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已老去,记得给时光一个拥抱

2017-11-08 18:39:37作者:陈旻子

时光

《故事已老去,记得给时光一个拥抱》by 陈旻子

文/陈旻子

时光如同白驹过隙,唯剩怀念。

01

情感,是这个世界里最神奇的存在,它超越时空,超越物种,超越生命,直抵心灵。

时光,如同白驹过隙,给情感涂抹上浓烈的色彩。

某年的某一天,看Steven Allan Spielberg执导的影片《War Horse》。

电影改编自英国桂冠作家麦克莫波格的同名小说,由Jeremy Irvine、Peter Mullan、Emily Watson等联袂主演,该片于2011年12月25日在美国上映。

影片以一匹名叫Joey的农场马的视角展开。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有一个叫Ebert的英国少年,他的父亲为了维持农场生计,无奈之下将Joey卖给军队,为前线运送军火物资。

Ebert和他心爱的马不得不分离,但他们被分离的命运,又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而重新交织在一起。

看完之后,深深地被打动,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

我对先生说,突然想要写点东西,他抱抱我,看了看熟睡中的一岁大的女儿,然后说,乖着呢,想写就去写吧。

可我终究没能立刻动笔,因为要把内心的感悟转化为文字,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算是件头痛的事情。

曾经,我也有一匹属于自己的“Joey”。

我的“Joey”,是一匹白驹,白驹的额头上,有黑色的星芒斑,因它四蹄漆黑,所以取名为“小黑”。

想到我的白驹小黑,记忆的胶片被拉长,脑子里闪现出几个仿佛已经很久远的画面。

02

画面一,记忆伊始,怀念如斯。

有一年的五月,在L城开往M城的列车上,仿佛所有时间的间隙,都填满了对即将见面的恋人的思念。

这时,车窗外的绿野间,那一闪而过的影像,让我突然想起了小黑,几乎被我遗忘的小黑。

慢慢梳理记忆,小黑的模样开始在我的脑海里变得清晰,那么亲切,那么熟悉,不禁泪湿了双眼。

我想念小黑,我几乎要把它忘记,忽而忆起,却是那般的想念。

03

画面二,初次见面,傲慢与偏见。

那一年,我还小。

记得爷爷把小黑带到我们家时,小黑还很小,可是它并不怎么乖巧。

好吧,我承认我是对小黑存有一些偏见,可它也高傲地仰着头,当我凑过去想要示好时,它甚至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当即,我就宣布,我并不喜欢它这傲慢的家伙。

在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里,我和小黑的感情,均平淡如水。

可谁想爷爷对小黑宠爱有加,我偶尔会偷偷地生出妒忌,越发不想理会它。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中,我已习惯了在每一天的清晨,听着小黑那好听的晨鸣之声起床,吃过早餐后,出门去上学。

[if !supportLists]一天,[endif]爷爷在练书法,让我帮忙照看在牧场里的小黑。

说真的,那时的我,有些怕小黑,总怕它会抬起蹄子来踢我,所以只希望能够快一点完成这临时的工作,好向爷爷交差。

小美的爱情

正在开会,手机有短信进来了,小美拿起来一看,是男友阿诚发来的信息:今晚要加班,不能陪你了。 小美有些失望地关上了手机,继续和同事们讨论着年度考核的细节工作。 小美今年三十二岁了,是一家传媒公司的人力资源主管。她进公司的时候,没经验没背景,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本科学历在人才济济的公司里没有丝毫优势,这么多年来,她靠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她工作能力强,领导很赏识她,又是个...

《二次失眠》

当那辆墨绿色的火车从未知的地方驶进我的眼际,身边熟悉且珍惜的一切便开始随着着它的前行渐渐消失转化为心里的一道遥远而不可触摸的微光,这光好像海中的亚特兰蒂斯,存在在人类的视界之外。 在这样的火车上,失眠的事本应是极难发生,就是一直坐在那里,随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到达那早有耳闻的地方,起初还好,觉得岁月就那样匆匆而过,有些莫名的感概,但时间一长,便觉的困倦,一点点地侵占了全身的每个细...

“江歌刘鑫案”:为朋友两肋插刀,朋友却在岁月静好

“江歌刘鑫案”:为朋友两肋插刀,朋友却在岁月静好 |刘斯郎 感性的胸怀要有,但理性的态度更要 前几天,我刚看到“江歌刘鑫事件”的时候,就选择了沉默,对于一个媒体人来说,这是极好的“市场资源”,我大可借此痛批刘鑫母女,然后大获丰收,但我实在做不到“消费公众良心”。我的沉默不是建立在“事不关己,与我何干”的基础上的,因为尽管我的主观情感上和大众一样极度厌恶刘鑫一家人的所作所为,但我的理性告诉我,...

死在世纪末的女童

“王伟家那口子生了,生了个闺女。” 我妈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一脸云淡风轻的态度,就好像没有王伟这家亲戚似的。 不过本来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不热乎也是人之常情。 马玉凤,也就是王伟的老婆,生下王慧慧的那天,是一九九零年的盛夏。顺产带来的撕裂疼痛,和那个季节灼目的烈阳热风一样,急促且持久。 王伟抱着襁褓中的王慧慧止不住的左右踱步,粗而短的小腿在白花花的产房地板上奏出串串让人心焦的脚步声。熬了几...

真实故事:我婚姻里,那阴魂不散的小三!

编者按:以下故事来自一位读者的自述,完全真实。女主的遭遇令人同情,恳请大家读完后,给些建议。 我叫婉儿,今年过完生日就30岁了。 我和老公是初恋,一见钟情。一直以来,我们的感情都很好。 我们两家的家庭条件都不好。我自幼是单亲家庭,母亲改嫁后又有了一儿一女。老公家是务农的。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在一家餐厅当服务员。 我们两个在一起后,我跟着老公辗转去了好几个城市打拼。他在不同的餐厅打工,我则在附近...

我不懂什么是爱情,只想陪在你身边给你一些温暖

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有这样一段评论:“周杰伦唱爱情就像龙卷风,我觉得很有道理,因为我一辈子也没有见过龙卷风。” 爱情是什么?是青春期连两个人作业本都放在一起都觉得甜蜜的懵懵懂懂,还是互相搀扶的花甲老人呢?那个人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上大学之前小鱼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摸不到看不到的问题,她的世界里从来只有学习和家人。或许是家乡的连绵的山阻隔了小鱼青春期的心思,从小学习成绩就优秀的小鱼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