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想小弟同学(后排左四)

2017-11-08 21:39:05作者:江西黄小军

《怀想小弟同学(后排左四)》by 江西黄小军

小弟同学姓张,也有大号,由于家中排行最小,所以熟悉的人,都叫他小弟。说来走了有十年了。那天他打电话给我,正是北京奥运的时候,他说他对中国与法国的这场男蓝很期待。可就在这场比赛开打前几个小时,他熬不下去了,走了。

  认识他应该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有一天上课,一个看上去很顽皮的小男孩嘿嘿着就坐在我身后了,不高,但敦敦实的。虽然刚来,却并不认生,没几天,身边便有了一群小哥们。此后几年里,他的身边总不乏一些鸡飞狗跳的事。

现在想来,他大概是从省城清理出来的。他的出身成份很不好,爸爸妈妈家都有问题,好象地主之类。妈妈还时常被人监管着劳动,有时还挂着块大牌子,就在我们学校门口的那片菜地里。小弟应该是常看到的,这更让他原本顽劣的性格,更多了份叛逆。

不久后的某天,班上来了个小个子老头,工宣队的队长介绍说,这个学期由这个张老师教我们语文。很快班上就有人起哄,这时我才知道这个张老师就是他的爸爸。他爸爸刚刚结束劳动再教育,一个老学究,工地上扎了两年的钢筋。

这之后他似乎老实了一些,乖了一些,可背地里还照样顽劣。那年代作业不多,下课后四处撒野,而他俨然小伙伴的头,因为他特别仗义,奇奇怪怪的玩法也多,也还讲道理,也敢打架。

但他内心的阴影,他的叛逆,其实一刻也没离去。他是我们班最早偷偷吸烟的男孩。有次我去找他,他一个人蹲在柴棚里,地上一地烟头。他的内心显然并不象看上去的大大咧咧。那时候我们都参加了红卫兵,还有人入了团,可他连申请都没写。很多年以后,他和我谈起过这事,他说主要是怕政审。

但我感觉他爸爸的消极人生观也是给了他负面影响的。他爸爸后来改教我们英语了,课上得并不好,讲话哆哆嗦嗦。他有个女儿,也就是小弟的大姐。当时他的大姐和一个臭老九的知识分子恋爱,或许怕女儿走自已的老路,硬要活生生拆散,结果女儿投河了。

  几年后我们毕业了,有的就业,有的下乡,有的留城待业。他是留城待业的,我也是。正是那段日子,我和他走得特别近。那时他身边多了好多社会上的人。他们在一起,或者捞鱼,或者抓青蛙,或者半夜出去打狗。由于我腿脚不利索,往往是他们出去,我在某一个地方等。

然后我们便找了个郊外,或空荡荡的老仓库之类的地方,买了些酒,老乡的菜地里偷了些菜,便烧好炒好吃了起来。吃到高兴处,听他们说打狗,特别剌激,或者用绳套,或者用一种叫七步倒的药。

每逢周末,或者过节的日子,从前的同学又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这时我们最爱去的地方便是城西不远处的碉堡山。山脚有座红亭,僻静。记得那时我们总在那谈论各色手抄本,比如《恐怖的脚步声》〈一具蓝色尸体〉《少女之心》,下乡的同学则带来一首〈南京知青之歌〉,“啊~南京,我可爱的故乡,啊~南京,何时才能回到你的身旁,你身旁,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美丽的扬子江畔,是我可爱的南京古城,我的家乡。”至今想来,只有这个时候,他是放松的,本色的,开心的,他常喝得大醉,还大谈女人。

这个时候他应该是交过一个女人的,这个同学也是我们的同学,两根细长的辫子,长得好看。他甚至还和我们炫耀说他已经把她怎么怎么样了。但两个人终于没成,主要是他妈妈坚决不同意,因为他妈妈从前被监管劳动时,监管她劳动的,就是这位女同学妈妈,心上有道坎,过不去。

后来恢复高考了,他好象也考了,但没考上。考上技工学校了,有一阵子在湖南的株州读书。再后来他便被分到了德兴铜矿工作,这之后他娶妻生子,努力工作,也仍然五湖四海广交朋友,后来居然也混到了一个有签字权的小头头。

  对于我,他好象始终有一种特别的关怀,由于我的腿不好,他总怕我找不到对象,拉郎配似地,硬往我怀里塞过十几个。我结婚的时候,他笑得比谁都开心,好象再也不欠我什么了。我女儿出生的时候,大雪天,他骑着摩拖从铜矿赶到医院。没有说别的,只问我缺什么,然后便又骑着赶回去上班了。

  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只要他站在你的面前,你便会感到温暧的人,就这样说没就没了。据说是那年冬天特别冷,他自已开车到长沙去接儿子回来过年,路上十几个小时堵车,他在车子被冻坏了。回家的时候,脚迈不动楼梯,年后一查,肺癌,已经晚期了。刚到五十,儿子还没成家,没毕业。

和他的最后一面,是在殡仪馆,他的朋友,各个时代的,一拔一拔地。他静静地躺着,没有了顽劣,没有了叛逆,他只是想和大家一起过好日子,而且正在过着好日子,就这么没了。

愿每一个留守儿童都不要再走一遍我走过的路

01 我是一个留守儿童。 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是一个留守儿童的呢?上了大学之后。之前一直听过留守儿童这个词,看电视也看到过不少关于留守儿童的新闻报道,当时的感受就是这些孩子好可怜啊,爸妈不在身边,跟着爷爷奶奶抑或是外公外婆生活,一年的漫长时间里,机会好的话会见一两次爸爸妈妈,没有条件的就一年也见不到自己的爸妈,过年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回来,可能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见到,之前看电视看到一个新闻,记...

星光在今夜更耀眼

阿朱是我结识的上海朋友,今年三十多岁,个子不高,但身体蛮结实,憨憨的,除了上班下班回家二点一线外,平常就呆在家里陪父母聊天看电视。可是他双休时,有一个最大的喜好,就爱去放风筝。 说到放风筝,他很是会聊,也聊得很是有劲头。在我俩准备去放风筝的路上,全副武装,一人背一个沉甸甸的包,象行军。阿朱打开了话匣。 "文哥,你相信吧,我为了买一只心爱风筝,可以省一个月的零花钱,不花。甚至不买衣服和鞋子,都...

你是不是暗恋我,怎么老是偷看我的朋友圈

昨天凌晨一点时候,朋友突然私信切小窗口给我。“你是不有病?微信不回我消息,非得在朋友圈聊,这么喜欢偷看我朋友圈,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沉默了一分钟左右,敲敲打打的写了一行字,最后又删的就剩下几个字,“你是个好人,明天聊吧,今天时候不早了,早点睡。” 有句话,其实还是没有告诉他,因为深夜的时候,朋友圈的你比微信说的更真实。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朋友、同学之间都习惯了伪装快乐,微信群里聊...

“快高考了,你还是别害他” ​​​​

文 | 林栀蓝 01. 江林绾初次见到沈之涯时,他似乎也正发着烧。 那年江林绾读高二,上学期的期末考,英语和语文皆是年级第一,而数学却是倒数第一。她还记得那天数学老师的脸黑得吓人,老师走到她面前,咬牙切齿地问:“江林绾,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她悄悄把手里的言情杂志塞进抽屉里,装傻:“老师您想多了。” 数学老师却已经转身走了出去。 只是当天下午放学,数学老师突然又进了教室,笑眯眯地将一个男孩...

想成功,怕不是比登天还难

关系线 文/萧九流 1. 林凡是在小学二年级意识到自己异常的。 她还记得那次作文题目是描写一种自己周围的现象,老师特意拿出她的作文做反面教材,站在讲台上大声念了出来。 “我的周围有很多线,细细的,连着每一个和我有关系的人,用手去碰,没有实体,它们像一张巨大的蜘蛛网。我站在中间,像被包裹的茧......林凡,你有臆想症吗?”老师一巴掌把卷子拍在桌子上,嘲弄地看着她。“还是说,你为了糊弄老师,不...

你是我一辈子的熊小姐

【一】 第一次见到苏言,是在高一的一次联欢晚会上。 当时正值5月初,一向以管得严著称的学校大发善心,破天荒地要开一场联欢晚会,说是要给学生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报名的人很多,吹拉弹唱,样样都。考虑到晚会时间有限,学校决定举行一场预赛进行筛选。舞台,场地,节目什么都有,唯独缺个主持人。学校想来想去一直找不到合适人选,不知道哪个老师提起了我,说我擅长演讲,见过大场面,推荐我做主持人。于是莫名躺枪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