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的另一个真相

2017-11-08 20:09:29作者:林姑娘与波斯猫

《出轨的另一个真相》by 林姑娘与波斯猫

01

30岁的雅妮在公司里不上不下的挣扎着。

她工作非常勤奋,可却总是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上,事业遭遇瓶颈期,令她苦恼不已。

正在这时,兄弟单位的一个小伙出现在了她的工作中。小伙工作能力非常突出,时常给她一些业务指导和实质性的帮助,很快,她的工作突破了瓶颈,成功晋升。

为了感谢小伙子,她邀请他一起吃饭庆祝。

席间,她喝多了,为了这几年来工作中遇到的那些委屈,也为了小伙对自己无私的指点。

越喝越多,眼神竟有些迷离起来,在坐她对面的小伙看来莫名的有了些许风情万种。鬼使神差地,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她竟然没有抽出来,他们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地下情人。

雅妮清醒后才意识到自己铸成了大错,可她抵挡不住那份帮助和关心,她欲拒还迎的矜持着,也接纳着。

小伙还是一如既往地给她支持,她也心安理得地接受着,老公一直被蒙在鼓里。

02

雅妮的内心分裂着,她既有愧于老公,又放不下情人对自己的关心,只好带着沉重的心理负担战战兢兢地任凭日子水一样流淌。

就这样持续了三年多,他们的关系暴露在了老公面前。

老公满脸的难以置信:我对你不够好吗?我们家缺衣少饭了吗?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去败坏门风呢?

雅妮无言以对,这三年多来,她说不上自己对情人究竟有没有爱,或许只是习惯了那种帮助和呵护,仅仅只是习惯而已。

她后来仔细想想,发现其实并没有多少爱,只是想通过他在工作上有更多的成就罢了。

她保证彻底断了后,老公原谅了她,但她知道,老公的心里根本过不去这个坎儿。

她努力做一个好妻子,在重新回归家庭后,老公还像以前那样对她好,可在他眼里却时常发现受伤的神情,尽管他隐藏的很好,可还是会被心思细腻的妻子一眼看穿。

一年多后,雅妮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老公出轨了,一个20多岁的姑娘爱上了他。

她在痛苦过后,还是希望这个家不要散了。她说如果想好好过,那就立马和那个姑娘斩断情丝。

让她出乎意料的是,老公很痛快地就答应了:反正我们也没什么情丝可言。

雅妮以为他们爱的轰轰烈烈呢,以为他不过是敷衍自己呢,以为他们根本就断不干净呢,没想到老公只是出于心里不平衡,出轨不过是为了报复自己,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爱,仅此而已。

03

这就是出轨的另一个真相:报复对方。

他们的潜台词是:凭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行?不那么做我这心里总是过不去。

仿佛在他出轨后,自己也出轨才能将痛苦降到最低,才能互相扯平。“他和别人过得那么开心,我这么难受,他怎么可能体会的到,我连个哭诉的地方都没有,我也找个人心疼一下自己,大家互不相欠,这样也好,反正家里没有温暖了,他去外面找,我也去外面找。”

有一天,某个朋友正和一个男人视频,那个男人我认识,被我无意中发现了,我问她你为什么要这样?

那时,她老公已经找了别人,归罪于她太强势。

她反问我:为什么不可以?

“他出轨,你也出,那你和他有什么区别?”我据理力争。

“你不懂,人都是相互的,他那样对我,我为什么要对他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就是最好的办法。”她说的有些激动。

安息吧,父亲

一 今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俗称“寒衣节”。豫西一带风俗,家家户户都要为已故的亲人送寒衣(烧纸)。趁着周末放假,我从渑池回老家看望母亲。傍晚时分,陪大姐一起为爷爷奶奶和哥哥送寒衣。 返回时从父亲坟前路过。父亲没过三年,还不能“送寒衣”。我和姐姐又在路上商议父亲的三年该如何准备。 秋去冬来,父亲离开我们也将近三年了。三年来,“父亲”一直萦绕在我们心头。我几次提笔想写一写父亲,每次都被眼中打转的泪水...

这座城市风很大|来上海5年,我搬了7次家

接到房东的电话是在半夜两点多,房东在电话里小心翼翼地说:“小李啊,不好意思,我儿子刚从国外回来,我想把房子收回来给我儿子住,你放心,这个月的房租我会全额退给你的……”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清了,脑海里只有四个字在回响:又!要!搬!家! 不一会儿,就听隔壁传来一声怒吼:靠!大半夜的搞毛啊! 我现在住的这套房子是一个三室两厅的套间,我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合租,我住在其中一间侧卧,一个月1200。 躺在床...

谈谈安全感

最近与微信朋友聊天,她告诉我,在爱情里,她没有安全感,常常感觉无助与无奈。男友比他小几岁,属于九零后,总是孩子气,缺少担当,什么事都需要她来决定,很依赖她,思想很幼稚。 最近两人吵的不可开叫,谁也不服谁,最后在面对两人是否要分手问题时,男友直接甩锅给她,让她来决定。当她正在犹豫不决时,怀着对过去不舍,想着如何去挽留时,如何去延续他们的爱情时,男友跑来告诉她,分手吧!说给不了她什么。 她告诉我...

村人村事之十九:笔匠

村人村事之十九:笔匠 杨府/文 笔匠的叔父是一个老笔匠,制笔贩笔,闯荡江湖。因为见多识广,为人颇为自负,又风流倜傥。年轻时在汉口翠微路染上花柳病,失去生育能力。 笔匠5岁时,过继为子,6岁学制笔。其叔父耳提面命,从篦梳、捆扎成形到熬制黄香、采削笔管,一一把臂,悉心栽培。 笔匠少时聪颖,九岁即能独立制笔,刻上祖上的堂号:"致远堂",竟可乱真。其叔父很为自豪,毛笔数量大增。 笔分三级,一是麻丝笔...

厕所间开着扇传递爱的小窗

1 十年前,准备买房结婚。东挑西选,房子终于买好了。说来上家房主和我们还挺有缘份。当然,我指的并不是买卖交易的缘份。 房子女主是个上海白领,她老公和我是同乡,都是东北吉林人,听着乡音都觉着多了层亲近。我老公是个爽快的上海人,没费多少波折就款清过户了。 四人从房产交易中心出来,临别时,女房主对我们交待了一下左邻右舍的情况。关照我们格外当心隔壁那对老夫妻。 因为一条狗,她和隔壁吵了几次,都打过1...

你在我眼中就是爱情的样子

(1) 临出门前,我掏出手机,深吸一口气,给小舒打了个电话。 电话过了很久才接通,我抢先说道,“新年快乐,小舒。” 天气很冷,我的声音有些许发颤,拿手机的手也有点不受控制。 电话那头的声音透露着疑惑。 “谢谢,新年快乐。” “小舒,”我叫了她的名字却沉默着没有接话。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咯?” 我抢在她挂电话之前问道,“你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那就好。” 我和小舒没有互相道别就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