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沓子冥钱

2017-11-08 17:35:38作者:星光葵花上

《半沓子冥钱》by 星光葵花上

年轻人小扬,到都市打了几天工,返回老家,适家乡清明节,上山扫坟之时候,他来到一家小店,买上一百元一张张红润的冥币,冥纸便宜,进店买上半袋子,家里没这样冥钱,他想购一百元的冥币,扫祖母,爷爷的坟祖,烧给爷爷。

早上,坐上一台返家长途车,他在车内,一袋冥放到座位,一路上望窗户一掠而过的野景,过六,七个钟头,行驶上千里,进入家乡熟悉的视野,在小镇上下车,小镇清冷,他走路,返回很偏远的山村。

小扬走啊,走了一个多钟头,人困马乏,丛山峻岭的四周,小扬进山,踏上一条窄窄小山路,遇上一个本村人,一起回村。

小杨回家,得上痨病的父亲惊愕了,天黑儿子返家,唠嗑问:″小杨回家了!″,一看小扬提上一袋子,父亲一捏手,疏密的纤织袋,露出百元钞币,父亲说:这么多钱。

小扬晚上回到空徒四壁的家,父亲是个病人,穷得要命,别人建房建到马路边,他家仍旧住上简陋的小屋,困原址呢,

小扬收拾一下杂乱的家什,门外走进一人,借黄黄的灯光,一见是做媒的张大爷,大爷一进门问:小扬回来了。大爷颇有名气,给山村的人做了半辈子媒,是远近知名的媒人。

张大爷进门,父亲忙躬身迎让,知道张大爷上门,没别的,给年轻人牵线搭桥。

张大爷画外音:介绍一个对象给小杨,她金童玉女,挺般配。

父亲:行吗?

父亲找自酿的米酒,小扬从里屋窜出来,问好杨大爷,杨大爷:小扬,介绍个对象,十六岁,窈窕身材,瓜子脸,是塘西人。

杨大爷问他:赚很多钱。

小扬摸摸头,回答:行吧。

张大爷开了话闸子,说十六岁靓女的父亲,是个三十几岁的爸爸,现实,说的是钱,年轻爸爸的口头禅:钱是爷,钱就是生活,钱就有老婆,”小杨,帮你上门提亲了。",

小扬:好吧。

这时,父亲找上酒,洒到碗里,杨大爷一饮而尽,临走叮咛:今天晚上去女家,马上去了,

杨大爷离开了,

父亲一望简陋的房,问上儿子:行吗?

小扬:太爷做媒,总不会去回绝,

小扬挂上笑:一步步来啦。

小扬吃过饭后,一天坐车劳顿,到床上一睡,手机响了,接听是杨大爷打来的,杨大爷:小扬,明日女方看家,到镇上买菜,办餐。

小扬应答一声,挂断了电话,小扬床上想,杨大爷怎么这么积极,刚回家来做媒,而且跑到女方家,去女方家打哄了一番,小扬没多少钱,张大爷给介绍女朋友,慢慢应对吧。

一觉睡天亮,听公鸡鸣叫,小扬赶紧起床,父亲生痨病,一切由自已打理,穿衣起床,天没亮,小扔走出宁寂的村子,踏上窄宽的山路,路上早的没一个人。

到了小镇,买肉的,卖鸡,魚的人摆起小摊,小扬买几样菜,赶紧往家返,张大爷怕小扬疏忽,来了电话,问他买上菜吗,催小扬。

小扬到家里,心里以为女家会来很多人,可是来了姑娘,她的父亲,杨大爷坐到桌子上,小杨问好,一见姑娘水灵灵漂亮,十六岁,喝上山泉出落的美人儿,他中意,小杨问好客人,父亲劝瓜子,米酒陪客人,一边聊着。

小扬提上菜,到厨房做饭菜,未来的岳丈,看出端倪,陈旧的屋子,让年轻人做饭,不忍心,三十几岁年轻的丈人,离开桌,进厨房和小扬答话,

“小杨,挣多少钱!”

小杨笑一笑:没多少!

丈人见问不出什么,说上他口头禅:这个世上,钱是爷,钱是妻子,钱是生活,没钱走吧老婆。

未来的丈人露骨,掉进钱窟窿,是个金钱的论导者。

丈人:走了,不吃饭了,信小杨不缺钱,没什么可看小杨的家庭了,小惠嫁下来,希望小杨好生待她。

相亲遇到了竹马

文/淡淡 时间回到一个星期前 “小可,你都已经老大不小了,还没结婚生娃,你看隔壁与你同年的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你这孩子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何可妈妈语重心长道。 “妈,这年头谈恋爱比结婚还难啊。没遇到有感觉的啊”何可也是无奈。自己长得就是纯素颜都有个7分吧。画个淡妆穿个高跟披着头发那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啊。那一头大波浪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男人,曾有多少人在路上找她要微信啊...

一名网瘾少年的独白

文/始于初见 初中毕业后,由于没考上高中,而家里人也不愿意再花钱供我读书,所以我辍学了。 那年我15岁,跟着村里的人去了浙江打工。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一个工厂的普工,每天从早上八点上班,一直工作到晚上八点,月薪是1000。 工厂里人很多,但是像我这么小的人却很少。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男孩子,叫刘昊。由于我们之间年龄相当,所以我们共同话题很多。 到浙江打工后,我对城市里的一切都感觉异常新奇,看着傍晚...

女儿:我不想帮你带孩子!

大半年前的一天,我在楼下带孩子玩的时候碰到邻居李阿姨也在楼下带外孙女玩。和李阿姨聊天的时候,李阿姨很不舍的说:“小雨妈妈,我这几天就要回家了。估计以后我们见面的次数会很少了,我会想你们的。”直到后来我和小禾聊天的时候才知道李阿姨为什么离开。 李阿姨的女儿小禾是我的邻居。和天下所有父母的愿望一样,李阿姨也希望小禾可以健康快乐的长大,所以家里的大小事务小禾从来不用做,她只需要负责快乐就好。已经快...

那个旧时光里的少年,现在可好

一 在遇见他之前,梦琪从未体会过喜欢一个人能到如此地步:笑里是他,风里是他,眼里是他,连梦里都是他的影子。 第一次的相遇,并不美好。那是一个短暂而难忘的课间,梦琪正从走廊路过,倏然,一个高个子男生风一般似地从梦琪身旁闪过,他莽撞的疾驰与碰触差点撞倒了弱小的梦琪。但他却未停住留下只言片语的抱歉,唯留下朦胧的梦琪兀自杵在原地抱怨。风中,还回旋着那少年爽朗的笑声…… 一个月...

有的芳华,不过是被掩埋的悲伤故事

作者:Tina 随着电影《芳华》热映,许多人开始关注那一代人的青春和故事,而那一代人的记忆也随之解封,往事历历在目。 我婆婆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亲身经历且目睹了那一代许多的人和故事,时常会给我们晚辈念叨一些。故事主人公的太多选择让不同时代的我不甚理解,更多是对主人公命运的唏嘘,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个时常被念叨的名字——金凤。 金凤和婆婆同时代,是家中长女,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一家人生活在...

丰子恺记 | 一钩新月天如水

11月9日,适逢丰子恺诞辰119年,特将散笔一篇翻出来分享。 看丰子恺酒楼之月,亦可映射我们心中的月色。 酒楼上的人,已散了好几茬。一钩新月天如水,一样的月光,不一样的我们。 丰子恺曾说,他的心始终被四件事情占据着:天上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和儿童。其实,这话还没说完。占据丰子恺心的,还有黄酒与螃蟹,芭蕉与樱桃,还有颠沛人生中亦苦亦甜的人间之味。 只谈日月、艺术,并不足以成就独特的丰子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