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起,管它征文还是对文

2017-11-08 19:40:00作者:见伊

文/见伊

《走起,管它征文还是对文》by 见伊

图片来自花瓣网

在简书,跟着一群人来疯的兄弟姐妹们,我不知不觉从夏天走到了冬天,当然还会走向春天。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小雨转多云

算算时间,我来简书一年多了,虽然毫无成绩,可是乐在其中。

我个人主页说明“理科出身,醉心文字”,根本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自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除了单位要求的报告公文,QQ空间里偶尔的日常记录,我几乎已荒废文字。

去年,机缘巧合来到简书,单打独斗,好几个月才更新一篇文章,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多久。

正儿八经写文是今年六月的事,在这个月,我一不小心加入了一个小众的群(如果群主愿意出钱,我会在此处植入广告,嘿嘿)。这个群高手如云,有斩获多个征文赛一等奖的,有中文系科班出身的,有经常在纸媒发表作品的。但,这些都不是最重点。

重点是群风太好,随便一个话题都能聊几百条,一言不合就唰唰发红包,动不动就把群主斗得招架不住。写不出文章时,跑到群里撒泼、疯聊,我们美其名曰“头脑风暴”,灵感可能就来了。

因为个人工作原因,我一度退群。回来呢,是性格相投的陌上红裙姐姐的费力劝说成果,也是群里有一班引为知己的兄弟姐妹们。

身兼作者与读者,为写出一篇文章挥汗成雨,为读到一篇好文抚掌大乐,都是我们。“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互相打气,互相挑刺,都在促进每个人不同程度的成长。

简书像个大舞台,人来人往,五花八门的活动层出不穷,像一帖帖强心剂,给时有怠倦的我们注入源源不断的活力。

第一次参加征文,看到别人的文章被加入精选,以为要自荐的,我还巴巴地简信主编,结果发现自以为是了。如今想起来,不免觉得好笑。

“美文·美食·美好的你”征文,我一个厨房小白,对美食没有研究,原本不打算写的。在上个征文优秀作品群里,被谈写作主编驿路奇奇一吆喝,被米喜、晴天一怂恿,我和芳菲晚、陌上红裙,在征文截止前最后几个小时赶出来,意料中的没得奖,也是服了各自的热情与速度。

征文活动中,我跟芳菲晚姐姐尤其喜欢赶末班车。最乌龙的一次,得知人家居然已在截止日期前评选完毕,我们连陪跑的资格都没有,说不郁闷也是假的。

当然,如果要了解一个人,甚至能够互为知己,我想莫过于写对文。

第一次写对文是与米喜。米喜写了一个少年相互喜欢,最终没有在一起的故事。我刚好有类似的构思,干脆对了她这个故事的男生版,揣摩男主的性格、行为,把错过又怀念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几乎把自己给写哭。结果呢,大家说这个男主心思太细腻。

最走心的对文是与晴天。与晴天组成世间事专题的星探CP,本着晴天在群里的过度活跃,我原打算写一篇嘻哈风完事。约定互访后,我突然认真了,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直接把采访引向拷问内心。到最后,太了解一个人,反而不知如何下笔。毋庸置疑,这是我写得很用心的一篇。厚脸皮地说,“最美的文笔”比一等奖更让我得瑟。

最火爆的对文也是与晴天。我再次客串男生,写出了入简书以来的唯一爆文。当然,这个爆是相对我自己而言的,于大神没有任何参考意义。写完不过瘾,又把芳菲姐姐拉进来写了另一视角的。竟然引来陌生的朋友写了一篇,这是我们根本没想到的。

后来,日记专题组织不同视角的对文活动,我们笑闹着说,咦,这个灵感不是来自于我们吗?之后,我、晴天、芳菲晚和月儿上山了加编外虬田,以最快的速度组队,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在四个人的感情纠葛里,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流、碰撞中,我们加深了对人物的理解,也增进了彼此的友谊。

所以,我们经常吼叫,没什么好写的时候,就活动走起,管它征文还是对文。你看,这会儿,我们还自发组织了“一起写征文的日子”。

写文章的人内心都住着一个孩子,所以人来疯亦是褒义词。在简书,跟着一群人来疯的兄弟姐妹们,我不知不觉从夏天走到了冬天,当然还会走向春天。

只想说,遇见真是美好。

米喜  一起写征文的日子

晴天的天  一起参加征文的日子

后来,我做的梦,写的文字,大多与你有关

7 加班补课后回寝室,这个时候路上很冷清的几乎没人。还好有路灯,只是不太亮,就像月光一样白蒙蒙的一片。 身边偶尔也会有人经过,大多是高三的,且成双成对。 大概,只有我是一个人吧。不自觉地低下头看着地上,看到了脚下的影子,光线交错下,居然有两个。 啧啧!就连自己的影子都有陪伴。 我曾经听过这样一句话,也是辉姑娘说的,孤是一种迷茫,单是一种力量,我们,要单却不能孤。 只是,如果可以,我宁愿两者都...

故事烩16 谢谢你不曾嫌弃那么自卑的我

小时候,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一起的小伙伴买零食分零食的时候,我总是站的远远的。 久而久之,形成了不擅长主动开口说话的习惯,于是小伙伴也不再和我一起。热闹的孩提时代彻底与我无关。 上了初中以后,我清冷的性格依旧不讨喜。我迫切的渴望融入大家嬉戏玩耍的队伍,可我总也找不到方式开始。 于是,我只得默默的泡在图书馆,看一看图书里的世界。偶然间,在一本作文杂志上看到征稿信息,我跃跃欲试。 当获奖证书寄到学...

最近的风很大

1. 他又一次消失了,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期末的第一场开卷考试,手机接连震动了好几下,QQ消息上传来几张照片。 “大海的照片,”他说,“别回消息了,我要走了。” 我假装没看见那是他天天面对的海,继续埋头写卷子。2018年的初雪连下了两天,厚厚的积雪被踩成坚实的冰层,那天的午后阳光透过窗户撒在我的考场座位上,背后空调的暖风吹着,我还是冷的发抖。 2. 我们相识十三年,能站在彼此面前的...

一个组织,买通了小女孩的爷爷。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未经世事。另一个组织派一个姑娘保护她,姑娘叫颖。 农村样的院子,通往大门的路有一排葡萄架,上面挂满了藤蔓和葡萄,是个躲避太阳的好地方。颖带小女孩找地方躲起来。她们并不知道那些人 包括小女孩的爷爷要做什么。总之,能为此放弃自己亲孙女生命的,肯定有不少报酬,而且,这个爷爷也是个衣冠禽兽。 女孩并不认识颖,不想让颖跟着,便在院子里来回走,也不知道是...

毕业,掐死了多少人的大学爱情?

01 我发现最近小雅有些不对劲。明明前一刻刚和男朋友约会回来,嘴角噙着幸福的微笑,后一刻,便面露哀情,沉浸在悲伤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这种有些“癫狂”的状态已经持续两个多周了。 当小雅再一次约会回来时,她的眼睛有些红肿,我担忧地问道:“小雅,你怎么了,是不是阿强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阿雅听到我的询问,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回答道:“怎么会,你知道的啊,他对我可好了。” 没错,阿强对小雅可是出了名...

在攻克男神前夕被猝不及防地打了把直球

莫莫最近买了一本新计划本,拿到手的时候她特别郑重而有气势地在第一页写了两个大大的字:路饶。 路饶是她喜欢了一年的男生,也是直到此时此刻她才下定决心把他列入到自己的计划里,毕竟她一个班上人尽皆知的学渣怎么想跟路饶这种大学霸混的也不是一个圈子。 以前的她觉得也就单纯看着就好了,可最近有个很碍眼的女生似乎总拿各种各样问题的借口去接近路饶,虽然在莫莫心中路饶是一朵高岭之花三米内自带生人勿进气场,可架...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