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至穷途末路,又该何去何从

2017-11-08 19:39:38作者:羽汐1028

01

人生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要想直面这些不如意带给我们的负面影响,一份好的心态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然而现实生活中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能力处理好这些负面情绪。累积的越多、时间越久,对我们走出这种困境的阻力就越大。

随着生活节奏不断加快,生活上的压力也在以几倍甚至十几倍的速度猛增,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堪重负,焦虑、甚至抑郁也越来越普遍。

对于焦虑或是抑郁这个问题,其实不必要有很大的压力,因为它只是心理问题,而不是普遍认为的心理疾病。

在四月老师情感课堂上听到四月老师这样解释,真是豁然开朗啊!

《行至穷途末路,又该何去何从》by 羽汐1028

02

清楚地知道自己身上存在的心理问题,在问题接踵而至,令自己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却不知道该怎样去疏导、去解决了。

年少的我曾经立志做一个女强人,就像古代的侠女一样,能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如今我已经29岁了,却连个能保证稳定的工作都没有,却是离这个“宏伟”目标越来越远了。

我知道,这个年纪,正是拼搏奋斗的好时光,更不应该在这个年纪去追求安逸,不仅仅是害怕老了会后悔,更是有种虚度光阴的无力感。

但是说实话,从大专毕业开始,我就没少折腾。

在老家的乡镇卫生院做过出纳、管理过老年人的健康档案,因为年轻不甘平庸,毅然决定跟随亲戚去北京闯荡。

在北京的大半年,也经历过为了省钱只吃泡面、住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为了省钱生病也只是硬撑不吃药不打针,为了省钱直到冬天才给自己增加一床厚被子。

妈妈对于我报喜不报忧的个性很是了解,于是托朋友花了很多钱办了一份工作,原本是说有编制的,却不曾想被骗了,只是城管的公益岗。

无奈之下,我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为了等待那个所谓的机会,也为了家里为办我这个工作借的钱不打水漂。

终于在坚持了一年零四个月以后,我决定不再浪费青春,毅然离职。

离职以后,我接触了好多文职的工作,不是由于我专业不对口被辞退就是无端被有裙带关系的人顶替。

甚至有好多文职工作在面试的时候,就以我没有相关经验、或是经验不够丰富为由婉拒我的求职。

这样的折腾又持续了一年,到现在我真的筋疲力尽了,也放弃了好多所谓的坚持和原则,甚至连曾经最不愿意做的服务员也不抵触了,至少我得继续生活下去才能继续追逐理想。

可惜事与愿违,西餐服务员兼职也要我等回复电话。

经历过这么多面试,我当然知道,一个单位诚心招聘人才的话,在面试过后会直接通知上班时间,而不是让求职者等信儿。

03.

我真的走到了我的穷途末路,更加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何去何从了。

尽管真的累了,但我还有两件事绝对不放弃坚持,一是真正为自己用心学习一场――备战公考,30岁上岸;二是简单书写,为“大作家羽汐”这个目标不懈努力!

简书之于我,不仅仅是简单书写而已。它对我而言,更像一个可以倾吐所有心事的老朋友。

所以,老朋友,我们一起加油吧!

羽汐1028
羽汐1028  作家 不动声色,努力一场!

行至穷途末路,又该何去何从

假如我今天就要远去

文|心碎纸人 图|花瓣网 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晴 我常常在想一个问题。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假如我今天就要远去,会不会有人牵挂与不舍? 01 一位好友的一个很重要亲人去世了。 知道这个噩耗的时候,我在深夜失声痛哭。 好心疼不能给远方的她一个抱抱。 我躺在床上,想着远方的她现在是多么的绝望无助。 难过就像心尖突然搅碎的柠檬,一股酸劲儿从心头直冲鼻尖,然后透过眼眶汹...

和神物语 天照命

和我有关的一切都不在了,只有我一个留在这里,和无尽的大日不眠不休。 _____天照 我是被画在神像里的神明,我周身包裹着光明,许多人类对我诉说着他们的不幸,似乎都认为自己是最不幸的人,最应该受到天神的眷顾。 “大神啊,鸟羽村的铁木丸要娶我,邻里说他是个穷凶极恶的人。” “大神啊,我男人死的早,现在儿子也没了,您说我是不是应该死了算了。” “大神啊,外面在下大雨,您可要看着啊,如果...

那个旧时光里的少年,现在可好

一 在遇见他之前,梦琪从未体会过喜欢一个人能到如此地步:笑里是他,风里是他,眼里是他,连梦里都是他的影子。 第一次的相遇,并不美好。那是一个短暂而难忘的课间,梦琪正从走廊路过,倏然,一个高个子男生风一般似地从梦琪身旁闪过,他莽撞的疾驰与碰触差点撞倒了弱小的梦琪。但他却未停住留下只言片语的抱歉,唯留下朦胧的梦琪兀自杵在原地抱怨。风中,还回旋着那少年爽朗的笑声…… 一个月...

不用爱你了,真好

要走完每个曲折路口,我们才懂爱是什么。如果庆幸我值得拥有,请感谢我被放弃过。 -1- 阿美正在街角口第三家“美甲人生”做指甲。 美甲师小雅正握着阿美细腻的玉手给她细细涂上底油,阿美的手机却响了,阿美不耐烦的撇过头,示意旁边站着的小雅的助手将身旁的手机递给她。 她看着熟悉的名字,也不去接,只闷哼了一声,“又是那个怂包啊”。 小雅停下手里的动作,“怂包?哪个?” 阿美看了一眼未成形的指甲,轻吹了...

借点钱,可以吗?

“叮咚”一条微信点亮了我的手机屏幕。“在么?” 呦呵,竟然是她。我感到有些意外,阿玉自从两年前结婚之后,我们就很少联系了,毕竟当年我俩青梅竹马是她现任夫君亲眼所见的,这婚后自然还是识趣点好。 我眯缝着眼睛,伸了个懒腰,正好写代码写得颈椎要断了,这就来个陪聊天的,所以说嘛,我的魅力是应该归类为不可抗力因素的! “在是在,你想怎么样?又想推销卫生巾给我擦鼻血?” “去死!...

悲剧

正式枪决那天,邹文显得特别平静,他的脸面向着朝阳,满脸虔诚地跪在那里,好像死并不是一件值得畏惧的事。 吃早饭的时候,他把两本厚厚的日记交给了狱警,一本是他自己亲手记录的罪行,另一本则是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留恋。 那也是他人性的两个极端,一个是穷凶极恶的杀手,一个是一往情深的男人。 无论那些过往是阴霾还是明媚,最后都终结于一颗正义的子弹。 2010年9月15日,邹文拖着沉重的行李迈进了大学的校园...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