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人间,寻你千万遍

2017-11-08 20:39:12作者:佳人如玉

《倾城人间,寻你千万遍》by 佳人如玉

终于找到你

【1】

这是一个平常的清晨,和往常一样,没有一丝预兆。

阳光正好,丝丝缕缕的光透过院子门前的大树,投射在院子里怒放的风铃花上。阳光下的紫色的花儿一朵朵就像镶了一道道金边,美得耀眼。

难得早起的烟霞,正在院子里摆弄花草,浇花的喷壶已经灌满了,水溅了一地,走神了的烟霞收回了思绪,叹了一口气,继续浇花。

昨晚,烟霞和亦凡又吵架了,吵架的原因说来让人啼笑皆非。

吃过晚饭,亦凡躺在沙发上看他的世界杯足球赛,眼睛随着足球转动,一眨不眨。

“亦凡,我有话要对你说。”烟霞坐到亦凡面前。

“说吧。”亦凡眼睛依然盯着电视。

“你能认真听我说话吗?”烟霞有点恼火。

“说吧说吧,我听着呢。”亦凡看了一眼烟霞。

“今天我去了医院……”话还没说完,“好球!”亦凡从沙发上跳起来。

“好你大爷的!”烟霞再也忍不住火气,用手里的苹果砸在亦凡的头上。

“你发什么疯?让我好好看一场球赛不行吗?”亦凡也有些生气。

“你就看你的球吧,晚上抱着球睡!”

烟霞反锁了卧室门,气鼓鼓地睡了。

在客厅看足球的人,嘴里嘟哝着,“什么人啊,越来越不可理喻,看个球都看不爽。”

球赛继续放着,看球的人却没了心思。

这个夜晚,两人谁也不理谁,但都辗转反侧,睡得不安稳。

【2】

喝饱了水的风铃花犹如刚沐浴过的新娘,一串串紫色的花朵上,亮晶晶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美娇娘脖子上的项链,闪着耀眼的光芒。

想着今天早晨连早餐都没有吃的亦凡,烟霞心里有些担心。她拿出了手机想打个电话,又放下。不能先认怂,这一次先低头,以后他就对你的退让心安理得了。

忽然,躺在一旁的小狗甜甜,狂叫起来。一边叫一边咬着烟霞的裤脚往外拖。

“怎么了,甜甜?”话音还没落。只听见门窗不停晃动,发出哐哐哐的声音。大地在颤抖,房屋在倾塌。

“地震了!地震了!”有人在喊。烟霞惊呆在原地,狗狗的狂叫声惊醒了烟霞,于是拔腿狂奔。

跑到了大马路上,烟霞惊魂未定。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家,周围的建筑,一点点倾斜,崩塌,就像玩具积木一样,倒下,散开,一时间尘土飞扬。

整个世界都倾塌了,烟霞一个人站在茫茫天地间,恐惧地颤抖着。

这时,有人在哭喊“妈妈,快啊!快出来啊!”声音因为恐惧而嘶裂高亢。

有人来不及跑,被压在了废墟下,被埋在了黑暗之中;有人在往已经倒塌的房屋里奔跑,那里有他们熟睡的亲人;有人在撕心裂肺地哭泣,大声呼喊失散亲人的名字;有人命中被倒下的硬物砸中,大声呻吟;有人还没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就已经失去了生命。

大地还在颤抖,在怒吼,余震不断。死亡的阴影笼罩在这个小城。

亦凡呢?我的亦凡!烟霞颤抖着拿出手机,给亦凡打电话。电话里传来无法接通的提示音,通讯中断。

你介意吗?我是一个特别爱钱的女生

文/一粒少女 最近因为双十一快要到了,所以大家都在调侃自己是单身狗一只。表示想脱单,朋友问我对脱单的看法。我瞥了一眼我的朋友,说到,不想发表意见,现在的我,只爱钱。 在网上以前流行过一句话,以前有病,追求爱情,现在病好了,只爱钱。朋友以为我是开玩笑,可只有我自己知道现在的我真的是想脱贫。 对于一个快二十岁的女生,脱单不重要,脱贫才重要。真正意识到这点,是在前段时间,和父亲的一次段话中。才意识...

你有勇气过你想要的生活吗

如《月亮与六便士》所感:月亮代表高高在上的理想,六便士代表低入尘埃的世俗,你想要哪个?抛开世俗去只求理想,还是俯身于尘世追名逐利?大多数人应该是两个都想要,两个都不想放弃,但兼得者少之又少;大所数人徘徊期中,深受其害; 01 小美某知名211大学硕士,毕业后在三线城市的大型合资企业找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月薪5K,对于三线城市来说,也不算少了; 工作了一年之后,小美感觉疲惫不堪,制度管理上面的混...

我们要互相亏欠,要不然凭什么怀念

袁林是在王婷箍牙的那天喜欢上她的。 他说,你不知道每天凶巴巴的王婷咧着嘴巴一小口一小口用勺子吃面条的样子有多可爱。可爱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时候王婷天天大半夜把我晃醒了说她饿。 王婷箍牙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她对所有人都讲过的自己在准备艺考 ,播音主持专业的形象很重要;另一个是只有我知道的,她在偷偷和隔壁班陈志明谈恋爱,有一次陈志明随口说了一句她的牙齿不好看,第二天她就带上了牙套。但令王婷...

天才与疯子——一念之间

大学的第一个寒假天气异常寒冷,太阳老大老大了散着光芒却一点温暖都没有,趴在暖气片上的小白赖着不肯走,但怕冷的我却一口气骑着车赶到了五里外的外公家,不为别的,只为确认他的死讯? 我之所以用他不是为了故弄玄虚,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他叫啥名,不止是我连我爸我妈我外公我外婆整个村的人都忘了他的名字,他是一个没考上大学的高中生,因为没考上大学,他疯了。因为他疯了,所以他就叫疯子。从我记事起,我就听说过他,...

【原创短篇】军官的糖果

他站在那栋房子前有段时间了。 这是位饱受战火摧残的中年男子,凌乱的头发掺杂长途旅行的灰尘。胡子随意地理过,留下参差不齐的胡茬。他的脸看起来很久没洗过,时常紧皱的眉头里似乎藏着污垢。眼睛仍有些红肿,大概是没有休息好。破损的军装即便已经脏污褪色依旧威风不减,几块勋章擦的锃亮。 军官手里捏着一根几乎快燃尽的烟,这是战场上的配给,就这么可怜的一根,他可以抽上一周。现在他粗糙的手指仍夹着烟头,烟草早已...

一场雪,一片竹林,一扇窗户

白露的老家是在农村,门前是一弯月牙形的池塘,池塘坐西朝东的一侧专门铺有水泥板,供人们洗菜洗衣服和其他该洗的物件。 屋后是一片竹林,每到秋天,枯黄的竹叶便像蝴蝶一样乘着风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 白露的母亲在这个季节也很为这些竹叶头疼烦恼,因为前脚刚将庭院打扫干净,一转身那些竹叶又飘落下来,院子里又是一片狼藉。 母亲总是说,这些竹叶怎么不一次性掉个干净,好让我一次性也扫个干净啊。每次总是掉一点掉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