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婚了,你能否回到我的身边

2017-11-08 16:39:56作者:枫拾贰

离婚

《我离婚了,你能否回到我的身边》by 枫拾贰

文/枫拾贰

图/网络

“睡了吗?”吃晚饭的空隙,我在信息栏输入这几个字,删除了又输入,来回复复了几次。正当我犹豫时同伴叫唤我,吓我没了个魂,手一抖,错点了“发送”。

满心的凌乱:她肯定不想理我,不然不可能几分钟过去了还不见她给我的短信,算了还是安心赚钱去吧!

她,小枫,我的初恋女友。我们是中学同学,也同桌过。要问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她的,现在想来,那感觉就像是昨天的事,又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我喜欢她,至始至终都喜欢着;我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她的真人了,偶尔她会发张照片给我,偶尔。

我和她刚谈恋爱时,我会走一小时的泥土路去她家找她。记得一次去她家为了不把时间浪费在路上,我找到一个有摩托车的哥们。

那天,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我和哥们骑车到半路停了下来:上一次走的路还平平整整的,奇了怪了今天一走竟成了一条大坑。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宽3米左右的大沟沟,这可咋办?去女朋友家只有这一条路,望着天空中倾盆而落的大雨,再看看脚下这粘糊糊的泥土,我全身的火气。

“别着急,再想想办法。就不信还有什么能难倒咱俩的。”我哥们抹了抹满脸的雨水,头往后甩了一下,甩得我更睁不双眼了。

“你有办法?唉,难得今天和小枫约好带她去玩的。不曾想落了个这样的下场,现在的我们何止是落汤鸡啊!”我抱怨着。

哥们召唤我上车,看他那鬼诡的微笑,我对他的主意没多大的把握。最后,我硬着头皮信将疑地抬脚上了车……

哥们油门一带,摩托车载着车上的俩只落汤鸡“唰”的一下迎着大雨飞往对面的路面。天真的以为这样就安全着落了,不想就在就快接近终点轮子刚着地的时候,轮子一打滑,咱俩加摩托车全栽到沟里去了。咱仨儿一起摊坐在泥与雨的稀烂淤泥中,痴痴地望着高高的斜坡,看着雨水狂妄地奔向我们的怀抱。

后来路过的行人喊来小枫的叔叔伯伯们都来帮忙,才把我们仨坐稀巴泥中给解救出来。只有小枫撑着一把雨伞站在雨中看着我傻傻地笑了。

之那一次后,小枫和我的感情又进了一步。

初夏的午后,阳光不算太热烈,我骑了一辆新买的自行车打算带她去兜兜风。一路上追赶我的风被我“哐哐”地击碎倒地,我像是一身怀绝世轻功的大神穿梭在时间的最边缘。

那天的她正和她妈妈在农田里拔杂草,阿姨远远地看到了便微笑着对她说,快回去吧,你朋友来了,回家倒杯水给他,小伙子肯定热坏了。

她红着脸放下手里的活,迎着风向我跑了过来。她朝我微笑着,嘴角的酒窝甜到了我的心上,看着她凌乱的刘海便伸看帮她理了一下,没想到她脸更红了。

农田离她们家有几里路的一段路,我和她就一边聊着一边往她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聊她未来的打算,聊她的家,聊她的兄弟姐妹,她的脸颊一直是红红的,想来是害羞的原因。

一阵风吹了过来,我无意间触碰到了她的手,我低着头将她的手紧紧地握在我的手掌心,生怕她会丢了似的。她并没有想挣脱我的手掌心,而是在我的手掌心用手指一直在笔划着什么,然后甜甜地看了我一眼。

总会听周围谈恋爱的哥们说,女孩的心是软软的,连女孩的唇也是软软的。我在想,我的小枫也是软软的吗?

到她家后,我吻了她,静静地吻着她,她并没有躲开我,她的唇是软软的、甜甜的,像醉酒的感觉。至今我都忘不了这种感觉,不知她还记不记得。记得她那天问了我一个问题,她说,你会一辈子都喜欢着我吗?

那一刻的自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她点点头并承诺自己一辈子只喜欢她一个,只爱她一个。

后来的我们分开了,只是因为我的家里穷,小枫的家人不同意我和她在一起。小枫成了中间最难做的人,一边是男朋友,一边是自己的父母。无奈之下,我选择了默默地离开。

我也知道我的不告而别让小枫难过了很久,我常常从我哥们他们那里打听小枫的情况,我越打听越难受越想她。

过了几年我还是没有忘记她,便从哥们那里要了小枫的联系方式。

最初小枫对我的突然出现置之不理,慢慢的,我发信息过去,她会礼貌性地回我几句。

她说,她在我离开后找过我。

她说,她从未忘记过我。

她说,很怀念和我在一起的那段日子。

她说,她很想我……

枫拾贰
枫拾贰  作家 ——你说,不管你在哪里,你都会一直看着我,除非哪天你消失了......——一切都在耀眼的阳光下重生,唯有你,早已销声匿迹......微信公众号:拾贰x(欢迎你的关注

我离婚了,你能否回到我的身边

昆仑之心

火车在茫茫戈壁间穿行,窗外,胡杨林沉默着后退。我收回视线,目光落在那个绿色背包上。小白,我带走了你的照片,你的日记,可你,还在昆仑山上,在这段永不磨灭的回忆里······ “小师妹,我带你去看烟花。” 元宵夜,在寒水河放烟花。人山人海中,我和齐佳宁百无聊赖地等。突然,她兴奋地大叫:“小白,你也在这里啊。” 不远处,那个被叫做小白的男生转过头冲我们笑得灿烂。路灯下,他的脸精致如冰雕,牙齿是雪一...

【晨读感悟】昔日你争我夺,而今你推我让 1102

前几天,老公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聊聊如常生活。 那边老父亲说“近来村里正忙着修供暖设施,上面马上要来检查。可看这光景,再怎么检查,该完不成还是完不成啊!” 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个工程是配合国家环境保护整体规划的。老家那边是煤区。过去,那里一切营生都围绕着“煤”转。只要占着“煤”这个资源,那就诸事都好办。 尽管与附近有些邻村相比,老父亲所在的这个村煤矿不算多,煤质也没那么好,但是还是有点富裕的...

拳拳如素

楔子 齐长素站在城墙上看着天空,苍黄色的天尽头有一片墨色的流云,流云悠悠扬扬的排满了整个天边,在席卷天地的罡风下舒卷成了一条长龙,风沙刮来,砸在脸上隐隐作痛。 十八年来这是他第二次踏上这座城头,第一次的时候他才十岁,那时候的他是齐国的世子,他小小的身子裹着厚重的白狐裘,父亲抱着自己病弱的身躯登上这座南望城,他在城头远望,风沙萧瑟,现如今的他十八岁,再次拖着病弱之身登顶,远望中的风沙依旧,身后...

很多人想到了将就,但是感情无法强求

文/国境之南 1. 忘记有多少次了,身边无论幸福或是不幸福的人都会劝我说,别单着了,你看谈恋爱或是结个婚多好。 我都笑着摇摇头,沉默了。 倒是有个初中男同学,一次我们聊天,他说:其实作为好朋友,我却希望你永远单着。 他说的一脸虔诚,诚恳笃定。 我差点没有一口盐汽水喷死他,我在微信这边像是炸了毛的小狗,上窜下跳不依不饶:你这个挨千刀的,凭啥我要单着,你说,老娘凭什么要单着?凭什么你儿女成群,我...

一个人走了,像水消失在水中

隔着一座湖,对面人家那位独居的老太太,在这个冷得令人失魂落魄的冬天走了。 走得悄没声息地,走得干干脆脆地。 听闻变故的那一刹,我只是静默,虽然心底也恍然。 在我眼底,谁突然离世仿佛也轮不到她的,因为她看起来健康硬朗得紧,说话声音也沉着嘹亮,这我都记得的。 但我却没想到,这之间,已然过去了多少年,多少沧海桑田,多少人事变迁。 何况,大限一到,说去了也便去了,原也由不得人。 人世间,哪有那么许多...

黑黑的夏日

这是来船厂的第七个年头,距离汶川地震已经有了些距离,回忆都有些模糊了。 “天毅,要不趁你的婚期未到之前,我和你回家看看吧。。。。。。以后你就要在厦门成家立业了。。。。。。”小涛操起饭桌上的冰冻青岛对嘴咕噜咕噜喝起来,对面坐着的林天毅低沉着头,沉默不语。七年前幻想着等大学毕业,赚大钱,接父母过来厦门生活;没想到如今已是天人永隔,家早变成了一块立在村口的硕大沉痛的纪念碑。同村的小涛和他霎那间就成...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