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爱吃炸酱面

2017-11-08 16:40:00作者:南有南风

《胖子爱吃炸酱面》by 南有南风

文|南有南风

-1-

如果胖子和刘倩没分手,今年国庆该来成都了。十月三号,在宿舍饿得睡不着的我,终于买了最快去株洲的火车票。

“胖子,我来看看你”,嘴上说着是看望,实际上是投奔。

胖子没好意思拒绝我,毕竟他可是说过带着刘倩来成都找我的。

到了株洲火车站时,天上被铺上一层灰色的衣服;过往的人儿拖着箱子蹭蹭地赶路;出租司机手做拉人状,巴不得让你坐上他的出租车。

我吸了吸株洲的空气,又叹了一口气。当我看到高大魁梧又熟悉的身影时,我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

“胖子”我喊了一声,便大步走了过去。

走进时,我看到了真真实实的胖子。

略显苍白的脸,有气无力,瓶底厚的眼镜,隔着圈圈镜纹,那眼睛仿佛没有张开的意思。眼窝有点凹陷下去,脸上写的都是疲惫不堪。

“胖子,瘦了”,我怔了五秒,又开怀大笑地用手揽过他的肩。

胖子笑了笑,没说话。

坐在公交上,胖子一言不发,也不问我过得好不好。昔日里一见面闹腾得不行的胖子,瞬间黯然失色。我倒是有点心疼他,还是没从失恋中走出来。

“胖子,带我去吃饭,我饿”,我可怜兮兮的样子眼巴巴望着他。

“行,带你去吃炸酱面”,胖子说完笑了笑。

我一脸不乐意,我大老远从成都跑过来,就为了吃碗炸酱面吗。可胖子没管我的意见,一下车直接带我去往一个地方。

“老板,两碗炸酱面”,胖子用手比了个“2”。

老板冲胖子点了点头,又露出了微笑的表情。

-2-

“来嘞,你的炸酱面”,老板把面各自推到我俩面前,“这是你的”。

我眼巴巴望着,什么炸酱面,不就是碱面加点酱油吗?我的小龙虾呢,我的大闸蟹呢?

胖子给我递了双筷子,“真的不错,你试试”。

我吞了吞口水,肚子也闹腾起来,像个嗷嗷待哺的小孩。我拿起筷子,不情不愿地在面里翻来翻去,最后夹起一点面往嘴里送。

“哇,这个味道……真的,可以”,我有点打脸,但还是被这味道迷惑。

胖子依旧没说话,自顾自地吃着面。

店里涌进来了很多人,喊着“要碗炸酱面”,随即找个位置坐下。胖子告诉我,这是下课点到了,平常来这买完炸酱面,要排很长的队。我点点头又继续吃面。

店里很是闹腾,旁边的情侣像是在闹别扭,男生把手放在女生的手上,用温柔的语气哄她。隔壁桌的女生接电话的第一句便是,“好想你啊”,随后便是一大堆想念的话。对面桌的情侣,你喂我,我喂你,甚是深情。

我冷哼一声,呵,社会。继续吃我碗里的面。

突然胖子拿纸擤鼻涕,抬头时,我分明看见他眼角还没干的眼泪。我有些不知所措,塞进嘴里的面硬是吐不下去。

90后的“集体困局“:我们是如何一步步深陷职场恶性循环的?

文|赵晓璃 写在前面的话: 对于很多90后职场人而言,他们正或多或少陷入这样的困惑—— 为何其他人的机会越来越多,而我的机会却越来越少? 为何有的同龄人混的风生水起,而我的工作却乏善可陈,自己也越发迷茫? 为何我年纪轻轻,却已经失去了应有的热情和活力? ...... 如果将职场上的各种提升技巧比作树上不计其数的叶子,今天所要谈论的这个点,恰恰就是我们看不见的大树根部。 如果不从源头解决问题,...

我是刘欢,我拍谁?

文/幼稚着我的幼稚 “刘欢!刘欢!”当我刚唱完一曲,台下掌声雷动,欢呼声一片,继而,人们有节奏地喊着我的名字。 荧光棒,耀眼;鲜花,娇艳。我被人群簇拥着,一时成了头带光环的歌星。 “刘欢,再来一首!”一群少女尖叫着,我从容地走上舞台,舞动着麦克风,放开了嗓门吼道:“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哎嗨,哎嗨,参北斗啊……” “哎!哎!我说,你三更半夜的,哪根筋搭错了,吼个球呀!”当我的被子...

ありがとう(Thank you ) ——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ありがとう》 (thank you ) 一场以你之名开始的恋 一场以我之...

被蛇咬了以后

蛇,是我最讨厌的爬行动物之一,看到它,就会莫名的起一身鸡皮疙瘩,心里无比发麻。 曾经一段时间,听到大家说得最多的话是:蛇咬对头人。我当时的理解,不知道这句话是褒义还是贬义,怎么才能跟蛇扯上对头的关系,似乎听出了被蛇咬是件好事的苗头。 那时,正值夏天,气候:高温。闽家桥下的流水已然有些断断续续,桥上的黄角树还是泛着淡淡的绿光,给来来往往的人们洒下阴凉。 等到太阳光由强势转为弱强势的时候,下午五...

余生欢喜

闵清想着自己与江晏的相遇实在算不上浪漫,她甚至在见了江晏两次之后依旧想不起他的脸来。 所以现在看着满屏幕的告白短信,闵清确定自己是被捉弄了。 一见钟情,对她来说,是比中彩票更小概率的事件,她基本上将它归为不可能事件。 “你是因为我比你小才不接受我吗?我不会嫌弃你,现在和以后都不会。” 居然还比我小,还嫌弃我?本来打算一直沉默的闵清看到这里实在忍不下去了。 “可我嫌弃你!” 闵清这句话刚发出去...

温柔的陷阱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晴到多云 秋高气爽,回老家省亲。我开着马自达,嘴里哼着小曲,被家乡一路风景所陶醉:原先上学的泥泞砂石路,如今变成混凝土铺就的林荫大道。金色的稻田一望无际,即将收割的稻穗波浪起伏,稻花香醉人,远处羊群散落在旷野,像朵朵白云点缀。 晌午时分来到老家,父亲吧嗒着旱烟眯着笑眼,母亲忙着准备午饭乐开了花。 刚落定没和父母攀谈几句,一阵笑声把来人引进屋: “哎吆喂,...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