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红重庆,少年X的奇幻漂流

2017-11-08 21:09:39作者:星一_卷里故事

1

天要亮不亮的,闹钟响了,少年X出门去上学。没走两步,他惶恐地停了下来,怀疑自己来到了寂静岭。

四面都是白茫茫的雾,一步一个雾团,全部涌到了脚下。去学校要走过一条长长的桥,可是他竟然不知道从哪里上去。

他伸出手,像擦玻璃一样使劲在眼前舞动了几下,还真管用!雾像丝巾一样缓缓荡开,他看见灰突突的马路露出了一点点端倪。

终于上了桥。

“腾云驾雾,嗨!”少年X在桥上走着,兴奋不已。浓雾如海浪翻滚,带着江水的潮湿味儿、汽车的尾气味儿、还有擦肩而过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儿。

他凭味儿辨识着这些不同物体,觉得自己像一个快乐的瞎子,羽化成仙。

《在网红重庆,少年X的奇幻漂流》by 星一_卷里故事

2

少年X是走读生,中午要去父亲上班的地方吃饭。他那个“好(hào)吃”的老汉儿通常会带他去各种路边小吃摊晃悠,装一肚子的酸辣粉、小面、抄手、糍粑、炸土豆……当然,如果一不留神闹肚子了,那就只能吃食堂了——虽然食堂里的东西也就是那些。

去父亲单位的路沿着山坡一直往上。别误会,这可不是爬山,只是顺着车水马龙的平整公路走,越走越喘而已。

走了老半天以后,少年X还得换乘“电梯”继续往上。因为那近乎垂直的台阶让还没吃饭饥肠辘辘的他望而生畏。

梯形,这是少年X最早认识、印象也最为深刻的几何图形。因为爬山电梯的入口就是一个大写的梯形。风吹雨淋有些年头了,这个巨无霸梯形显得斑驳陈旧,脏不拉几的。

但在少年X眼里,那绝对是一个通往魔法世界的入口。

《在网红重庆,少年X的奇幻漂流》by 星一_卷里故事

两扇门无声地合上,外面的世界一下子被远远地扯出去、消失在电梯之外。管它春夏秋冬、电闪雷鸣,那些路那些房子那些人都被彻彻底底地隔绝开来,人造的灯光簇拥在周围,让他感到自己钻进了大山的肚子。

这肚子无限深、无限空,这部电梯贯穿其中仿佛一根脊梁骨。嗖的一下,电梯又像颗子弹冲到了大山的喉咙口……

到山顶了。

少年X走出电梯,被海拔不一样的风和耀眼的光线弄得一趔趄。

3

下午,学校组织去江对岸的工厂参观。少年X听到“江对岸”三个字,心就开始砰砰跳起来。

这城市有一条宽宽的长长的黄黄的江,也有一条窄窄的弯弯的绿绿的江。相应的,两条江上各有一条索道。

《在网红重庆,少年X的奇幻漂流》by 星一_卷里故事

少年X喜欢坐“长索道”,但不敢一个人去。身边都是陌生人,他仿佛感到大家都在害怕,只是大家不说。而和同学们一起就不一样:熟悉的人际关系,比安全带还稳妥。

他和其他十几个同学一起,被“塞”进了那个晃晃悠悠好像永远也停不稳的轿厢。孩子们叽叽喳喳,搞得轿厢愈发左摇右摆。

少年X心想,你们别闹了。索道,索道,“索”和“道”都代表着绳子。就这么一根粗黑粗黑的绳子,能承受他们这么多人的喧闹和拥挤?

忽然,大家一下子都没声儿了。因为齿轮开始启动,轿厢陡然下降,顺着底下的斜坡不受控制般滑向江上的虚无,如同一个怪兽瞬间吞噬了所有人的话语。

少年X差点叫出声。他坐过无数次索道了,依然想要尖叫出声。

完了完了,我们滑下去了。没有地了,只有江,只有天,我们悬在中间……

他被一阵绝望的快感撅住,每个毛孔都因为发麻而颤抖。

那无尽的、无尽的天空与大河把他和伙伴们包裹其中。哪有什么索道,哪有什么轿厢、齿轮、缆绳、站台……

星一_卷里故事
星一_卷里故事  作家 关心读书和读书人,讲述旅行和旅行者。欢迎关注:微信订阅号:卷里故事。

在网红重庆,少年X的奇幻漂流

陆小曼:从任性到克制,成长有时候是一瞬间的事

麦家陪你读书 嗨,早上好,亲爱的小伙伴们,这里是麦家陪你读书。 在微信后台回复“读书计划”,获取读书人的专属福利: 加入顶级大咖作家团; 专享线下社群活动; 48本好书籍,365个好日子; 聆听好声音,滋养你的心; 参与活动,有现金奖励。 读书,让我们遇见更好的自己。 【第一堂大咖课】已上线,点击阅读原文,可免费试听。 胡适说:陆小曼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 郁达夫说:小曼是一位曾撼动20世纪...

听闻冬天不太冷

骆希拉着行李箱,下了飞机就风尘仆仆奔回熟悉的街道,掏出钥匙没有半分犹豫的打开了那扇微旧的白色洋门。此时天外刚刚下了小雪,抖落上他满身的白。 门“吱呀”一声开了,正好望见屋里人手捧瓷杯,疑惑错愕的眼神。南方没有暖气,屋里屋外几乎一样冷,杯里升腾的热流遇到冰冷的空气凝结成白雾,缭绕在陆流清晰的眉眼间。他愣怔的望着,那个男人站在门口,一如往年,身后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而他的眼里,只有他。 骆希笑...

相互喜欢却没有在一起,我们还是辜负了相遇

爱情是场有去无回的旅途,好的坏的都是风景,我会永远记得那种喜欢却得不到的感觉,只是再也不敢冒险了。 Chapter 1. 我在初春时分认识了韩湛。 很久以后,当我在某本书上看到“情深不寿”这四个字眼,想起记忆深处的韩湛,莫名红了眼眶。 那天的雨特别大,我急着上课,一手举着伞,一手抱着书,小跑起来,韩湛冒雨从我身边跑过,一米八几的大男生轻而易举就把我撞倒在地。 我眼中的怒火对上韩湛那双清澈有神...

一个性别友善的都市?

【北京终于折叠】 在这个社会居然可以用“低端”来形容人,把人分为三六九等。但中产对这些熟视无睹。他们中间大多数在努力挣钱,努力买学区房,买通往上层阶级的门票,做着阶级越迁的美梦。北京在感恩节这一天,就折叠了所有的幻想。从第三空间低端人口因为一场大火要在零下五度的北京露宿街头,到第二空间北京中产阶级交5500一个月的幼儿园学费,让孩子被扎得满身针眼。 谨以下文纪念我们这些“低端”的人! 小说正...

是谁逼死了老江

老江没了,临走只留下一句:"我死也要死在新房子,那是我盖的,谁也不能住"。 每次回老家,总喜欢问奶奶村里有什么事情发生,往小里说是八卦,往大里说是关心村民,忧国忧民。可这件事让我提不起兴趣,说不上的压抑。 自从上了大学,很少见过老江。对老江的印象全都停留在小时候,老江是倒插门,千里迢迢"嫁"到这个他又爱又恨的村落。 老江是个老实人,皮肤黝黑,头发卷卷,说话大大...

穿越轮回找到你!

陆小婉说,我上辈子绝对挖人祖坟了,所以这辈子才特么的这么倒霉遇见慕联星!然后发生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 01 (慕联星,还我卖身契!) “啊!!迟到了迟到了!要迟到了!!” 陆小婉看了一眼手机,已经10:20了,完了完了,老妈给她安排的相亲时间是今天早上十点整,这回要是再见不着,老妈回家非得把自己扒皮抽筋不可! 都怪那个该死的资本主义大boss,安排那么多工作,昨晚又加班到凌晨一点才完成! ...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