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 是用来尿床的季节

2017-11-08 16:39:45作者:专三千

《秋天 是用来尿床的季节》by 专三千

文/专三千

我从食堂后面穿过情人坡,来到后山。南方的山头秃得要慢点,虽然草迟早会没,但是我相信情人坡永远会是绿油油的。

我很不喜欢这种铺上草皮长出的草,它们的叶子太细了,穿牛仔裤运动裤都会扎屁股,就算穿了印着赛亚人的内裤还是会被戳穿,针针到肉。

南方的秋天视觉上是很不明显的,会掉叶子的树不多,常绿树占多数。现在都快立冬了,图书馆后边的林子里还冒了一地的花。

秋天已经过了,我却感觉它还没来过。

当我还住在我姨妈家的时候,秋天要比这明显很多。在那个小村子,秋天和热气有关。

一到秋天,早上的气温会骤降,比起夏天一早的闷热,秋天的早晨就像是在寒夜里被冷藏了一晚,再湿漉漉地拎出来。

我以前说过,姨妈是个倔强且蛮横的女人。你们亲妈逼你们穿秋裤,和我姨妈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塑料和王者的差距。

姨妈对我的宠爱超过两个表哥,这种宠爱表现在无微不至的全方位控制之下。一早起来,只要感觉天冷,姨妈就会把已经洗好晒过太阳的毛线衫,毛线裤扔在被褥上,自己去厨房烧火捞饭。姨妈给我定的规矩是:“起来看到床上放着什么,就得穿什么。”

于是在一个秋天的早晨我必须穿着姨妈亲手织的,我穿了几年现在已经感觉有些紧绷的毛线套装起床,当然打底的秋衣秋裤也还是要穿在最里面的。

我小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穿衣服,所以每天早上起床我就要喊人,表哥或者表姐就会到床边。我睡眼惺忪地坐着双手举起来,表哥表姐就会帮我把衣服穿好。

那时候我更喜欢表哥帮我穿衣服,因为男孩子调皮,两个表哥给我穿裤子的时候总是以把裤子提高一点为由,拽着裤腰带把我整个人提起来,蹦蹦跳跳的觉得很好玩。

接下来的早餐,就更具秋天的风味。农村没有现在的这个核桃,那个口服液,小孩最好的补品就是每天早上用一碗捞饭剩下的滚稀饭,敲下一个自家的土鸡蛋,挖一勺猪油搅拌。香喷喷黄澄澄的一碗,放在桌上。

等我穿好衣服去吃的时候,表面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膜,用勺子戳破,猪油混着蛋香顺着热气就冒出来。姨妈盼着我长身体,都是用一个一半黄色一半白色的瓷制小盆碗装着。我抱着小盆碗坐在厅堂的门槛上,握着勺子挖一勺鸡蛋粥,放在嘴边吹,透过热气看地势低的房子的屋顶,像一只张开翅膀的燕子。

从戳开那一层黄澄澄的粥皮,到用勺子刮干净盆底,姨妈通常会在冒着热气的厨房里喊两遍:“快点儿,拿碗进来洗了,男孩子吃饭要快,男儿嘴大吃四方。”

早上也不一定每天都吃鸡蛋粥,天天吃总会腻,有时就和大家一样吃饭。农村的早餐其实和午饭晚饭并无差别,只不过多了一锅滚烫的稀饭。也是炒一个菜,就一碗饭吃。

如果早上吃的是饭,那我就不再那么老实地坐在门槛上,而是盛一碗饭,中间要用筷子掏个洞,夹几大筷子菜塞进去,再来半块红红的霉豆腐,然后端着这丰盛的一碗就出门了。

一出大厅门,碗中间就开始冒热气,把脸埋进热气里呼啦呼啦扒几口,就跑到邻居家找玩伴。把门口草坪里捡米粒的鸡吓得扇着翅膀直尖叫。

这一跑倒不要紧,从自家到邻居家,再和玩伴逛到别人家,一上午就过去了。等到中午姨妈喊人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村子的上空,匆匆忙忙回到家时,已经两手空空,碗扔在谁家都已经忘了。

运气好人家午饭时间送过来了,运气不好,那又是一通半个小时不换气的freestyle。

秋天是不是该冒着热气,我也不确定,但在我的记忆里它就该是的。

除了早晨碗里冒出的热气,秋天应该还有红薯和香芋冒出的热气。秋天红薯和香芋都已经挖回来了,表哥周末不用上课,提个红色塑料袋,装几个,爬到人少的山上挖个坑就开始烤。

我记得烤地瓜除了挖洞和捡柴火还要找一样东西——干牛粪。在地瓜上铺上柴火,柴火上放一块干牛粪,烤出来的地瓜格外的香。

那时候牛粪不难找,农业没有机械化每家都有牛。干牛粪其实一点味道也没有,一个圆饼像一个飞盘,看起来就像一堆干草搅碎了摊成的饼。干牛粪很好烧,燃烧起来没有臭味,反而有一股草香。

现在想来,大概是牛的消化不太好,草纤维消化不了,拉出来等其他东西都晒没了,就变成一个搅碎的草饼了。

我总是负责望风,因为大人是不允许小孩在山上用明火的。那年头对山很看重,砍柴都有限制,对烧山的惩罚更是严苛。每年秋天都流传着周围哪个村的人不小心烧了山被抓去坐牢的故事。有一年隔壁村的老张烧田草,引到山上了,连着烧了三座山,县城的消防车都开来了。

最幸福的时刻就是两个指头捏起一个软软的红薯,烫得两只手轮番换,轻轻掰开,红薯的想起就灌满了鼻腔,就顾不上烫嘴,低头就啃一口。然后张大嘴呼气,一边用手在嘴边扇。

但是我们要明白,在秋天,热气腾腾的永远不止早餐和烤红薯,还有被窝。

姨妈曾跟我说过,她带我是不怎么费劲的,因为我听话,而且不尿床,半夜不起夜。这让她可以睡个安稳觉,并且省了很多事情。

在我的记忆里我只尿过一次床,仅有的一次。那天晚上姨妈买了米糖回家,白花花的,用铁锤和凿子分成指头大小的糖块。小孩子都好吃甜,吃多了就要喝水。一喝就喝了两大碗,喝完就去睡觉了。

我至今还记得那天早上的情形,那天早上我醒得很早,姨妈都还没去做早饭。当我意识渐渐清醒的时候,我感觉下半身湿漉漉的,我摸了一下屁股底下像被人倒了一杯热水。

专三千
专三千  作家 一个粗糙的人 公众号:专三千奇思妙想主编约稿、转载请私信 微信:zeng6964288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真实“吃鸡”行动

滚蛋吧,四六级!

如何对抗死亡?唯有不遗忘。

再见了 我的幼儿园

少年 像土狗般飞驰吧

家长们都私了,我们为何还要抓“医生爷爷”?

01 三原色的事情一直在发酵,源于我们对孩子问题的关注,这是我们的痛点。 中国有句话,再穷不能穷学生,孩子的教育、孩子能否健康成长对于一个家庭来讲,真的是孩子教育和健康是伴随一生、影响一个家庭的事情。 可是最近三原色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快没有了消息,而且有了新的“翻转”的进展: 1、“叔叔医生爷爷”的事情系造谣2、案发的视频的硬盘坏了3、家长们都得到了赔偿,不再追究4、很多涉及的文章都发不出来 ...

文字的力量 草根姑娘成长记

文/朵朵鱼 夏日清晨,晴儿吃完早餐,便被母亲打发到地里拔草。晴儿家的地就在家门口不远处,走几步路就能到。晴儿戴上草帽,拿起一张小木凳,往田间一坐,就开始了她短暂而漫长的暑假。 菜地里的白菜长势很旺,隐约的让人看到丰收的希望。同样长得很旺的还有密密麻麻的杂草,它们汲取白菜的肥料,把自己养得更绿更水嫩。 拔草是一项极其枯燥的活儿,只要往那一坐,手便不停的重复一个动作,和工厂里的机器一样。这一坐就...

《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作/留离殇 01 “玲玲……回家吃饭了,这孩子又跑去哪家玩了?” “在这呢,来了,来了,马上就回来。” 只见还没玩尽兴的玲玲,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和自己的玩伴道了别,一边走一边口中还在念叨说着下次一定还要在这个地点玩。 玲玲很害怕回到家中后奶奶的唠叨,于是便在走出玩伴家中后,飞奔的跑回了家中。 到了家后,奶奶已经收拾好碗筷放在了桌上,等待着玲玲。 奶奶说:“放学后作业写完了吗,就出去玩了?...

我很忙,但是对你一直有时间

01 昨晚接到二师兄的电话,他和小薇终于结婚了。 二师兄是我们寝室的老二,因为胖胖的又属猪,因此得名二师兄。而小薇是我们班的班花,虽然算不上白富美但也是追求者无数。当年二师兄在寝室里宣布他要追求小薇的时候,我们还以为他在开玩笑,谁知道他真的付诸行动了。二师兄开始在上课时主动坐到小薇旁边,平时主动跟小薇的室友打成一片,可是小薇对他始终不是很来电。大二那年小薇作为外派生到上外开始了新的求学路,大...

若不得欢喜,不如放下

见了想见的人,吃了想吃的饭,吹了水汽充盈的风,真想留在苏州啊。虽然一刻不停地会好友,很是辛苦,但敞开心怀地倾诉,让人觉得甚是温柔。唯一耿耿于怀的是突然被多年好友借酒表白。 回苏第一天的晚饭是A的谢师宴,和一年未见的老师、同窗把酒言欢,很是开心,然酒过数巡,将尽欢而散时,A突然哭了。洗手间回来的我,一时错愕。听师兄、师姐劝解,才明白A对未能去南大读博一事仍无法释怀。大家本想继...

再见到他,又是一个365天

两个人,在同一个城市,遇见的几率有多大呢?可以小到近乎为零,也可以大到像是由天注定。今天,我们来讲一个关于相遇和重逢的故事。 这是 石墙酒馆 分享的 第 303 个 同志故事 我一直觉得自己比较迟钝,各个方面似乎都是如此。比如直到去年,24岁的我,才发现自己是同性恋。那个时候,我就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在网上四处搜寻着关于同性恋的一切内容,就像在为了一次入学考试恶补着各种“知识”。 当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