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赞美是毒药

2017-11-08 17:39:36作者:幼稚着我的幼稚

《也说赞美是毒药》by 幼稚着我的幼稚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八日  星期三阴

诗人布莱克曾经说过:“赞美使人轻松。”也有人说,赞美会让白痴变成天才。

不可否认赞美的力量,赞美可使一个人从失败的困惑中振奋起来;也可使一个人从胜利的喜悦中沉沦下去。赞美既能表达你对他人的敬仰;也可成为打击敌人的手段。

然而适当的赞美是美酒,一味的赞美就是毒药。

朋友四岁的小孙女闪闪,能歌善舞,聪明伶俐,尤其那张小嘴甜得像抹了蜜。今天见她,一脸的不高兴,甚至连招呼都不打。一逗她,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弄得我好尴尬。

后来才听朋友说,闪闪今天给邻居唱歌,邻居家的张爷爷听完没有夸她。她正委屈着呢。

小小孩童在赞美声中长大,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一旦失去赞美就会耍小脾气。

前几天,上幼儿园不久的小外孙子阳阳在客厅里背诵他学过的儿歌,完了他仰着小脸说:“奶奶你咋不夸夸我?”

“怎么夸啊?”

“棒棒,你真棒,下次还要这样棒!”说着他还伸出两个大拇指比划着。

呵,小家伙知道的还不少呢,我刚要去夸他,想想不对,不能这样滋长他的虚荣心。就故意说:“这些都是你应该会的,你就不棒,为啥要让我说棒呢?”

“那你就说:牛,牛,你真牛,你比猛牛还要牛!”

哈哈哈,还真有两套的。我说:“我不会说。”

谁知他一本正经地说:“我也不会说,再也不给你唱儿歌了!”

说完,竟跑进卧室把门关上,再叫也不开门。

这不禁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来: 说是有个学生升了官,向老师辞行。老师告诫他:“人在仕途一切小心。”

学生说:“不怕,因为我已经准备了一百顶高帽子,逢人就送。

老师正色:“我们读书人怎么能这样?”

学生回答:“可惜天下像老师这样高风亮节的又有几人?”

老师点头:“那倒是。”

学生出门后对人说:“一百顶高帽子剩九十九顶了。”

是啊,连饱读诗书的老师都禁不住赞美,更何况一个四岁的孩子。

诚然,真诚的赞美是一缕温暖的阳光,而言过其实的赞美则是虚伪而又做作。

别人赞美我们的时候,往往都会欣然接受,不觉得有什么受之有愧。久而久之,就会飘飘然,以为自己真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才华或者有什么高尚的品德,让人赞美,也不觉得受之有愧。

赞美是美酒,一杯一杯,让人醉。

邻居丁丁不上班,也不做饭,悠闲得很。而她那上班的老公小李却一天到晚匆匆忙忙,上班,买菜做饭。有人问她原因,丁丁自豪地说:“我老公炒的菜,做的饭连我儿子都说好吃!”

可她那九岁的儿子却说:“别听我妈瞎说,她懒得做饭,故意夸我爸做饭好吃。”

哈哈,还是她儿子一语道破天机。

看来小李真的是喝了他老婆赞美的美酒,中毒太深。

赞美是一剂毒药,是一剂裹着糖衣的毒药,放到你的嘴里很甜蜜。你如果希望这种赞美能一直保持,你就需要付出加倍的努力。但当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离优秀还很远的时候,你就会不断质疑自己,质疑别人的赞美。

幼稚着我的幼稚
幼稚着我的幼稚  作家 遇上简书,遇见一群牛人,激情重燃。重新拾起笔,写下生活的感悟和点滴,从小白做起,挑战自我,快乐余生。

站在区块链的风口上,猪都能上树

下一期,我还做你的学生

我是刘欢,我拍谁?

金钱,让亲情碎了一地

女人还得靠自己(32)

阴阳两色,血肉茅村 全景故事计划01

外婆也许跟我讲过这座山里沙子红黄相融的传奇故事。血与肉的故事。我是忘了。如今我只认得出这两滩石子浅浅的色彩,记得每次爬上这山头,呼吸间便满了从未变过的土腥味,满了干枯草木的暗香,以及鼻头的酸涩。 我大多时候是静静一个人往山里走,到至高处,盘腿坐在石子上,点支烟或者什么也不做,呆呆地望着眼底的村落,度过一个多云的午后时光。我从远远的地方来,一个下午总是嫌少。我陪伴外婆的时间总是嫌少,而她是习惯...

麻木了讨价还价,哪来的纸醉金迷?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句话,我一直特别赞成。就好比,好学生变坏三天,坏学生变好三年。 可是就在今天上午,我看到一篇文章“流年无常,岁月清凉,青莲,你随心就好”这篇文章引得我反思了一个下午。 从记事起,家里就没有富裕过,一直过的紧紧巴巴。 三个孩子都要上学,每每回家挨个要生活费。我是老大,有些事老妈会和我诉说,什么都有,感情上的,东家的,西家的,经济上的。我最怕的就是经济上的。 “妮啊,这...

这是我见过最有素养的人

01 最近公司新来了一个博士后,毕业于985高校。高高瘦瘦,戴着黑框眼镜,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瞬间脑补了《倩女幽魂》小倩和书生宁采臣的爱情故事。 他出过很多书,从高中的时候就拿过很多国际性大奖,实力出众。 他仪态端庄地坐在人群中 ,一副谦和绅士的样子,我看了他很多书,文学素养极佳 ,在公司里,乐于帮助同事解决问题,大家都很喜欢他。 直到有一天下班回家,正要开门时,发现钥匙落公司里了,急急忙忙...

桂香的悔

桂香辗转听说了大儿子冬升生了二胎儿子,便托人传话给前夫,能不能让她回去看看。前夫便试着问冬升,冬升一口回绝:她永远都不要再回来。时隔多年,前夫对她的恨少了,偶尔还念起她的好,如果她肯回来跟他过,还是愿意要她。无奈,两个儿子尤其老大坚决反对。 前夫便回绝了桂香。桂香悔恨的肠子都青了。如果当初不……时间仿佛又回到20年前。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桂香和大贵是西河村普通的一对夫妻。大贵高大结实,老实...

每搬一次家,我就失一次恋

我和我男人在一起四年,屈指可数的吵架次数都发生在搬家前后。 第一次是我决定结束半年的异地恋,北上找他。当他在北京站翘首以待,准备迎接自己规律的性生活而兴奋不已,而这小鹿乱撞的兴奋在见到我出站的那一刻灰飞烟灭。因为我,提了,两个巨大无比的,印着米老鼠的可爱的,蛇。皮。袋。 “你为什么不用行李箱?” “我大学毕业后就没有远行过,家里没有。” “这么大的袋子你怎么运来的?” “有人开车送我上的火车...

电力少年的故事

某年某月某日,在宁湖公园, 李彦扶着栏杆望着微风吹皱的湖面若有所思,阴沉的天气里来公园来往的人不多,李彦看着四周只有一对戴眼镜的情侣在附近拍照,一只苍蝇停在李彦左手边用触须搓脸显得很惬意,就把你当小白鼠了。李彦双手指间交叉微微一发力伸出两根食指贴在栏杆上,只看苍蝇触电一般飞到空中转了几圈然后掉在地上一阵风把它吹到了湖里。 哎呀,好麻我的手机,那位戴眼镜的女孩惊乎,她也碰到了栏杆。 ...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