准备。 刚走不到100米,就突然脚下踩上什么东西猛然滑倒,我下意识用右手一撑,只听`咔嚓′一声,我的右...

我隔着岁月,只想得到你。

01 “我求求你,你不要留在这,和我去同一个城市,好吗?我真的不想异地,求求你......”她伏在他的胸膛,颤抖着哭泣。 这个场景已经在她的梦里出现很多次了,每次醒来都是满面泪痕,可是她摸摸脖子上的挂坠,又只能轻轻的摇头,躺在床上呆呆的。 是的,他们最终还是异地了。因为他的高考失利,父母的阻挠,他留在了省内,而她去了离他六百多公里的地方,一个人。 报道那天,她拖着重重的行李箱,去了车站,熙熙...

Letters Live | 什么样的男人值得闺蜜反目?

fanfan的话: <Letter Live>是我和闺蜜One的书信系列。我们相识于哲学系,后来都从了俗,我转系学了商,她研究生念了法律。我们有着相去甚远的生活态度,追求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她住在法兰克福,我住在上海。十几年来,我们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却一直维持着深厚且新鲜的友谊,因为我们都坚信友谊最大的意义不是陪伴,而是精神的共鸣。求同存异的共鸣,耳目一新的共鸣,心灵相通的共鸣。我们喜欢探讨...

当初你的愿望实现了吗

礼拜六的下午是我最开心的时光,因为下午办公室没人,只有我一个人值班。我忙好了自己的工作后,不用偷偷的点开简书,不用偷偷的在手机上码字。 打开浏览器,只需要输入一个大写的“J”字母就可以看到简书,可想而知简书在我的浏览器里已经是老老朋友了。听着QQ音乐,忽然听到筷子兄弟播放的《老男孩》,那一刻感触挺深,总有话要给自己说,要和自己聊一会。 我读高中,兜里有钱,都是硬币,舍不得吃饱肚子,上课的时候...

你若安好,我就假装晴天

(1)璇子拖着皮箱又回头望了一眼和强住了五年的小窝,小窝就在她回头的一刻记在了心里,而小窝里的喜怒哀乐也变成了回忆。 就在璇子准备把小窝更名成家的那天。晚归的强回来告诉她“过够了在一线城市里挤公交坐地铁,住小的像狗窝样的出租屋,加班到深夜,累成狗还要被老板骂的日子,拼了这么多年连首付的零头还攒不够。”璇子吃惊地看着抱怨中的强,满头雾水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强要说的事很狗血,大意就是工作中强遇见...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