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着弟弟上学

2017-11-08 19:39:29作者:玉妮

汉江两岸,崇山峻岭,连绵起伏。从山顶到山脚连着四个队,平缓处,密密麻麻地盖着泥坯房子,青石板盖。冬天取暖,夏天清凉,每家每户按人口分地。善良的乡亲,起早贪黑,在稀薄贫脊的土地里刨食物,添饱肚子外,交公粮,有余粮的,可以卖粮,换取其它的消费。

大人们忙着干农活儿,挖地,锄草,散秧苗,浇水,施肥,忙得不亦乐呼,欢声笑语,打情骂俏。甚至冲着大山,吼几句,以解烦闷。听到的人嘻嘻哈哈,某某又发情了。

自家屋里的姑,跟我们住在同一个院里。姑夫在村上开加工厂,每天忙着跟粮食打交道,远远近近的人,都要把粮食驮到加工厂里,打成面粉,挤成面条。凉晒干后,用废旧报纸包成一把一把装进背篓,背回家。稻谷也得拿去去壳,才能吃。姑夫的生意很忙,从早到晚不停歇,很少在家里。

姑没上过学,颧骨很高,两只眼晴炯炯有神,高鼻梁,小嘴巴,尖尖的下巴。姑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意,说这种面相的人,命薄,一辈子劳碌命,享不上福。姑争强好胜,泼辣利害,干活,家务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唯一的遗憾,跟姑夫结婚多年,一直未能怀孕。这在农村,是很丢脸的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成了人们茶前饭后的谈姿,姑姑很苦恼,四处求神拜佛,希望奇迹发生。

后来,姑姑领养了一个男孩华,华的父母生了四个男孩,华再一次投胎,成了姑的儿子。姑喜欢得不得了,走到哪里都带着华,眉眼里挤满笑。华是姑的开心果,姑体验到了做母亲的滋味,辛苦,幸福,喜忧参半。

转眼间,华七岁了,到了上学的年龄。姑领着华去报名,才发觉华走路有问题,膝盖无力,走走停停,一直喊累叫疼。走一阵儿,歇一会儿。姑不相信命运,背着华四处求医问药,检查没有毛病,结果不了了之。

每天早上,姑背着华上学,快到学校时,放下华,回家到地里干活。从家到学校,1.5公里,我们跑得飞快,十分钟就到,华一个人走,得一个多小时。姑一边心疼华的腿,不送不行,一边嘀咕庄稼活干不完,劳骚满腹,怨气升天。

看着姑活得那么累,我主动弯下腰,要背华上学。华别别扭扭,像大姑娘一样,害羞不肯爬到我背上。怕啥呀!难道我能吃了你!我把华历害一顿,他乖乖地听话。华瘦小,体弱,背他不感觉有吃力。从此,姑御下的担子,被我扛上。

姑姑很依赖父亲,父亲是姑姑的娘家人。有父亲为姑姑撑腰,掌舵。队上的人没有人敢随便欺负姑姑。父亲看着弱不禁风的姑姑,活成女汗子,敢做敢当,铮铮男儿一般剽悍勇猛,很心疼这个姐姐。远亲不如近邻,何况还是姐弟呢!两家人像真的亲姐弟一般,走得勤,相互帮助,支持,理解,团结,和睦。

早上,姑将华送到我家门口。我背着他上学。走累了,放华下来,走一阵儿,接着背。就这样循环往复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华的堂姐,也跟我们一块儿上学,从来没有背过华。有一次,看着我背华走一段上坡路,气喘息息,汗水淋淋,对旁边的同学说。我是华的“丫环”,卑贱的“丫环”。说完,嘻嘻哈哈地一阵风跑了。我放下华,让他先走。一个人蹲在地上,眼泪哗哗往下流,心头的悲伤肆意弥漫,我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仅仅是想减轻姑姑的负担,仅仅是想让华早点到校,别迟到了。

我九岁,上小学三年级。但我知道“丫环”这个词不好,是低声下气伺候别人的意思。我不能接受这顶“帽子”,不愿背华上学了。在一个孩子的认知里,既然这件事,大家都认为不好,那我就不做了。

回家后,闷闷不乐,心事重重,“丫环”就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我的心上。奶奶询问我,怎回事?终于忍不住将事情原尾说了出来。奶奶安慰了我一番。起身去姑姑家了。

晚上,姑姑来我家,买了好多我从未吃过的零食。说了一大堆感谢我的话,反而,让我难为情了。不是我不愿意做,而是太在意别人的言论了。姑姑走时说,希望我一如既往地帮她,我默默地点头。奶奶表扬我,坚持做正确的事,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快乐自己。不知道姑是否去找华的堂姐了,再也没有人为这件事兴风作浪,说东道西了。

坚持了两年,直到我转学离开。华比我晚两届,学习一直处于中等水平。我和华相似之处,我们都是被领养的孩子,内心深处绝望,无助,缺乏安全感。感觉自己被抛弃,无人爱。性格都沉默,内向,不说话,空闲时间,喜欢看书,好象灵魂,只有放进书里,才是安全的。

华初中毕业,没有继续读书。回家务农,华干不了重活。跟姑之间的磨擦越来越多。姑性子急,脾气火爆,遇事说事,竹筒倒豆腐一般倾斜而出,不管华脆弱的心理能否承受。华极度消沉,自卑,为自己公主身,奴仆命。活干不了,双腿有病,心有余而力不足,唉声叹气,愁眉苦脸。

姑四处求人,给华说媳妇。姑家经济条件好,五间新盖的瓦房,姑夫能挣钱,姑将家里料理得干净,整洁,大方。一家人与人为善,邻里和睦。没费力,说成了。华十九岁结的婚,华的妻子三年内生了一儿一女。

华的哥哥在西安,混得好,把华接了过去。华从头学起,学会计,做帐,帮哥哥管理公司。华与亲生父母一直往来,几个哥哥都特别疼他,毕竟,血浓于水,一母同胞,患难见真情。华的妻子也去西安,将俩孩子留给姑带。一家人都忙着,做好各自的事。

去年,姑夫检查出咽喉癌,在医院做手术,前前后后花了十几万。姑姑照顾姑夫,形影不离,细致入微。华和妻子奋力挣钱,借钱给姑夫,让姑夫只管住院,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姑夫心宽体胖,凡事想得开,不钻牛角尖,挺过来了。现在身体各项指标恢复正常,只是声带被切除了,说话没有声音,全靠姑姑翻译。耳儒目染,姑夫的一言一行,姑姑了如指掌。

姑夫很欣慰,只有生病了,才看清人情冷暖,偿尽悲欢离合。养育之恩大于生育之恩,华是孝子,倾其所有,竭尽全力帮姑夫跨越生死线。

好好地活着,为了所爱的亲人,姑夫说,他赚了,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回来的!

华说,姑夫活着,他的心里才得以安生,灵魂有归处。父母是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父母在,家就在,做心中有爱,目中有光的人。平平淡淡,柴米油盐,一曰三餐,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美的幸福。

《背着弟弟上学》by 玉妮

玉妮
玉妮  作家 欢迎大家光临,指导,因喜欢文字,喜欢码字这份乐趣,纯净而美好!

背着弟弟上学

叔叔掐死俩侄子

什么是有教养?

“你都多大人了,还找不到个女朋友,你一天在干嘛?”“我只是还没遇到个脾气相投教养好的女生”“说的这么好听,上学的时候在干嘛,学校那么多女生,现在了想找个有文化的,什么样的是符合你心意的” 这是我妈和我最近一次打电话的一段对话,她可能是曲解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是有教养的女孩子,并没有提她需要多有文化。挂了电话我仔细想了想有文化就是有教养吗?答案可能并不是。我突然想起了我高中三年班主任闫学...

做你故事里的人

01 满嘴跑火车我只服你,但是我他妈的要是喝多了,只扶墙!” 酒鬼,又喝多了,为情为家为工作。夜市摊子上的我们像极了毕业那晚,没有人愿意清醒,没有人不流泪,没有人不怀念! 生活似乎给我们画了一张饼,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们上了初中作业就没这么多了,结果数学老师依旧揪着我不放;初中时老师又告诉我们上了高中就等于一脚跨进了大学的校门,结果大学上了我们;大学辅导员在入学时说的那番话我到现在还记得,什么他...

世间万物都在拼命生长,我们怎能停下前进的脚步

早晨起来,凉飕飕的风让我不禁打了个喷嚏。我竟不知早上的风已经是这样的冷,自从国庆过后,我起床的时间就越来越迟了,我总是可以找到不想早起的理由,却是忘记了当初每天早上起来跑步五公里的计划。原来已经是深秋了,穿上运动鞋,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出了门。 一缕青烟,荡漾环绕在远处的山峦间,仿佛一位年轻姑娘舞动的轻纱,婀娜多姿,轻柔抚媚。绿道两旁的花儿,耷拉着脑袋,抖擞着精神,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自然童话 百草园来了个假面男孩

我是一名园丁,看守着百草园。 “百草园”的“百草”,绝不是颤巍巍地摇着穗子的狗尾巴草、粉嘟嘟的扯拉成串的小喇叭花、看起来和韭菜就像一母同胞的回头青那一类,你想啊,如果是满园杂草,园里只需养牛羊就好,不必高薪养我。 我是受人暗示来到这里的。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也就打个盹儿的功夫,天就暗下来,黑压压的云齐刷刷涌向我的窗口。我起身来到阳台,试图关了窗玻璃,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窗台上端端正正地摆着...

时光机杀人事件

1 2050年,时光机软件在中国问世。 正式推广前,官方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抽取三名手机用户,进行内部测试。 林萧有幸被抽中。 他可以通过官方发来的手机软件测试出自己十年以后的生活。 女友陈灵对此很是兴奋。 “你说10年后的我们会成什么样?”客厅的沙发上,陈灵躺在林萧的腿上,一脸憧憬。 “傻瓜,反正不管如何,我们都肯定会在一起!”林萧宠溺的笑着,用手轻刮了下她的鼻子。 “那可不一定…”陈灵伸手作...

了不起的农村新女性

回故乡40多天,通过向众乡邻了解,发现了一种新现象。丈夫在外打工,妻子照顾家,看他们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非常满足,非常自信!这确实是一个好的现象。孩子有人教育,老人减轻了负担。每个家庭都是社会的一个细胞,家庭和谐稳定,社会才繁荣昌盛,蒸蒸日上;若家庭不幸福,社会就问题多多。 我的外甥女就是新思想女性其中之一。她30多岁,身强力壮,心胸开阔,思想进步。外甥女婿在外打工挣钱,家里有楼房,又添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