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不着调”的妈呀

2017-11-08 21:09:44作者:廖小小小赛

《我那“不着调”的妈呀》by 廖小小小赛

我妈今年五十了,还是那么不着调。

炒菜忘记放盐,开餐前才发现电饭煲忘按“煮饭”键,冰箱里收藏一周前的剩菜,需要打电话时到处找手机……

这不,她刚又告诉我:“刘奶奶送给你的那只公鸡不见了!大概从菜园子里飞走了!”

我在电话这边耸耸肩,少吃一顿鸡而已,没事儿。

我的淡定来源于我妈数十年如一日“不靠谱”的磨练,如果哪天她正常起来,那才让人害怕呢。

01

我妈年轻时就不着调。

爸爸是木匠,常年在外做工,农忙时才回家。他的收入再加我妈种田种地,基本够一家人开支。

但有一天,我妈跟着年轻时髦的小姑去了一趟市里,回来便说她要做生意。

“一颗白菜,种上几个月,只能卖几毛钱。一斤海带,从市里到乡镇,转手就能赚一块。我得去做生意。”我妈抱着朴素的经济价值观,开始计划她的创业之路。

但做生意需要成本,而且风险很大,我奶奶和我爸都坚决反对。

奶奶责骂我妈胡闹,不在家好好带孩子,学人做什么生意?有成本吗?亏得起吗?

我爸也觉得这事超乎想象,做什么生意?又不是养不起你们!人一走,家里的田地怎么办?在外抛头露面,不嫌丢人?

我妈的理想撞上了坚实的硬墙。

她默默地低头种地,但心中的念头如菜地里野蛮生长的杂草,总也锄不净。

她悄悄找外公外婆大姨小姑借了千来块,来到镇上租了店面。打听好门路之后,便跟着司机去进货了。两天后,正逢赶集,我妈的杂货店开张了。

她把运来的货物,摆在门口的木板上,逢人便招呼。只要有的赚,低价也卖。第一天,上门的生意还真不少。

待散墟后,我妈一屁股坐在板凳上,一手钳住腰包,一手搜罗出一张张零票儿,整理好之后,往食指吐一口唾沫,乐呵呵地数起钱来。

那时我和弟弟还在上小学,爸爸也在镇上做工,一家人挤在堆满货物的单间里,三四十平米容纳了四口人的吃穿住。厨房在旁边一个简陋搭建的半露天杂房里,每逢下雨天,菜锅里便飘进细条的雨丝。

我爸晚上回来,抿一口酒,不苟言笑。他知道木已成舟,给我妈做了几条高凳、几块大木板,还给我们姐弟做了一个高低床。

平日里为了进货,我妈凌晨四点多起床赶车。回来卸货时,有重物搬不动,便叫我爸帮忙。我爸扛货,一路骂骂咧咧。后来她常常一个人扛着上百斤的货物,在黑夜里独自穿行回家。

我妈的小店,自开张以来,生意一直不错。她嗓门大,脑筋活,算起账来又快又准。她愿意让利,且绝不缺斤短两,不久便培养了许多忠实客户。镇上的商家,见我妈来势汹汹,抢走了他们的生意,便生出许多言语。

我妈年轻时,受我外公外婆影响,吃素。他们便叫我妈“斋婆”,意思是“吃素的坏女人”。我不喜欢这个称呼,也不喜欢镇上的人。我想回老家,像以往一样满山野撒欢。可如今,我变成了外来的孩子,每天只能陪妈妈守着她的小店。

她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剥蒜子,抖海带,称胡椒,为了增加货物的卖相和卖货的速度而时时鸣起冲锋枪。我便是她圈禁的“童工”,自此失去了自由。

那年冬天,似乎格外冷。年底赶完最后一次集,除夕白天,一家人才背上年货,踏上回家的路。一路上,家家户户传出震天的鞭炮响和炖肉的香气。爸爸挑着担子走在前面,一言不发。我习惯了父亲的凝重,安静地走在母亲身旁。

冷风扑面,把我和弟弟的小脸冻得通红。爸爸的担子,忽然间绳索断了。他气急败坏地把箩筐一摔,生气地跺脚,踩踏散落一地的年货。

我妈冲上去,一边拉他,一边喊:“大过年的,发什么疯?”

“你还知道今天过年,我们这过的叫什么年?家里冷锅冷灶的,像过年吗?我叫你不要做生意,把日子都过浑了!”

我和弟弟吓得呆在一旁,妈妈捡起地上的东西,重新给绳子打上结。待她拾好货物,爸已经甩袖而去。妈整理了两个货担,一个人把东西挑回了家。寒风太凄厉,把她的眼睛都吹红了。

那一年春节,我和弟弟穿上了新衣,餐桌上摆满丰盛的饭菜。我们无忧无虑地在冬天的田埂上追赶,天真的我们并不知道,以后家里再也没有太平日子。

廖小小小赛
廖小小小赛  作家 脚步所抵,心之所及。

我那“不着调”的妈呀

把孔子与苌弘捆在一起的一道菜!千年以后到今朝,居然大放异彩!

两千多年前,针对祭祀饮食理论,孔子提出“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算是把厨艺与文化,实实在在地绑在了一起。 在《礼记》、《孟子》相继强调“君子远庖厨”的时代,文化人,特别是士大夫,纵然承认“食色性也”,纵然热衷于钟鸣鼎食的美食文化,但对厨艺一道,还是距离太远。 比如孔子,从维护礼义角度,算是对饮食有研究有要求有标准。但后来大名鼎鼎的孔府宴,纵然汁浓味厚地反映着孔子的礼义、文化思想,其厨艺,却显然不...

你的才华,在昏庸上司面前连狗屁都不是

朋友阿强,名牌大学服装设计专业,四年学生会干部,成绩优秀,能力很强。去年毕业,考到市里一大型服装设计公司工作,刚毕业就来到这样一个专业对口的大公司,欢欣鼓舞,信心百倍,决心大展宏图,干一番大事业。 谁知,他却遇到了一个昏庸无度的老板,就像一个嫁错婆家的倒霉女人,天天受气挨骂,不被重用,哀声叹气,郁闷至极。 原来,公司老板是子继父业,继承了去世的父亲所创大业。可他曾经是个浑浑噩噩、不务正业的纨...

播撒一颗蓬勃向上的种子

前一阵子学校举办为期一周的体育节。体育节对于我们老师来说,是麻烦,能不做就不做的麻烦事,因为耽误课程进度不说,还要在烈日下管束这些脱缰的野马们。但是对于孩子们来说却是期待了半个学期的盛大节日,因为不用在课堂里听老师们“念经”,还能在户外活动,最重要的是可以带零食来学校吃! 在田径比赛这一天,孩子们的书包里装的不是书,而是满满的零食,来到学校,各个都拿出零食跟同学“炫耀”自己带了哪些零食,有些...

这座城市风很大 | 夏至未暖,冬至未寒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一处发呆。 那里有一个洞,不漏光但漏雨,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洞并不大,不管雨下的有多大,只要用洗脸盆接在那里就可以了,而每当窗外的大雨在肆意瓢泼的时候,这间九平米的小屋子便会自动开始属于水滴的歌舞升平。 来烟台已经一个月了,我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才决定出去找工作,却由于带了两只猫且居住在郊区而受种种限制,我在一家东北菜馆遇到了几个老乡通过他们我知道了不远处有一个批发部招装...

那些被叫做假小子的女孩子们,她们怎么样了

1 再见到思思的时候,她瘦了很多,长发一直拖到后腰,远看跟拖把成精似得。 拖把精腰细腿长胸还大,健身了好几年,不是那种纤细的美,反而肌肉分明,充满了力量美。 思思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她是家中的独女,我第一次认识她的时候,她转学到我所在的班级。 那时候大概六年级,女孩子都开始发育了,班上的女孩子会穿上妈妈给准备的运动文胸,小胸脯挺出好看的弧线,她个子很高,有些壮,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装,...

《围城》:爱情这东西,得不到是苦,得到了更苦!

爱情这东西,得到了是苦,得不到更苦。 2018/2/18 周日 小雨 01. 钱钟书先生文采高,短篇多,但是长篇,《围城》则是一绝。 著名评论家夏至清先生评价钟书先生本人,为"才气高,幽默,以及会讽刺人"。而他的《围城》则完美的展现了他的所有特质。 《围城》叙述的是战乱时期的爱情故事,全篇讽刺性很强,钱钟书先生通过讲述主人公方渐鸿的一路经历,便将整个社会中男人的爱情三个状态完美的映射出来。 ...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