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风很大| 和男友北漂的第三年

2017-11-08 19:39:47作者:洋芋丝丝

《这座城市风很大| 和男友北漂的第三年》by 洋芋丝丝

01

北京的深秋,刺骨的寒意像钢针一样不断地往毛孔里扎,雾蒙蒙的天空如一席破旧的棉被,孕育着无数的尘土。

我看着沙尘笼罩中不辨形状的高大建筑;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都用口罩过滤呼吸;看着这座城市里的芸芸众生为生计奔波劳碌。

那些钢筋水泥的混合物里,是无数底层者挣扎求存的舞台,他们无数次在心里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我们就会成功的。”

我和魏洋,就是这些底层者中的一员,我们做着财富名利将自己包围的梦,用虚无缥缈的未来鼓励一无所有的自己去奋斗,期待着梦想成真。

然而三年了,别说成功,连一丝成就也无。

我们吵架了,他把烟灰缸狠狠砸在我的身上,歇斯底里地大吼:“嫌我穷,想离开我是吧,那就快滚。”

玻璃材质的烟灰缸打在我的手上,撞击着骨头发出清脆的“嘭嗵”声,进而掉落在地上碎裂成片,碎片四处飞溅,扎进我的心里,痛到窒息。

我哭着跑出门,手机、钱包一样没带,漫无目的走在这座城市呼号的风里。

想起三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阴沉沉的秋日,我和魏洋毅然放弃县城收入稳定的工作,踌躇满志地决定北漂。

那天的风也很大,我们握着彼此的手,说这是成功的预兆,说明我们的梦想开始扬帆起航。

《这座城市风很大| 和男友北漂的第三年》by 洋芋丝丝

02

我和魏洋是大学同学,还是老乡,毕业之后,我们都顺利通过国企面试,留在家乡小城做一名普通的职员。

入职半年,魏洋说生活太平淡了,每天都重复着起草合同和审核工程这两件事,而且项目部这种文职工作,没办法发挥他大学时学到的建筑设计才能。

那天晚上他和我说:“小诗,我们一起去北京吧。我在建筑设计上的能力,一定可以闯荡出一片天地,到时我们在首都买一套大房子,把父母都接去北京一起住。”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的光芒比夜空里的任何一颗星辰都要闪亮。

我犹豫着说:“可是,爸妈在小城扎根生活了几十年,不会想举家搬迁去北京的,而且,我现在的工作各方面待遇都很好,我也不讨厌。”

“小诗,你那秘书的工作虽说薪酬和福利都可以,可闭着眼都知道,未来几十年,你做的事无非是安排永远开不完的会,整理那些无聊的会议记录,以及给领导安排行程。”

魏洋轻揽着我的肩,继续说道:“你现在不乏味,接下来的五年、十年呢,你总会厌倦这份单调的工作的。”

鬼使神差的,我递交了了辞职报告,打算和他一起北漂。

03

我爸得知我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非要去追求什么劳什子的梦想和成功,气得说不认我这个女儿。

赶火车的那天,我爸把自己关在房间,说什么也不愿和我道别。

我妈临上车前把一张银行卡塞在我手里,泪眼婆娑地说:“你才工作半年,肯定没什么积蓄,卡里是十万块,本来是我和你爸攒着等你结婚用的,既然你想闯,就去吧。大城市消费高,不比咱们小县城,这钱拿着,别亏待自己。”

那一刻,我差点就想跟我妈说:“我不去北京了,我要陪在你们,安安稳稳过日子。”

可我看了一眼魏洋,他信誓旦旦告诉我妈:“一定会好好照顾我。”

四年的感情,我不忍心他一个人在异地他乡独自漂泊,无人陪伴。

“妈,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抱着我妈,眼泪止不住地流,跟她说爸肠胃不好,我不在他身边,你要记得给他熬粥。

“闺女,别担心,你爸有我照顾。还有,别把他的气话放在心上,这卡还是他早上交到我手里的,说密码是你的生日。”

你吞过螺丝钉吗?

“老李,你家发生的事我都听说了,你坚强,需要我做什么就说。”刘晓强看着坐在桌子对面的李卫关切的问道。 “工作没了,女朋友分手了,辛苦供了三年的房子要被银行收回了,现在老爸还病了,我还能怎样?” “老李,你还记的前几年我家发生的事吗?” “记得,当年你家被人恶意挖角还撺掇银行抽贷,订单大批违约,老爷子也是一股急火中风了。” “嗯,都挺过去了,现在生意基本步入正规的了,就是老头子还在医院躺着,醒...

回不去的昨天,看的到的未来

她是个不爱回忆的人,友情除外,今天也除外。 1 “语落,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你一说话我身上就起鸡皮疙瘩”,一下课江尘就坐到语落对面说。 语落斜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因为这样的暗讽她习以为常,甚至说每天都会收到以江尘为首的“三贱客”的语言攻击,而他们的攻击点只有一个就是语落说话的方式——嗲,对,就是嗲,那个现在被称为小软妹的声音,成为了语落的噩梦。 语落讨厌他们的嘲讽,但是却唯独不讨厌江尘,只因为...

燃烧的蜀锦,活着的魂

林老头把家传之宝给了儿子后,和无数巴蜀父亲一样,把儿子送往全国各地的宿命战场。 01 出征前,林老头淡淡的对儿子说道:“它,能带你回家……” 八年抗战,300万川军离开故乡,奔赴全国战场,肩负起保家守土的重担,有的,回来了,有的,永远留在了异乡…… 林老头很庆幸,传家之宝,带着儿子回来了,是一个骨灰盒,他的嘴巴不断的抽搐着,像极了要发动的汽车,似乎准备飞奔出去,而后哭笑道:“回来了好,回来了...

马卡瑞纳的口袋

一 午后荒诞 每一个故事无论有着怎样的开头,快或是慢,讲着讲着总要滑向爱情的领域:所以这个故事也没有例外。 只是,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无论是讲述的,还是听故事的人:所以,耐心点儿,在有趣来临之前,无聊的话还有很多。 我是谁?这并不重要 这个问题可以等会儿再讲。 至于什么是重要的呢? 我还没有想出来,但我可以先讲一些不怎么好懂的事情。 有一天,我坐在一块将死的草坪上,季节大约在初冬的季节,漂...

七年已过,淡泪随风

01 人与人的缘分很奇妙,它看不见摸不到,却真实存才。很多人一生的缘分,也许只是因为在某个有阳光的下午,因为不经意的一眼便开始了。 她跟他的相遇是必然,相知却是偶然。她大他七岁。而他,也恰好爱了她七年。 七年时间很长,她跨越了少年的整个青春; 七年时间很短,短到来不及咂摸便已结束。 七年时间,真的不算短。尤其在我们二十多岁的生命里,七年时间显得尤为漫长。七年时间,大概连我们身体的细胞都完全换...

凤鸣寺的那些事儿

01. 鸡鸣寺。 黄重和吴圈挤在最外围。 他们本来闲着从东湖学院来求一段姻缘。 却正好赶上郡马在鸡鸣寺这里办一场大法事。 这郡马可是全民偶像。 十年前的金陵,多少王公贵族的小姐掷千金只为博他一笑。 他却转眼入赘进了周王府,跟着那位小郡主颠沛流离。 当然,不影响他在书画界依然高绝的人气。 东湖学院颇为重视书画教育,黄重和吴圈两人自然也对这位郡马有着倾慕之情。 02. 上面法事做到一半,下面突然...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