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陷阱

2017-11-08 14:40:02作者:太湖浪子

《温柔的陷阱》by 太湖浪子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晴到多云

秋高气爽,回老家省亲。我开着马自达,嘴里哼着小曲,被家乡一路风景所陶醉:原先上学的泥泞砂石路,如今变成混凝土铺就的林荫大道。金色的稻田一望无际,即将收割的稻穗波浪起伏,稻花香醉人,远处羊群散落在旷野,像朵朵白云点缀。

晌午时分来到老家,父亲吧嗒着旱烟眯着笑眼,母亲忙着准备午饭乐开了花。

刚落定没和父母攀谈几句,一阵笑声把来人引进屋:

“哎吆喂,大秀才回来了也不打声招呼,是不是把我这个老同学忘得干干净净了?”抬头一看,高中女同学阿秀不请自来。

阿秀是我高中里唯一谈过的女朋友。那时候的她可是校花,成绩一般却叱诧风云,而书呆子的我一心只读圣贤书、准备考取名牌大学力争有个好前程,俩车轱辘道上的人,彼此不来电。还是阿秀主动找的我,说是看上了我品学兼优前途无限好。我情窦初开,经不住阿秀的软磨硬泡,很快跌进她的温柔乡里,成绩却一落千丈了。

老师见状万分焦急,找我谈心不怎么管用,请出我父亲给施加压力。父亲闻讯气不打一处来,说我小小年纪不学好样,恨不得打断我的腿。一向袒护我的母亲也责怪我不懂事,不体谅大人辛苦,鼠目寸光。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阿秀暴露了其水性杨花的本性,发现其和社会上青年打得火热。我下定决心和阿秀分手,不能就此自毁前程。阿秀见状也没刻意挽留,我的初恋无疾而终。后来我上大学、毕业分配找工作,彼此就失去了联络。

如今我还是孑然一身。而据说阿秀嫁给我村上人后过得并不好,现在也已经离婚、带着一个上小学的女儿。

再见阿秀还是那么美丽,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没了当年的娇艳霸道,多了几许成熟的味道

见阿秀来到,母亲赶忙把我拉进里屋述说详情。原来阿秀离婚之后听说我还单着,老是打听我的消息,被母亲一口回绝。母亲的意思是只要我愿意,另找个强阿秀几倍的姑娘家过日子非常容易。

明白了意思后,我走出去和阿秀攀谈了几句,阿秀请我去她家坐坐说有要事相商,父母一个劲使眼色要我拒绝,我倒要看看阿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来到阿秀家里,女儿不在家。阿秀手脚利落摆好一桌子酒菜,看来早有准备。我问有什么话就快直说,家里父母亲还等着呢。

阿秀不紧不慢,斟上两杯红酒,一杯递给我一杯举起一仰脖子“先干为敬”了。阿秀妩媚地看着我,我不由自主地也拿起了酒杯。

俩人就这么对饮起来。随着酒精的作用,阿秀愈发激动起来。她感叹自己遇人不淑、婚姻不幸,也责备我当年远走高飞的绝情,如今单身也不愿意联络她。我赶忙解释是时过境迁,不好意思打扰彼此的生活。

说到动情处,阿秀竟然伏在桌上嘤嘤哭泣。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何况还是自己的初恋呢,忙起身过去抚慰。阿秀趁势躺我怀里,我只能抱起她软软的身体,找地方把她安置。

阿秀示意我抱她上床,我别无选择。放下她刚想离去,猛一下被她拉倒在床上,俩人滚到一起。也许酒劲发作,也许初恋情怀,也许很久没碰过女人的原因,我与阿秀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咚咚咚”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原来是母亲左等右等不见我回家,找到阿秀门上来了。母亲看到了我们狼狈的样子,强忍恼怒折回。

阿秀躺床上懒洋洋地对我发号施令:“既然生米煮成熟饭,我俩就把婚结了。”我很诧异,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阿秀继续开腔,一是嫌弃我的床技不行得好好练练,二是不结婚也可以做情人、她可以教我如何“雄风咋起”,三是得给她钱、她养个女儿手头紧。我皱眉沉思不语,心想这女人嘴巴毒不会疼男人、还像只鸡一样出卖自己,这些条件其实我全部都能满足,只是操之过急。

我冷冷地问阿秀要了她的银行账号,答应一次性充分满足她对金钱的欲望,然后就像躲避瘟神一般,快速离开。

我怀念的,只是那个被风吹过的夏天

不是她有多么难忘,只是那段时光太动人。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晴 文|深海梦影 -1- 小城进入九月了。 酷夏的余热还在近地面徘徊,迟迟不肯离去。阳光投撒在天地间,温暖但不刺眼。 一阵淡淡的秋风拂过,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薰衣草的香味。也是这风,吹走了如花般的夏季。 午后,我一个人出去走走。阳光虽暖,不再那么炙热;抬头看天,也不再那么澄澈。 不知不觉哼起一句歌词,"微风吹过的一瞬间,似乎吹...

分手了,也要记得幸福

L是高中一个很要好的朋友,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女生白白净净长得蛮漂亮,后来在跟她的相处过程中发现这个外表温温和和的女生却坚强得让人心疼。L有一段长达五年的恋爱,在这个恋爱更新速度极快的时代我想我是羡慕这个女孩的。来重庆上学之后他们变成了异地恋,和所有异地恋一样网络成了他们唯一联络感情的方式 。每晚洗漱完了之后都会听到她跟男友煲电话粥的声音。 反反复复都是那些你想我了吗?你今天做了什么...

如何持续写出高质量文章?

小时候别人问我梦想是什么,我说我想当老师,教书育人,然后桃李满天下。 长大后越来越少人问我梦想是什么,或许是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梦想已经不值钱了。我经常午夜梦回,独倚阑珊,问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或者是,我希望自己十年后,是个什么样子。 我用“成功”来定义我十年后的样子,可是我没办法定义“成功”这个词。因为,每个人的成功都不一样的。 在简书,我和很多人一样,写文、看文、看书……。期待着自己...

后来,我做的梦,写的文字,大多与你有关

7 加班补课后回寝室,这个时候路上很冷清的几乎没人。还好有路灯,只是不太亮,就像月光一样白蒙蒙的一片。 身边偶尔也会有人经过,大多是高三的,且成双成对。 大概,只有我是一个人吧。不自觉地低下头看着地上,看到了脚下的影子,光线交错下,居然有两个。 啧啧!就连自己的影子都有陪伴。 我曾经听过这样一句话,也是辉姑娘说的,孤是一种迷茫,单是一种力量,我们,要单却不能孤。 只是,如果可以,我宁愿两者都...

五重杀机

每个人在杀人时都认为对方该死。以下是杀人犯们的自白。 (一) 我叫徐春林,女,39岁,全职家庭主妇。我杀了我老公。 在别人看来我是一个很幸福的全职家庭主妇,早早结婚,儿女双全,还有一个事业有成的老公。但你们知道吗,和他结婚的7年来,我没有一天不在仇恨这段看似幸福的婚姻,还有这个“完美”的男人。 我和老公是大学同学,毕业后我们一起创业,共同创立了现在的公司。就在公司成功上市的那天他突然拿着戒指...

风雨过后见彩虹

艳琼到我家来购物,并带给我一把鲜嫩的红苋菜。我笑问她这么肥嫩的苋菜是哪儿来的,她莞尔一笑说“我自己种得,我菜园里种了好多蔬菜,长势都不错,想吃傍晚去散步自己去摘吧!” 艳琼购买的房子在我家屋后对面,中间隔了一条河。这是她与前夫离婚后自己出资购买的,那儿风景不错,还有菜地种菜,比起她和前夫生活了十几年的山旮旯里,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那时的艳琼深爱着丈夫,物质上的贫困于她而言都不是问题...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