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坟那些事儿

2017-11-08 16:10:10作者:名字不好拟

每年清明和立冬前,是上坟烧纸时节,一到这时候我就发愁。因为上坟这件事引起的不良连锁反应太多了!

最开始是小时候,父母神神秘秘包好煮鸡蛋,再拿些烧纸出门。我很想跟去看看,父母请谁去吃鸡蛋,可总是被父母训斥,让我好生委屈。

而更让我不舒服的是,我嫁到他家十几年,他娘也从来不让我去上坟烧纸。每次上坟烧纸,总是叫上他和他姐去。但是我们那片的规矩是闺女不能到娘家上坟,只可以买烧纸供品给兄弟带到坟上烧。虽然这规矩我也觉得不咋公正,但相距四十里,咋就这么不一样呢?在娘家不让上坟烧纸,在婆家也不让。当然我不是心心念念那些煮鸡蛋,只是总有被排斥,被剥夺权利的感觉。曾经申请过,也抗议过,但直到他爹娘过世,我都没能到他们祖坟上去过。

直到发生一件事,我才觉得上坟烧纸并不是吃吃鸡蛋烧烧纸那么简单。那一次他们去烧纸,灰头土脸回来了。原来是风大,引燃了周边茅草,灭火不及,火随风漫卷,浓烟滚滚。乡亲们急忙赶来灭火,更是惊动了派出所。所幸火被扑灭,也没有人受伤。好说歹说,派出所也不追究了。如果真的较真,你们公家人,还是党员,因为封建迷信上坟烧纸,定个纵火罪坐了牢,那可好说不好听了。后怕之余,免不了得讽刺挖苦一番!他姐也准备吸取教训,移风易俗,将烧纸改为鲜花,路旁月季啥的多啦!又不花钱又安全又洋气。但是,父母兄弟都不投赞成票,这提议也就不了了之,依然是上坟烧纸,不过备着水和铁锹,加倍小心。

后来我姥爷姥姥去世了,最爱我的人走了。很长时间我困在悲恸情绪里走不出来,常常走着或者骑车或者写字时,就忍不住涕泪横流。有时候梦到姥姥姥爷,说他们饿了冷了。我就让我妈替我多买烧纸,烧给姥姥姥爷。但我极少去姥姥姥爷坟上,一是不许闺女去,外甥女更不兴去;二是我也不愿去,因为我不愿去强化姥姥姥爷去世,在冷冰冰的地底这个事实。大部分的梦里,姥姥姥爷还是象生前那样,在他们的温馨家里操劳忙碌。

还有一年,烧纸时节,我婶子找到我爹,说她抱外孙从祖坟过,回来孩子就哭闹不止,必定是我奶奶作怪。叫我爹上坟烧纸时骂骂我奶奶!我爹当然不干了,那是自己娘呀!立马翻脸,把我婶子训斥一顿。我婶子气急,回去吩咐孩子们不许理我爹了。我堂妹果然见了我爹只翻白眼不说话,我爹气得什么似的。偏偏堂妹孩子来住院没有床位,找孩子她爸帮忙。孩子爸回来口无遮拦说了,我爹气得,不好意思骂他,就来骂我,嫌弃我软弱无能不给当爹的撑腰。我赶紧私下给我婶子打电话,让她给我爹说个软话,给个台阶下。我堂妹再见了我爹,也亲亲热热喊叔,还请我爹吃雪糕,然后我爹就孩子一样消气了,和好了。这上坟闹的风波才算告一段落。

但是前年烧纸时节,我爹娘俩人开始冷战。我们急忙了解情况:原来是我娘置办烧纸贡品时偏心了,给我姥姥姥爷买了衣裳,没给我爷爷奶奶买。然后我爹就挑理了。我问我娘买身衣裳多少钱?我娘说一块。我顿时目瞪口呆:一块钱!至于吗!简直是一个馒头引发血案的翻版!然而我娘说不是一块钱的事。我娘就把几十年前奶奶所作所为又翻出来。什么奶奶偏心,分家就分了两间土房几个破瓮,几个孩子奶奶都没看过,每次爹娘从地里回来,弟弟经常靠着门槛睡着了......简直苦大仇深的忆苦大会。但是,毕竟奶奶不在也几十年了,该放下就放下吧!

去年孩子爷爷奶奶去世,老大接了祖宗案子。守孝三年,过年不走亲戚不串门在家供奉祖宗。但是孩子爸听老家老太太说谁供奉是谁的心意。孩子爸就立意要把祖宗请到家里。我爹娘好言相劝,接家里得从初一供到十五,你们上班忙,难免怠慢,不如大年初一,去坟上烧烧纸祭祭祖。我们那片现在都是这样。可这头倔驴不听,非要一日三餐供奉半月,聊表孝心。于是大红纸(后来听说得用黄纸写)写上供奉祖宗之位,贴在阳台。偏偏正月里我住院生产,几天不在家,回家全家围着小娃娃转,常常忘了给祖宗端饭。祖宗是接来了,让人家一饿就是几天,或者饥一顿饱一顿。正月十五该送祖宗了,他也忘了,十六晚上大家都烤火放鞭炮,他去烧纸送祖宗了。我娘背地里说他,也不知是真孝顺假孝顺,一个干馒头,几个放变质了的鸡蛋让祖宗吃了半个月;临了送走吧!人家谁不是夜深人静时送?他就这么又是火又是炮地送,他爹娘躲都没处躲啊!哎!管他干嘛呀!人家娘这么亲他,只要他供上的,再难吃也喜欢吃。咱外人就别操那心啦!

可我娘说不能不考虑到。我本家舅舅,老是头晕,医院治不好。按虚病看,人家说是地邻挖土,把坟地风水破了,需到坟上好好祭祀烧纸,并且所有埋入祖坟的长辈,全部供奉念叨到位,才能保全家平安。我本家舅舅就把过世长辈的全部名单写上,人家一看就断定少着一个。冥思苦想后,来问我妈,原来是我姥爷在娶我姥姥之前,已经结过一次婚,那个姥姥时间不长就病死了,没有留下儿女。我姥爷下葬时也没寻找那个姥姥尸骨,就一块砖上刻了那个姥姥名字放在姥爷棺材旁边了。这落下的名单就是少了她。于是舅舅每人一套,车房存折大钞衣被置办齐全,连天堂银行都有,全部烧到坟上,果然病就见好。虽说现在阴间票等祭祀物品一直价格飙升,从九元每套涨到十八元每套,但人家也是与时俱进啊!去世久的人见都没见过的汽车手机都有。一分价钱一分货啊!

想想也是神奇。保不齐就有另外我们常人不知道的世界,由少数通灵的人作为信使透漏一些,使将要往生者稍减恐惧,使暂还在世者聊作安慰。常常祈祷:但愿或者天堂,或者地府,真实存在。让已经故去的人们和终将会故去的人们有个所在,不要一切化作虚无。 有轮回更好,所有缺憾、懊悔的、亏欠的可以去弥补,所有美的、好的、暖的可以去重温。听某些专家论证,到2030年,人类将获得永生。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怪可怕,越来越多的耄耋老者会挤爆年轻人生存空间不说,永生和永恒,行行复行行,一日等于百年,百年如同一日,说句烧包的话:恐怕真的会活腻吧!

地府一日游

黑白无常一动不敢动,他们看着人类在旁边摆各种鬼马、温馨、俏皮的姿势,紧张的呼吸都快停了,虽然他们根本没有呼吸。

怪人奇才失意去

他是村里的能人,怪人,博学多才,是黄铺军校最后一届学员,名叫张鸿运。他八十四岁,溘然辞世。可能是上天可怜他,没让他受折磨。 他生前有两任妻子,一个被打跑,一个怀孕后被休。有一个儿子也没见他一面。不知是父绝情,还是子无意,反正葬礼上没出现。没有一个至亲给他守灵送葬,只有十多个远门亲属,不咸不淡啊啊干嚎,瞪眼无泪。好凄凉,好孤独,令人喟叹,使人咋舌。 生前的他,有一米半高,能言善辩,走路嗵嗵有声...

拳击手的归宿(姜广平文学教室电影编剧组小说作品1号)

续 欧内斯特·海明威 短篇小说《杀手》 “不去想他?”尼克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奥勒要被杀掉了!我们可怜的老朋友以后再也不能来餐馆吃晚餐了!” “我的意思是你太紧张了。” “我都他妈的能听见枪上膛的声音了,”尼克用手捂住脸,“这真是太恐怖了。” “你真该离开这里。” “或许是这样。” 尼克往门口走去,但他很快又回来了。 “不行,我不走。” “你想干什么?” “乔治,你说服人技术可比我高明多了,...

卡总家有一窝逆天的鸡

文/卡兰诺 01 夏至的一天,卡总家的一只新母鸡,憋了二天的蛋,今天终于顺利生产了。 它前天就开始找生蛋的窝,因为它是只新母鸡嘛,而且还是第一次下蛋,真的没经验!所以它不知道应该找个什么样窝下蛋才好。 鸡妈妈没告诉它,卡总家没有老母鸡,本来是有几只,卡总的婆婆特别疼媳妇,养鸡是为了孝敬卡总的,过段日子一只,过段日子一只,都让卡总的婆婆喂卡总的肚子了。 这样造成了青黄不接,所以就没有长辈告诉它...

顾先生,久违了(二十二)

“许夫人,恐怕你还不知道,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过段时日会是我的妻子,我想我有这个义务为她扫除一切烦恼与不快。”顾南笙说。

《猎场》:看你的状态,就知道是不是个自律的人

文/陵子 (1) 最近听朋友口中说的都是《猎场》,晚上听完课后,打开了电视。 世心集团的萨总,请郑秋冬给员工演讲,郑秋冬说得振奋人心,激情澎湃的,让萨总也为郑秋冬拍案叫好,所以事后便加了一倍的筹劳给郑秋冬。 郑秋冬的师兄白力勤和罗伊人在网上看着郑秋冬的演讲直播,一边看一边评伦着郑秋冬的演讲,白力勤虽然对郑秋冬的演讲嗤之以鼻,但还是欣赏他在现场的感召力。 演讲结束之后,萨总在给钱的时候,质问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