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一场盛大的守望之损坏公物

2017-11-08 21:09:58作者:山寸

事情发生在前几周。

学校的一位王老师发现乒乓球桌子坏了,便向校长报告。校长便安排她去调查,不巧,调查到我们班的学生,李楠和张洋。(化名)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天中午,我去老校区找我的床,准备中午在新校区能不能休息一会儿。我带着几个学生去了老校区,跟我一起找。找来找去也没找到,这个床不翼而飞了。

我们便回来新校区。回来后,看到校长从办公室外面进来,情绪激动声音高昂地喊着:“王老师,你去把那几个指正的学生叫过来。”

校长看到我后,话的后半句声音低了一些。

我心想:什么事情搞得这么兴师动众?

片刻,我看到我们班的几个学生和王老师班的几个学生先后进来了。

进来后,校长喊:“王老师,你来录像。我拿纸记,马上还让他们几个按手印。”

旁边其他老师问:“怎么了,搞得那么严重?”

“两个学生把乒乓球桌子弄坏了。”

“这桌子质量也太差了。”

“你可知道这桌子多少钱!四五千一个呢!这小孩太坏了,我得让他家长赔,不赔就让他走,别在这儿上了。”

那位老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闭上了嘴。

校长开始审问我们班学生:“你们几个谁知道乒乓球桌子是谁弄烂的吗?”

学生都看着我,没有人吭声。

上课铃响了,我第一节课有了,我起身去上课。

上楼我便询问。

桌子烂的事情,确实是我们班的李楠跟张洋弄坏的。

我问:“怎么弄坏的?”

“上去踩得。”

“踩得?随便就能把桌子踩烂了?”

“使劲跺的。”

“为什么呢?”

“好玩。”

我压不住内心的怒火。

“你们知道好玩的后果是什么吗?好玩的后果就是马上你们的父母就要来。马上要赔四五千块钱,父母不来,你就不要在这上了。”

张洋接了句:“那一张桌子才五百块钱。”

“五百块钱?五百块钱你不是也得赔吗?”

我训了半节课,一会儿他们几个证人陆续回来了。

我问:“你们怎么那么快都下去了呢?”

“王老师说让我们几个去打扫卫生。”

山寸
山寸  作家 吃货,一个立志开一家吃货小店的吃货。教师,一个在乡村奋斗看尽热闹的教师。笔者,一个记录生活的非典型笔者。微信:zhouhaoyz

教育是一场盛大的守望之损坏公物

有没有想过,你的努力在别人眼里是个笑话

文/雨觞 -1- 小离是一个初入职场的小白,从工作到现在也不过四个月而已。 在培训的时候有一个师傅给他们讲自己的经历,她说,没有一个人的成功是无迹可循的,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你想要获得更好的结果,就必须要付出努力。 小离当时心想,怎么我都大学毕业了,还有人给我灌鸡汤,告诉自己努力就能成功。 接下来那个师傅讲自己的故事,她说,其实我不算励志,可是我真的是个努力的人。因为人比较笨,情商也不够高,...

不被安放的遗像 ,她在抽噎

大脚奶奶是我一个没出五服的奶奶,身高一米六几,身体瘦削,身板硬朗,皮肤白皙,脸上镶嵌着一双勾魂的丹凤眼,铺陈着两张标致的鹅蛋脸,头发绾在后脑勺,整得一丝不苟,颇有几分姿色。由于不曾裹脚,所以叫她大脚奶奶。 01 自我记事起,就常常耳闻有关于她的流言蜚语,不堪入耳。有听母亲说的,还有道听途说的。大抵是说那个爷爷——大脚奶奶的丈夫,那方面不行,大脚奶奶耐不住寂寞,总是勾三搭四,真实的或不真实的事...

我和工装男的爱情小事

1 我叫苏岩,20岁那年,我上大二。学习成绩一般的医学生,单身狗,最喜欢和三两闺蜜到处闲逛。 这天,姑姑叫我去他家玩。进门后,一个高个子男生也在姑姑家,穿着一身工人的工作服。姑姑介绍说,他是表哥最好的朋友,大学刚毕业,在本市的一所医学院留校当老师。 我心里有些诧异的想:穿工装的大学老师,我还以为是维修工人。我偷偷看看他,一张扔进人群就找不到的平凡脸,小平头,毫无特色。他看着我点点头,脸红红的...

她以为是真爱,谁知不过是一场美丽的艳遇

玉儿结婚五年的时候离婚了,因为她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她决定抛弃所有也要追随她的爱。 那个男人叫风,是几个月前网上认识的,本来她只是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天。初加上的时候,两个人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也没怎么在意。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她开始期待他们的聊天,每次聊天时她都如恋爱时的小女人,心里洋溢着一份甜蜜。 后来抑制不住心中的渴盼,去见了风。风年龄比她大几岁,看起来很成熟。虽然以前从没见过,可她却没...

出轨的三姨夫

我妈小声和我说:“你三姨夫出轨了,那个没良心的。” 那时候我在异地上大学,每年回家两次,每次在家待十几天。我根本不知道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更没想到这种狗血的戏码会上演到我们家头上。 如果不是有一次大家都在外婆家吃饭,我看到琪琪非常明显的抵触她爸,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去我问我妈,我说:“妈,琪琪和他爸怎么了?” 我妈想了一会对我说:“她讨厌她爸爸。” 我觉得很奇怪,因为以前琪琪和他爸明明...

生活在台湾10丨结婚这件事

文丨红雨 结婚是件大事,对很多人来说,似乎真的是这样,但我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在我眼里,只有生死是大事。我一直认为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只要观念一致,仪式可有可无,对于「女人都在乎婚礼」这一说法不认同,至少我从没因为这个问题跟另一半纠结过。 台湾,是所有华人眼中,中国传统文化保留得最完整的地区,台湾人对于结婚这件事情的重视,普遍来说是超越内地和港澳地区的人们。而我的婆家是传统闽南人家庭,大而化之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