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那是,家所在的地方

2017-11-08 18:09:49作者:江昭和

《因为那是,家所在的地方》by 江昭和

十六岁的时候,我还不曾读过东野圭吾,或者村上春树,更别提爱丽丝门罗或者易卜生。

所以压根就不会知道,有一个家里破产的少年,离开畏罪潜的父母,独自一人藏在货车后备箱里,去到陌生的地方流浪。

所以自然也不会知道,有个叫田村卡夫卡的十四岁少年,一声不响,背上行囊,带上父亲藏在柜子里的钱和手提电话就坐长途巴士去了四国。

也即是说,笼罩在他们作品当中的「离」诱惑并无缘控制我的精神世界。

但是十六岁的时候,我曾有过一次「离家出走」的经历,虽然最终并未成功。

这也是镶嵌在我的岁月之河里仿佛暗礁一般不为人知的秘密存在中的一个,时至今日,知道底细,并且能够记得起的人,除了我自己,大概再也没有。

这样也好,像是一粒果实,深深埋进土壤里,生根发芽,或者变质腐坏,都与别人无关,与这个变化万千,躁动不安的尘世无关,这是一种悲观厌世的安全感。

还记得,那是一个明媚灿烂的艳阳天,学校放了半天假,因为和家人闹矛盾,所以迟迟不愿回去——至于究竟是什么矛盾,如今早已不能刨根问底,不过想起来,必定也不是什么伤筋动骨的事情,然而在那样风声鹤唳,神经兮兮的青春岁月,一点点小事都能够辗转蒸腾出深如沟壑般地曲折感伤。

这一辈子,和父母最疏远的时期,大概就是那个阶段,一周回一次家,然而除了添饭夹菜时必要的见面,其它的时间我都固步自封地将自己封闭在房间里,像一粒蚕蛹,除了自己的躯壳,其它的地方都会感到致命威胁。

奇怪的是,我似乎从未觉得这种状态有什么不正常,就像别人说的,青春期到来,和父母之间的代沟会自然而然地拉开,所以我就顺其自然。

总而言之,那是一个不想回家的午后,就像曾经有过的,许许多多个不愿归家的午后,我坐在教室里等待一个斩钉截铁的决定。

后来,没有给爸妈打电话,我就跟着一个同学一起,去了邻市。

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但是这种让自己感觉除了家之外,除了面对家人之外有一个地方可去,有一个人可以伴随的滋味,令人沉醉,仿佛呼吸到新鲜空气。

许多年后,蓦然回首才能够明白,这种想法的浅薄和幼稚。

山河万里,步步都有荆棘,或者暗流涌动,只有家里的那盏灯,是唯一真诚温暖,不偏不倚的存在。

岁月洪荒,寸寸都会腐坏,或者分崩离析,只有家门前的那棵树,一圈圈年轮,始终矢志不渝地为你轮回徘徊,就像依靠在门框上的母亲的瘦影。

但是每个人都难年龄带来的宿命局限——彼时我只以为,这暂时的「离」就是一种可能把握的解脱,我恍惚不曾醒悟,这类似于某种「离家出走」。

这四个字的重量,让人脊背发凉,让人默默发慌,因为它背后承载的广大未知,让人感到心惊肉跳——虽然它早已不是稀罕经历,曾经有过一个关系不赖的同学,就因为离家出走被勒令退学,所有人面对这件事情的第一反应都是冷漠或者嘲讽,暗暗嚼舌根,那样一个女孩,肯定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人在外头,谁知道野成什么样子,而我却在暗暗替她忧心,是什么让她做出这样的决定。

虽然今时今日,我也没能得到答案,但是自己的心路历程,仿佛让我触碰到了一点谜底的影子——年少时期的寂寞彷徨,敏感脆弱,会让我们和身边的人,轻易剑拔弩张,因为我们需要的东西,他们要么无法给予,要么不懂得掌握给予的方式,在我们看来,这是他们的不善解人意,其实未尝不可能是因为鞭长莫及,然而这种理解层面的断裂,终于让两代人之间的交流产生了莫大的龃龉,长久处在这样压抑苦闷的关系当中,突然之间萌生逃离的念头也并非惊世骇俗,何况陌生新世界对躁动心灵的诱惑,也是深不可测的。

后来到了邻市,那位同学因为个人原因,不得不改变原来计划,本来以为有地方可住的我不得不自己想办法,这时候,日暮西垂,夕阳西下,天色已晚,我身上只有可怜兮兮的几块钱,连回家的车费都不够。

站在马路边,我忽然感到孤独的重量,像肩膀上压着令人喘不过气来的铅块。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忽然明白,一个人的冲动和任性,也是需要条件的,不是你想怎样就可以怎样,许多时候,是你能怎样才可以怎样。

最终我还是决定坐陌生的巴士回家,因为身上的钱不够,我只能羞赧地说将我送到半路就行了,只要她告诉我方向,余下的路我可以自己走,结果那个售票员姐姐什么也没说,让我好好地坐着,还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十元钱给我,我当时死活不要,这种被施舍的感觉像是一记火辣辣的巴掌,但是她执意给我,我只好从自己的行囊里抽出了一本自己才买的崭新的小说,准备送给她当作回报,但是她拒绝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她的样子,她披散着的长发,甚至还有她衣服的颜色,也还记得,她走到我身边温柔地劝慰我,和家人闹矛盾,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懂得体贴和包容,因为或许我自己耿耿于怀的,其实也是他们的好心好意。

最终回家的时候,夜色已经低垂,我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流泪。

那是我人生中,称得上不堪回首,但是也未尝没有温柔的金边的回忆,因为那是我这一生中,第一次从一个陌生人身上感到不计回报的善意。

或许从她的角度,能够打开一个忧郁少年的心结,已经是一种自我满足,是一种价值的实现,是一种得到,但是想到这世上有更多的人,面对别人的苦闷彷徨,落寞和无助,往往采取的是逃避,冷漠,甚至是落井下石,挖苦讽刺的态度,我就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并且为之感到深深感激。

回家以后,我捏造了一个完好的理由,没有提到这里面的蜿蜒曲折,爸妈也没有深究。

后来的后来,我又一次去到邻市,和不同的人,在同样的时间,在同一个车站,虽然坐的不一定是同一班车,车上的售票员也早已不是旧时人,而我的手机自动关机,连给爸妈打一个电话的余地都没有。

我只能加快速度往家的方向走,结果在长长的路的尽头,我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默默地朝我走来,虽然全身落满了苍黑的夜色,但是我知道,那个人就是为我小心在意,杯弓蛇影的妈。

江昭和
江昭和  作家 简书电影 编辑华枝春满,月白风清。个人微信号:13487221153个人公众号:江昭和新浪微博:江昭和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亲爱的克鲁斯

广岛日安

我知道你在身旁,才有所谓地久天长

她听见,月光下的海浪声

仍未忘,小寒那天

琅琊令之算计 隐狼

归来 十二月的大雪抹去了青石街道的痕迹,只余茫茫的一片亮白色。 一辆马车迎着鹅毛大雪一深一浅地驶过雪坑洼子,车夫蓑衣上已满是雪花,他抖了两下,看见前面那威武的大石狮子时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少爷,到了。" 马车停在了大石狮子边的石阶前,车夫下了马车,打开了绣竹布伞,唤了一声车内之人。 "知道了。" 车内的声音略显沙哑,约莫正是变声期,听着像磨了沙子一般粗犷。 那马车帘子一起一落,便见一十三四...

余生欢喜

闵清想着自己与江晏的相遇实在算不上浪漫,她甚至在见了江晏两次之后依旧想不起他的脸来。 所以现在看着满屏幕的告白短信,闵清确定自己是被捉弄了。 一见钟情,对她来说,是比中彩票更小概率的事件,她基本上将它归为不可能事件。 “你是因为我比你小才不接受我吗?我不会嫌弃你,现在和以后都不会。” 居然还比我小,还嫌弃我?本来打算一直沉默的闵清看到这里实在忍不下去了。 “可我嫌弃你!” 闵清这句话刚发出去...

另外一种生活

一、 她说,第十七次化疗,疼得受不了。想死。 两年前,她和男友一起去日本读博士。她常觉得肚子疼,有垂坠感,伴随不规律出血。去医院一检查,卵巢癌。 爸妈是小城镇的普通工人,医疗费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负担。所以她选择留在日本接受治疗,日本政府对留学生有医疗补助,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代价是孤独。日本签证办起来很麻烦,母亲只能几个月来一次,照顾她十几天,抹着眼泪离开。 爱情是这黑暗中唯一的光。男朋...

那个出家的姑娘

文/柠檬江江 1、 最近一直忙于工作,每天都有接不完的电话,做不完的报表,恨不得把一天掰成36个小时。 有时候不知道忙碌的原因是什么。好像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儿,不管昨天经历了怎样的‘兵荒马乱’,早晨醒来这个城市依然车水马龙。开心或者不开心,依然要面对一切,生活照旧。 望着窗外的夜色,不禁想起了一个人儿。她现在是否没有任何烦恼地生活着呢? M,那个大学毕业没多久就决定出家的姑娘,n年前,让我第...

青山白头|明黄

古井薄冰耀天青 碧山白头揽闲情 雪舞飘摇清冷嗅 湿履倒卧半山亭 应该是一九九五年吧?那年三十大雪。清晨我就听到五楼下面粮店的女营业员扯着嗓子大叫,“某某某电话~~”,声音洪亮而穿透,我睡得再香也不得不把头伸出窗户来应答。那个年头只有国营粮店,国营企业,办公室才有电话。不过自由经济已经微露头角。对我来说最有意义的就是粮店的电话变成了公用电话,你只需要接完电话给她五毛,就可以每天不厌其烦的对着这...

5红色警戒

似火骄阳携带着几缕清爽的风掠过实验高中,伴随着一群群迷彩的矫健步伐,在操场上谱洒温馨而激越的音符,流火的日子里铭刻了每位同学那精彩而别致的军训生活,却转眼已随风。 军训结束了,明天是星期天,可以放假回家啦。这对于那些刚刚开始独立住校生活的同学们来说,是最兴奋的事情。 鱼海他们三个也不例外,在宿舍里辗转难眠,不知谁先开了个头,然后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天南海北的聊,不知不觉聊到了《三国演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