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风很大/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

2017-11-08 15:39:54作者:北有北郊

《这座城市风很大/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by 北有北郊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是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1-

整理要手里的文案,熄灭昏昏欲睡的残灯,走出公司刚刚好十点钟。拉开玻璃门的刹那,汹涌凛冽的寒风肆无忌惮的往脖颈里钻,我不由得裹紧了宽松的大衣。

上车后,公车上的温暖迅速将我包围,徐徐的暖风迫不及待的跳进皮肤的每个毛孔。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定。窗外,华灯初上。林林总总的高楼大厦依旧灯火通明,热切的迎接着糜烂夜生活的到来。

前座的长发女孩穿着暖暖的姜黄色的呢子大衣,慵懒的将头依在微微晃动的车窗上,她身旁的空座上静静躺着一个忧郁的天蓝色储物袋,满当当的密密麻麻的资料拥挤的探出头来。

爱心座上侧坐着一位耄耋老妪,凌乱的白发无精打采的覆在头上,老年斑零星散落在爬满褶皱的浑浊的眸子两侧,她瘦削而筋脉突兀的枯手攥着一只苍老的灰色菜篮,里面盛着泛黄的白菜和因缺失水分而干瘪的番茄。

穿着肥大衬衫的中年男人吃力地拉着扶手,夹杂着银丝的头发整齐的向一侧趴着,企图掩盖中间尴尬的地中海,双眸无神的望着窗外的风雨,腋下夹着鼓鼓囊囊的颓废的黑色公文包,臃肿的肚腩在皮带的束缚下呼之欲出。

-2-

到站了,我猫着腰跳至站台,又投入冷风的怀抱中。

租住的套房地处在一片虚无的黑暗里,没有一丝星火。位置偏僻但胜在价格便宜,虽然每次都要坐一个小时的班车,但北漂的异乡人都是这样,一张床就是一个家。

便利店的灯火在寒夜里格外耀眼,灵性的光穿透黑暗,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在光的阴影下,物质疯狂腐烂,扎根泥土,滋生出无垠的虚无。我朝着光亮那方走去,推开厚重冰冷的玻璃门。

“喜梅姐,还没下班呐,还是老样子,泡面加蛋和香肠,麻烦你啦”

“再过会儿就打烊了,你先坐着等会哈”

眼前的这个女人穿着单薄的工作服,几绺秀发调皮的从帽檐里钻出来,细密的汗珠在她暗黄粗糙的脸颊上跳动,滑过她细纹丛生的眼角和凹陷发青的眼袋,滑过她略微塌陷生着点点雀斑的鼻梁,滑过她干涩皴裂的双唇,最后流进颈纹拥簇的脖间。

喜梅姐是个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是我的邻居。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右手拎着两个肥硕的化肥袋,背着洗的发白的挎包,左手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女孩则牵着一个两三岁的女娃娃。

当她安置完毕后,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红薯敲开了我的房门。我看着盆里朴实的红薯,看了她身后两个穿着破旧仍笑魇如花的女儿,看着她饱经风霜却燃着不屈星星之火的眸子时,我就知道,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3-

喜梅姐来自南方的一个虽贫穷闭塞却山清水秀的的小山村。在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家四口终日挤在一张破旧的木板床,靠给别人打零工过活。

喜梅姐读完五年级就辍学在县城打工来供养她那对重男轻女的父母和不成器的弟弟。十八岁嫁给了邻村一个年长她十岁的嘴歪眼斜的青年。

在生下第一个女儿后,她那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婆婆瞬时原形毕露,边啐着“赔钱货”边把月子里的她赶去烧火做饭。第二个女儿降生后,她凶神恶煞的丈夫开始对她拳脚相向,她跑回娘家诉苦时,亲人的冷嘲热讽更是让她的心比刺骨的河水还要冰冷。

喜梅仿佛一夜间看透了人情冷暖,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夏夜里携着一对年幼的女娃出这炼狱似的婚姻,辗转反侧就漂到了北京。

刚到首都的喜梅,操着一口浓郁的方言,愣是在车站里兜兜转转一个多小时才找到出口,摸黑在桥下将就了一晚。

安置下来的喜梅先是在官园摆起了地摊儿,一张巨大的破旧的布上摆满了从小市场批发来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她吆喝的时候,两个女儿就乖巧的帮她看摊,日子还算过得下去。

好景不长,很快就被城管逮个正着,没收了货物。屋漏偏逢连夜雨,又被房东赶了出来。她就携着两个女儿在陌生的街头痛哭。北京很大,却没有她们的栖身之地。

在喜梅饭都吃不上的那段日子里,她竟动了贩卖女儿的想法。

当她把哭闹的小女儿交给人贩子时,大女儿天真看着她

“妈妈,妹妹要去哪啊,我们还能见到她吗”

喜梅看着大女儿骨碌碌的灵动的眸子,又看看小女儿糊满眼泪和鼻涕的脸蛋子,一把将小女儿从人贩子手里夺过来,强挤出一抹笑容。

“妹妹哪也不去,咱们娘仨要一直在一起。”

桂花三嫁

王彩娥二十年前嫁到了张家村,这个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个省油的灯,在家里对婆婆趾高气昂,对丈夫更是凶得像个母夜叉,十里八村都是有名的悍妇。嫁过去的第二年她生下了一个女娃,取名叫张桂花。如果桂花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竟然如此凄惨,我想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出生在这个惨淡的人世间的。 桂花5岁那年死了奶奶,那以后再没人牵起她的小手一同去镇上赶集,10岁死了父亲,那以后再没人为她买她爱吃的糖糕。15岁在母亲...

(离乡)谁在最远时空

正月初四,杨小环自己在家,一会看看笔芯,一会又举起防暴叉,突然有人敲门。 老雷:小环,新春愉快!恭喜发财!老雷给您拜年了…… 杨小环:哎呀!过年好!雷队您怎么来给我拜年了,我这顿时蓬荜生辉啊! 老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过年七天你五天在岗,今天在家,我不得不来。 杨小环:您有事? 老雷:你一个女孩家,屋里戳个防暴叉,跟法器似的,要干嘛?你也研究笔芯呢! 杨小环:这不,昨天有同事发视频到网上,说...

结婚不仅仅只是领红本本

谈婚论嫁仅仅还只是结婚的第一步,结婚真的不是领了红本本就完事那样简单。婚姻更多的意义还在于联姻,是彼此原本不熟、互无交涉的两个家族因两个相爱的年轻人而产生终身关联。 一位学法律的朋友讲她自己从本科到博士的历程,我们作为法律盲很容易对这种高端大气的专业吸引,而她却淡定地说,女人学法律只要学好婚姻法,管好自己老公就行了。 好老公真的是管出来的吗?这条理论在我这行不通。 不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电...

你们为什么不离婚?

(1) 荣格说过:一个人毕其一生的努力就是在整合他自童年时代起就已形成的性格。 我们穿越湖和山川,历经层层升级蜕变,总觉得有足够的自由改变世界,翘起地球。其实不然,有时候我们总归逃不过父母的“五指山”。 看过许多篇为原生家庭开脱的文章,矛头直指年轻一代的懒惰。一个不善于改变,将所有的原因归结为原生家庭影响的人,是不负责任的,要知道一个成年人是完全有能力选择和建构生活...

过尽千帆皆不是,不是成都也不是你

1、重回故地 时速200—220km/h,短短的几个小时,却像是穿过了几个轮回,我终于,又站在了成都的天空下。 车站人来人往,没人注意到我,面色沉静,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带着一身的孤寂和从千里之外重拾的希望。 和林一白分手的那年年初,刚好也是毕业季,我离开了成都,这个我曾用尽所有力气考来的城市,也是我曾幻想要和他携手终老的城市。 离开的那一天,随身的同样也是只有一个行李箱,箱子里装满了不舍...

从此,就换我来守护你

“医生,我爸爸的情况怎么样?” “病人有可能得的是胃癌,具体情况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知道,家属们要有所准备。”说罢,医生离去。 此时,蓉蓉的双腿几乎瘫软下去。她伸出一只手,“姑姑,扶我一下。”我们把她扶到病房外的长椅上坐下,她的脸色铁青,嘴唇惨白,没有一点血色。 “怎么办?怎么办?……”她嘴里念叨着,脸上的两行泪不断地哗哗往下流。 我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医生只是猜测而已,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呢...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