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女自述| 这个世界缺少对出轨的人一个温柔的理解

2017-11-08 19:09:22作者:拾梦之夏

01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万恶不赦的女人,抛弃了自己的家庭,背叛了自己的爱情,选择了去追寻新的让自己心潮澎湃的男人。我也不会为自己辩解什么,只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02

遇见他是在一个倾盆大雨的夏日里。忙碌了一天,满怀欣喜地想着可以回家了,谁知道走了没多久,就下起了大雨,想奔去离我最近的便利店里躲雨,可高跟鞋的跟卡在了下水道的那个盖子里,顿时真的很崩溃。用力地扯,跟烂了。一拐一瘸地跑向超市。我拨通了电话。

“老公,下大雨了,我忘带伞了,高跟鞋也坏掉了,来接我一下吧。”

“都多大的人,自己打个计程车回来。”

“可……”

“嘟嘟嘟……”我还没有说完,手机里便传来挂断的声音。

心灰意冷的我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打开了网上约车的软件。

现在学车人数过多,暂时没有合适车辆。

天要亡我,我如何独活。

脱了高跟鞋,拎在了手上,深呼了一口气,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打算冲进雨里。

一只很温暖的手拉住了我,我回头,一个长得很普通的男人,个子比有大概高一个半头。在橙黄色的灯光下,那个人显得特别地温暖。

“我在旁边观察你很久了,如果不嫌弃的话,我送你一程如何?”

妈啊?!!观察我很久了?!!!坏人吗?我该怎么办?!!!

我甩开他拉着我的那只手,礼貌地说道:“太麻烦你了,不用了。”

“我不是坏人,我是在这附近上班的一个上班族,这是我的名片,这是我的身份证,这是我的驾驶证。”说着他就拿出了三样东西。

我稍微看了看,那个公司的名字我还是知道的,噢,原来他就是陈晨。陈晨之前和我们公司打过交道,是一个普通的业务员。看了看三样证明,心中的疑虑暂时消了不少,可还是不要搭男人的车吧,毕竟自己也是个有夫之妇了。

“没这意思,我家离这里挺近的,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啦。”

“你等我一下。”说着便跑进了超市。

不久,他拎着一双拖鞋出来。

“不让我送好歹也不要赤脚回去吧。看一下合不合适。”说着便蹲了下来把鞋子放在了地上。

“我可以自己买的,我把钱给回你。”我连忙拒绝着。

“下次请我吃饭就好了。这样算起来我还赚了呢。”他笑了笑便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呆了一下,我可不想和陌生男子交往那么多。

“姑娘,这是刚才那个先生买给你的。”一个阿姨突然把伞递到了我的面前,吓了我一跳。

我不知所措地接过了那把伞。

02

穿着拖鞋,半身湿透地回到了家,没有期待过会有一杯姜茶,可也未曾想会招来一顿臭骂。

“林梦!你回来这么晚?!!我吃什么?!!”张俊坐在沙发上大声地训斥着我。

我没有说什么,默默地脱了鞋,走进了房间,换了一套干的衣服,稍微梳了一下头发,走去了厨房,帮张俊准备着晚餐。

我的“流氓女友”

醒来后,我们衣衫褴褛,但好在内裤都在,床单也没遗留作案工具,最重要的,她在床上,我在床下,脸上多了很多突兀的淤青...因此,我们猜测,那晚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01 我没女朋友,但我有个女性朋友。 我俩感情好的很,但不是你们经常说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说白了,我俩就是上不了床。有关系,但没发生关系。 02 有一次,我们在小学同学婚礼上都喝醉了,住同一间房。俩人迷迷糊糊在床上你一句...

谁的青春 谁来陪葬

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可是 你却连精子也舍不得给我 01 去年暑假,回了趟爷爷家。 小时候吃喝拉撒基本都在我爷爷家,随着上大学,工作,结婚。已经很少回那了。 一踏进家门,就看到那个穿着西装笔挺,鼻梁上卡着一副老花眼镜正对着大门的餐桌上翻看着一张旧报纸。 爷爷,还是老样子,将近80岁的人,一样的讲究。却又不是老样子,白发明显比前年多了几许。 一见我进家门,爷爷立马激动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放下眼镜,...

文字的力量—我不再是一包忧伤的辣条

崔先生说我是一包辣条,内里如同豆制品般懦弱敏感,发起火来瞪着眼张牙舞爪发飙的样子像极了辣条外面抹的那一层层辣椒。我笑言,辣条怎么了,纵然没有啥营养,不还是一大群好这口的人趋之若鹜? 可是,这几年不知不觉的,身为辣条君的我变成了一包忧伤的辣条。 大学毕业后,我和崔先生涌入了找工作的洪流。最终,寒冷的大冬天里,我们在临时租的一个水电暖只有电的不足十平的小出租屋里点进了个国外务工的招聘信息。然后,...

不是谁都有资格做“宅男”

千万别叫我宅男,”李小莫耸了耸肩,面带严肃地说,“我没那资格。” 数天前,李小莫的大学好友刘大胡从上海回到老家度假,于是很自然的找到了这多年不见的铁哥们。当刘大胡参观完李小莫那装修豪华的SOHO后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本正经地问他什么叫“宅男”,然后环顾一周,大笑着说:“有房子的男人就叫宅男!”李小莫先是一愣,可吐到嘴边的大段解释却又被那后半句话硬生生地吞回肚中。他突然发现自己在别人面前吹嘘了十...

#莱子 我敲碎了阿莱的腿也未曾看清兄弟和女人那个更重要?

文#阿呗 #1 我站在街角的树荫底下,偷偷的看着远处的莱子。 莱子是街角档口的小混混,这一代最狠的小混混。比街南边的痞子厉害多了,痞子只敢欺负一些鼻涕虫学生,成天欺软怕硬,看看莱子,真替他们害臊。我好久没有见痞子了,不然我想痞子又得难过。 莱子以前是学校里的优等生,要多优秀有多优秀,听说还得过全校的三好学生,领奖台上发言的总是他,那时候的莱子,所有人都羡慕。 可后来不知怎么了,突然退学了,学...

一场AA制的恋爱

题记:我这个人无所畏惧的,也没什么好失去的,只是害怕那个对的你迟迟不来,而我又不愿意去将就。 左小文毕业四年了,一直在H城某公司做个小职员,有个谈了6年的男朋友,在H城买了房,备婚也已经提上日程。在我们这些闺蜜眼里,可谓是一帆风顺,幸福美满的。 我们总爱出来聚聚,吃顿火锅,喝喝饮料,逛逛街,聊聊天,丰富下小人物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生活。左小文在聊天的时候,是不可避免的会提到她将要结婚的对象,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