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风很大|那年 初到苏州城

2017-11-08 16:39:41作者:燕尾蝶_

《这座城市风很大|那年 初到苏州城》by 燕尾蝶_

1

刚来苏州那一年是二零零三年。那一年,非典肆虐。

我们几十个同学被装在一辆大巴车里,戴着厚厚的对自己生命防护的口罩,浩浩荡荡的来到这座城市。

那时候入职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军训。六月份,天已经很热,可是每个人都得戴着帽子和口罩,每天上下班都要测量体温。也许当时年纪小,那时候没有任何对生命被威胁的恐惧,就是觉得呼吸好不自由啊。

入职的第三天,我们队伍里就有一个女孩开始有发热的症状。于是,我们那一队被安排隔离十五天。每个人发了一支温度计,每个宿舍配了一个组长,每天早晚准时向公司汇报被隔离人员的体温状况。

那时候刚刚走出校园,上班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很特别很有仪式感的事情。热情才刚刚开始点燃,一下子又被现实浇灭。人生地不熟,哪儿都不能去,我们同学之间就成了互相依附的浮萍。所以那时候同学之间关系特别亲近。

2

至今记得当时宿舍大院里烧火卖水的伯伯。那时候一壶水一毛钱,大一点的水壶装满则需要两毛钱。每天要喝水洗头洗澡,所以每天要好几次去烧水伯伯那里。所以没几天便熟识了。

烧水伯伯是个慈祥的老人,慈眉善目,而且总是乐呵呵的。几天之后,我再去打水的时候,伯伯便坚持不再收钱了。他说你们这群娃娃也不容易,刚刚离开父母,手里也没钱,我家孩子也不比你们大多少,就当伯伯给自家孩子添一壶热水了。

命运是如此厚待于我。刚刚走入社会,便遇见这么善良的老人。感恩。

3

因为住宿环境太过于混乱,里里外外都是被学校直接安排过来的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儿。当时又谣传说什么房东有黑暗势力,所以这里才房租又高环境又差,还听说如果能早走就早走,不然以后想走都走不了。

人心惶惶。终于,男生同学开始出去找房子。没两天,便觅得佳处。距我们当时宿舍的一公里之外,一座精致的私人院落,刚好有两大间空的房间要出租。

月黑风高的夜晚,夜里十二点,别人都入睡了。我们一群人悄悄的,没有告诉任何人,荒一般离了原来的宿舍,夹带一群人的行李,像极了无家可归的流浪小孩,紧张又觉得刺激。

新房东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一对中年夫妻,还有一个正上高中的儿子。房东住在楼上,出租给我们的是楼下的两个大间。五个男生,六个女生,再加一堆的行李,房东有点被惊到了,说怎么这么多人。

我们上班的第二个月开始,女房东便闹着要涨房租,理由是我们人太多了,必须得涨,而且水电费也得涨。大概她是一个女人的缘故,又矮又瘦,不强壮也不吓人,我们也不怕她,就跟她理论起来。吵闹声自然惊到了这家的男主人,男主人倒是一脸和气,说你犯得着吗,跟一群孩子置什么气,你差那几块钱吗?女主人自然是一脸的受伤害。

所以那一次开始,男主人就成了我们心目当中的英雄和保护神。

有时候女房东会因为一毛钱两毛钱的水电费零头跟我们相持不下,不是我们不给她,有时候真是没有那个小小的硬币在手,不得已才会少她那一毛钱。可是女房东不依不饶。我们只好跑到小店去换。如果刚好被男主人遇到,肯定又被轻轻松松的给免去了。

大概是性格至此吧,有一次我们去小店打开水。女房东刚好有事走不开便要求我们帮她带一壶。我们都是大大咧咧的孩子,顺路而已。不成想她回来非要把一毛钱的开水钱给我们。我们说阿姨别给了,我们顺路带一下应该的。本是想告诉她我们不在乎那几毛钱,本是想让她明白除钱之外人还有感情在的。可是她很固执的坚持一定要还给我们。

以后的好几年里,苏城房东阿姨这种斤斤计较没有人情味的小市民形象根深蒂固的置入在我内心里,以至于包括后来苏州的男孩子追求我我就吓的连连摆手赶紧撇清关系。

我一直固执的以为,我们农村来的孩子虽然穷,但是坦率大方,真诚厚道,就像田里的泥土一样,虽然朴实,但是与大自然亲密无间。那种时时提防和计较的日子,我们农村的孩子一定是过不来也弄不懂的。

那一年小华找到了新的工作,搬离了我们原来的住处。几天后她提了一大袋从街上买的热乎乎的饼去看我们,却被女房东拒之门外。理由就是她已经不在这儿住了,房租已经不交了,为什么还要过来这儿呢?

也就是那一次,我们几个一向迁就她脾气的女孩子第一次和她大声的理论起来。我们很大声的问她:我们在您这儿这么久了,您眼里除了钱难道一点点感情都没有吗?您不觉得今天你的做法很过分吗?别说她已经在您这儿住了这么久了,就算是没在这儿住过,进门看看我们不少您什么东西吧!

终于答应让进来。可是十分钟之后,她准时的出现在我们门口。交叉着胳膊,小小的斜盯着我们的眼睛。那一刻,真正能体会到什么叫做无语,也真正能体会到什么是无情。

不是说所有的苏城女主人都这样。男主人不是特别好嘛。还有初来时相识的烧水伯伯,都很好。可是同一空间下目睹她为人处世的那一年,真的给我很大的心里阴影,面积大到让我对那一个年龄段的阿姨都觉得恐惧。

4

我们一群人,一直在一起,一块上班一块下班,日子大多是开心的。

上班时,只要闲着有一点空,便跑到另外一个人的部门去瞅瞅,瞅一眼,心里就觉得踏实。

下班时乘厂车,位置一直是不够用的,总有一小部分人是站着的。然后下班出来早一点点的同学便飞奔过去抢座位,而通常抢座位的那个人,是从来不坐的,座位都是留给后到的同学的。

燕尾蝶_
燕尾蝶_  作家 喜欢阅读,信仰文字。不喜随波逐流,只愿我手写我心。一直写,一直写,一直写下去。很多年以后,你看,这是我的徽章。

这座城市风很大|那年 初到苏州城

一场车祸 几多人心

同志故事分享会|我向妈妈出柜了

在12岁的时候,Zeno他还是个腐男 那时候的他热爱腐女小说 甚至带动班上一大堆女生都跟着成了腐女 接着耽美开始流行起来 他就变成gay了 Zeno曾经为此抑郁过,甚至一度逃避自己的取向 好在他现在已经认同自己的身份了 和妈妈出柜的记忆让他至今感到难过和愧疚 对于他妈妈来说,这很难接受 养了这么大的儿子 结果在他这一代就要断了香火 出柜那天,Zeno和妈妈都哭了 但妈妈最后还是接受了他的取向...

这座城市风很大 | 慢慢慢 吃饱饭

下车时,天已黑。夜带着一贯的玫瑰色诱惑,让离得再近的人也如隔千山万水。被灯光打亮的黑,躲闪不及,温顺矜持的微低着头。 今天按时下班,可以回来得更早些,但晚高峰时间想顺利回家,需具备某些强大的抗压能力。前面过去的五辆公汽,车里已没有让人垂直站立的空间,空间只剩留给超人悬挂使用。我不具备存在于这种空间的能力,很多其他人正企图施展他们的各种技能。汽车门挣扎了七八秒都没关上,门口一瘦的坚持不住撤身而...

忽然想起了前任会长,那个身材凹凸有致,美丽沉默的女孩……

1 她站在舞台中央,暗黄色的卫衣衬的她的皮肤尤其的白皙。 “林简,商学院2015级学生,校学生会会长,本次评选中被评选为北京市三好学生……下面有请黄清副校长为林简颁奖”。主持人仪态端庄,满含热情的声音传遍了礼堂的每一个角落。台下的学生纷纷鼓起了掌。 黄清校长一身银色的西装,随着舒缓的音乐步上舞台,从礼仪的手中拿起证书,转过身面向台下的学生,鞠了一躬,再次转身,把证书递到了林简的手里。之后,两...

一颗丢失了二十六年的纽扣

1 那天早晨,马万良要出摊的时候,发现自己衬衫上的第二颗扣子不见了。按照他平时的习惯,他会找到这颗扣子,把它再紧紧地缝上。或者,找一颗相似的扣子替代。再或者,另外找一件衣服来穿。 马万良也没有几件衣服,但他身上的衣服从来都是干干净净地。换下来的脏衣服,他也会及时清洗。可那一天,他硬是没有找到可以换的衣服:接连几天的秋收,比几天时间更久的秋雨,泥里土里地挖抓,摸爬滚打,除了这一件衣服还干净,别...

与孩子的第一次旅行

生活不止眼前的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题记 我向来是个爱旅行的人,每到节假日是最兴奋的时候,可以背个书包,与志同道合的朋友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人有了孩子后,就有了牵挂,羁绊住往外的脚步,孩子二岁多一点了,可以自由行走了,端午节,带她来了次远行。 说是远行,其实是与家相隔四百公里的海滨城市—青岛。第一次带孩子旅行,考虑到孩子适应性等,所以选择了一日游。 早晨五点多就起床了,平时kely这么早...

与那一春夏秋冬有关的事

李饺子抿了抿嘴,还是选择了这个周六乘火车回家。 就在今年的夏至与大暑节气尚未交替的六七月份,李饺子收到了本省的一所普通的本科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之后的李饺子度过了冗长的暑假,现在已经在大学里平平淡淡地适应了几个月。她突然想回家一趟--不是坐直达家里的大巴车,一定是要乘火车,李饺子默默地想着:“她们现在还好吗。” 绿皮火车轰隆轰隆地缓慢行进着,坐在旁边的乘客与隔着一个走道的陌生乘客不停在谈论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