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 | 黑蜘蛛的第一份友情

2017-11-08 17:35:34作者:叶听雨

《童话故事  |  黑蜘蛛的第一份友情》by 叶听雨

黑蜘蛛

图  文/叶听雨

01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满整个树林时,金色的光芒透过树叶一层一层地射下来,枝蔓交加的树木仿佛被镶嵌上了许多翠绿的宝石,让整个树林显得异常光彩夺目。

我被这淡淡的泥土芳香唤醒了,伸了伸懒神,心想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我抖擞精神开始了一天的跳舞日常:先是努力尝试站起身来,可是胖胖的身躯总是不太听话,还没等我站稳就立刻倒了下去。

“哎呦,悠悠你又开始练跳舞了。”隔壁的小燕子也起床了,撩开嗓子叽叽喳喳地唱着。

我无视小燕子的冷嘲热讽,仍旧继续练习着,只不过不争气的眼睛里冒出了几颗金豆豆。

你个臭燕子,谁让你这么欺负悠悠的,你看我等下不收拾你!你以为你唱歌多好听啊,每天扯着个假嗓子,鬼哭狼嚎地,还真把自己当百灵鸟了!

我站在树枝下愤恨地瞪了一眼正在枝头嗷嗷乱叫的小燕子。接着继续转头看我亲爱的小悠悠跳舞。

其实小悠悠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是我已经关注它好久好久了,久到连我自己都忘记了时间。

我想跟悠悠成为朋友,可是我不敢,更害怕吓到悠悠。

我是一只黑蜘蛛,一只因为不想织网捕虫子的黑蜘蛛,是一只被家族视为耻辱的黑蜘蛛。

我本生活在一个落败的旧房子里,随处倾倒的房梁,家具给了我们一个完美的家,而门外丛生的杂草更是给我们准备好了无数美食,所以在那里有我们整个家族。

从我出生的时候,我们家族的长辈就开始教我们织网,一点一点地吐丝,然后顺着自己的丝线一点点地往前爬,先是从四面八方织出一个米字格,接着从中心开始一点点地往外织圆圈,最后一张完美的大网就完成了。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会,常常吐着吐着没有丝了,要么就是织了一圈发现中间竟然有个大洞,又或者等我们满心欢喜织完了,想要站上去蹦跶一下时,突然发现自己竟莫名其妙地掉到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只有我是最聪明的一个,别的伙伴织上几天才学会,而我织了两回就会了。而且大家都说我织的网是整个家族里面最漂亮最结实的。

可是……

02

我晨练完之后,一个人靠在树枝上静静地躺着,有点难过地想自己难道真的不适合跳舞吗?

为什么周围所有的人都嘲笑我,小燕字、小松鼠、小蝴蝶、甚至连那么渺小的蚂蚁都敢笑话它。

难道毛毛虫就不该有自己的梦想吗?难道胖子就不可以跳舞了吗?

我努力地想给自己鼓鼓劲,可是任我怎么努力说服自己,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每个人嘲笑的面孔,这让我很是懊恼。

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看到我的努力,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可以学会跳舞,而且总有一天可以跳出优美的舞蹈。

我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怀疑自己,甚至想就这样放弃算了,反正也许我永远不可能学会跳舞,也永远都跳不出完美的舞姿。

想着想着,我埋下头偷偷地哭了起来。

见悠悠哭得如此伤心,我也跟着难过起来。

想当初我成为家族织网第一人之后,着实被大家赞美了很长时间。

可是接下来,长辈们竟然让我们利用这张网来捕捉虫子,来给自己当晚餐。我真是觉得又残忍又可怕。

于是,每当我看到有小虫子想要飞到我的网上停歇的时候,我总是张牙舞爪,做出恶魔捕食的模样,就这样,就这样这些小虫子还没等落到网上就已经被我吓跑了。

可也因为这个,我每天都得挨饿。看着家族的伙伴们兴高采烈地吃着自己网中的美食时,我有时也想要不然就跟大家一样捕虫子吃算了。

但是当听到那些小虫子被吃之前的哀嚎时,我还是决定放弃了。

于是,我从家族的“明日之星”变成了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讨厌鬼”。最后,那里实在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我只得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那个“家”。

如今见悠悠那么痛苦,我仿佛见到了当年那个被大家孤立冷落的自己。只不过想做一个不一样的蜘蛛,为什么就那么难呢!

我鼓起勇气走近悠悠:“悠悠,你别哭了,其实你跳得特别好,我可喜欢看你跳舞了。”

叶听雨
叶听雨  作家 80后,全职妈妈,喜欢花花草草,喜欢涂涂写写,希望在全职的同时也可以收获更多的成长与快乐。

赫尔博斯主题征文 1932

看图写故事 一声枪响

童话 蛤蟆娶亲

童话 小猫请客

故事烩17 【童话】因为寂寞

我走了,你们都好活!

九三年时,德强二十九岁,老婆云清喝农药自杀了。 至于云清为什么会自杀,村里人都一致认为是因为德强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打她,哪个女人能受得了,真是可怜,死的时候才二十七岁。 在云清的丧礼上,德强痛哭流涕,悔恨不已。可是即使再伤心再后悔,云清也回不来了。 当时,云清的娘家人将德强狠狠的揍了一顿,打得鼻青脸肿。说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不该劝云清为了孩子忍忍的。激愤难耐的云清娘家人当场表示跟德强断绝关系...

借点钱,可以吗?

“叮咚”一条微信点亮了我的手机屏幕。“在么?” 呦呵,竟然是她。我感到有些意外,阿玉自从两年前结婚之后,我们就很少联系了,毕竟当年我俩青梅竹马是她现任夫君亲眼所见的,这婚后自然还是识趣点好。 我眯缝着眼睛,伸了个懒腰,正好写代码写得颈椎要断了,这就来个陪聊天的,所以说嘛,我的魅力是应该归类为不可抗力因素的! “在是在,你想怎么样?又想推销卫生巾给我擦鼻血?” “去死!...

哈尔滨 | 二十年昨日重来

前几日收捡旧物,翻出若干拍摄于1998年的哈尔滨底片,就是这些如此熟悉,却讶异的旧日图像。回忆隐约浮现出点滴线索,如同当年在暗房里洗印照片,逐渐显影的过程。 回到二十年以前。我在哈尔滨老道外尝试拍摄黑白照片。如此见到这些平常的身影:徘徊在危楼里的老人,胡同里忙着干活的青年,以及街上温顺的驴。 我记得,这老人就像老狗一般,守着已成废墟的小院。我踏入院子,他默不作声走在前方,不时回过头来,驼着背...

叶落花开二十年长

初冬未冬,静静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感受风与阳光的洗礼,同落叶一起想与这个秋天作最后的告别…… 时光一度流转,无声无息,叶落花开也已有二十年长。 一九九七年秋天,女孩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上。嗯,对这个世界没有丝毫印象,唯一的感知就是几年后妈妈指着照片上那个又小又丑的小孩说是自己。 五岁那年,女孩几次背着自己的小书包偷偷跟着小朋友一起去幼儿园,呆呆的站在幼儿园门口又不敢进去,然后在被老师发现后红着脸...

我已经不想说服任何人了。

大家都是死脑筋,谁也没比谁更有道理些。六岁会因为一颗糖果,跟幼儿园老师吵半天;十六岁会和数学老师争执分数少了几分,;那么二十六岁,应该什么都不会做了吧。说服人需要的精力太多了,太累了,实在不行,就别试了。 一.“不行” “妈,我想打耳洞” “不行” “妈,我想报钢琴课” “不行” “妈,我想买电脑” “不行” 很多年来,我和我妈一...

你有勇气过你想要的生活吗

如《月亮与六便士》所感:月亮代表高高在上的理想,六便士代表低入尘埃的世俗,你想要哪个?抛开世俗去只求理想,还是俯身于尘世追名逐利?大多数人应该是两个都想要,两个都不想放弃,但兼得者少之又少;大所数人徘徊期中,深受其害; 01 小美某知名211大学硕士,毕业后在三线城市的大型合资企业找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月薪5K,对于三线城市来说,也不算少了; 工作了一年之后,小美感觉疲惫不堪,制度管理上面的混...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