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有岁月可回头

2017-11-08 21:09:14作者:克莱因瓶装的酒

《如有岁月可回头》by 克莱因瓶装的酒

微信公众号:Allen的花

她在相册里传了一张照片。嫩黄色枝丫粉红色花朵盘中坐着。看一眼就能嗅到花香。

他喜欢的不行,厚着脸皮求她:送我好吗?

她发来一个鄙视的表情,大男人还喜欢这个?

喜欢,看着好美。

美的东西多了,难道你个个都要寻了去?

他听出她话里的憎恶。忍着,仍是好脾气的求她:送我好吗?

她不依不饶:送了你你会不会转手就送别人啊?

不会。

你这个人说话是不能信的。她幽幽的回了一句。

他心头一颤。咳嗽不止。一大汪情绪在心头汇聚,呼之欲出。他缓缓咽下,仍是嬉皮笑脸的回她:哈哈,原来我在你心中是这样的人啊,哈哈哈哈。东西送我好吗?我会好好保管。每日看着,绝不送人。

他说的是真的。她写给他的信送给他的明信片音乐盒买给他的衣服鞋子他都好好的留着。每日看着。

可是她不信。

她终是不给。

他不死心,厚着脸皮发了自己的电话地址过去。然后等待。

电话响了,她的声音清清脆脆:穆仁轩。我是林夕颜。

门铃响了,她的笑脸晃了进来:哈哈哈,房子还不错嘛。缺不缺女主人啊?

他揉揉她的头发,再刮刮她的鼻子。然后把她整个揽进怀里。说:我就知道你会来。

她仰脸看他,脸蛋红彤彤的。

她说:你在这里,我怎能不来?

她突然踮起脚尖趴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惹我生气了!

钻心一疼。

他突然就醒了。四周黑暗沉沉,窗外车子驶过的声音海水般浸来。刺骨的凉。他趴在床边咳的喘不过气。

原来是美梦一场。

他早就失去她了。

十三年了。

十三年前他二十三岁。做了一个男孩的爸爸。

那孩子不是他和她的。

该怎么回忆她呢?

克莱因瓶装的酒
克莱因瓶装的酒  作家 微信公众号:克莱因瓶装的酒 个人微信号:454282264

如有岁月可回头

什么样的婚姻才算“完美”

文 三棵树树树 又一次在噩梦中惊醒,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写点什么。 我出生于一个不算贫穷的家庭,相反还算是富裕。但是一次又一次的争吵,投资失败,生活中或大或小的矛盾摩擦,终于还是让这段婚姻走到了尽头。 我总是会想,什么样的婚姻才是“完美”的?什么样的感情才能走到最后?是不是人到中年老年都要经历那些看起来可怕的婚后“痛苦期”? 我们都知道感情是有暧昧期,热恋中的激情期以及平淡期的。 最美好的大...

姑娘,你一定很幸运,遇见一个这么爱你的男人

姑娘,你一定很幸运,遇见一个这么爱你的男人 01 九点,我像往常一样,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最新更新的社会新闻和时事热点。一条醒目的标题吸引着还沉寂在梦乡的眼球——“妻子移植当天俩哥哥反悔 丈夫医院门口跪求岳父遭全家人抛弃”。 我被这个标题给镇住,我点开了,呈现的内容让我不寒而栗。 故事的主人公范林俊和她患白血病的老婆。她老婆骨髓移植的当天,配型成功的两个哥哥突然反悔,他在医院门口跪求岳父的...

闲谈老豆腐

歇了老大半天,他到桥头吃了碗老豆腐:醋,酱油,花椒油,韭菜末,被热的雪白的豆腐一烫,发出点顶香美的味儿,香得使祥子要闭住气;捧着碗,看着那深绿的韭菜末儿,他的手不住的哆嗦。吃了一口,豆腐把身里烫开一条路;他自己下手又加了两小勺辣椒油。一碗吃完,他的汗已湿透了裤腰。半闭着眼,把碗递出去:再来一碗!——老舍《骆驼祥子》 早上食堂做了老豆腐,油条硬的打牙,咬了一口只听到咔擦一声,想着自己如果是豌豆...

我跟领导撒谎的经历

我们从学习“撒谎的孩子被狼吃”开始,就一直被教导要诚实,不要撒谎。但讽刺的是,我们从小到大,好像但凡犯错,第一时间都不会坦白,而是找各种理由借口推卸或者掩盖。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2004年冬天,我和我的连长同乘一辆越野车,执行先潜勘查任务。跑到下午时,油箱里的油不够了,连长就同我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现在车油告急,前边镇上刚好有个加油站,我们破一次例,一会你带车去加油,我去勘查周边社情。...

一个雇农孩子的艰难求学路

一 一 解放前,父亲的父亲即我的爷爷是一位雇农,雇用他的是我母亲家族的人。 雇农就是没有土地的农民,是当时贫下中农里的的农民中最没有社会地位的一群人,也是建国后被划分为最赤贫的一类人。 我的爷爷为什么是雇农? 这有地域因素,他们家是在肥东二十蚌一个叫朱小郢的朱氏村庄。朱小郢离合肥相对较远,所以会更加贫困。 最主要的是我爷爷也是个泼皮,后来我二哥的德行可能更遗传于他。 但爷爷可能属于相貌英俊,...

一位癌症晚期病人人生终点的自白——我还不想走

“这次,我定然回不了家了。” 躺在这家医院四楼的病房里,我在心里无望又无奈地告诉自己。 我已经奄奄一息了,我好累啊,虚弱得连睁开眼睛都很费力,我的鼻子上套着呼吸机,我自己已经没有独立呼吸的能力了,大口地喘口气对我来说都得使出全身的力气,仿佛有千斤的重量重重地压在我的身上,甚至翻个身对我来说都是奢望。 我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我能想象得出现在的我一定是形容枯槁和面如死灰,我的胳膊和腿上也已经瘦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