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也谈文学叫好不叫座

2017-11-08 20:39:17作者:绛洞花王

《蝴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也谈文学叫好不叫座》by 绛洞花王

下午的时候有简友询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到底该如何选择题材?在我看来,叫好不叫座是个挺大的问题。”看得出来,提出这个问题时他应该是心存疑惑的。而这简单的两句话,却不觉撩拨动了我沉寂的思绪。

当今文学果真是处于一种“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境地吗?

我想,这个问题,其实在不经意间已经涉及到了“知音”层面。对于“知音”这一问题,当属南朝文学评论家刘勰讲得最为清楚。一部《文心雕龙》奠定了他在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史上的显赫地位。《知音》篇也收录在其中。

《知音》开头即呼出“知音其难哉!音实难知,知实难逢,逢其知音,千载其一乎。”

这段话并不难懂,归根到底是在告诉我们,读者与作者的关系,类似于知音。倘若遇到好的知音,能够鉴赏文章,也就不会导致好文被埋没。

可刘勰的高明之处并不止于此处,他还详细列举了鉴赏者存在的三个毛病:贵古贱今、崇己抑人、信伪迷真。

以上几点弊病,在我看来,都是导致读者不能对除了自己以外的文学作品作出真诚的理解和客观公正的评价的重要原因。

那么,是不是只有当今新时代的我们,会遇到这样的困惑呢?当我们走进历史的长廊,会轻而易举地发现,类似的尴尬,古人也遭遇了不少。

作为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有着“古今隐逸诗人之宗”称号的陶渊明,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是举重若轻的,甚至是无人可撼的。而他也影响了王绩、孟浩然等一大批优秀诗人。

可是睿智旷达如王维之辈,对待陶渊明尚不能做到完全理解。他否定陶渊明从彭泽令上辞官归去,认为他完全是自讨苦吃,是“忘大受小”。因而,王维也很难成为渊明文学上的知己。

直到萧统的出现,陶渊明才算是碰到了知音。萧统说:“余素爱其文,不能释手,尚想其德,恨不同时。”字里行间都真诚地表达了对于陶渊明由衷的敬仰。此外,萧统最早为陶渊明编集并作传,采集他的八首诗入《文选》。从此以后,陶渊明总算在文学史上有了一席之地,但此时,距离东晋已过了三个朝代 ,历时一百年。其间经历了多少辛酸与误解,不言自明。

好在,到了近代,王国维先生给予了渊明的文学成就以精准的评价。王国维曾说“天才者,或数十年一出,或数百年而一出,而又须济之以学问,助之以德性,始能产生真正之大文学。此屈子、渊明、子美、子瞻等所以旷世而不一遇也。”透过这段评价,渊明也算遇到了难得一觅的知音。

众所周知,李煜是五代南唐的国主,因而被称为李后主。他的一生可谓是坎坷不平:在宋兵攻打下金陵之后,他被作为俘虏送到汴京。从此以后便过着以泪洗面的生活,最后悲催到连怀念故国都不得,一杯毒酒带走了这个误投胎皇家的多情词人。

李煜在词中沉吟道:“四十年来家园,三千里地山河”,字里行间充斥着沧桑感,而他也常常从梦境中被唤醒,一个人在孤寂的夜里独自品味着屈辱和痛苦。

因而,今昔对比,成为他文中常见的意象。无论是春花秋月、风声雨声,还是落红残花,都能让他感受到生命的无限哀戚。

我是爱读李煜的文章的,文章憎命达。也许正是悲催的人生遭际才催生了一代伟大词人。李煜在诗中抒发的情感太过炽烈,以至于感染了千年以后的读者。这样的文章,这样的诗歌,简直是在用生命谱成的一曲悲壮的歌。不消他本人去拼命言说,早已赚了后人成筐的眼泪。试问,这样的文章,还需要庸人自扰般地担忧叫好不叫座吗?

清代出了两个著名的小说家:蒲松龄和曹雪芹。俩人写作的时代,没有出版社,没有稿费和版税,更没有这样那样的奖项,写作甚至成为了一件寂寞和被人耻笑的事情。可是,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终于写成了伟大著作《红楼梦》。而蒲松龄数十年如一日的写作,终于成就了他“刺贪刺虐入木三分,写鬼写妖高人一等”的艺术境地。

这个中辛酸,更与何人说呢?

再详细列举,会发现那些璀璨的文学之星也曾经有过顾影自怜的时刻。孟浩然屡试不第,漂泊无依;柳永不得不奉旨填词,未来之路幽暗如漆;姜夔对自己无所成就的人生始终无法释怀;孟郊一生怀才不遇,自伤自怜……

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

通读诗书后不难发现,一些真正了不起的书、了不起的作家,他们总有一些共同特点,一般来说,在精神上非常自尊,不把自己看得那么廉价。在清贫中耐得住寂寞,时时刻刻以自我的初心为导向。

所以,真正的文学是不怕埋没的,优秀的作品总有人慧眼识珠。时间,会来检视一切。我们需要做的,不过是低头默默耕耘。

在前行的道路上,还需要时不时停驻脚步,思考一下自身的定位。

写作,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情。热爱写作,需要充足的理由。比如说,是为了愤怒的宣泄,愤怒出诗人嘛;又比如说,为了证明自己在人世的存在,我写故我在嘛;或者,还有一种人,比如余华,热爱写作,只是因为它给了人更多欲望、更多的想象力、更多的情感。

这一点,我想对于写作的人,尤其是闷在书斋里的人,至关重要。

大千世界,人声鼎沸,我们只能在一隅低语。写作,俨然成了直抒胸臆的刀和笔。但是,要时刻牢记,不要轻浮急躁,耐住性子,以我手写我心。时代发展越快,我们就要越慢。

毕竟,写作是一条比人生还要漫长的道路啊……

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十二天

下一世,我们再相爱。

他和她从小青梅竹马,无话不说。 他,凌月风,天月国将军人称一代“战神”,嗜血无情,霸道狂妄,却独独只对一名女子痴情温柔,为她,他可以不顾自身性命。 她,岳舞裳,天月国左丞相的掌上明珠,她温柔大方,举止优雅,人生最大的幸运就是让她遇上了凌月风,人生最大的悲剧便是遇上了一个叫墨寒勋的男子。 她一心想要嫁于墨寒勋,家人却不同意,所有人都劝她,就连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凌月风,也劝他说,墨寒...

被抛弃的男人

三十岁已死,八十岁才埋。 阿鬼已六十多岁,面容清瘦,双眼深深地凹陷在他小小脑袋上,只有眼珠转来转去的时候,你才知道他是个活物。 按理说阿鬼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每天勤勤恳恳把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收拾个干干净净,她年轻时也曾是个大美人儿,被阿鬼连哄带骗,嫁给了阿鬼。虽然偶尔有怨言,但也不曾说过什么恶言,一心一意的抚养着一双女儿,也没有让阿鬼怎么操心。 大女儿今年刚刚出嫁,懂事的很,没花阿鬼一分钱...

良儿,我们来世再爱

01 “求求你,求求你,给我点吃的吧,我都三天没吃东西了……”熟悉的声音传来,人人避而远之,一时间繁华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如受惊鸟群般分散开来。 只有一位老者看着跪在地上穿着乞丐服的少年叹了口气,伸手从笼子里拿出一个包子递给了他:“二狗子,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二狗子抬起头来,虽然脸上脏兮兮的,但俊朗的轮廓仍然清晰可见,晶莹透亮的眼睛如同泉水一般透彻。 “谢谢爷爷,我自有打算。”他说完...

我是忘不了你,那就这样吧

阿特喊我出来喝酒的时候,我已经有一周没有见过他了。这个无比注重自己外表的男生,居然穿着皱巴巴的T恤,拖着人字拖,没有抓过头发,枯蓬蓬的像是一堆杂草,即使带着黑框眼镜也遮不住的黑眼圈,走近的时候我看清他胡子也没有刮。 “嗨。”阿特咧嘴笑了笑,要是放在原来我可能还会在心里感叹一下阿特还是帅气啊。 “嗨你个大头鬼,”我瞪了他一眼,“你到底怎么了。” “喝酒喝酒,喝完酒再聊。”阿特笑嘻嘻,并不正面回...

你闯进了我的梦,一夜梧桐雨

我为什么不能和你在一起? 时间倒退到五年前,那一年我像头小野驹,拼命的挣脱囚笼了十九年的家乡,来到了一个除了认识我自己,我谁也不认识的城市上学。 突然的一天,你闯进了我的世界,从此梧桐雨绵绵无期,再也没有人能走进我早已关的死死的心门。但是,你也永远的迷失在了我血路阡陌的左心房。那一年深秋,你稚嫩的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像个从树上北风吹下来的青苹果。社团每一节课,我...

爱如柳絮,纷飞起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追央视的《等着我》特别入迷,不仅首播的时候巴巴坐等,隔天重播我也能哭得稀里哗啦。这种情绪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让我那段时间的人特别特别丧,被朋友批评之后,为了摆脱那些,我直接屏蔽掉了此类节目单,一概不看。 好巧不巧,有天去亲戚家作客,茶余饭后老老少少开始闲聊,不知道是谁选了一个点播节目,是那种家庭亲子的,我以为是宝宝汇报演出的形式呢,就开开心心地跟着看起来。 我印象深刻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