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岳母

2017-11-08 16:10:01作者:卡祺

时光飞逝,不经意间我与妻子相识已有六个年头,这六年里,我接触最多的除了我的父母,就是我的妻子,然后就是他们,我的岳父岳母。

我的岳父岳母,在我与妻子结婚前,我对他们的称呼一直是叔叔阿姨,去年他们下血本掏了两万的改口费,如愿以偿让我变换了那么生疏的称呼,从此之后我们便成了一家人。

岳父,铁路职工,具体来说是火车司机,上班很有规律,无论刮风下雨暴雪闪电,都是上两天(四十八小时),休息两天(四十八小时)。我从来没有去过岳父上班的地方,也没有进到火车头里,据说里面很多按钮,还有摄像头监视着,根本无法偷懒,再加上他本来就是那种老实巴交的男人,所以在工作中他一直勤勤恳恳,没犯过什么错误。

他不喝酒不赌博,最大的爱好就是抽烟,月入过万的他,却只抽几块的便宜烟。

每当把好烟送到他手上时,他总是说,抽这么贵的烟可惜了,省下钱将来给外孙花就行了,别把钱浪费在爸这儿。

我半开玩笑的说,那你赶快把烟戒掉不就更省了吗?

他朝我嘿嘿一笑,嘴里蹦出一个字,难。

我和妻子的婚房是我在认识她之前父亲就给我买好的。结婚前一年,岳父岳母觉得她女儿出嫁的时候家里必须干净温馨,重新粉刷一遍家也是理所应当。但一次偶然的机会,路过我婚房的时候,觉得这个小区的交通和环境都比较好,而以前住的房子已有二十年的历史,环境差基础设施陈旧,于是他们改变了最初的想法,决定在这个小区也买一套房子,这样既提升了居住环境,将来又可以和我们相互照应。于是就在我新房所在楼的前面一栋买了一套房,此时,我们顺理成章就成了邻居。

平时每天除了早饭我们自己吃以外,午饭和晚饭,我和妻子都会去岳父家蹭饭,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按时按点的走过去,便可以吃到刚好准备妥当的饭菜。

岳父是一个很心疼老婆的男人,“做饭就是女人的事”这个思想在我很小的时候已经根深蒂固,但是自从与妻子的家庭接触之后,我才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做饭,而且可以做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对岳父来说,可以说除了工作以外他所花费时间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做饭。早晨起来简单的豆浆、挂面,午饭基本上都有三个菜一汤,晚饭没有固定的模式,稀饭、拌汤、混沌、汤面,经常变换花样着花样,而这一切都由他一个人就可以完成。

《我的岳父岳母》by 卡祺

吃饭的时候,我最发愁的就是他给我夹菜,总是夹的满满一碗,有时候吃不了都得硬着头皮往下咽。然后他就会问我够不够吃,要不要再来点。

《我的岳父岳母》by 卡祺

吃完饭我每次都主动要求洗碗,我觉得既然做饭这件事不让我插手,那么洗碗这件事叫给我是理所应当的,可这时候岳母总是拦着,说,你上班一天了,快回去休息吧,我退休在家没事做,洗洗碗、做做家务就全当锻炼了。

我知道她是不想让我洗,于是争抢碗筷的事情在这个家庭里就会经常发生,搞的大家都很尴尬,其实我真心想为他们做些什么。所以,每每到了节假日,我都会做计划,选择一些与季节相适宜的市内周边景点带上妻子一家人踏青赏景,只要他们有时间,我们就会按照计划出游。如果正好赶上下雨,我们四个人就会躲在家里打打麻将,一家人其乐融融。

而我的岳母,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人,不光身上的衣服没有任何污渍,家里的地板、家具、就连不经常接触的床下,也都是每天清扫的目标。做完家务之后,她通常会打理家里的花花草草。各种叫不上名字的植物是她的心爱之物,浇水、加养料、修剪,这些流程对于她来说也都易如反掌。

还有家里的那一缸上了岁数的金鱼,每天在她的精心呵护下,自由自在的在鱼缸里追逐嬉戏,好不热闹。

《我的岳父岳母》by 卡祺

这还不够,由于我们两家离得很近,而我和妻子又都不勤快,其实也只不过是不爱叠被子,地板、桌子三天一擦,脏衣服扔洗衣机里攒的多了再洗,这些行为,是入不了她的法眼的。以前只要她看不过去,总会提醒我们勤快一些,培养一个好习惯。

现在压根不说了,而是趁我们上班的时候,跑到我家给我们把家里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打理一番。有时候我的私人衣物也被她“毫不留情”的清洗干净,搞的我十分不好意思,致使我现在只要脱下内衣裤,就马上洗干净挂起来,根本不敢有任何耽搁。令我最惭愧的是就连我家的马桶也成为了她的战斗目标,其实我觉得马桶已经够洁白的了,可是她总是说脏,难不成她有洁癖?

我家的花草很大一部分都是岳母从她家搬来的,我和妻子不怎么喜欢养花花草草,因为总怕养不活,不愿让这些绿色的生命在我家慢慢枯萎,所以干脆不养他们。可是岳母说家里没点绿色植物显得没有生机,然后你们又猜到了,她从她家把很多长的旺盛的植物都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搬过来,摆放到合理的位置,这让我不得不购买一些花架。不过事实证明她是对的,有了花草的装扮,家里充满活力。

最近,她又迷上了太极拳,在小区不远处的小广场参加了一个太极拳培训班。在每个清晨,换上运动装的她就会出现在列队整齐的一群中老年人之中。虽然动作不那么标准,但是锻炼锻炼毕竟还是对身体有好处的,所以我们都很支持。

《我的岳父岳母》by 卡祺

现在我和妻子结婚已有四百多天,孕育下一代的这项活动也已经在今年年底提上日程。不久的将来,我们会有自己的小宝宝,岳父岳母也会有一个可爱的外孙或者是外孙女,那时候,我们的生活也许就会变成一种模式,他/她可能将成为我们家的中心。

满满的期待呀……

龙的幻觉

如果不是喝酒时谈起,我还真不知他有个哥哥。吴文熊已经大名鼎鼎,可没想他哥玩得更炫。也许我这样提起时,应该有所收敛。毕竟,文龙已经失踪好几年了。 那正是星际争霸的年代,网吧里清一色的传奇世界,每当打开网页,就会有人破口大骂——妈的是谁在拖网速了!? 当然,像吴文龙这样的狠角色,是不屑于这种韩国泡菜的。他喜欢星际争霸,体验那种微操作快感。用他的话说,像星际这种游戏,玩两小时就是浪...

卡总家有一窝逆天的鸡

文/卡兰诺 01 夏至的一天,卡总家的一只新母鸡,憋了二天的蛋,今天终于顺利生产了。 它前天就开始找生蛋的窝,因为它是只新母鸡嘛,而且还是第一次下蛋,真的没经验!所以它不知道应该找个什么样窝下蛋才好。 鸡妈妈没告诉它,卡总家没有老母鸡,本来是有几只,卡总的婆婆特别疼媳妇,养鸡是为了孝敬卡总的,过段日子一只,过段日子一只,都让卡总的婆婆喂卡总的肚子了。 这样造成了青黄不接,所以就没有长辈告诉它...

那个想要自杀的朋友,你还好吗?

几年前,我的一个朋友站在阳台,醉醺醺地跟我说:“呃······我现在的处境不好。” 他顿在原地,看着我,像是个溺水的娃娃在绝望的湖底呼救。 我问:“怎么个不好法儿?” “很想死。” 他冷冷地看向别处,毫不犹豫地说······ 在说起这段发生在很久前的对话之前,我想先谈谈我们正遭遇的处境。 关于我们的处境,有一个再明朗不过的事实——非得在混沌与不安中抵抗着痛苦往前,除此之外,别无它路。 我曾经...

俺叫猪八戒

俺叫猪八戒。 说出来这句话之后,俺有点别扭,因为这句话俺平时是不会说的,俺一般和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都这么说。 我曾经是天蓬元帅。 曾经两个字要说的轻一点,但也不能太轻。太轻别人听不到,那就等于俺没说,俺没说那就是撒谎,人家回头把俺老猪告到天庭神仙管理委员会那里,俺老猪不要面子啊。 这就要考验你的能力了,你说的稍微比别的字轻一点,别人就知道,哦,你不太想让别人问你:现在呢?现在在哪里高就?要知...

【那位被迷奸了的女孩】

【那位被迷奸了的女孩】 小端出生于端午节,家里人给她取名叫小端。她出生在一个比较重男轻女的农村家庭,父母给弟弟的关爱向来比给她的多很多。 小端长大后,出落得非常漂亮。街坊邻居都觉得她漂亮得实在“鹤立鸡群”,在她还在上初中时就争相给她介绍对象。 小端不想那么早嫁人,提出来要上高中,可她父母觉得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只能先尽着弟弟。小端不甘心,说自己可以半工半读,家里只需给学费,剩下的花费她兼职去挣...

跟你分手,不是因为你穷

阳阳失恋了,这让大家很意外。因为他是公认的暖男,比他名字还暖。 我到底哪里不好?她为什么要离开我?当着朋友们的面,他一边喝着冰凉的啤酒,一边哭的撕心裂肺。 我们几个朋友,能喝的就陪着喝,不能喝的就在一旁安慰,说着亘古不变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鸡汤——你这样的好男人,她不珍惜是她的损失,而更好的人,总会在未来等待着你…… 阳阳的女朋友我认识,我经常唤她叫小马尾,因为她总喜欢扎着马尾辫,干净利索,与...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