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仇杀案——病毒之祸

2017-11-05 15:51:19作者:纯银指尖

【一】

边境小城,黑河市。

8月,气温断崖式骤冷,淅沥的雨下的飘起薄雾,层层洗礼着这座小城。

街道上匆匆而过的行人无暇顾及这充满诗意的雨,即便是坐在咖啡厅里,因躲雨而点了热饮的人,也在皱着眉头抱怨这个潮湿世界。

似乎,没有人能欣赏这猝不及防的雷阵雨,因为此时正是下班高峰。

“真美。”一男子右手食指直直伸着,用修剪的非常干净的指甲轻触面前落地玻璃窗,一波波从天际涌来的雨,打在玻璃上形成扇状,随后沿着玻璃呈曲线滑落。

似乎是个巧合,这扇形图案像极了男子脸上那一大块黑色扇状疤痕。

那是1992年,一次实验失败,化学药品叔丁基锂因处理不当突然自燃,火焰直扑他的脸,顺带引燃他的长发,顿时他的头成了火球。不过还好,上帝只是让他毁容,而不是夺走他的生命。

实验室门锁一响,一个面容冷峻,年龄约四十五六岁的女子推门进来,是秦澜,这座小城为数不多的女医学博士。

秦澜绿色雨衣衣摆快速滴落雨水,似乎外面的雨又大了些,她快速脱掉雨衣,一把扔到地上,麻利地捋了捋头发,走到饮水机前拿起一支速溶咖啡,用尖锐的声音问道:“今天她吃了多少?”

男子缩回食指,缓缓转过身,把左手端着的空咖啡杯放在实验台边缘。

“0.2。”

“我跟你说多少次了,0.4!0.4!”秦澜把条状速溶咖啡扔在地上,走过去一把抓住男子的两个胳膊,用犀利地眼神瞪着他:“既然试验已经开始,我们就要按计划进行!”

“我真的怕,怕她出现意想不到的癌变!”

“相信我,保证安全,不会伤害她的!”秦澜咬住嘴唇,两只眼球来回转动看着男子的脸,似乎等待着男子的回应,看男子依然犹豫不决,又补充道:“你不是也想尽快拿到买家的钱……”

“别说了,以后我按你说的做!”男子紧紧咬住牙齿,面部肌肉颤抖。

秦澜释然,松开男子的胳膊,转身走到显微镜前,盯着显微镜下她那挚爱的宝贝。玻璃盖片上,像是“T”字母般的病毒极活跃地游来游去,T病毒疯狂繁衍,像是一个蝌蚪瞬间分身十个蝌蚪,五十个蝌蚪……

T病毒,是这个性格古怪的女博士秦澜在实验中意外研究出的惊喜,它能很容易改变人体基因结构,能吞噬人体自带的癌症细胞并辅助免疫细胞异常快速分裂,使人体自身产生癌症抗体。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如果T病毒在人体实验中成功,就有研制出人类癌症疫苗的可能性。

所以他们俩密谋,如果人体实验成功,就将这一成果卖给美国一个医学研究所,赚取巨额财富……

【二】

晚11点57分。

大岛派出所接警台前,一部座机的电话线被扯得老长,话筒被武靖用右手捏着举的老高,身体极度往左后方扭曲,夸张地张着嘴。

“你的具体位置?”

武靖“噢!”的一声,拽过身后斐然面前盘子里的一串葡萄,塞一颗进嘴里,然后用耳朵和左肩夹着电话,右手快速记下地址:“您别急,我们马上出警!”

挂掉电话,武靖转头去看斐然:“又一个大半夜去夜店被偷钱包的。”斐然给旁边一胖子递个眼神,胖子马上点头带上帽子出门。

“我说斐副所长,什么时候你让我出警啊,我都来咱派出所四个月了你就不能给我点艰巨的任务?我做梦都想出警!”武靖心里很清楚,她刚进派出所实习期还没过,总是干这些接报警电话之类的活根本表现不出自己真实水平。

斐然刚要张嘴说什么,脏兮兮的座机再一次响了,武靖立刻转过身接起电话:“你好大岛派出所报警中心,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与以往报警电话不同的是,对方电话只有杂音,五秒后,一个女人开始恐怖地大叫,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喊:“派出所啊?江边情人岛的树林里,有、有个死人!”电话突然被挂掉。

武靖身体一僵,左手把刚拿起来的葡萄又扔了回去,放下电话本想急忙和身后斐然汇报这一紧急情况,结果斐然已经一脸严肃准备好出发了,似乎整个安静的派出所刚才都听到了电话中的内容,斐然皱了皱眉头,大步走出去。

情人岛四周刚拉好警戒线,武靖没经过斐然那个老顽固的同意便悄悄赶到案发现场,一心着急看看死尸的模样。

情人岛树林茂密,每当夜晚,来此地树林里约会的情侣较多,故名情人岛,黑龙江江水环绕四周,要上情人岛只有一个小桥是唯一途径,武靖怀疑死者可能是自杀或暴病而亡,如果是他杀,在这到处都是隐蔽的情侣环境下应该不可能,除非凶手做好随时被抓的准备,有那么傻的凶手?要知道情人岛对面的江堤上是一片树林,那可是绝佳作案地点……

纯银指尖
纯银指尖  作家 释迦摩尼说 一切都会消失 唯有信念与你沉淀到时光之底 如鱼入水 灵动幻象

潜伏,在兄弟女友的身后

我是大专生,我招你惹你了?

边境仇杀案——病毒之祸

曾经幸福的照片墙,如今成了扎眼的痛

记不起距离你说“还是算了”的那个夜晚,至今走过了多少个日夜。从那天起,你边不再属于我,也从此消失在我的世界。你走得那般从容,那般洒脱。留下一个瘦小的背影,还有那片至今在我房间扎眼的照片墙。 犹记得你不是一个喜欢自拍的女孩儿,要不然在一起的那些年,也不会一直没多少你的照片,我也曾渴望着,你能偶尔给我来张自拍臭美一下,告诉我你有多好看,要我好好珍惜你云云。能有如今在我家房间的照片墙,缘起于偶然发...

祸兮福兮

1. 青纱帐里,玉米嫩穗上的红须随风轻轻摇动。似飘带样宽阔的绿叶,向路人谦卑地低下头。 这一片片无垠的绿色,延伸着连向远近的村庄。太阳的光芒透过青纱帐投射在厚厚的尘土上,路面洒下斑驳的光影。怕晒的女性,躲着骄阳,紧挨着一人高的青纱帐的绿荫往前走。 穿过青纱帐,来到一个村庄,这是她丈夫李于波堂姐的村子,村里有一个小卖部,除日杂百货,还卖些化肥、农药、水泥、乳胶漆之类。 那是她丈夫的堂姐夫经营了...

我也是第一次,别笑!

我也是第一次,还没做好准备。 是的,今年23,秋月白是我真名,取自白居易《琵琶行》一句“唯见江心秋月白”,源于我爸自小就是老白铁粉。铁粉这词还是出自他老人家之口,可见我爸也是闷骚一个,自以为fashion。 相信很多朋友都猜到了,没错,我就是《第一次当男朋友,尴尬死了》痞子蔡那个23岁的女朋友,听说这小子不顾广大单身狗感受,在简书大撒狗娘出卖老娘,老娘我今天一大早也趁他未醒借他账号,爆爆这小...

你那么爱泼冷水,到底是怎么想的?

下班见到闺蜜,我兴奋的告诉她,我人生中的第一长篇小说十万字马上就要收官了!在期待她的鼓励和祝福的时候,她却反问道“写完又怎么样?你还指望有人会去读吗?!”说实话,这盆冷水浇的我透心凉,顿时呆若木鸡。 女人买衣服,总喜欢叫上自己的好友当参谋。我也是这样,总希望拿别人眼睛里的自己当标准来打扮自己。可兴冲冲选了自己心仪的颜色和款式,套在身上的时候,大多时候,我的女友都是一个表情“不满意”!款式太时...

四贫少女

我就是一个贫胸、贫穷、贫血还贫嘴的贫民窟少女。 这是我在上一次约会中看着对面那个根正苗红的男孩子想到的在我脑海中最连贯的话,我去约会,其实也不为别的,就为了看看这么个优秀的小伙子到底看中我哪一点。 我最近总是在家人群里叫着,我童年有创伤的,现在生活选择和性格的悲剧,原生家庭要对此负责的。原生家庭表示他们对现在的我很满意,好玩且快乐。我反驳道,别人觉得我是个男的,以此为由拒绝我想跟他们谈恋爱的...

爱情之一种

(原来的题目叫《爱情童话》,但写到后面我发现爱情并不是童话,就改成《爱情并非童话》,最后我发现,其实很多幸福的婚姻最初并不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的,所以有改了,望各位老师拍砖)。 忽然在手机上看到一句话:爱情就像个鬼,听到的人多,见到的人少。这话我曾深以为然,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爱情故事代代流传,又说爱情神圣伟大,不就是因为真正的爱情太少嘛,因为少才显得弥足珍贵,被人向往。现实生活毫无诗意更少爱情,...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