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你怎么就老了

2017-11-08 15:39:59作者:卡伦_

老房子被画上了醒目的“拆”的字样;

今天爷爷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姥姥生病了,病得很严重。

我翻开这几年的日记本,这是我最难忘的字样。

王家卫的电影里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生活中无法失去的人说再见……”真正离开的人,不用说再见。

《可是你怎么就老了》by 卡伦_

人生初次意识到死亡,是五年前爷爷的突然离世。那一年我16岁碧玉年华,却经历了毕生难忘;那一年我害怕面对死亡,在深夜泪流满面;那一年身边的人终成为了远方的人,此生再也不能相见。

人生再次面对死亡,是三年前母亲的一通电话和无助的哭泣。那一年我18岁,得知姥姥病情一个人忍着眼泪;那一年我开始真的体会到成长的辛酸滋味;那一年我开始无比害怕时间的流走。

我庆幸,三年过去你依然没有离开,但我难过,三年来你被病痛折磨,而今,瘦骨嶙峋。

十五岁的时候我从不害怕走夜路,而现在很害怕一个人面对夜晚;十五岁的时候一个人能通宵玩到天亮,而现在却不知道该拿什么面对漫长的黑夜;十五岁的时候觉得期末考试和过年是最重要的事情,而现在没有任何东西能跟活着相提并论。

时间,谢谢你教我成长,也真的恨你让我爱的人慢慢变老、离开。

姥姥,这世界最爱我对的人之一,是最牵挂我的人之一,是从我生命降临的那一刻起给了我最多陪伴和温暖的人,是我的英雄

很小的时候在你面前,我最拿手的就是流泪,妈妈不在家我哭,想吃零食我哭,在你面前哭永远是我解决问题的最好的办法,你会满足我的一切大大小小的各种要求,因为心疼,因为爱。而现在在你面前我最不敢的就是流泪,我怕你会像以前一样心疼我然后拖着瘦弱的身体来安慰我,还是因为心疼,因为爱。

那一年,你还没有满脸的皱纹,也没有花白的头发,你总用厚实的手掌拉着我去买零食,拉着我去邻居家做客,拉着我在傍晚的街边一起抓小虫子。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一起睡在小时候觉得好大的炕上,你总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我,只要我想吃的东西第二天肯定准时出现在午饭的餐桌上,只要是我喜欢的你都会尽力满足我,而对于自己,你的生活几十年如一日的勤俭。初中以前,那个和学校只隔着一条马路的院子,几乎是我所有的记忆。初中以后不能天天出现在你的眼前,所以你每次买了排骨、做了鸡翅就会早早的给我打上一通电话。上了高中离家远了,你不出五天就一定会打个电话问问:最近还好吗?

这样的日子,有去无回。三年前,我上了大学,你病重。害怕打扰我学习和生活而在上学的日子里很少给我打电话,而我每逢周末都会习惯的给你打上一通电话,我靠听筒给你讲我的大学生活,也偶尔会小声的说说自己的想念。

这几年,回家于我而言不仅是时隔半年回来看看家里的风景,睡一睡自己的房间,吃家乡的饭菜,而是回来能看见你们都还好好的活着。

如果说打破平静的是一只突然掉落的玻璃杯,那么这些年,对于我的生活而言你的病就是那只玻璃杯。

对于我而言,大学的这几年是我最不愿意记起的,因为这几乎是我最难过的时光,我有太多关于年少时候的回忆都是关于你,我怕,是你陪伴我降临人间,而我却不能伴你走完最后一程。

彼时,在我的记记忆里你性格开朗,嗓门亮堂,身体健康。喜欢出去遛弯,喜欢在树荫下跟老朋友们聊天。而此时,我可能永远都无法忘记我回到家里,你身体侧卧在床边吸着氧气容颜憔悴。

小时候有太多次你看着我哭然后哄我开心,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那样很容易哭。这些年总觉得我已无坚不摧,而此刻只要站在你面前,我依然敏感而脆弱,我期待你能像以前一样笑我、哄我,有很多次你看着我欣慰的说:你长大了。而我心里默默想说:很开心我终于长大了,但是你怎么突然就老了。

那些年,你看着我长大,笑逐颜开。这些年,我看着你变老,怆然泪下。

写下这些文字,很艰难,几乎每秒都是在和眼泪作斗争。我仿佛突然之间就回到了很小的时候,面对眼前的一切都很无助,只能选择在没人的时候一个人泪崩。我终于相信老话说到的隔代之亲。我很难过,没有成为一个优秀的能让你骄傲的人,但是真的很努力的成为如你一般善良真诚的人。

微博上一个博主的话题是:手机相册里你最舍不得删的照片。我翻了翻手机里的相册,是你。

卡伦_
卡伦_  作家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可是你怎么就老了

听说你是52赫兹的鲸

52赫兹的鲸它叫Alice,它1989年被发现,从1992年开始被追踪录音。在其他鲸鱼眼里,Alice就像是个哑巴。它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亲属或朋友,唱歌的时候没有人听见,难过的时候也没有人理睬。原因是这只孤独鲸的频率有52赫兹,而正常鲸的频率只有15~25赫兹,它的频率一直是与众不同的。 (1) 大概我们身边都存在这样一个人,在人声鼎沸处仍旧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热潮退去后的一瞬间,卸下全身的...

很遗憾,你要的爱情变了味道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似乎很多人都这样说,然而那时的静却并不认同,甚至更早一点的时候,她还是十分向往着与爱人一道共赴礼堂的。 只不过这个爱人,她始终以为会是康。 但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文/狸小财 01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知不觉都快忘了那个近乎痊愈的伤口,却不得不承认始终存在。 那是一个春天,微风显得有点燥热。记得当时我上班忙的热火朝天,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接听了电话,那边却早已泣不成声,我连忙问...

愿你执着见光芒

他是我的高中英语老师。 2006年夏天我进入镇上的高中读书,当时他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来我们学校实习,教高一两个班的英语。 班里有调皮的男生总是称呼他小魏,我们女生总是称呼他老魏,虽然他当时只有26岁,但是总是一副老生常谈的样子,对不爱学习的我们各种教育。 老魏身高175,身材匀称,鼻梁上整日架着一副眼镜,厚厚的镜片无疑暴露了他的度数。他上课之前总爱回顾上节课讲的内容,然后让同学们主动回答问题,...

千年相思与君共

——— 曾相记千年月泠,独待故人魂归兮,与我共岁月情长。 初见 青崖,灵气充沛,常伴有灵狐出没。 山风陡起,幽静的青崖林间树叶飘零一地,一道白影急速穿过。后面,几支利箭呼啸射来,直接奔向正在逃命的一头银狐。“嗷”凄冽的痛呼银狐从草丛中翻滚而出,左腿正中一箭殷红的血汩汩而出。总算捕到你了。青衣少年从后赶来,清隽的容颜上满是兴奋,正要伸手去捉拿,天空忽然讲下数道气刃杀来,少年拔剑格...

(微小说)微笑

文/北西姑娘 阿香是一个爱笑的,小眼睛的姑娘。 从前在乡下的时候,老人们都说,每当看到她笑,就觉得很甜蜜,仿佛可以把这世间一切的不如意都融化了。 阿香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条缝,可是丝毫不显的难看,倒是给她的笑添了几分喜气与质朴。 阿香是在前几年来城里的,乡村的情况每日愈下,村里好多出去了的姑娘都告诉阿香,城里有高楼、有走不完的车、有不会熄灭的灯… 这所有的一切都比乡村好。 听着她们的叙...

感恩那些年帮助过父母的人们

我们的家,曾经道尽途殚,又曾经绝境生花,那一路曾有无数双援手,接力着帮我们拨开层层迷雾,让我们沐浴久违的阳光,他们用事实告诉我们——“天无绝人之路!” 01 大姐刚蹒跚学步的那几天,由于饥饿,颤颤巍巍的她再也没有先前的扑腾劲了,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蔫在了母亲怀里,母亲抚摸着她滑嫩嫩的小头,一股酸楚的泪倾泻而出,滴落在她白乎乎的脸上,滑进了嘴里,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一种涩涩咸咸的味。 家里是“日无...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