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说这是对你好,你却想着找根绳上吊

2017-11-08 21:09:49作者:咩咩杂

《父母说这是对你好,你却想着找根绳上吊》by 咩咩杂

此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土耳其一名父亲开枪自杀,因为女儿结婚没有通知他,他自认尊严受损,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捍卫自己作为父亲的尊严。

这里,我们不讨论那些冠着“父亲”的身份,却不能称之为父亲的人,比如生而不养的、毫无责任心家庭观的、德行有亏的……均在此列。

这里,将要讲述的,是相爱的我们,为何还会互相伤害?

1. 爱像一场金钱交易

他总是给我钱。从小就这样,可能是因为他小的时候穷怕了。闹饥荒那一年,他饿得实在受不了,就跑去山上挖树根吃。据说跟鱼腥草长得差不多,就那种黄白色的结状细根。

爷爷爱喝酒,喝醉了就骂,谁都骂,骂操你娘的狗臭屁,手里摸到什么就往他身上招呼。扁担、锄头、箩筐,能挡的他就挡,挡不了就撒开腿跑。后来他去外地卖假烟,被顾客发现领着十几号人来敲竹杠,他把我妈往店内一推,再把门一锁,掂着一把菜刀硬生生把人都吓跑了。

我出生的时候,爷爷就已经去世了。他经常开玩笑地说,幸好你爷爷去得早,不然连你一块打。死老头一喝酒就六亲不认,活该老天早早收了他。

客厅倒一直挂着爷爷的遗照,黑白色,就是一个瘦小干瘪的老头,头发花白,看不出原来脾气有那么暴躁。

从小我没缺过钱,家里最困难的那几年他什么都不跟我说。每次打电话,最后一句话都是钱够吗?爸爸给你打点钱吧。

小的时候我不懂,拿着钱买零食、买玩具、充游戏点卡,小朋友们都羡慕我有那么多的零花钱,都喜欢跟我玩,没心没肺的快乐着。

后来大了,每年寒暑假我和他见面,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相处。说来说去,还是给钱。

毕业后没有了寒暑假,我和他的见面机会更加屈指可数,甚至过年因为加班也不一定能回家。他几乎不来电话,我打过去,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吃饭了吗?工作忙不忙?天冷了多穿一点,翻来覆去就这几句。

最后,我也说,爸,我给你打点钱吧,你自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要省,我有好多钱。

我小的时候,他忙着赚钱,因为觉得给我很多钱更重要。他老的时候,我也忙着赚钱,因为知道他想要什么却假装不知道。

我没说出口的是:“爸爸,我不要钱,我想你陪陪我。”

2. 爱是你死我活

我越来越不喜欢回家,因为回家必吵架。

你一个姑娘家,一个人呆外面干什么,多累啊,回家考公务员多好,安安稳稳,听起来也好听,将来也好嫁人。

什么,房租三千多?你回家,我和你妈给你凑个首付,同样的钱够你每个月还房贷了,干嘛一定要在大城市拼死拼活呢?你那么点工资,付完房租,除去生活费,还剩下啥?

你也老大不小了,咋还不谈个男朋友?你眼光不要太高了,要我说啊,男的就要找老实的,好看的不顶用,过日子还是要踏踏实实的。最好家里要有房子,车子有没有没啥大影响,当然有最好,以后上下班接送孩子也方便。

我也不指望你往家里拿钱,也不需要你养老,我和你妈的退休金虽然不多,但够我们用了。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嫁得近一点,最好在老家,将来逢年过节也方便来看看我们,万一你在婆家受啥委屈了,也有娘家人撑腰不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离得远了,心也远了。

我不在乎对方有没有房子,有没有车子,我就想找一个能谈得来的。谁像你们以前啊,结一次婚就过一辈子,如果没有共同话题,我可没办法随便跟一个人过一辈子。难道你们想我以后离婚

公务员!公务员!不是公务员就是老师,除了安稳你们还知道什么?我可不想和你们一样,一辈子辛辛苦苦,安安稳稳每个月拿点死工资就满足了。我有自己的想法好吗,现在时代变了,你们那套根本行不通,我跟你们解释你们又听不懂。你们放心,我饿死都不会问你们拿钱的,反正是我自己选择的。

烦死了,能不能别烦我,我想干什么关你们什么事!你自己怎么不去考公务员?那么喜欢老实人,还不是跟着爸爸累死累活一辈子!

我摔门而出。

3.

韩剧《1988》里说:

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头一次当爸爸,所以,我们女儿稍微体谅一下。

大人们只是在忍,只是在忙着大人们的事,只是在用故作坚强来承担年龄的重担,大人们也会疼。

两代人的代沟永远存在,甚至因此对立,两败俱伤后,妥协的一直是父母,而你愈加愧疚。爱而无力改变,所以更显悲哀。

END

咩咩杂
咩咩杂  作家 咩咩杂,93年不熟就懒得理你,熟了就疯癫的水瓶女。梦想过混吃等死的无业游民人生。新浪微博:@miemieZA 微信公众号:咩咩杂(ID:miemieZA357)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咩咩杂转载请联系微信:yccjiubiubiu

父母说这是对你好,你却想着找根绳上吊

你惊艳了时光,却辜负了青春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活动 主题:辜负 01 张军看上去痞坏痞坏的,尤其看见罗琪,眼神里尽是挑刺找事的神情。 罗琪,高三八班的英语课代表,早在两年前,架不住张军的糖衣炮弹和痞坏的性格,落入敌方阵营,开始偷偷的和张军交往。 他们一起翻过学校的围墙,一起爬过校外的铁道,一起威胁过学校食堂的小伙伴替他们保守秘密,一起拿果汁当酒喝,喝到走路直不起腰来。 这三年来罗琪跟着张军轰轰烈烈的过日子,张军偷...

在不爱的婚姻中如何继续前行

前天正想写完文章睡觉,十一点多了,接到小丽的电话,问我另一个女友陈菲这两天有没有联系我。我说又出什么问题了?没有联系我,因为我总是晒幸福,而她总是抱怨,所以最近很少找我了。 朋友常常会这样一个幸福着,一个的婚姻却水深火热中,联系反而少了。 小丽把大致情况跟我说了一下,说陈菲和婆婆吵嘴,要把老公和婆婆赶出去。但是老公其实不想真离婚。(目前离婚不离家状态) 但是一旦搬离家,回头的可能性没有了。两...

小奶狗和大他12岁的小姐姐

临近学期末,和妈妈视频,宝蛋凑过来,问我:小姐姐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他的小脸晒的比过完年我回来的时候黑了些,但是小孩子嘛,皮肤还是细腻的,一笑起来嘴角上扬眼睛弯弯分外好看。 他和我说:我再有一周就要放假了,那你不能来接我放学了。说着撅撅嘴巴,有点委屈。 他开始上学的时候正好是我上大学,我的假期开始的比他早。每次期末考试,他从家走前都会冲我撒娇:你今天下午去接我吗? 我真是特别喜欢他这个样子,...

地儿小,耗子大

老韩是个手艺人,搞根雕的,其实他刚四十出头,只不过原来一直干瓦匠,日晒雨淋,风餐露宿,搞得又黑又壮,跟非洲兄弟似的,不,牙还没人家的白!脑袋抹了香油似的,唰唰反着白光。后来这七八年追求梦想上南方学习根雕技艺去了,觉得学的差不多了,就想回来打拼。一口浓重的满城口音让人找到了亲切感,“二爷吃咧呗?”那二大爷满脸的褶子就挤出笑来,回答“嘿……嘿……”边上佝偻着腰的占全咂着嘴说:“诶呦,老韩呐!好些...

红砖房里的性侵

我是柜子 一位没有情趣的男子和一个没有情趣的公众号 却始终心怀勇敢的苍白徐行 爱之于他 不是肌肤之亲 不是一蔬一饭 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 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1 云辛看到关于那个男人的一切,就会想起那天早上的肮脏和害怕。 那个男人把自己十八岁的欲望射进十岁稚嫩的身体里面,把整个性欲主义的残酷与黑白射进去,一脸的满足提起黑暗假装圣人。 十年过去了,云辛二十岁,那个男人二十八岁了。云辛对心口...

你的足迹点缀了我的人生 | 我的“无厘头”邻居

文/鱼筱豆 01 我有三个“家”,一个是充满的童年的老家,一个是中学之后的县城之家,一个是现在自己的小家。我在每一个家生活的时间都不算短,每一个家的周围都有着各种各样的邻居,每一位邻居都给我留下了不一样的回忆。 时间流逝,乡镇的发展很迅速,以前每天都围在一起闲聊、玩乐的邻居现在都被高楼大厦所阻隔。现在的“邻居”二字也早就失去了它本来的面目。我很怀念以前邻里之间的情谊,所谓的“远亲不如近邻”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