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陷阱

2017-11-08 14:40:02作者:太湖浪子

《温柔的陷阱》by 太湖浪子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晴到多云

秋高气爽,回老家省亲。我开着马自达,嘴里哼着小曲,被家乡一路风景所陶醉:原先上学的泥泞砂石路,如今变成混凝土铺就的林荫大道。金色的稻田一望无际,即将收割的稻穗波浪起伏,稻花香醉人,远处羊群散落在旷野,像朵朵白云点缀。

晌午时分来到老家,父亲吧嗒着旱烟眯着笑眼,母亲忙着准备午饭乐开了花。

刚落定没和父母攀谈几句,一阵笑声把来人引进屋:

“哎吆喂,大秀才回来了也不打声招呼,是不是把我这个老同学忘得干干净净了?”抬头一看,高中女同学阿秀不请自来。

阿秀是我高中里唯一谈过的女朋友。那时候的她可是校花,成绩一般却叱诧风云,而书呆子的我一心只读圣贤书、准备考取名牌大学力争有个好前程,俩车轱辘道上的人,彼此不来电。还是阿秀主动找的我,说是看上了我品学兼优前途无限好。我情窦初开,经不住阿秀的软磨硬泡,很快跌进她的温柔乡里,成绩却一落千丈了。

老师见状万分焦急,找我谈心不怎么管用,请出我父亲给施加压力。父亲闻讯气不打一处来,说我小小年纪不学好样,恨不得打断我的腿。一向袒护我的母亲也责怪我不懂事,不体谅大人辛苦,鼠目寸光。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阿秀暴露了其水性杨花的本性,发现其和社会上青年打得火热。我下定决心和阿秀分手,不能就此自毁前程。阿秀见状也没刻意挽留,我的初恋无疾而终。后来我上大学、毕业分配找工作,彼此就失去了联络。

如今我还是孑然一身。而据说阿秀嫁给我村上人后过得并不好,现在也已经离婚、带着一个上小学的女儿。

再见阿秀还是那么美丽,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没了当年的娇艳霸道,多了几许成熟的味道

见阿秀来到,母亲赶忙把我拉进里屋述说详情。原来阿秀离婚之后听说我还单着,老是打听我的消息,被母亲一口回绝。母亲的意思是只要我愿意,另找个强阿秀几倍的姑娘家过日子非常容易。

明白了意思后,我走出去和阿秀攀谈了几句,阿秀请我去她家坐坐说有要事相商,父母一个劲使眼色要我拒绝,我倒要看看阿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来到阿秀家里,女儿不在家。阿秀手脚利落摆好一桌子酒菜,看来早有准备。我问有什么话就快直说,家里父母亲还等着呢。

阿秀不紧不慢,斟上两杯红酒,一杯递给我一杯举起一仰脖子“先干为敬”了。阿秀妩媚地看着我,我不由自主地也拿起了酒杯。

俩人就这么对饮起来。随着酒精的作用,阿秀愈发激动起来。她感叹自己遇人不淑、婚姻不幸,也责备我当年远走高飞的绝情,如今单身也不愿意联络她。我赶忙解释是时过境迁,不好意思打扰彼此的生活。

说到动情处,阿秀竟然伏在桌上嘤嘤哭泣。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何况还是自己的初恋呢,忙起身过去抚慰。阿秀趁势躺我怀里,我只能抱起她软软的身体,找地方把她安置。

阿秀示意我抱她上床,我别无选择。放下她刚想离去,猛一下被她拉倒在床上,俩人滚到一起。也许酒劲发作,也许初恋情怀,也许很久没碰过女人的原因,我与阿秀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咚咚咚”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原来是母亲左等右等不见我回家,找到阿秀门上来了。母亲看到了我们狼狈的样子,强忍恼怒折回。

阿秀躺床上懒洋洋地对我发号施令:“既然生米煮成熟饭,我俩就把婚结了。”我很诧异,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阿秀继续开腔,一是嫌弃我的床技不行得好好练练,二是不结婚也可以做情人、她可以教我如何“雄风咋起”,三是得给她钱、她养个女儿手头紧。我皱眉沉思不语,心想这女人嘴巴毒不会疼男人、还像只鸡一样出卖自己,这些条件其实我全部都能满足,只是操之过急。

我冷冷地问阿秀要了她的银行账号,答应一次性充分满足她对金钱的欲望,然后就像躲避瘟神一般,快速离开。

西雅图再无鹤归来

楚明筝在下午醒来。她看了一眼白色的窗帘有些迷茫,景鹤至的声音响起解答了她的疑惑:“你在医院,之前饿晕了。”他言简意赅。

不爱做家务的小豆豆

小豆豆今年七岁了,上小学一年级。她是个爱笑又有礼貌的小姑娘,小朋友们都喜欢和她一起玩。这个呀,你们都已经知道啦! 豆豆特别爱学习,语文课、数学课、英语课、美术课、音乐课、科学课……她每个都喜欢。她喜欢上学,喜欢看书,喜欢上兴趣班。 不过呀,有一件事情她特别特别的不喜欢,就是做家务。在家里,妈妈总喜欢要求豆豆做家务说:""豆豆,去把阳台上的花浇一下吧!" "豆豆,帮妈妈收拾一下餐桌吧!" "豆...

白日里的梦想

“很抱歉,先生,你不太符合我们公司的要求,我们是要两年经验以上的。”面试官微笑着说。 他连忙乞求说:“虽然我是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但是你没看到我的作品吗?那都是很好的作品来的。” 面试官说:“真的很抱歉,我们看了你的作品,略显幼稚,祝你好运。”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伯乐?呵,我的伯乐呢......”他念叨着走出了面试公司。 这已经是自己今天第三次听到类似的话了。 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走...

雨的眼睛和喜欢你都是秘密

云是我的眼,雨是我的耳,你是我的心。 “沙沙……” 一滴滴雨水从天而降,肆意的洒落大地,像是在自由的狂欢,也像是在奔放的舞动,他们随意的落在各处,散漫着划出一道道优美的轨迹,相继的融入这座小镇的大地。这场雨来的很及时,给这座小镇带来了期盼已久的凉爽,因为小镇常年多雨,这使得居住在这里的百姓早已习惯了耳边的雨声不断,所以这几天的持续干热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煎熬。 在小镇最宽的街道上,一个男孩正坐...

『萌盗团』不同寻常的入室抢劫案

藤江市最近成了网络上的热门城市,并不是因为气候宜人,也不是因为经济发达,而是因为一起不同寻常的入室抢劫案。 “那么大的房间,他们住了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连指纹都采集不到?” 陈浩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队长,自从那起入室抢劫案成了热门案件之后,上面领导一直在对他施压,他深知如果这个案件再不解决,自己除了脱发,其他都脱不了干系。 “队长,根据陈女士的口供,他们并没有戴手套之类的工具,可是现场却没有...

命丧石榴裙下的美少年(小说)(下集)

三 订好了约会时间,梁馨香一天都是在兴奋中度过的。可是刚刚夜幕降临,她的内心不免又怦怦地跳了起来。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你马上就要失身了。一个姑娘家,没有结婚就失身,这是社会传统道德所不能容忍的,是社会舆论所鄙视的。这事若走漏了风声,自己就会被人认为是骚货,是下贱。自己的名声就会一落千丈,这是毁掉自己一生的冒险呀!梁馨香呀!梁馨香!你疯了吗?你真就那么没出息,不能再等几年吗? 但另一种声音同时也...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