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场老司机山城翻车记|百家故事汇

2017-11-04 17:09:33作者:声波大银

《情场老司机山城翻车记|百家故事汇》by 声波大银

雾都趣事,打倒PUA

图文|声波大银

姚远不过二十七岁,便已经历过两位数的女人了。没有专业工作者,他不好那口。没有小于18岁的,他怕犯法。没有40以上的,尽管有过这想法儿,可一直没成行。50以上?暂时没那么重口味。所以他的目标人群一直锁定在20-30岁之间。

用他的话更确切地说,他最爱良家。

姚远原本在帝都一家吃不饱饿不死的公司里混着,去年受总部委派来到山城拓展市场,前前后后不到一年,就在这儿鼓捣出一段故事,用当地话说,叫,豁了个妹儿要打来吃。

话说姚远到了这个拿着地图都找不到北的火辣立体城市,一开始那真是一心为公,招人,组建团队,开拓业务。三个多月就与一帮耿直的兄弟伙混熟了,然后发现这办事处里缺个这城市里满大街都有的——美女。

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为了众兄弟们的福祉,姚远下了不少力气又招来了一位辣妹子,165的个子,身材苗条却凹凸有致,特别是那一双美腿,甚是符合他的胃口。她叫徐静。

男人嘛,哪个都爱打望美女。不出个几天,徐静就深得办公室众狼的青睐,她名里有静,人却是开朗好动得很,迅速与同事们打成一片,如同这火辣的城市里拂过一缕清香沁人的凉风,办公室里从此不再那么燥热无聊。

*****

话说,这徐静入职后的一个月内,基本都是跟着姚远在做新人培训。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他姚经理因公顺便济私了。

徐静一头乌黑亮泽的秀发随意披散在肩上,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对丹凤眼,每当直视别人说着话的时候,那双眼睛有点狐媚的感觉,经常让姚远出神。其他几个男人们也时不时跟她套着近乎,费心尽力逗她笑到前俯后仰,借此便看过了不少乍泄的春光。

徐静人美自不必多说,主要是腿型非常好看,不O不八,不像一些骨感美人儿那样腰部以下两条竹竿支楞着好似一支圆规,而是均匀得恰到好处,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山城妹子时髦敢穿,底子好也不爱遮遮掩掩,她几乎不穿长裤,总是一身短装打扮,配个高跟鞋,无论谁看了,都要感叹,这些服装配饰,就像天生为她设计的,旁人穿了总觉逊色三分。

姚远故意把徐静的位置安排在自己对面,平常上班时大家都埋头在办公桌上忙着自己的事,他就可以近水楼台欣赏美人儿。

这一天闲下来时,他又将眼光飘到徐静那里。正见她在那鼓捣着电脑,急得坐立不安抓耳挠腮。姚远就走过去看看,原来是主机电源插头松掉了,姚远当时想也没想,就走到她办公桌的背面,蹲下来去插那些电源插头,这一蹲,好嘛,正对着徐静椅子上垂下的两条黑丝美腿,一瞬间姚远只觉血压上升,脸上发热,思想也跟着邪恶了。

他就那么慢吞吞的一边鼓捣着插头,一边近距离用一双色眼好好贪享着徐静的大好身材,又不能逗留太久,两分钟后他就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接受徐静甜美的笑容作为谢礼。心神恍惚间,姚远总觉得徐静其实是知道自己在看她的那双美腿,他们眼光对接的时候,姚远分明看到她脸上的一片红霞在飞。姚远醉了。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去,朝九晚五的,大伙儿上班聚在一起忙工作也会忙着唠嗑闲扯,下班各回各家相安无事,但像所有剧情发展的过程一样,没有事故,是难以有故事的。

  *****

完成的新员工入职培训历练的徐静,即将要首次面见客户进行业务谈判,按照公司惯例,要由业务主管汤志鹏陪同一起去,可那天汤志鹏临时请假。徐静执意要姚远带她上阵,还美其名曰要高手现场教学。姚远自然是乐意奉陪。

他开着车载着这个火辣的美女就奔向了远在区县的一个客户那里。一路上徐静唧唧咋咋,话说个不停,她那副大方中还带着一点娇羞的小女人样儿,撩得姚远时不时心神荡漾,本就高高低低曲流拐弯的山路上,他把车开得分外惊险,引得徐静大呼小叫,粉拳连连砸向姚远要他专心开车。

客户姓王,是一个大腹便便的标准款儿爷造型的老板,年近五十,那双本就眯缝着睁不开的小眼,一瞧见徐静,都快被满脸堆笑挤到一块的褶子给淹没了。

“哎呀,你就是XX公司的徐小姐啊~啧啧,幸会幸会,电话里听你声音真甜,没想到人也这么漂亮,哈哈哈.....”王老板嘴上抹了蜜似的。

“呵呵,王老板,你客气了。很高兴见到你。”徐静大概是早就听惯了人夸奖,倒也不矜持,主动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

还没等姚远发言,王老板发现了他像个电线杆一般杵在美女身旁,便又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这位是……”

还没等徐静介绍,姚远心生坏水,抢先冒出一句,“王总您好,我是我们公司的司机小姚,专程送徐主管过来,你们谈,我就坐沙发上不打扰你们。”

姚远说完,径自走到办公室角落里一坐,只见徐静愣了一下,瞪了他一眼,被逗的想笑又没敢笑,人就坐那开始跟王老板一本正经聊起了生意,没想到个把小时的功夫,这一单就顺利拿下了。王老板各种嘘寒问暖,请客吃饭邀请不止,徐静一概委婉推脱,带着“司机小姚”就打道回府了。

车行半路,停在一个加油站,姚远下去买了一个杯子可绕地球三圈的奶茶,冲了递给徐静,“喝吧,说那么多话,肯定渴了。”当时正值九月末,秋老虎正折腾得厉害,一般人肯定是要喝冷饮解渴的,徐静歪着头问姚远,“你想烫死我吗,司机小姚同志?”

“我知道,你需要它,谁让你这大热天的,刚才在王总那一顿乱飞吐沫星子却不肯喝一口冷水,我懂的,徐主管,哈哈……”

徐静一听,不由得脸一红,“没看出来,你还挺细心。”

她这脸一红,分外妖娆,姚远哪能就此放过,一路嘻嘻哈哈逗着她。徐静笑着笑着,突然秀眉紧皱,直嚷肚子疼。天杀的过期奶茶,打乱了他们既定的返回计划,姚远开车带着徐静就近去医院看了个急诊,被直性子的大夫一顿奚落,说他不知道心疼女友,买饮料也不看日期,徐静就在那忍着疼捂着嘴偷笑,看姚远出糗。

回到城区天色已晚,姚远把徐静送回家休息,在她家喝了一杯茶就走了。这时候姚远才从徐静口中得知,她有了一个相处四年的男友,准备下年结婚。

也是从这时候,姚远才真正对徐静动起了歪心思。

昆仑山的蓝天

我曾在北国太原一年不曾见到一日蓝天,我曾在南国深圳见过湛蓝的天空,与绿树掩映,好不悠远。而昆仑山的蓝天就像心里的一片蓝色大海,激荡无限遐思,让心灵的翅翼脱离尘寰,四海五岳翩翩来去。 昆仑山的神话,久久牵系着我的情丝。我总感觉如同希腊的奥林匹斯山有众神的宫殿,宙斯常常在山顶茫茫白雪中消遣忧愁,昆仑山也可以觅得西王母和为她送食的青鸟,可以觅得升天的神树,可以觅得五千年神州的神奇。于是我就怀着这种...

西昌爱情故事

徐昶金又看见了那个女人,在海河天街附近。夕阳映红她的唇,金黄色的短发稍显蓬松,闪亮的耳坠,白衬衫松垮地扎在腰间,修长的一双腿,走在人群里,宛如一只高傲的鹤。徐昶金来到西昌这个城市生活了两年多,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朋友郭磊比徐昶金更具有冒险精神,信心十足地上前搭讪。女人看都不看他,脚步不停,直接越过郭磊走了,连目光也不曾有过片刻的停留。郭磊气急败坏,这女人也特么太傲了吧。 那女人过了马...

一个番茄炒蛋就让你泪奔?古人告诉你啥才叫生活!

没想到,朋友圈居然有被番茄炒蛋刷屏的时候,这叫东坡肘子松鼠鳜鱼九转大肠情何以堪! 传说中的“父母看了会沉默,留学生看了会流泪”的刷屏视频大家再看一看—— 视频中舍爷印象最深的,就是年轻的男主人公半夜三更向家里紧急求援问的这个深刻的问题—— 好家伙,还好你没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不过下次你们再dinner party的时候,你的外国朋友想尝尝水煮鱼凉拌鸡锅包肉你可咋办?继续深夜打call...

我的霸道明恋者

这辈子,我所见过最狂妄的喜欢就是苏篱和对我的喜欢,时间之长,程度之丧心病狂,我自认为可以列入人类伟大历史中供后人谈笑,消遣。 初一,刚毕业的,还尤为青涩的班主任把一个信封拍在讲台上,指着我们说年纪小小,不好好读书,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全班起哄,嚷嚷着要她读里面的内容,老师瞪了一眼我们,随即一声闷雷平地起:“甘纯,苏篱和,下课来我办公室。” 我汗淋淋,穿过人群,望了一眼离我甚远的苏篱和,...

山村教师与断肠草

在一个小山村,村子后光秃秃的山坡上,有间屋子在寒风中瑟瑟颤抖,那土墙满是裂逢,久经风雨的外墙凹凸不平,那單薄不齐的瓦片,靠几根纤细弯曲的横樑危险的支撑着,没有任何框架的门洞,吞吐着寒风卷起的尘土和落叶,泥地板上,几张不知什么朝代留下的课桌东倒西歪,高低不一,一块儿用黑水泥随便抹上的不规则小黑板早已退色,这就是学校课室。 这是方圆十几里地唯一的一间学校,周围有五、六个自然村,同样人口稀少,文化...

童话|住在壁画里的声音 22

南极冰川——夜空里中最亮的星 文/临溪为砚 贝玛和憨娜一路向西,很多冰川开始断层往下掉,海面上有许多浮冰,它们随着风吹四处飘荡,不知道要去哪里? 贝玛伤感起来:“这几年,全球气候变暖,冰川融化得越来越快,我们的家越来越小了。” 憨娜看着海面,她知道冰川融化的原因。课堂上老师反复强调过——人类对环境的破坏,造成了臭氧层的空洞。作为一个人,她无法安慰这只企鹅,她只能问:“那......有什么办法...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