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仇杀案——病毒之祸

2017-11-05 15:51:19作者:纯银指尖

【一】

边境小城,黑河市。

8月,气温断崖式骤冷,淅沥的雨下的飘起薄雾,层层洗礼着这座小城。

街道上匆匆而过的行人无暇顾及这充满诗意的雨,即便是坐在咖啡厅里,因躲雨而点了热饮的人,也在皱着眉头抱怨这个潮湿世界。

似乎,没有人能欣赏这猝不及防的雷阵雨,因为此时正是下班高峰。

“真美。”一男子右手食指直直伸着,用修剪的非常干净的指甲轻触面前落地玻璃窗,一波波从天际涌来的雨,打在玻璃上形成扇状,随后沿着玻璃呈曲线滑落。

似乎是个巧合,这扇形图案像极了男子脸上那一大块黑色扇状疤痕。

那是1992年,一次实验失败,化学药品叔丁基锂因处理不当突然自燃,火焰直扑他的脸,顺带引燃他的长发,顿时他的头成了火球。不过还好,上帝只是让他毁容,而不是夺走他的生命。

实验室门锁一响,一个面容冷峻,年龄约四十五六岁的女子推门进来,是秦澜,这座小城为数不多的女医学博士。

秦澜绿色雨衣衣摆快速滴落雨水,似乎外面的雨又大了些,她快速脱掉雨衣,一把扔到地上,麻利地捋了捋头发,走到饮水机前拿起一支速溶咖啡,用尖锐的声音问道:“今天她吃了多少?”

男子缩回食指,缓缓转过身,把左手端着的空咖啡杯放在实验台边缘。

“0.2。”

“我跟你说多少次了,0.4!0.4!”秦澜把条状速溶咖啡扔在地上,走过去一把抓住男子的两个胳膊,用犀利地眼神瞪着他:“既然试验已经开始,我们就要按计划进行!”

“我真的怕,怕她出现意想不到的癌变!”

“相信我,保证安全,不会伤害她的!”秦澜咬住嘴唇,两只眼球来回转动看着男子的脸,似乎等待着男子的回应,看男子依然犹豫不决,又补充道:“你不是也想尽快拿到买家的钱……”

“别说了,以后我按你说的做!”男子紧紧咬住牙齿,面部肌肉颤抖。

秦澜释然,松开男子的胳膊,转身走到显微镜前,盯着显微镜下她那挚爱的宝贝。玻璃盖片上,像是“T”字母般的病毒极活跃地游来游去,T病毒疯狂繁衍,像是一个蝌蚪瞬间分身十个蝌蚪,五十个蝌蚪……

T病毒,是这个性格古怪的女博士秦澜在实验中意外研究出的惊喜,它能很容易改变人体基因结构,能吞噬人体自带的癌症细胞并辅助免疫细胞异常快速分裂,使人体自身产生癌症抗体。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如果T病毒在人体实验中成功,就有研制出人类癌症疫苗的可能性。

所以他们俩密谋,如果人体实验成功,就将这一成果卖给美国一个医学研究所,赚取巨额财富……

【二】

晚11点57分。

大岛派出所接警台前,一部座机的电话线被扯得老长,话筒被武靖用右手捏着举的老高,身体极度往左后方扭曲,夸张地张着嘴。

“你的具体位置?”

武靖“噢!”的一声,拽过身后斐然面前盘子里的一串葡萄,塞一颗进嘴里,然后用耳朵和左肩夹着电话,右手快速记下地址:“您别急,我们马上出警!”

挂掉电话,武靖转头去看斐然:“又一个大半夜去夜店被偷钱包的。”斐然给旁边一胖子递个眼神,胖子马上点头带上帽子出门。

“我说斐副所长,什么时候你让我出警啊,我都来咱派出所四个月了你就不能给我点艰巨的任务?我做梦都想出警!”武靖心里很清楚,她刚进派出所实习期还没过,总是干这些接报警电话之类的活根本表现不出自己真实水平。

斐然刚要张嘴说什么,脏兮兮的座机再一次响了,武靖立刻转过身接起电话:“你好大岛派出所报警中心,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与以往报警电话不同的是,对方电话只有杂音,五秒后,一个女人开始恐怖地大叫,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喊:“派出所啊?江边情人岛的树林里,有、有个死人!”电话突然被挂掉。

武靖身体一僵,左手把刚拿起来的葡萄又扔了回去,放下电话本想急忙和身后斐然汇报这一紧急情况,结果斐然已经一脸严肃准备好出发了,似乎整个安静的派出所刚才都听到了电话中的内容,斐然皱了皱眉头,大步走出去。

情人岛四周刚拉好警戒线,武靖没经过斐然那个老顽固的同意便悄悄赶到案发现场,一心着急看看死尸的模样。

情人岛树林茂密,每当夜晚,来此地树林里约会的情侣较多,故名情人岛,黑龙江江水环绕四周,要上情人岛只有一个小桥是唯一途径,武靖怀疑死者可能是自杀或暴病而亡,如果是他杀,在这到处都是隐蔽的情侣环境下应该不可能,除非凶手做好随时被抓的准备,有那么傻的凶手?要知道情人岛对面的江堤上是一片树林,那可是绝佳作案地点……

纯银指尖
纯银指尖  作家 释迦摩尼说 一切都会消失 唯有信念与你沉淀到时光之底 如鱼入水 灵动幻象

潜伏,在兄弟女友的身后

我是大专生,我招你惹你了?

边境仇杀案——病毒之祸

布丁山奇遇记(20)隧道脱险

救援队通过合金大坝的防护区,往深不可测的大沟壑游去。 大沟壑,全名伊思达腊大沟壑,与普通海沟不同的是,它有三个断层带,并且水文地理环境变得越来越复杂。 第一个断层带沉降只有两百多米,海兽们顺着断层带下游,几乎感觉不到高低的变化,但是到了第二个断层带,海床突然向下垂直沉降三百多米,向前推进几十米后,进入第三个断层带,它比前一个海床沉降更加厉害,达到1公里的落差,在这个深渊里,可能隐藏着任何未知...

教育是一场盛大的守望之损坏公物

事情发生在前几周。 学校的一位王老师发现乒乓球桌子坏了,便向校长报告。校长便安排她去调查,不巧,调查到我们班的学生,李楠和张洋。(化名)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天中午,我去老校区找我的床,准备中午在新校区能不能休息一会儿。我带着几个学生去了老校区,跟我一起找。找来找去也没找到,这个床不翼而飞了。 我们便回来新校区。回来后,看到校长从办公室外面进来,情绪激动声音高昂地喊着:“王老师,你去把那几...

【灵异鬼故事】迷魂之夜

罗月摇情/文 快过年了,老陈准备去集市上办些年货回来,由于山里不通公路,到集市上要走两个小时。这天老陈早早就起床了,天特别冷,他穿了好几件衣服,一件包着一件,活像一个大粽子。穿好衣服,洗了一把脸就出门了,出门前他还特地给老伴儿打了个招呼,说他买齐年货就会早早回来,耽搁不了多长时间就回来了!老陈是一个很喜欢喝酒的人,这老伴儿担心老陈到了集市上喝酒误事,再三叮嘱他不能喝酒。要是喝醉了这回来的山路...

书生旧事

01. 这一天是元宵节,临安城里灯火辉煌。满城的灯火像是一阵春风把千树万树的花儿吹开了一样,又想是春风吹落了满天的星斗。富贵豪族家乘坐的马车满路飘香,少女们都穿上了盛装来观赏这盛会。 我是随姑母来观花灯的,她是想趁此机会给将近而立之年的我讨一个媳妇儿,只见她东瞅瞅、西望望,锐利的眼神落在了少女们的身上。 “阿贵,你看那个姑娘怎么样?” 姑母用手肘撞了一下我,询问我的意见。 “挺好的。”我连头...

你好木木,我是安妮

木木是个好脾气又很幽默的男生。 至少安妮是这样认为的。安妮认识木木的时候是大二的上学期,那时候她并没有觉得他们会有更多的发展,只是木木真的很幽默,她总是被他在聊天的时候逗的哈哈大笑,她对他没有防备,在木木第一次带安妮去吃饭的时候,安妮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带眼镜的理科男,这不是她想要的类型,可偏偏在木木鼓起勇气吻了安妮的时候安妮没有躲开。 所以木木和安妮的故事从那顿饭开始,从那个吻开始,也从大学的...

我曾经爱过的男孩离我越来越远

我加了他的微信,他很少更新,近半年的朋友圈里一共有四条,以至于他从我的世界中仿佛彻底销匿。 上一次聊天是问他过得好不好,他给我展示了女友的近照,不漂亮,但看上去很舒服,我拿着照片不甘心的问了周遭的闺密朋友,我美还是她美?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可能真的放下了曾经轰轰烈烈的追逐。 我们相识于中学时代,我是学霸,老师的宠儿,好巧,他也是,并且在高三超越了我,万古不变的年级第一被他取代了。 其实从初一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