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对的人!

2017-11-05 10:39:55作者:乖大爷

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无论距离多远,你都会以惊喜的方式出现在Ta眼前。无论相遇时间多久,你都会等。因为,这是你所认为的——对的人! ——题记

青春期的爱情懵懵懂懂。那时的我们根本不明白喜欢是何感受,只读到过小说里人物见面的小鹿乱撞,这个也许就是我们启蒙爱情的开端吧!心动……

初见那年的他,作为新生来到我的学校。他没有其他小说似的那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面孔,所以引起不了什么校园轰动。可是莫名其妙,他的出现,照亮了我的全世界。

他以学弟身份进来新生班级。入学测试依旧照常,我作为一位老练的学姐,就抽到了他所在的班级当监考!

摸到教室门的把手,伴随着上课铃踏进新生班,第一次,我两便四目相对。感觉心跳莫名漏了一怕,跳的相当沉重,一点点尴尬的氛围,就这么发下了测试卷。

动笔速度好点快,作为前辈,作为学姐,对于一下考试不老实的想象其实不用多想心里有有数。无非就是桌板底下有答案,手臂某个小角落有小抄……哎!学生何必为难学生,但是我是学姐,有责任嘛,于是丝毫不留情面。你们懂?

考试过程中避免不了学生东张西望,有好几个就被我用无情的眼神给怼回去了,但,唯独他,不回避……

他的眼睛很深邃,似乎有着很多你想要去了解故事,再加上忧郁的神色,会让你忍不住去关注他。我就这么与他在考试过程中看了不下十次。

感情这种东西真的很奇怪,有时候两人就因为看对眼就这么在一起了也说不定。我觉得我和他就属于这一种,是不是算一见钟情嘞!

因为学校的部门工作去他们教室的频率便比较高,所以一来二去,就熟悉起来了!他不爱讲话,也不爱笑。作为姐姐,你会无意间就看见他孤独的背影,心里不知怎的,你会去心疼这么个孩子。心的督促,我想知道很多关于他的事……

听说,他留过级,我暗地窃喜,如果我们在一起,就不是姐弟恋了!再后来发现,他学习不错,在男生堆里成绩算是数一数二,我油然敬佩。知道他打的一手好篮球之后,我心中火焰就燃烧了,这完全就是姐姐我的菜。

一点点小小的手段,将他拎到了自己的部门,手把手教他工作细则。还有后来好多好多次相处,他愿意与我讲话,因而我们就亲近了许多!

青春爱情的萌芽,也许开花了!我们彼此的初恋……不知你们还记得吗?

我们彼此一直保持纯洁的同学关系,就这样呆到了我毕业……感觉互相喜欢的两个人,无论在一起多久,都只是觉得:时间,太短,还不够。

我们就像事先商量好一样,毕业晚宴上我喝了点酒,他在门口等我。我一见他就哭,我不想离开这个地方,不想离开我的学校,不想离开他……他开口,让我等他一年,你毕业他就来找我。我恍惚,爱情是否就是期间都要经历分离,才会更好?

分隔两地,异地恋开始。我们已然是以情侣的身份开始在手机养了个对象。每天定时聊天是不变的约定。可是,异地恋真的很怕输给距离,我怕,也怕他会怕……

异地恋给对方最美的礼物,是出现在对方最近的面前。我们也许是太过默契了:那天同时在不同地点,我们互相买了对方城市的车票,同意两三小时的路程,期间在某个隧道两辆车,两个心里激动的人,就很搞笑的错过!

两人做出的决定没有事先商量,到了目的地也没有电话联系,只是又在不同的地方等待。后来,互相从他的室友那了解到了情况,又想笑,又很想哭。心里的小鹿可兴奋了,我觉得:距离对于我们来说只是距离,成不了我们感情的终点。

故事的结局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给了我一段灿烂的爱情!

  ——写给当初十八岁的自己

红谣梦

最近,季后枫在酒吧结交了一个新朋友---米黍。 米黍:假小子一枚,清爽而时尚的寸头。左耳垂上扎着两只炫酷异常的耳钉,一只银色的,一只魅黑的。她脖子上挂着两根金属项链,一根十字架钛钢的,一根不规则镂空型的;她常穿仔衣仔裤,喜欢戴鸭舌帽戴耳机装扮自己。她与季后枫甚是投缘,两人以兄弟戏称。 星梦缘酒吧。 “后枫!” “你又在干嘛?” “拍视频哦,拍你.....” “真是无聊。”他嫌弃道。 “才不呢...

天晴了,却与你无关

曾经灰的天空也许还能放晴,只怕最后已来不及。很久很久以后,鸣谦才懂得喜欢一个人如果用错了方式,哪怕时间再长,自己再深情都是枉然。 许久不联系的鸣谦在某天深夜喝的大醉,一头栽进了我家的沙发,我猜测必然与一个叫小烟的女孩子有关。五年前的他也是在晚上喝的醉醺醺倒在地板上,不同的是那时候他是开心又带着期待,现在则是伤情得很,呢喃着小烟的名字,一个大男人呜咽着哭了起来,丝毫不在乎形象,鼻涕眼...

纯肉汁四溅的文 他抱着我坐在他的腿上

第四章:拜师“就你这样还想把我日的哇哇叫,你来呀,我让你整。” 听到刘宝的话李春杏非但没生气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刘宝一见李春杏这架势,就知道肯定是钱莲花那个娘们在乱扯老婆舌,要不然李春杏咋能知道这事儿呢。“欠日

求你了拔出去好痛总裁_梅玉芳孙小天_ 皇上你好坏别搅花蕊了

青山村,一间破旧的小土屋,孙小天搭着椅子坐在屋檐下,手上拿着一本医书随意翻动。 不过他的心思却没有放在医书上,眼睛不时的偷瞄着正在打扫卫生的梅玉芳,真大,真白,真好看! 梅玉芳今年三十出头,一米六的个子,因为常年劳作,皮

进入她的花芯深处_手指进入花芯|乡村艳情

第五章 商量 听到丁香嫂子的吼叫,我自然跑得更快了,差点把进小卖部的一个女人给撞倒在地,还好我急时暂停侧身,同那人擦肩而过。 我定晴一看,进小卖部的是丁香嫂子的婆婆陈冬梅。 冬梅婶虽然年过四十,但由于嫁给了

这就是我的人生?

我的学业生活在这个夏季结束,我的职业生活在这个夏季开始。 每年的夏季总是有那么两拨人十分的躁动。一波是升学的学生,一波是毕业的学生。对于升学的学生来说,他们无疑仍旧是幸福的;对于毕业的学生来说,其中掺杂的感情成分就比较多了。 我们总是在成长的路上跌跌撞撞的寻找正确的道路,然而真正能在很短时间内寻找到的又有几个人呢?今年六月份的时候我从象牙塔里爬了出来,掉落在一个二线城市的大熔炉里做一名网络编...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