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有岁月可回头

2017-11-08 21:09:14作者:克莱因瓶装的酒

《如有岁月可回头》by 克莱因瓶装的酒

微信公众号:Allen的花

她在相册里传了一张照片。嫩黄色枝丫粉红色花朵盘中坐着。看一眼就能嗅到花香。

他喜欢的不行,厚着脸皮求她:送我好吗?

她发来一个鄙视的表情,大男人还喜欢这个?

喜欢,看着好美。

美的东西多了,难道你个个都要寻了去?

他听出她话里的憎恶。忍着,仍是好脾气的求她:送我好吗?

她不依不饶:送了你你会不会转手就送别人啊?

不会。

你这个人说话是不能信的。她幽幽的回了一句。

他心头一颤。咳嗽不止。一大汪情绪在心头汇聚,呼之欲出。他缓缓咽下,仍是嬉皮笑脸的回她:哈哈,原来我在你心中是这样的人啊,哈哈哈哈。东西送我好吗?我会好好保管。每日看着,绝不送人。

他说的是真的。她写给他的信送给他的明信片音乐盒买给他的衣服鞋子他都好好的留着。每日看着。

可是她不信。

她终是不给。

他不死心,厚着脸皮发了自己的电话地址过去。然后等待。

电话响了,她的声音清清脆脆:穆仁轩。我是林夕颜。

门铃响了,她的笑脸晃了进来:哈哈哈,房子还不错嘛。缺不缺女主人啊?

他揉揉她的头发,再刮刮她的鼻子。然后把她整个揽进怀里。说:我就知道你会来。

她仰脸看他,脸蛋红彤彤的。

她说:你在这里,我怎能不来?

她突然踮起脚尖趴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惹我生气了!

钻心一疼。

他突然就醒了。四周黑暗沉沉,窗外车子驶过的声音海水般浸来。刺骨的凉。他趴在床边咳的喘不过气。

原来是美梦一场。

他早就失去她了。

十三年了。

十三年前他二十三岁。做了一个男孩的爸爸。

那孩子不是他和她的。

该怎么回忆她呢?

克莱因瓶装的酒
克莱因瓶装的酒  作家 微信公众号:克莱因瓶装的酒 个人微信号:454282264

如有岁月可回头

月色杀人

“欸,昨晚的月亮又红了。” 小路上枯黄的草籽晃荡着摇,女孩穿着硬邦邦又漂亮的皮鞋,在水泥路上敲出哒哒的响。 前面的陆怡侧一下头,也没看落在后面的陈茵,满不在乎地回:“你又癔症了,月亮哪里是红的。” 陈茵坚持:“真的,我看得分明。”大抵声音低,不像是说给别人听,倒像是自言自语,因此陆怡也不理她,自顾自往前边走。 镇里的学校五点放学,陈茵和陆怡要走一个小时才能回家。她俩离得近,一直结伴儿走。通常...

请君入瓮计中计

1. 民国时期的天津,一家名叫“君临阁”的古董行里,谢遇正坐在二楼的雅间。 “这款是新疆和田产的玲珑暖玉翡翠镯,水头好,颜色正,5000大洋,您请上眼。”剃着光头的店伙计把一方晶莹剔透的镯子呈了上来。 谢遇斜睨了一眼,摇头说道:“太老气!” 店伙计顿了一下,又捧出一盒珍珠的手串,媚声说道:“这是产自南太平洋法属波利尼亚境内盐湖的大溪地黑珍珠,一共18颗,1万大洋,您看看怎么样?” 谢遇品了一...

演花者说·我听说过的世界

“嘟嘟...嘟嘟...”手机通话被挂掉的声音。 “四十六楼的大婶在跟自己的丈夫大吵大闹,丈夫坐在桌子前低头喝着闷酒默默不语。” “二十七楼的新婚小夫妇,正在看着电视互相依偎在沙发上嬉笑。” “二十三楼的失业青年,双眼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打着网络游戏。” “九楼的两口子正在为孩子考试不及格,痛打儿子。” “三楼的老头正在抱着孙子浇花,眼神里满是宠溺。” 老王是个精神病患者,他常常不在病房里待...

无美食,不长大

文|猫石鱼 致心底那些跟食物连结的瞬间 儿时最初的记忆,有次姑父夹着一个鸡腿,唤我离开妈妈的怀抱走过一块沟板去拿,妈妈放下我,我跌跌晃晃一步一回头看妈妈,最后拿没拿到吃没吃上都不记得,只记得当时非常高兴的是那个小小的我,可以第一次独自走过那块沟板。 幼儿园入学前最后一年我被爸妈送到爷爷奶奶家过夏天。爷爷爱吃红烧肉,每顿饭点都挑带皮偏肥的夹心五花往我碗里送,还给肉汤拌饭,说那是最好的。我不管不...

最弱超能力

李听十二岁的时候发现自己有了一种超能力,就是可以在下雨的前一天预知第二天会下雨。 第一次发现这个超能力的时候她十二岁,那天晚上李妈妈正在给她准备第二天要郊游的零食。李听正在看动画片,突然脑中就冒出一个预感,这个预感被她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明天要下雨。” 李妈妈一时没听清,问她:“你说什么?” 李听也愣了一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说明天要下雨,但是她就是肯定明天会下雨。 “妈妈,明天会下雨...

【柳如是】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 一,青山黛,美人如花隔云端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木柳案前,只见一青衣女子斜坐窗前,云鬓微乱、纱襟拂袖,阁内尤有暗香浮动。 “稼轩居士尚作此词以比一己之,我又未尝不可,今后,我可改名作'如是'观”。 一阵小雨自窗口洒落女子指尖,偶有触动便轻灵一跃,青纱飞扬,绿云扰扰。一双眼波光潋滟、红唇微张,美如画中仙,只是堪堪那眉梢太过刚硬,又让她多了些硬性。 阁内珠帘微动,叩门之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