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岳母

2017-11-08 16:10:01作者:卡祺

时光飞逝,不经意间我与妻子相识已有六个年头,这六年里,我接触最多的除了我的父母,就是我的妻子,然后就是他们,我的岳父岳母。

我的岳父岳母,在我与妻子结婚前,我对他们的称呼一直是叔叔阿姨,去年他们下血本掏了两万的改口费,如愿以偿让我变换了那么生疏的称呼,从此之后我们便成了一家人。

岳父,铁路职工,具体来说是火车司机,上班很有规律,无论刮风下雨暴雪闪电,都是上两天(四十八小时),休息两天(四十八小时)。我从来没有去过岳父上班的地方,也没有进到火车头里,据说里面很多按钮,还有摄像头监视着,根本无法偷懒,再加上他本来就是那种老实巴交的男人,所以在工作中他一直勤勤恳恳,没犯过什么错误。

他不喝酒不赌博,最大的爱好就是抽烟,月入过万的他,却只抽几块的便宜烟。

每当把好烟送到他手上时,他总是说,抽这么贵的烟可惜了,省下钱将来给外孙花就行了,别把钱浪费在爸这儿。

我半开玩笑的说,那你赶快把烟戒掉不就更省了吗?

他朝我嘿嘿一笑,嘴里蹦出一个字,难。

我和妻子的婚房是我在认识她之前父亲就给我买好的。结婚前一年,岳父岳母觉得她女儿出嫁的时候家里必须干净温馨,重新粉刷一遍家也是理所应当。但一次偶然的机会,路过我婚房的时候,觉得这个小区的交通和环境都比较好,而以前住的房子已有二十年的历史,环境差基础设施陈旧,于是他们改变了最初的想法,决定在这个小区也买一套房子,这样既提升了居住环境,将来又可以和我们相互照应。于是就在我新房所在楼的前面一栋买了一套房,此时,我们顺理成章就成了邻居。

平时每天除了早饭我们自己吃以外,午饭和晚饭,我和妻子都会去岳父家蹭饭,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按时按点的走过去,便可以吃到刚好准备妥当的饭菜。

岳父是一个很心疼老婆的男人,“做饭就是女人的事”这个思想在我很小的时候已经根深蒂固,但是自从与妻子的家庭接触之后,我才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做饭,而且可以做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对岳父来说,可以说除了工作以外他所花费时间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做饭。早晨起来简单的豆浆、挂面,午饭基本上都有三个菜一汤,晚饭没有固定的模式,稀饭、拌汤、混沌、汤面,经常变换花样着花样,而这一切都由他一个人就可以完成。

《我的岳父岳母》by 卡祺

吃饭的时候,我最发愁的就是他给我夹菜,总是夹的满满一碗,有时候吃不了都得硬着头皮往下咽。然后他就会问我够不够吃,要不要再来点。

《我的岳父岳母》by 卡祺

吃完饭我每次都主动要求洗碗,我觉得既然做饭这件事不让我插手,那么洗碗这件事叫给我是理所应当的,可这时候岳母总是拦着,说,你上班一天了,快回去休息吧,我退休在家没事做,洗洗碗、做做家务就全当锻炼了。

我知道她是不想让我洗,于是争抢碗筷的事情在这个家庭里就会经常发生,搞的大家都很尴尬,其实我真心想为他们做些什么。所以,每每到了节假日,我都会做计划,选择一些与季节相适宜的市内周边景点带上妻子一家人踏青赏景,只要他们有时间,我们就会按照计划出游。如果正好赶上下雨,我们四个人就会躲在家里打打麻将,一家人其乐融融。

而我的岳母,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人,不光身上的衣服没有任何污渍,家里的地板、家具、就连不经常接触的床下,也都是每天清扫的目标。做完家务之后,她通常会打理家里的花花草草。各种叫不上名字的植物是她的心爱之物,浇水、加养料、修剪,这些流程对于她来说也都易如反掌。

还有家里的那一缸上了岁数的金鱼,每天在她的精心呵护下,自由自在的在鱼缸里追逐嬉戏,好不热闹。

《我的岳父岳母》by 卡祺

这还不够,由于我们两家离得很近,而我和妻子又都不勤快,其实也只不过是不爱叠被子,地板、桌子三天一擦,脏衣服扔洗衣机里攒的多了再洗,这些行为,是入不了她的法眼的。以前只要她看不过去,总会提醒我们勤快一些,培养一个好习惯。

现在压根不说了,而是趁我们上班的时候,跑到我家给我们把家里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打理一番。有时候我的私人衣物也被她“毫不留情”的清洗干净,搞的我十分不好意思,致使我现在只要脱下内衣裤,就马上洗干净挂起来,根本不敢有任何耽搁。令我最惭愧的是就连我家的马桶也成为了她的战斗目标,其实我觉得马桶已经够洁白的了,可是她总是说脏,难不成她有洁癖?

我家的花草很大一部分都是岳母从她家搬来的,我和妻子不怎么喜欢养花花草草,因为总怕养不活,不愿让这些绿色的生命在我家慢慢枯萎,所以干脆不养他们。可是岳母说家里没点绿色植物显得没有生机,然后你们又猜到了,她从她家把很多长的旺盛的植物都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搬过来,摆放到合理的位置,这让我不得不购买一些花架。不过事实证明她是对的,有了花草的装扮,家里充满活力。

最近,她又迷上了太极拳,在小区不远处的小广场参加了一个太极拳培训班。在每个清晨,换上运动装的她就会出现在列队整齐的一群中老年人之中。虽然动作不那么标准,但是锻炼锻炼毕竟还是对身体有好处的,所以我们都很支持。

《我的岳父岳母》by 卡祺

现在我和妻子结婚已有四百多天,孕育下一代的这项活动也已经在今年年底提上日程。不久的将来,我们会有自己的小宝宝,岳父岳母也会有一个可爱的外孙或者是外孙女,那时候,我们的生活也许就会变成一种模式,他/她可能将成为我们家的中心。

满满的期待呀……

对不起,我美吗?

哼!道歉一点诚意也没有……

过往是我和你最美的开始

没有一段过往的开始就不能算作真正的开始 X小姐总是幻想自己能够遇到一段美好的爱情,于是在各种场合都会尽力让别人看见自己 这一切从X小姐在初中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X小姐和L姑娘(以下以“我”来代称)是好闺蜜,两人在的世界就是整个班级,我与X小姐属于两种派别的人,至于为什么会成为闺蜜,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我知道X小姐一切的想法,只是我从来都没不会提起,X小姐陪我从恋爱到分手,再从分手到恋爱,...

无处遁藏的人品

由于某些机缘,我在生活中常常会遇到一些奇人高手。这不,前几天非常巧合在跟朋友聊天的过程中,得知了附近一位有祖传手艺的整脊高手。一个同行朋友在他那里治疗,取得了很不错的效果。这位朋友因小儿麻痹导致双腿瘫痪,已经坐了几十年的轮椅。偶然听闻有这么个人,不远千里地定期过来求医,经过两个疗程,原本瘫在轮椅上的她,现在已经能直起身体来,并且常年冰冷的双腿,居然开始有了温度。 出于好奇,我也跟随朋友去见了...

世界的恶意,请用力怼回去

1. 前两天,威哥给我发微信说,特么的,今天我又怼了一个女人! 我很好奇,就问他,怎么怼的? 威哥是我一个朋友,他是典型的狮子座,容不得别人说一点不是,哪怕是一个稍微鄙夷的眼神,他都要很倔强的去要回来,自尊心极度敏感。 当然,不是那种无厘头的逞强,他的怼人方式在我看来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 所以,我好奇的不是他咋又怼了别人,而是他这回又是如何去怼的。 于是,他便给我发了一连串的语音,吧啦吧啦...

我那伟岸如山的父亲去哪儿了

父爱,如大海般深沉而宽广,陪伴我快乐无忧、幸福长大。 “哎,我闺女又要走呀”,父亲坐在沙发上,黯然神伤,抬起尚能自如活动的左手,轻拭湿润的眼眶,让我不忍心回头,也不忍心离去。 我强忍住泪水,挤出笑容安慰父亲“老爸,你保重好身体,我过几天再回来看你。” 这样的离别场面,一次次撞击着我本就伤感的心结。我理解父亲内心的悲凉和失落,却又无力让他老人家快乐起来。 “老爸,女儿不孝,不能每天陪伴您,女儿...

老乞丐的尊严

到了午休时间,董阳像往常一样和同事一起去公司附近的大众餐厅吃午饭。 大众餐厅的名字叫“好再来美食城”,名字虽然俗气了些,但是董阳与同事很喜欢来这里吃饭,因为这里装修的干净整洁,各个档口有不同的美食而且价格很亲民。 大众餐厅,顾名思义,公共的餐厅。进出这里的人,不仅有附近的上班族,还有过往的行人,更有流浪者在这里乞讨。 董阳像平常一样,西红柿炒鸡蛋,孜然肉片,尖椒干豆腐,一份米饭就是他的午饭,...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