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爸爸说:杀人是首诗|百家故事汇

2017-11-08 14:40:06作者:声波大银

《冒牌爸爸说:杀人是首诗|百家故事汇》by 声波大银

图片来自网络

文|声波大银

我是个杀手,一年只杀两个人。一个,是所谓的好人,罪不当诛,一个,是坏人,死有余辜。

这种说法也只是自己的喜好而已,世间哪有人是无辜的?

以前混社团的时候有个“同事”,叫李三儿,他曾经问过我杀人是什么感觉,第一次杀人怕不怕。

人最大的问题是在于,总觉得自己是万物之灵,总觉得自己比其他的动物要高贵。人,其实也只是一种动物而已,有的甚至还不如动物。

这样的人就该死,我杀这样子的人的时候,一点都不怕,也没什么感觉,像剁了一只鸡踹死一条狗一样。

李三儿哪懂这些?他问了也是白问。况且我也不想跟他说。所以他只能是我的同事,而不会是我的兄弟,我这个人也不喜欢有兄弟。

我怎么可能有这种兄弟,第一次“出活儿”就乖张嘚瑟到不行,引发一场本内必要的群架,他第一个被砍死。

没脑子的人是不可以当杀手的。有情绪的人也不可以。

我只在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有非常愤怒的感觉。

*****

我第一次杀的人,是我的父亲。是他让我感觉到人是不如禽兽的。

从我懂事开始,他就只做两件事情,喝酒和打人,喝五块钱一瓶的劣质白酒,打自己家里的人。

据说从结婚以后他就在争吵中开始打起我的母亲,后来大概是打顺手了,就停不下来了。

直到把自己老婆打得大腿肌肉组织坏死半身不遂,他才放过她。把撒气的目标转移到了姐姐和我。

在外面,对别人点头哈腰,喝的醉醺醺,像条半死不活的老狗一样,回家就开始打我们姐弟俩。

我14岁的时候,个头已经快有这老狗高了,身材也比他强壮,我已经不认为他是我的父亲了,他,必须死。

我是在他又一次醉酒归来对我拳打脚踢的时候,对他进行了反击,我拿起家里一个塞满稻壳的枕头,狠狠地捂上了他的脸。

我的脑袋里根本没有什么害怕,只有愤怒,没有想到那是在杀人,只要想到的那是在清除,对,我就是要把他清除,从这个世间清除,从我们母子三人的生活中清除。

他用那具早已被酒精掏空了的身体,张牙舞爪地在挣扎,闷声闷响地在嘶吼,而我用一双精壮的手臂狠狠压住那枕头,直到它破裂开来,稻壳撒满一地,他的嘴巴里、鼻孔里、喉管里,都是稻壳在吱吱作响,往他尚有余温的身体里钻。

那条老狗享年四十八,他姓邹,我母亲姓华,他给我起名叫邹爱华。

真是讽刺。

我把老邹埋在屋后的荒山上。我把他嘴里的稻壳清理了一下,塞进一个酒瓶子。作为他的儿子,我对他也算仁至义尽了吧。

我离开了家乡,我改名叫做邹克华。

  *****

没有人天生愿意做一个杀手,也没有人就那么喜欢杀人。

在杀我的妻子之前,我是这么想的。

我承认,在与她生活的几年间我也经常会打她,我总忍不住,我想不通是为什么。

当有一天她跟我说她怀孕了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不应该再打她了,我要杀掉她。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也并没有立即就去这样做。我等了五年,才找到了他的情人,并不是我笨,是他们太会隐藏。

这座城市风很大 |这里的高楼,这里的大街小巷

这个城市很大很美,我就像一片秋叶,被风拉拽扔在路边,远远的观望曾经奋斗过的地方,还能辩认这里的高楼,这里的大街小巷。 九一年我孤身来到南京,和大多数青年一样摩拳擦掌蠢蠢欲动,随着人流挤进劳务市场,想找一份适合我的工作。找了多家“你没有文凭,没有工作经验”得到同样的答复,我垂头丧气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摊坐在地,当我耷拉着脑袋准备离开时,一位公司老总瞥了一眼像牛一样壮的我问:能吃苦吗? 我心里一喜,...

不是每一个有精神病家族史的人都像安迪那么幸运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晴 去年热播的《欢乐颂》中的安迪有着令人艳羡的超高智商和靓丽外表,却有着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妈妈。好在她非常幸运,她一直很健康。 唐礼的童年过得非常悲惨,大约在六岁那年,母亲发疯。 那个撕心裂肺的夜晚在他心里永远挥之不去,成年后依然常常徘徊在他的梦魇里。 那晚,爸爸和妈妈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爸爸用了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妈妈,那些话像刀子一样刀刀扎入了妈妈的心窝...

出国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出国这件事是我毕业后的第一选择,当签证签下来的那一刻,说实话它可能跟我得到我考上大学的消息是同样的让我激动。虽然我没有经历过金榜题名的喜悦。 走的时候买的是从北京起飞到比利时再到西班牙马德里的机票,去北京的那天夜晚,爸爸刚从医院出院不久,出了车祸,脚受了伤,行走不便,也就没送我。他一直对我期望很高,因为不上大学让他对我不理不睬很久。走到一半接到他的电话,电话里他问家里有个包,是...

婆婆的一生

和婆婆的认识,当然缺不了老公的功劳,但我和她的眼缘是不亚于我的老公。 记得那时,我婆婆见我第一面时,那笑的和花一样,突然让我一下子就觉得这个婆婆一定不会是那种难以相处的老人了,那成为一家人一定会很顺利吧! 有时第一感觉真的很重要,之后的日子真的就像我预感的那样,使得我们俩相处的很和谐。在很多的日子里她都会把我当做是她的女儿一样看待,自然而然我们俩就有了很多说不完的话题。 慢慢的我就走进了她的...

这座城市风很大 | 为梦想努力,我们终会御风翱翔

开车路过城中村,如同以往的杂乱,小商小贩的推车横七竖八的停靠在路边,沿街的叫卖声此起彼浮,三四层楼的自建房电线如蜘蛛网一般盘织交错。 我对开车的先生说:“这么多年,这里还是一点都没改变啊。” “是啊,我们住在这里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他顿了一下,说道:“现在想起住在这里的情景,仿佛已经过去一个世纪了。” 其实,不过是六年前罢了。 六年前,怀抱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和对这座城市的喜爱,我和先生双双来...

最后的一抹晚霞消失在西天,夜空中闪烁着几颗半明半暗的星星

我在十五岁的时候爱上了手淫,如今还时不时聊以自慰,手法依旧熟练并且跟十三年前相比没什么大的改变。我一直觉得这样很好,但凡是个男人总归有点那方面的需求,何况我还是单身。但有一点我很困扰,那就是每次爽完之后我都会很后悔,我觉得自己是个色狼,不折不扣的变态,铁定了会下地狱。 我手淫过很多次,总之很多次,记不得具体多少次了,古人说的“取法乎上,仅得其中”,真是太准确不过了,可没人告诉我这玩意儿做一天...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